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山贼打劫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878 2003.09.18 12:12

  依维斯一行三人离开阿尔斯山以后,也并不急着往神圣之城赶。只是一路上不紧不慢得走着。莫问和魔武都知道依维斯是想散散心,自然也就不会傻到催促依维斯赶路了。

  于是,三人一路走去,就像是三个花花大少旅游一般,悠悠闲闲得,反正依维斯出来的时候带了钱。虽然莫问他们不知道依维斯究竟带了多少钱,但是他们知道这些钱就是他们一路挥霍上三十年也花不完。

  至于西龙那边,依维斯前脚走,他后脚就以“前进军”的名义给蓝达雅长老会去了一封信。恳求他们能够行个方便,让依维斯通过蓝达雅。并将依维斯要通过蓝达雅的详细因由也在信中说了个清楚。西龙想,“前进军”现在在大陆上多少也算是有些地位了,蓝达雅长老会怎么也会给点面子了吧。

  果然,蓝达雅长老会确实是很给“前进军”面子,在收到西龙的信的第六天,利格就将本来在各个魔法学院教学的长老们召回“冰雪幻梦”,召开全体长老会会议。

  不久前,通过元老会全体投票,通过了一个新的长老的加入,所以按理现在长老会应该又是十个人。但是这一天,大家发现人数又变成了从前的九个。

  “谁没有来?”利格问道。

  没有人答话,这不是废话吗?又不是不认识,自己没有眼看啊。

  “罗素为什么没有来?”利格又问道。

  又没有人答话,这不是废话吗?我们又不是他,怎么知道?

  “他不会是失踪了吧?我最担心就是他不来,连着给他去了三封信,他不可能没有收到的啊。”利格本来想用叛逃两个字,但是又觉得这个词太武断,所以改为失踪。

  “很有可能。我在半个月前去皮尔斯魔法学院找他商量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秘书就告诉我,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在皮尔斯魔法学院出现了。”新晋长老卡尔能进长老会利格可是不遗余力,所以,卡尔相对来说是这么多长老中唯一一个对利格言听计从的。

  “在事情搞清楚之前,最好不要乱发言。”一个长老不痛不痒的说道。谁不知道你一向和罗素不和,弄不好,他就是被你搞掉的。

  “是啊,大家都是长老,可没有资格这样乱评论。”另一个长老也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事情得到确证之前,还是不要乱加评论的好。”本来,长老们的地位就都差不多,利格也只是相对稍高一点,而罗撒事件和依维斯事件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利格的威信,所以现在利格做事不得不陪着小心。

  “今天叫大家来呢,主要是商讨一件关于‘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的事。”利格咳嗽了一下,终于言归正传。

  “我们蓝达雅不是一向不参与大陆事务的吗?我想‘前进军’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吧。为什么要去讨论他们的总统领呢?”一个长老质疑道。蓝达雅已经有八千多年没有直接干预大陆事务了。

  “对啊,我们可不能忘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使命。”又一个长老说道。

  “我知道,我现在提出讨论这个依维斯并不是要干涉大陆事务,而是因为前进军的总部来信,说他们的总统领依维斯要通过蓝达雅前往神圣之城。”看到长老们对他现在已经毫无敬重可言,利格心中气愤难平,但是有无可奈何,蓝达雅是个高度开化,民主的国家,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最多也就是有两票权而已,更何况还有一年多就是改选期了,到时候他能不能保住这个两票权还是个未知之数呢。所以利格不得不忍住气,说道。

  “神圣之城?”长老们异口同声的问道。显然,利格的这句话使他们终于对这个会议认真起来。

  “信中说,依维斯本是神秘的东部大陆的人,他的父母也在东部大陆。而传说中唯一一个能够到达东部大陆的通道就是神圣之城。为此,他们请求我们让依维斯通过‘冰雪幻梦’,再通过‘冰雪幻梦’后的‘绝望冰原’到达传说中的神圣之城。”利格看到长老们终于认真起来,所以也镇定了些。

  “不行!不能让他通过!”一个长老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也赞成,‘绝望冰原’上有着我们蓝达雅为整个人类守护着的上万年的秘密,不能让这个毛头小子通过。要不然,让他把消息传了出来的话,那就坏大事了。”有一个长老赞同道。

  “我也赞成……”

  “我也赞成……”

  ……

  很快,长老会就达成了一致——‘前进军’的要求难以接受。

  而依维斯一行人还丝毫不知道蓝达雅将会对他们的形成进行阻碍,所以还是一路旅游一般的晃荡。晃啊晃啊,晃了将近两个多月,才进入埃南罗。

  而这两个多月里,“永久中立之地”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坎亚正式担任‘前进军’的副总统领,代行总统领之职,坎亚的赛亚军自然而然就和“前进军”合并在一起了。

  落日佣兵团在副团长马尼罗的带领下按照“前进军”的老规矩,毁城裁军之后,全体投降给了“前进军”。风起商团也在“前进军”的威压之下,不得不按照“前进军”的要求进行毁城裁军,正式成为“前进军”的一部分。

  这两大势力被彻底解决之后,“前进军”开始进行了重新的大整合。整合方案已经在十几天前完全出来了。

  “前进军”一共分五大兵团,十五个军团,每个军团都是按照大陆正规军进行编制,也就是二十五万人。如果真做到的话,那么“永久中立之地”将会成为“永久中立之地”除普兰斯之外拥有正规军队最多的国家。(普兰斯有十九个军团,不过野战军团只有十个。埃南罗原来有五个,现在扩充至九个兵团,基欧五个陆军兵团,两个海军兵团,海罗的编制跟基欧一样。)

  当然,暂时来说,这还不能做到。但是以“前进军”强大的财力加上那兰罗的天才,做到这一点相信也不会超过半年时间。但是对外界的宣传,仍然是说“前进军”的军团编制依然是保持在五万。

  五大军区分别是以浮岩城为主城的北部兵团,兵团长为右路军团长风杨,下辖三个军团,编制七十五万。

  以原红牙的东部边境城市木尔加为主城的东部兵团,兵团长左路军团长星狂,下辖三个军团,编制七十五万。

  以原落日佣兵团南部城市哈文特为主城的西部兵团,兵团长为原第三军团长杰伦,下辖两个兵团,编制五十万。

  以原风起商团南部城市皮奥里亚为主城的南部兵团,兵团长为原风起商团团长萨德,下辖两个兵团,编制五十万。

  而最大的兵团也就是红心兵团的主城将定在阿尔斯山畔的依维斯城。在“前进军”的计划中,依维斯城将建成整个“永久中立之地”的政治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原浮岩城的大量建筑和工匠,艺术家也将纷纷的被迁到该城。红心兵团的兵团长自然而然是副总统领坎亚。红心兵团下辖五个兵团,编制一百二十五万。

  上述五个城市,除与预想中的依维斯城以外,全部都地处边关,扼守要冲。而“永久中立之地”内部的所有坚城固垒,还有险要关卡等全部被拆除。事实上,边关四大城市只要有任何一个城市被攻破,侵略实力都可以长驱直入的攻到“前进军”的心脏依维斯城。但是“前进军”并没有人对此担心,因为“前进军”从成立那一天起,就没有想过要防守。

  至于十三个军团的军团长就分别是:第一军团长兼东部兵团长星狂。

  第二军团长兼北部兵团长风杨。

  第三军团长兼西部兵团长杰伦。

  第四兵团长兼南部兵团长萨德。

  第五军团长沙迦,隶属北部兵团。

  第六军团长维拉,隶属东部兵团。

  第七军团长索特,隶属北部兵团。

  第八军团长阿尔基特,隶属东部兵团。

  第九军团长马尼罗,隶属西部兵团。

  第十军团长丘亚特,隶属红心兵团,赛亚人。

  第十一军团长吉尔斯,隶属红心兵团,赛亚人。

  第十二军团长施塔,隶属红心兵团,赛亚人。

  第十三军团长德米,隶属红心兵团,赛亚人。

  第十四军团长黑尔格兰,隶属红心兵团,赛亚人。

  第十五军团长费尔登(原维尔扬迪副官),隶属南部兵团。

  在军队建设进行的同时,“永久中立之地”的经济建设也开始展开了,大规模的道路,桥梁,水利,还有商业建筑全都都在筹划之中。而系统的税收,治安系统也在建立之中。按照西龙的计划,“前进军”将在正规兵团外设立一种新型的职务来代行治安之责,而将军队从这个日常事务中解脱出来,专心于野战的训练,这种职务被称之为警察。西龙预备在一年来,在整个“永久中立之地”建立起一个大型的警察队伍,这支队伍的人数或许将发展到与军队数目相若的程度,不过,这都要看到时候的财政而定。

  基本上,现在“前进军”的分工是,坎亚抓军事,西龙抓政务,那兰罗抓财务,白木抓文化和情报通信。现在除了雷克纳以十万大军盘踞皮尔瓦拉,控制了原断天盗贼团约三分之一的领土以外。“前进军”已经基本上统一了整个“永久中立之地”。

  从成立到统一上万年来四分五裂的“永久中立之地”,“前进军”花了只不过是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到这个现实展示在全世界面前的时候,还有很多人难以相信。毕竟,这个速度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惊人来表达了。

  而如果难以面对现实的人,知道“前进军”的蓝图的话,那么他们肯定非被吓得疯掉不可。

  “前进军”的蓝图就是,在两年之内,就要从被动防御变成积极防御。四年内,要对海罗和基欧两个实力稍弱的国家下手,八年内,就要统一整个大陆。

  用西龙的原话就是,“两年准备,四年进攻,八年成功。”

  “前进军”这个蓝图真是前人想所未想。但是“前进军”却丝毫不会觉得这个蓝图有什么不妥,因为他们已经做了太多前人想所未想的事情。他们不但要干,而且还干得有板有眼,而且还要成功。

  “世界真是变了啊。”面对这一切,沙迦,萨德这样的老牌军阀又不得不感叹道。

  尽管有一些已经开始实施,但是大多数的事情还都是在谋划阶段,事情将会进展得怎样,没有人知道,但是“前进军”的所有成员,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他们将获得最终的胜利。即使,他们将遭遇到他们自己都无法想象到的困难。

  “但是,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没有人能够理解“前进军”这股近乎于盲目的自信来自于哪里。

  “前进军”对自己的信心空前高涨,他们似乎已经觉得胜利已经是必然。他们要做的,只是如何尽快的攫取胜利的果实,享受胜利的快感而已。

  在这个时候,外界对于“前进军”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亲王府。

  “‘前进军’好像并没有因为依维斯的离开而士气低落。相反,反而士气高涨了!”巴蒂不无忧虑的对佛都说道。

  “你放心,‘前进军’已经不足为患了。”但是佛都却是兴高采烈的,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巴蒂忧虑的样子。

  “但是现在‘前进军’的副总统领坎亚并非无能之辈,在军事上是把好手,西龙的能力我们也是众所周知。那兰罗对经济和后勤补给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他们的通信营和情报处甚至不在我们埃南罗之下。再加上他们还有星狂,风杨这样的超一流将领,又基本上统一了‘永久中立之地’,精兵强将比从前更多十倍,后勤补给更有保障。二殿下,你为什么反而说他们不足为虑呢?”巴蒂不解的问道。

  “巴蒂,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佛都笑道。

  “请二殿下教诲!”巴蒂道。

  “‘前进军’虽然兵锋甚利,后勤也强,但是在我看来都不足为虑。我所虑者,唯两人尔,第一,是依维斯,第二,就是请学。有此两人,‘前进军’就是只神龙,一只可以吞天吐地的神龙。神龙是不可对抗的。

  但是现在两人都已不在,现在地‘前进军’在我看来最多也只不过是虎虎生风的小老虎而已。虽然有点棘手,但是还不至于无法对付。”说到这里,佛都又是奇怪的笑着。

  “请二殿下明示。”巴蒂顿首道。

  “成大事者,最重要的不是力,而是心。依维斯虽然看似既不行军打仗,又不做后勤保障,但是有他在,‘前进军’的最高权力就不会有任何人有胆子觊觎。‘前进军’因此能够逃脱争权夺利的怪圈,而全心全意的进行它的计划。再加上请学此人志向之远大神鬼莫测,他的能力思维虽然没有西龙这么全面,但是胜在目光远大。他这种人是绝对不会被眼前的事情所蒙蔽的,在任何时候,他永远清晰的知道‘前进军’要的是什么,要做的又是什么,又要去到哪里。若这两个人在,‘前进军’就势必会变成一个永远不知疲倦,永不会迷惘,永远向前的真真正正的‘前进军’。这样的部队实在不是人间的任何力量所能控制的。

  现在的‘前进军’的副统领坎亚,虽然年纪轻轻就登上了赛亚人的族长之位,不可小觑。但是据巴罗所说,此人个人权力欲颇大,这是他最大的弱点。而西龙虽然学识渊博,思维缜密,但是他对大局的控制感却远不是老谋深算的请学所可以比拟的。而西龙的功名心也很重,不过他所重视的是集体的功名。在这一点上,西龙到将来一定会和坎亚产生一定的分歧。

  再加上,现在的‘前进军’品流复杂,既有原版‘前进军’,又有赛亚军,还有投降军。这三支势力如果是在依维斯这样毫无控制欲的人手里,再加上目光犀利的请学的监视,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但是坎亚和西龙要想对付这样的局面的话,就显得太嫩了。我想,在这一阵激动后,‘前进军’速度过快,消化不良的症状就将慢慢展现出来吧。”佛都说着,脸上依然是笑盈盈。跟巴蒂说话,很少看见他这个样子。看来,他的心情一定是好的要紧,“巴蒂,你要记住,为上位者,最重要的是胸襟,是眼光,而不是具体的能力。”

  “属下受教了。”巴蒂听了佛都一番话,夜豁然开朗了,“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不再理会‘前进军’了?”

  “那也不行,即使敌人多么没有威胁,轻视敌人也将会带来致命的后果。不过,我们也不用亲自出面来干涉,以免给别的国家口实。只要努力支援雷克纳就是了。”佛都说着,原本笑着脸,渐渐平静下来,又显得有些凝重了。

  “二殿下想到了什么了吗?”巴蒂又问道。

  “依维斯离开,我可以说是天助我也,因为依维斯到头来还是无心跟我们争天下,这是天大的喜事。但是我可以想得通。但是那个请学呢?像他那么深谋远虑,老成持重的人,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而且是一夜之间消失,连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他去了哪里呢?这后面是不是还隐藏着一个我们所无法获知的秘密呢?”佛都说道。

  “像这些玄奥的东西,不是我们世人所应思虑的吧。”巴蒂笑着说道。

  “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们不要放松警惕就是。其他的也由不得我们了。”佛都说道。低着头思考了一阵,佛都又抬起头来,“对了,其他国家有什么反应?”

  “蓝达雅不用说,还是一副超然的样子。普兰斯三个王子正争皇位争得不可开交。基欧的老国王也终于撑不住,前两天去世了,虽然临死立了大王子,但是剩下的六个王子没有一个对他服气,其中二王子,三王子,六王子都有实力和他竞争。所以,日后的基欧一定会比普兰斯更加热闹。而海罗还是和他们的祖先一样,满足于经济利益,对于领土和国际形势完全没有判断力。”巴蒂报告道。

  “一个行将就木的时代注定就只有一群行将就木的人。这个时代已经到了非改变不可的时候,现在的问题只是究竟由谁来获得这个光荣。”佛都说着,又抬头望着蓝天。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招牌动作。“这个世界上已经只有蓝天值得我仰首了么?”

  “对了,二殿下,据报,依维斯在不久前已经进入我埃南罗境内,我们是不是……?”巴蒂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

  “千万不要,让依维斯开开心心的去游山玩水吧,不要打扰他。但愿他一辈子玩得开心。”佛都连忙制止了巴蒂心中的那一点妄想。

  就在“前进军”和佛都多位灿烂的将来而雄心无比的时候,故事的关键人物依维斯却和他的两个好友在埃南罗的一个山峡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相遇的场面,让依维斯觉得那么眼熟。当年他和璐娜等人离开埃南罗前往“永久中立之地”的时候,就经常见到这个场面。没有想到,一年多以后,居然会在埃南罗见到同样的场面。

  “打劫!”一个山贼手里拿了一把明晃晃的大刀,从山上冲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对着依维斯三人大喝道。

  “是个老人家。”莫问悄悄的对依维斯说道。

  “老人家,你有什么苦衷啊?居然要出来做强盗?”依维斯也看见了山贼蒙面布下,在风中飘荡的白色胡须。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无趣,怎么这么快就揭穿了我的真面目呢?”老山贼说着,百无聊赖的将脸上的蒙面布取下,说道。

  “老人家,不是我们故意要揭穿,实在是老人家你的化妆太拙劣了。”依维斯笑着对老山贼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依维斯一看到这个老山贼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这老山贼身上有着什么他很熟悉的东西。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老山贼摇头晃脑的念着这句盗贼的经典台词。看他闭目摇头的样子,不像是在做强盗,倒像是在学院里给学生上课。

  “老人家,你要多少?”依维斯说着,取下自己的行李袋,做出要拿钱的样子。

  “拜托,你尊重一下我的专业好不好?我是强盗,不是乞丐!”老人看到依维斯这样顺从的样子,显得很生气。话说完,就用力的把刀插进土里。

  “你这老头怎么这么麻烦啊?”莫问有些不耐烦了,对老山贼喝道。

  “嘿,你这样的台词才对嘛!”老山贼一听莫问这么说,反而来进了,笑呵呵的用力把刀抽了出来,扛在肩上,说道。

  “你到底要怎么样?”莫问有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内心很是愤怒。要不是看他年纪一大把,早就一个箭步冲上去,让他变成两半。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老山贼又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的念道。

  “天啊,我忍不住了!”莫问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大叫道,“我要劈了你,我要劈了你,我要劈了你!”

  “真是个有趣的老人家。”依维斯想。

  “老人家,那你想我们怎么配合你呢?”依维斯笑着说道。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老山贼依然是摇头晃脑的念道。

  “不要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不敢劈了你!”莫问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把剑抽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你想打架么?……你不要过来哦,我告诉你,我很恐怖的!”老山贼看到莫问把剑抽出来,马上摆出一个警惕的姿势。一边摆着姿势后退,一边说道。虽然是警惕的姿势,但是由于老山贼一看就不是一个正规的武者,所以他这个警惕的姿势摆得滑稽异常。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小丑,而不是一个山贼。

  “哼!”虽然已经被依维斯抓住,但是莫问心中还是怒气难平,对着老山贼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坡一剑挥去,将这个山坡炸得血肉模糊,黄土漫天。

  “哎呀!大家都是出了混碗饭吃而已,用不用这么凶阿!”老山贼被莫问吓坏了,抖抖嗦嗦的跪在地上,说道。

  “莫问,不要这样对老人家。”依维斯对莫问说道。

  “死老头子,都快死了,就好好在家里等死嘛。学人家出来打劫,还打得这么咿咿哦哦,真是可恶透顶!”莫问没有在出手,但是一向不喜欢说话的他,还是恨恨的骂道。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我们走吧!”依维斯说着,扔下几个钻石币,就拖着莫问走了。

  “请尊重我的专业,我是强盗,不是专业!”但是三人一转身,老山贼又站起来,义正词严的说道。

  “混蛋!”莫问又被他气得转过身。老山贼看见莫问又要发飙了,赶紧捡起地上的钻石币,丢下大刀,一溜烟的跑了。

  “只不过是个爱玩的老顽童而已,你跟他这么认真做什么?你也太容易被人家激将了吧?”依维斯哭笑不得对被激得处于发狂状态的莫问说道。

  “不要让我下次见到呢,否则我一定把他剁成一万九千块。以为自己年纪老就了不起啊?”莫问气愤难平的对着仓皇而逃的老山贼大叫道。

  “唉~”依维斯看到莫问发飙的样子好气又好笑的摇着头。

  “是个顶尖魔法高手!”一直没有说话的魔武突然插嘴说道。

  “你说什么?顶尖魔法高手?他不是个普通的老山贼么?”依维斯奇怪的问道。虽然依维斯的咒语魔法造诣并不是很高,但是他多少还是有些研究,再差起码也是个五六流位的水平,居然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个老山贼身负顶尖魔法?

  “是的,这个老山贼是个顶尖魔法高手。我也差一点就以为他是个普通的老山贼。”魔武说道。

  “你都差点看走眼?”依维斯这下更是奇怪了,魔武的咒语魔法可是二流位的水准啊,“那这样说的话,他是个什么水准?”

  “一流位顶峰!”魔武不动声色的说道。

  “什么?”依维斯脸色凝重起来,“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当山贼?”

  “他当然不会是真的山贼,哪有山贼这么罗嗦的?再说,哪有一个人霸住一座山当山贼的?”莫问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他出现在这里干什么?”依维斯又问道。

  “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要是再让我见到他,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剑让他变成空气!”莫问还是没有忘记刚才老山贼对他的调戏,懊恼的说道。

  “也对,不要去理他。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不利吧。”依维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偏袒这个老山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