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以和为贵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128 2005.03.08 19:15

    

  圣历2110年10月30日。

  杰伦已依照依维斯的命令率兵回到海罗南部边境,在边境处,他对原来的海罗人族士兵进行了一番整顿,之后,又留下一部分士兵守卫边境,其他的则全部返回基欧。

  本想大战一场,没想到几乎不费一兵一卒,战争就莫名其妙地结束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回去的路上,杰伦怏怏不乐地想到。虽然他也明白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高境界,但是,真正的不战他却又是无法忍受。

  与此同时,战败的半魔族和海罗士兵由依维斯亲自率军监视。这一天,依照日程计算,依维斯估量着魔族军队也应该到达神圣之城了,于是,便唤来魔武等人商议要事。

  “我决定要去神圣之城平息这场战火。”依维斯说道,“魔武,这里就交给你了。”

  “平息战火?”魔武诧异地问道,但随即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不过,我想请你答应我,对半魔族和对被我们俘虏的士兵全部都要一视同仁,千万不要虐待他们。”想了想,依维斯又说道,他对魔武的残暴不仁也是屡有耳闻。

  “既然是俘虏,当然应该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魔武反驳道,“他们根本不配得到我们的善待。”

  “魔武,你一定要答应我,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本意了吗?”

  “那是你的本意,不是我的,我只知道,对敌人留情就是对自己残忍。”

  “现在,他们已不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让他们和我们站在一边,将来一起去实现我们的梦想。”依维斯耐心地解释。

  “依维斯,你这是幻想!只要沾上半点魔气,就永远不可能和我们一样,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比如黑暗斗士,一上了战场,他们就会嗜杀无度,同样无法改变。因此,对于半魔族,我们只能是用残酷的手段镇压他们,把他们的戾气压下去,不能给他们太多喘息的空间,否则,一找到机会,他们又会故伎重施。”魔武振振有词。

  “正是你老是把他们当成这个样子,他们才永远不会改变,我们要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幡然醒悟。”依维斯略显激动,“我们要用爱去感化他们,而不是把仇恨倾泻在他们身上,魔武,你知道吗?你如果坚持那样做的话只会适得其反,而且,那样一来,我们跟魔族还有什么区别?”

  “爱?爱是什么?爱是最无力、苍白、矫情,最不实用的东西,假如爱可以感化人,那么,我们当初就不用发兵来攻打海罗了,用爱去让他们服从不是省事得多吗?唉,我真不明白像你这样把武技练到如此深不可测的地步的人,不利用自己的武技,却去相信爱。依维斯,你是不是练武技练傻了?”

  “也许,正因为我的武技已非一般人可比,我才更加懂得武力不是万能的。当你用武力去使别人服从你的时候,别人顶多只是在表面上对你服气,而在心里,却永远不可能。只有爱,才能使人家对你心服口服。”依维斯说道,“魔武,听我的,好吗?我这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向你发出请求,而不是所谓的总统领。”依维斯企盼地望着魔武。

  虽然内心依然十分不愿意,但魔武还是点了点头,“我这一辈子也就你这么一个朋友,我不想让你去了神圣之城还惦记着这里,好吧!我答应你了。”

  “谢谢你,魔武。”依维斯动情地说道。

  “你放心去吧,速去速回。”魔武嘴唇动了动,压抑住内心的颤抖,说道。

  *************

  “依维斯,你这是利用魔武对你的友谊。”私下里,莫问这样说道。

  依维斯苦笑了一下,“没错。但要是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会毫不犹豫地下令杀掉所有的魔族。”莫问脸上杀气乍现。

  “你觉得他们真的该死吗?”依维斯倒抽了一口冷气。

  “对,该死,至少在我眼中他们很该死!”莫问咬牙点头道。

  “唉!”依维斯悠然而叹,“那如果你是魔武,你会怎么办?”

  “呃,我毫无疑问会听从你的劝说。”莫问无奈地回答。

  “你知道我是在利用友谊,你还愿意这样做?”

  “愿意!因为我当你是我的朋友。”莫问神色凝重,“而且,你根本没有恶意。”

  依维斯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有些惭愧,虽然自己所做的并没有错,但是,牵涉到了友谊,就难免有点过意不去了。

  “你以为魔武就不知道你的用意吗?”莫问又是一笑。

  依维斯长叹一声,“他也一定知道。”

  “那你还那样做?”

  “我不那样做行吗?”依维斯苦笑一声。自从卷入了这个旋涡,他便觉得不管如何努力,许多人和事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然而,他又不能罢手。这种进退两难的滋味,恐怕也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可以理解吧。

  ************

  “神圣之城果然高耸如云,气势磅礴啊!怪不得人族军队会撤往这里。”站在神圣之城的下方,魔族军队总指挥多纳尔感叹连连。

  “名不虚传,果然名不虚传!”身材矮小的五个天使级的元帅之一的凡尔特赞叹着。

  “要是人族军队一早就撤到这里,我们根本无从着手,连爬上城头都很难做到,更不用说是追着对方狂攻猛打了。”多纳尔摇了摇头。

  “他们的做法真令人费解,放着这么好的屏障不用,偏偏千里迢迢去阿里亚城和我们对垒,就是再蠢也看得出这个城池易守难攻啊!”凡尔特眨巴着眼睛。

  “也好在他们蠢。”多纳尔不屑地说道,“但他们竟没有蠢到底,竟变聪明了,莫非,这就是天意吗?”

  “都怪依维斯,要是没有了他,我们早就胜利了!”凡尔特翘了翘胡子。

  “不管怎样,他都是一个不能不承认其存在的实体。”多纳尔面色黯然,但历史容不得丝毫的假设,他们只能去承受有依维斯存在的事实,而不是凭空设想他不存在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总指挥。难道我们真的遵照陛下的命令,向他们发动攻击吗?”凡尔特面有忧色。

  “以我们目前的兵力,勉强进攻不过是徒增伤亡,于事无补。因此,我决定暂时驻扎在这附近,静观其变。”多纳尔甚是无奈。

  “可是,要是陛下怪罪下来呢?”

  “陛下对这里的真实情况也不甚了解,我先发信向他述明一切,然后再听听他有什么决定。”多纳尔咬咬下唇。

  “恐怕陛下不会满意我们这么做吧。”凡尔特忧心忡忡。

  “作为一个总指挥,我总不能眼睁睁地把士兵们送去死!这场仗一旦开打,我们必将损失惨重,并且,一无所获。假如陛下因此而怪罪于我,我也无怨无悔。” 多纳尔显得无比坚决。很多事情可以妥协,但是,有些事情却绝不能妥协,比如说这一次,

  *************

  圣历2110年11月1日。

  一路飞来,依维斯等人所见的景象触目惊心,到处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到达神圣之城时,只见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士兵们穿着整齐的盔甲,剑拔弩张,一片杀气腾腾的景象。

  “你们要去干什么?”从天而降的依维斯拦住一个士兵,问道。

  “你是谁啊?让开,让开!别挡着我们的路!”士兵望着眼前这陌生的两男一女,大咧咧地嚷了一句。

  “连依维斯都不认识,你是哪里来的?”说话的是莫问。

  “原来是您啊!”士兵看了看依维斯的白头发,猛然醒悟,顿时显得谦恭无比。原来,他是刚从埃南罗前来支援的士兵,根据他的叙述,现在马上就要开始发动对城外的魔族士兵的进攻了。

  “什么?居然要发动进攻了?”依维斯大为吃惊,作为前进军的总统领,他实现竟然丝毫不知情,这也太不正常了。

  “这个天行又在搞什么鬼,好了伤疤忘了痛,搞不好等下又给魔族追杀。”莫问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

  依维斯也不多说,当即决定去找天行。

  当他们三人找到天行时,正巧看到天行一行人和东部君主们正踌躇满志、神采飞扬地指挥着周围的士兵。

  “依维斯,你来了!”见到他们,天行发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上前招呼道,“哎呀,这下可好了,有依维斯相助,这次魔族军队不惨败而归才是奇迹呢!”

  依维斯正准备说点什么,但却被耶律齐打断了,“依维斯总统领武技首屈一指,无懈可击,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中来,真乃是我们之福。”

  “是啊!是啊!”和源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叶天则站着一旁,保持沉默,看着天行等人的媚态他实在觉得有点反胃。

  “依维斯,现在埃南罗军队也已到达这里,加上原来的东部士兵,还有你的前进军。兵力雄厚,一定可把魔族军队摧毁,而之后我们不单要把将他们赶回地狱,还要冲进地狱,把整个魔族杀得一干二净,彻底免除后患。”天行兴冲冲地说道,“以后,我们人族就可以高枕而无忧了。”

  依维斯几次想插嘴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是,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他索性站在一旁,冷冷地听着这群在莫问口中“好了伤疤就忘了痛”的人说出那些狂热的计划。

  “我们已经计划好了,发动进攻之时,城门大开,出动全军,以恢弘气势将城外魔族军队消灭,一个也不留。”和源大大咧咧地嚷着。

  “魔族军队杀了我们这么多士兵,掠夺了我们那么多的财产,使那么多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该他们得到报应的时候了。”耶律齐咬牙切齿地说道。

  “最近……”天行双手一伸,示意其他人停止说话,“最近我经常在反省,如果我当初不做那个错误的决定,留在阿里亚城,而是早早就听从依维斯的劝告,撤兵来到这里,就一定不会造成那么大的伤亡,而魔族军队也不可能得意那么久了。”

  此语一出,耶律齐等东部国王脸色都为之一变,因为,这件事情他们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不过,听到天行把责任都归于他自己,也立刻对天行好感倍增。只不过天行的话在莫问听来,却有拍依维斯马屁之嫌。

  “而这一次,反攻魔族,将是我对整个人类的赎罪之举,将是我证明自己的时候。我要用魔族的鲜血来祭奠死去的人们,并要以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我天行是以多么大的诚意来进行这一次行动的。

  “我在此宣布,利用不卑劣的手段来攻击人类,企图阻碍人类进程,改写历史、强夺我们的政权的魔族军队,必将遭受到与他们所造下的罪孽相等程度的报复。对于这些罪大恶极的魔族军队,我们只有用武力才能启发他们贫乏的智慧,才能使他们幡然醒悟。今后,不管流多少的血,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大家都必须铭记在心的是,我们人族的尊严是不容许任何种族来侵犯的。谁打了我们一巴掌,我们势必以十巴掌还之。”

  “牛皮倒是吹得梆梆响,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靠吹就可以打败魔族呢?”莫问冷冷地说了一句。不过,天行却只是和颜悦色地望了莫问一下,问道:“莫问,你有不同意见吗?有的话也请你在这里说一下,让我们也可以知道你的想法。”

  “我才没有某些人那么无聊,打仗靠的是剑,不是嘴巴。”莫问交叉起双手。

  “许久不见,莫问你还是那么直率。”天行“哈哈”地干笑了几声,又转向依维斯,“依维斯,这次多亏了你,否则,我们现在可能早被魔族消灭了,大家都在期待着你的发言。”

  依维斯点了点头,说道:“天行前辈,晚辈自然是要说几句的,只不过,恐怕我的意见又和您相左了。”

  “大家都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也都是为了人族的共同利益,但说无妨。”天行很大度地说道。

  依维斯点了点头,“首先,我认为这场战争已无必要再进行下去了,魔族军队已是强弩之末,无力再战,为了避免更多人受到伤害,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

  听众一片哗然,面面相觑。

  “其次,我觉得大家可以想想怎样回家和亲人团聚了,你们已经欠你们的家人太多了。”依维斯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听众再次愕然!

  “第三,第三啊,”依维斯搔了搔头,考虑着接下来的措词,“……难道你们不觉得在这城里面憋着很闷吗?不想赶快出去透透气吗?要达到这个目的,议和可比继续战斗来得更快也更方便。而且,打仗也不是什么好事,总会有所伤害,要是不幸给对方杀掉了那岂非一切成空。”说到这里,依维斯嘎然而止。听众们好一会过后才知道他的演讲结束了。

  “各位,依维斯刚才是在开玩笑而已……”天行站出来“澄清”道。

  “我比什么时候都认真。”依维斯打断了天行的话。

  “但是,现在我军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而魔族立足未稳,军心浮动,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另外,我军又新添了各路兵马、声势大振。综合各方面的条件,实在是反击的大好时机。灭亡魔族的大计将由我们来完成,这标志着人族已摆脱了其创造者神族的影子了,因为就连神族也没有完全消灭魔族,而我们将会做到。”天行说得天花乱坠。

  “那么,请问,需要牺牲多少人才能达到您的目的呢?”依维斯冷冷一笑,问道。

  “为了人族的未来,牺牲多少人都毫不足惜,而且,我们也早就作好了牺牲性命,换取荣誉的准备了。”天行边说边激动地挥舞着双手。

  “被牺牲的大多是士兵的性命吧!各位之中,又有几个人曾经身处战场上最危险的地方呢?口口声声说愿意牺牲的人,实际上只是鼓动着别人去牺牲自己的性命,自己则躲在战场的最后方,然后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是领导者。这真是堂而皇之的理由啊!”此时的依维斯跟刚才的他简直是天渊之别,说话流利至极,大概是因为心中激愤非常吧。

  “这样理解也太偏激了……”天行尴尬地说道。

  “古往今来,有多少鼓动别人上战场的人自己也会亲临战场呢?”依维斯语气中包含着说不尽的嘲讽意味。

  “为了伟大的事业,总是要有所牺牲,不能因此而怪责某些人,他们一样无辜。长于言辞的人大多拙于行动,而长于行动的人则又通常不擅长言辞,大家都是在为共同的目的而努力,社会有不同的职业,军队中也需要不同的人才,不能要求人人都去干同一件事情。”天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解释道。

  “多么冠冕堂皇啊!”依维斯冷哼一声,“不过,据我所知,在这里的诸位可都是武力过人,为什么就不去冲锋陷阵呢?”

  “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指挥一支军队,让士兵们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比一个人傻乎乎地去冲锋陷阵不是要重要得多吗?”天行反驳道。

  “你大可以这样认为,但统帅军队是否真需要一些缩头乌龟呢?”依维斯语气尖刻。

  “我们不是乌龟!”和源忍不住站出来拍着胸膛嚷道。

  “你不是乌龟的话,为什么缩着头?”莫问拔出长剑在和源面前徐徐一挥,和源果然缩了缩脑袋,之后,只好羞愧不已而又满腔怒火地站在一旁。

  “过去,魔族为了争夺寰宇大陆的霸权,发动了侵略战争;但现在,我们为了所谓的免除后患,却要去攻取对方赖以寄生的地府。请问,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缓了一缓,依维斯说道。

  “我们是正义,他们是邪恶!正义消灭邪恶,自古必然。”耶律齐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天地万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你凭什么说自己就是正义,而对方就是邪恶?”依维斯冷笑不已。

  “就凭我是人类,我手里这神圣的剑。”耶律齐高高地举起自己的剑,以一种景仰的神情说道。

  “好!”依维斯双手放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同意我们主动去进攻魔族军队了?”天行喜形于色,迫不及待地问道。

  依维斯笑了一笑,“我只有一点需要述明,如果你们坚持要出兵,那么,前进军只好宣布退出。”

  “依维斯,你这……你知道你退出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吗?”天行没有想到依维斯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急得声音都变了,“魔族会重新得势,人族会有更多的伤亡,更多的人家破人亡,更多的田园惨遭毁坏。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这一切发生在你的眼前吗?”

  “你只考虑到自己,你有考虑到魔族吗?难道魔族就不是生命吗?”依维斯质问道。

  “依维斯,我们是人族的子民,不是魔族。而且,他们是侵略者,我们是受害者。”

  “我们鼓吹着慈爱、和平、自由、平等,到头来却要去剥夺他们这些权利,人族若是如此,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人类,我不做也罢。”依维斯说着别过头去,不愿再看眼前这群冥顽不灵的人。

  天行目瞪口呆,依维斯的想法实在够惊世骇俗的,居然公然宣称自己不愿身为人类,“当初,你为我们殿后,阻挡魔族,现在你却变了一副态度,我真是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变过,况且,当初的我并不是为你们殿后,而是为了人族和魔族共同的希望而殿后。”依维斯解释道,“总之,正如我刚才所说,要是你们坚持出兵,前进军势必退出。”说完,他偕同莫问和璐娜掉头离去,

  **************

  “怎么办?”天行头脑里乱成一团。

  “这个亲戚我也不认了,我看他根本就是在倒行逆施嘛。”和源大嚷道,“天行总司令,我们不管他了,就凭我们的兵力冲出去,他也阻止不了我们。”

  “和源,我建议你回去洗把脸,然后再说话。”叶天摸摸鼻子,说道。

  “为什么?”

  “我看你还没有睡醒。你知道前进军有多少兵马吗?你知道失去了前进军之后我们仅仅有多少兵力吗?”

  “这个,这个……”和源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答不出来。

  “前进军有275万兵力在这里,而我们这里的总兵马是500多万,他们占一半有余。”叶天冷静地指出这个事实。

  “不管如何,魔族于我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怎么可以轻易放过?大丈夫宁折不弯,宁死不屈,如果我们因为这样就屈服了,那么,我们还有什么面目苟活于世?”和源把胸膛拍得“怦怦”直响。

  叶天闻言,只是冷笑不已。

  “别再争吵了!”天行无奈地摇摇头,“罗素,你的意见呢?”

  “没有前进军,我们万难成事。”罗素简略地答道。

  “若炎,你怎么看?”

  “唯师傅之命是从。”若炎犹豫了一下,还是答道。

  天行无奈地耸耸肩膀,苦笑连连,“看来,我们这次进军计划只好泡汤了。”

  “哎!”众人俱是长叹,纷纷后悔早知道如此,一早就应该发动进攻,不给依维斯阻止的机会。

  ***************

  天行一众人在争嚷不休,另外一拨人却兴高采烈。

  “总统领,我盼星星盼月亮,朝思暮想,总算把您给等来了。”像往常一样,星狂大叫大嚷着。

  “总统领,卡洛特平原一切都好吧?”风杨的问话又与星狂大为不同。

  依维斯则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总统领,您知道吗?在阿里亚城被困时,罗素长老天天来求我们出兵,我们天天忙着拒绝他,真是烦透了。”星狂双手乱摆,说道,“不过,说起来,也多亏了莫问大人的帮忙,不然,我真给他烦死了。您问问风杨,他也一样,这小子,每一次都说我是他的上司,拿我当挡箭牌。”

  听到星狂提到自己,风杨只是咧嘴一笑。

  “这么说来,你干得不错了?”依维斯说道。

  “也不是这样说,其实我干得不够好,而且,总统领,您也知道,我这个人特好战,整天憋在这里也真的很难受。”星狂老老实实地答道。

  依维斯看着星狂,觉得星狂虽然和以前一样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已比以前谦虚多了,这让他感到颇为欣慰。

  “总统领,您刚才可把天行给气扁了,我在一旁瞄着他,看到他脸都变成绿色。”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了,星狂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您知道吗?你来这里之前,他表面上对我们和和气气,但实际上却是老想用什么盟主的身份来压我们,让我们服从他的命令,让他随意调动。”

  “不要在别人的背后讲他的是非。”依维斯微笑着说,“天行前辈也没有什么恶意,他只是太想消灭魔族了。” 不管如何,天行都算是一个前辈,依维斯实在不愿意自己的部下随意评论他。

  “是!”星狂立刻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星狂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一直对天行很不满的莫问插嘴道,“依维斯,我看你以后要多多地防备天行,我怕他会对你不利。”顿了顿,莫问又提醒道,“他太急功近利,而且,表现得过分热情。”

  “莫问,你是不是把问题看得太严重了点?”

  “我有强烈的直觉……”莫问说道,“总之,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小心为上!”莫问有点无奈地说道。

  “莫问,你太多虑了!”依维斯一笑置之。

  “是啊!其实天行前辈在永久之谜对我也很好呢!”璐娜也说道。

  莫问暗自一叹,内心仍然忧心忡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