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魔法奥秘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856 2003.04.26 13:20

    五年了,达修看着自己两鬓越来越多的白发,有些感慨起来。这五年,是达修越来越感到无力的五年,从未曾有过的苍老感,在这五年一点一滴地灌入他的心灵。而令他有这种感觉的,恰恰就是他的得意门生--依维斯。

  达修似乎注定要为依维斯苦恼。不错,依维斯的确堪称天纵英才,什么事情都只要讲个开头,他就能领悟到全部。但是,要命的是,自己练的武技,一到依维斯的手里就变得完全不一样,而且甚至与他的武技完全相反,怎么教都教不过来。

  达修年轻时候使枪,那时候他有个外号叫“闪电枪”。从这个外号可以看出达修的武技是以*般的攻击取胜。讲的是在快速而猛烈的攻击中给敌人以“闪电般的一击”,直中敌人的要害。数十年来,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下逃得性命的人,寥寥无几。多年后,达修步入上品一流位的高手境界,于是弃枪徒手,创出九式“君临天下”,同样是刚强猛烈,注重战斗力的武技。

  按理说,达修的这种武技路数应该很适合年轻人的。因为年轻人总是年轻气盛,对于胜利无比渴望,总是比较注重攻击力。

  但是依维斯却与全天下的少年都不同,而且是彻底的大大的不同。他的武技特点是一个“慢”字,与达修的“快”完全不同。依维斯的武功朴实无华,很少会有华丽得令人眼花缭乱,身心激动的攻击。他总是不紧不慢,有节有制地攻击着,有条不紊心平气和地攻击着。他完全没有那种非胜不可,雄霸天下的气势。五年来,与师兄弟们一共交手近万次,与师父达修交手也有上百次。无论输赢,他都是一脸的平静,好像胜利与失败都与他无关。

  与依维斯交手的师兄弟们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似乎不想战斗,甚至于不想胜利,他只是不想失败。”

  准确地说,依维斯的武技不是依靠攻击力取胜,而是本身不出错并耐心等待对方出错的“后发制人”。随着依维斯日益的成长,谁都知道依维斯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他完全有实力正面和师兄弟们通过激烈的对抗获胜。但是他不这样,他决不会轻易发动连续不断的攻击,他总是时时刻刻在检查自己是否出现漏洞,让敌人有空可钻。

  渐渐的,师兄弟们越来越觉得跟他交手是一件很无聊的事,而越来越不愿意和他切磋了。用西龙的话说就是,“完全感觉不到战斗的乐趣。”

  对于上述种种,达修刚开始时颇为不齿,于是经常会去纠正依维斯,急起来甚至会骂人。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依维斯总是沉默的,从来不会有什么反抗的意思,只要达修说他错了,他就点头认错,然后到一边去苦思。但是到第二天一看,达修却发现他又回到了昨天的样子。达修于是又纠正,急起来又破口大骂,于是依维斯又认错,走到一旁去苦思。结果,第二天达修一看……

  渐渐的,达修终于明白依依维斯的沉默里隐含着最顽强的反抗,他的沉默里有着自己最坚决的个性在内。虽然如此,但是达修仍然不甘心,一直努力地试图将他挽回到自己认为正确的武道上来。直到依维斯十一岁那年,他突然来到达修的房间。

  “师父,徒儿有件事想请教。”依维斯说。

  “哦,是什么?”达修不在意地问。

  “请问师父,世界上最凶猛的动物是什么?”依维斯问。

  “大概是老虎吧。”达修不知道依维斯为什么这么问。

  “为什么是老虎?弟子不明,请师父提点。”依维斯叩首道。

  “老虎为万兽之王,气势惊人,一般的动物光是见到老虎就生怯意,更谈不上战斗。而且老虎体力很好,爪牙锋利,动作灵活,在各种动物中是最具有攻击力的,所以老虎是动物最凶猛的。”虽然不知道依维斯这么问,但是达修依然答道。

  “那世上最危险的动物是什么?”依维斯又问。

  “是蛇。”达修又说。

  “为什么是蛇?弟子不明白,请师父指点。”依维斯叩首道。

  “蛇虽然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胜在出其不意。蛇若是隐藏起来,是很难发现的。但是它要是攻击起来,却是干脆利落,往往是只要一口就能将猎物置于死地,再者……”说到这里,达修停住了口,无比认真地望着依维斯。

  “师父已经明白了徒儿的意思了,徒儿告退。”依维斯说着,叩首退下。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虎蛇之谈”。这一次答辩也成为了以后崇尚攻击和崇尚防守的两派武者相辩论开始。但是他们其实只是得到了这次谈话的皮毛而已,依维斯与达修在这里所谈论的根本不止是肤浅的攻击与防守,而是真正的武学之道。

  后来,依维斯曾经对旁人说:“我那次与师父的答辩主要是想说明,武技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战斗,战斗只不过是手段而已。武技的最终目的是获胜。而越是华丽的攻击,越是容易被人抓到弱点。如果双方是在同一水平面上,那么只会使出被人抓住弱点的攻击的武者,怎么可能胜得了攻击时仍然在防守的武者?”

  这之后,达修不再纠正依维斯的练功方向了。渐渐的,达修与其说是依维斯的师父,倒不如说是依维斯的讨论对象。

  在一次和修罗的闲谈中,达修有些丧气地对修罗说道:“没想到我竟然教不了一个十一岁的少年。”

  修罗看着达修,微微笑着说:“老师,有什么好丧气的呢?像依维斯这样的天才,我想一万年也出不了一个吧。”

  “从前,我曾经认为他十年才会超过我。现在想来,是我太狂妄了。”达修说着,闷闷不乐地走到自己的房间去了。达修的心态,修罗非常明白。一个武者,一个异常自信的武者,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不可思议的时间内超越自己,是一件痛苦的事。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弟子。

  果然,一切正如达修所说。十二岁后的依维斯在与师兄弟们切磋时,除修罗之外,鲜有败绩。渐渐的,师兄弟们在与依维斯交手的时候,甚至会开始有表现失常,发挥不出自己真实实力的感觉。

  “以前不觉得,但是现在越来越发现跟依维斯战斗真是件很痛苦的事,压力实在太大。

  因为在我每次与他交手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有会一丝顾忌。我总是在想,在最后,他是不是又会使出什么出人意表的招数将我一招制服呢?而且,每次我的害怕都会不幸成为事实。到后来,就越打越怕了。“西龙这样说。

  坎亚则说,他在和依维斯比武的时候,总是觉得依维斯好像是越战越强。依维斯最卓越的战斗力,永远是表现在最后一招中。“有时候,我也能占据优势,将依维斯压着打,但我就是赢不下来。只要我稍有示弱,马上就会被他反超过来。而且,只要被依维斯占据了优势,那就不可能再挽回颓势。”

  到快十四时,除了修罗外,师兄弟中已经没有人能够胜过依维斯。就是修罗,每次赢得也是辛苦异常,气喘吁吁。而依维斯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好像一点事也没有。让人不由得怀疑是不是依维斯在让着修罗。而且,每次修罗只要稍有疏漏,就会反败在依维斯手下。随着离十四岁的越来越近,修罗对依维斯的胜率也日益降低。

  “含蓄,不外露,于不声不响中增长自己的才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对胜利的诱惑、过分自信、轻率等可能犯的错误随时自我警醒而又明察大势。没有一千年的刻骨修炼,普通人绝无可能到达这样的境界。”这是达修对依维斯的最终评价。

  依维斯,一个苍老的少年。这是后世对他年轻时的评价。

  “每次我看你们武者打斗,只要看一次我就什么都能明白。但是依维斯,我要看三次。”魔法师罗撒这样说。

  ※※※

  圣历2105年8月17日,这一天是普兰斯人最重视的传统节日--“圣父节”。不知道是哪个成功的游吟诗人在他的诗中这样唱道:“啊,未来的八月十七日,大地迎来光明,胜负降临在人间,恶魔终于俯首,普兰斯,伟大的国家,善良的人民都将得以保全。”普兰斯人于是将这一天定为“圣父节”。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依维斯究竟是哪一天生日,所以将这普兰斯最盛大节日定为了依维斯的生日。

  这一天,依维斯终于十四岁。在普兰斯这是一个人成年的象征。普兰斯的每一个人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拥有婚姻、契约、博彩、决斗等公民权利。

  这一天,依维斯第一次尝到了西龙一直向他隆重推荐的饮品--酒!因为已经成年,所以达修也就没有阻止他。

  “依维斯,从今天开始,你就真正长大了。来,和为师干一杯!”达修笑着举起杯,准确地说,应该是碗,不,不,应该说是小盆。一般来说,武艺高强的英雄好汉都很有酒量。而在武林人士宴会的时候,酒具也是按照武艺的高低分配的。所以达修拿着这样大的酒具也不足为奇。

  依维斯拿到的是第三大的酒具,要是装饭的话,恐怕也够一个壮汉饱餐一顿了。但是,照依维斯的武艺,这应该算不得什么。

  “谢师父!”依维斯慨然举起杯,一碗干了下去。结果喝到一半,突然,酒杯掉在了桌上,摔得粉碎。

  众人急忙凑过去看,居然就醉了。

  “居然连喝酒都醉得这么快?真是不可以按照常理推算的人啊。”修罗打趣道,众人于是大笑一通。达修命西龙将依维斯扶回房间后,众人继续喝酒取乐,一直到天亮。而本应身为主角的依维斯却醉得无比彻底,一直醉到第二天半夜,才慢慢醒来。

  醒来之后的依维斯感到口很渴,于是自己起床来找水喝。刚爬起床,却又摔了下去。

  哇,头好痛,但是这深更半夜的,也不好吵醒别人。于是依维斯只好强撑着站了起来,刚刚站在床边,却又觉得自己整个身子摇摇晃晃,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若是平时,这是决不可能发生的,身为一个武者,从身体到灵魂都要有最大程度的自控,做到完全收放自如,怎么可能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把握呢?但是初次饮酒的依维斯现在却陷入了这种反常中。自懂事以来,依维斯就知道要懂得控制自己,要随时保持高度的警觉,随时将自己的心灵与身体调节到最适合战斗的状态。

  但是此时的依维斯彻底将这一切忘却了,他任由自己的身体带着自己踉踉跄跄地走着。此时此刻的依维斯的脑子什么都不想控制,只是想喝到水。

  “是什么在阻扰着我?让我走得这么辛苦?”依维斯感到自己每走一步都要花很大的力气,平时觉得空旷的房间,此时好像堆满了东西一样。

  “依照我的意志,离开吧!”一向被依维斯的思维压制着的自我意识--即精神力在这时发挥了作用。它本能地开始对抗这股阻碍这个身体获得水源的阻力。而这股阻力不是其他,正是元素。平时弱小得感觉不到的元素,在依维斯酒醉的时候开始有效地阻扰依维斯的前进。而这个时候,它们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向它们下达意志。

  稍作抵抗之后,它们便顺从了这股精神力的意志,因为这股精神力是它们数万年前恢复自由以来所见过最强的。

  如果是妖怪的话,就会知道一个最起码的常识:元素只有在一个情况下才会听从于某个精神力,那就是它已经被征服并统御起来。被征服后的元素就成为这个精神力的载体的一部分。如果这股精神力的载体是个人的话,那么这些元素就成为了这个人的一部分。用形象一点的话就是--“看不见的手。”这些元素在人的有生之年会永远跟随左右,直到这个人魂飞魄散才会重新变成自由的元素。

  依维斯就这样一路走去,越走越轻快,一直到他找到那个茶壶。而这一路的元素都被依维斯无意中彻底纳为己有。

  喝完水之后,依维斯又照原路回去,爬到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刺眼的太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依维斯一看太阳都已经那么高了,于是暗骂自己一声,赶忙起身开始练斗气。

  “已经荒废两天了,现在可要努力一些了。快点吧,加速我的斗气修炼吧。”依维斯在心里想到。昨天晚上苏醒的精神力经过那些元素的加强,已经有能力在依维斯的思维存在的时候依然发挥作用。得到依维斯心里愿望的指示后,它开始命令昨夜被征服的那些元素过来帮忙。于是那些元素乖乖地跑来,钻进依维斯的体内,像长工一样,把正在体内运转的斗气拼命地往前推。

  所谓斗气,是人那体内的一股能量。每一个人身上的分量都差不多,一般来说体形大一些的人这股能量多一些。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体形大的人,斗气就强。这是因为斗气的强弱决定因素不是体内那股能量的多少,而是在体内运行的速度。也就是说谁的斗气在体内跑得最快,那么它就最强。而所谓的修炼也就是将体内斗气的运转速度加快。

  而现在这股元素的力量,在加快体内这股斗气的速度上所起的作用和依维斯本人的力量几乎是一样多的。也就是说现在依维斯的斗气修炼是事半功倍。

  但是,还有另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如果这时候有一个人走近依维斯的话,那么他就会发现依维斯的周围半米之内有一股不是很强但是可以明显感到的吸引力。如果这个人是几万年的古魔法师的话,他将发现这个人在修炼魔法!

  半个小时之后,依维斯斗气修炼完毕。于是又去爬山,跑了几步,依维斯才发现醉酒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消失。依维斯本能地想到:“哇,真是辛苦,要是能轻松些就好了。”于是精神力又照搬命令给可怜的元素。它们又聚集在依维斯的腿上,开始替他承担一部分责任。于是,依维斯突然感到自己果然轻松了很多,也不晓得什么原因,只是心里很高兴。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将近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切如常。但是依维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经常在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心想事成的感觉。以依维斯的智慧,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不可能不怀疑到天天和罗撒讨论的问题--古魔法。自己所发生的一切都和罗撒所说的一模一样。只要想到什么,在精神力的支持范围之内都能做到。

  于是,依维斯决定作一个试验。他静下心来,将对自己心灵的控制放松,让精神力来控制自己的身体。尽管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但是依维斯却很容易就做到了。这多亏了那天晚上的醉酒。精神力在那一夜自动苏醒之后,又经过这一个多月天天的增强,已经强大到可以同时和理智并存了。所以,现在依维斯只要稍微放松,精神力马上就窜了出来。

  “我要那个杯子。”依维斯对着三米开外的杯子想到。于是,元素跑去把杯子端在了他的面前。“不可至信!”依维斯想到,那个杯子于是掉在地上,摔碎了。原来这股思维太强了,竟一下子阻隔了精神力与元素的沟通,所以出现这种情况。

  依维斯决定再试一次,他又再次静下心来,精神力再次蹿出。“破!”依维斯对着三米开外的茶壶,心中默念道。几乎同时,那个茶壶粉碎。可怜的茶壶,为依维斯领悟魔法立下汗马功劳,就落得这么个下场!真是不值!

  已经没有理由怀疑了,依维斯站起身来。他确信,自己确实领悟了罗撒口中的古魔法,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领悟的。

  这个时候,依维斯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去找罗撒问个究竟。

  ※※※

  依维斯急忙忙跑去见罗撒的时候,罗撒正在他的魔法球前修炼“未来之眼”。这种魔法据传已经失传近千年,没想到罗撒居然还会修炼。这种魔法当初之所以失传,就是太少人愿意修炼它。因为“未来之眼”可以说是人间最最难修炼的魔法,而且这个魔法完全没有战斗力,不可能为它的主人快速地带来功名利禄。它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预测未来。但是说是这么说,在史上,还不曾有任何一个魔法师修炼到可以将未来看得清清楚楚的地步,他们只是能从“未来之眼”中得到某种模糊的感觉,修炼的层次越高,获得感觉越强。而且,最没意思的是,“未来之眼”是每想预测到一件事情,就要重新修炼一次。

  而罗撒潜入不言山数十年来,一直在苦修“未来之眼”。罗撒修炼“未来之眼”的目的,世界上几乎没有人可以猜得到--是为了预测蓝达雅的命运。

  蓝达雅人从来都是不理世事,只是满足于维持蓝达雅的现状,很少插手大陆的事情。

  而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也对蓝达雅尊重异常。

  近万年来,战火连绵,争霸不休,但是却都没有涉及蓝达雅。每次争霸战结束以后,国界重新划定,都会召开国际会议,请蓝达雅代表出席见证。一般来说蓝达雅人公证过的国界都可以维持相当长的时间。目前来说,还没有出现过蓝达雅人前脚走,后脚就翻桌子的情况。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蓝达雅在大陆的地位何其超然,而且隐然还有大陆宗主的感觉。

  这一切,都建立在蓝达雅的魔法实力之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讳言自己的魔法实力与蓝达雅只是相差五百年。而且,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魔法学院,而蓝达雅有十所。没有人可以确切知道蓝达雅人的魔法水平究竟到了什么层次,而蓝达雅人也对此讳莫若深,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蓝达雅人的国力究竟有多强。其实想知道这些是很容易的,只要和它打一仗不就知道了,但是可惜,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君王的好奇欲强到愿意用自己的国家来换一个答案。

  “好在蓝达雅人无心插手大陆事务,否则我们之间的战争就会变得像儿戏一样。”埃南罗开国君主“太阳王”查理逊曾这样对另一位君王说。那个君王也深表赞同。

  在传说中,蓝达雅十大长老的魔法实力无一例外地步入了上品一流位的境界。要是大陆十大高手排名榜把他们加上的话,那么可以确定的是,榜上的魔法师除了千赫以外肯定是全部刷下。

  蓝达雅十大长老不仅是蓝达雅最有权势的人,在整个大陆也是颇受尊崇。因为只要是稍有所成的魔法师几乎都进过蓝达雅的魔法学院。而蓝达雅的十所魔法学院正是分别由十大长老担任校长。

  而罗撒,就是蓝达雅最高权力机构长老院十大长老之一。在一个偶然的机缘中,罗撒接触到一本被蓝达雅先祖禁止接触,据说记载异端魔法的书。罗撒以自己的魔法打开书的封印观看。一看之下,罗撒几乎魂飞魄散,里面所记载的魔法与现在的魔法大相径庭,完全不是一路。但是又好像颇有道理。书中为了批评现存的咒语魔法而这样写道:“真正的魔法和武技其实同出一源。都是通过修炼而加强自身的实力。不同的是,武技是修炼自己体内的斗气,而魔法是修炼控制体外的元素为己用。而咒语魔法投机取巧,假人之力,虽然简单易学,容易上手,但是说到底咒语魔法是借助他人的力量。‘假人之力,其岂可长焉?假神之力而无以为报,岂不伤哉?’。”

  按说,看了就看了,以罗撒十大长老的身份,他不说出去谁管他?但是偏偏罗撒是个直性子,他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含糊其事,于是就拿着这本书去找十大长老之首利格。

  结果,罗撒说了还没有几句,利格就大喝一声,“异端叛徒!”然后就大打出手。罗撒猝不及防,身受重伤,远遁而去。后来遇到达修,成为挚友,隐入不言山。从此,罗撒对蓝达雅口中大骂不止,但是只有达修知道,罗撒其实一直以蓝达雅为念,只是嘴硬罢了。

  见到罗撒之后,依维斯赶紧将自己所领悟的东西告诉了罗撒。罗撒一听,眼睛赤红,忙说:“演示一遍给我看!”依维斯于是演示一遍给他看了。当铁制茶壶在自己眼前变成一团废铁的时候(为什么又是茶壶呢?都是依维斯那个茶壶惹的祸。虽然它已经粉身碎骨了,但是,我想茶壶族也永远不会原谅它!),罗撒终于相信,失传上万年的古魔法再现人间。

  “你是怎么领悟到的?”罗撒问。

  “不知道。”依维斯一脸无辜地说。

  “啊……”罗撒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眼睛滴溜溜地在眼眶里飞快地转着。你小子不是耍我吧?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能力的?”罗撒又问。

  “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一个多月前吧。”依维斯说。

  “那你一个月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平时都不做的事?”罗撒一听,有戏!于是又赶紧追问道。

  “啊--一个月前我曾经喝过一次酒,那时候还大醉了一场。”依维斯一拍大腿,大声说道。

  “啊……”罗撒又傻眼了。喝酒就能练成?我罗撒五岁就开始偷酒喝,喝了五六十年了,怎么不见我学会?

  “会不会是因为那时候醉酒,所以神志不是很清,然后就让精神力悄悄地跑了出来,然后……”没有理会罗撒的发傻,依维斯似乎受到了什么启发,自顾自地说道。

  “然后精神力就开始控制你的身体,并且开始在你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始征服你身边的元素,然后你就拥有了这种能力!然后……”罗撒不愧是个老狐狸,一听依维斯的话,马上就可以推断出事情的大半。

  “然后,我的精神力因为收集了那些元素的能力,开始有本事和我的理智并存,于是我便可以很容易地使用出我的精神力。而我的古魔法也就可以很容易地使出来……”依维斯也不是笨蛋,连忙接到。

  “然后,在你每天做事的时候,你的精神力就会根据你的每一个心理愿望而帮助你。而在这个过程中,你的精神力对元素的控制能力也越来越强,越来越熟练……”罗撒兴奋地跳了起来,接道。“然后……”依维斯也兴高采烈地站来起来,继续接道。

  就是这样,老少二人在这种奇特的接龙游戏中,一个上午悄悄地过去了。而古魔法的奥秘在这老少二人的接龙游戏中,几乎被完全揭开。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还有一个秘密没有揭开,那就是--斗气可以和魔法相互补益。

  不过这其实已经算不了古魔法的范畴了。

  在西部大陆虽然也有很多人号称魔武双xiu,但是那个魔法指的是咒语魔法。而真正的古魔法与武技双xiu的人,古往今来,包括天神在内,除了依维斯这个天才没有第二人。因为武技与魔法,分属神与妖的战斗方式。两族势不两立,而且单修炼完一族的战斗方式,就已经天下无敌,还有谁会吃力不讨好的同时修炼?

  而且虽说武魔两者其实同出一源,但是练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神妖两族一练内,一修外,两者互不相干。但是两者放在一起,就会相互对抗,相互消耗。而且,一般来说,精神力强大的人都不适合练习武技,因为他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并不是很强,所以妖怪都是有点神经质的倾向。而适合练武技的人,精神力又不是很强大,所以,神都是像死人一样无欲无求。

  所以,数亿年来,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魔武双xiu,就是天神也不例外。但是依维斯却做到了,而且奇怪的是两股力量并没有在他体内进行对抗。

  所以,有关于依维斯的斗气与魔法的互相补益,并不算是古魔法的研究范畴。而且,这个东西也用不着去研究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要再出一个依维斯。呵呵,天晓得什么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