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多情自古伤离别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075 2004.12.27 09:26

    

  圣历2109年12月1日,埃南罗。

  由于外交失败而懊恼非常的天行又回到埃南罗,在向自己的大营走过去的时候,他看见仅存的徒弟若炎正在翘首而望。

  "师傅!您回来了!"若炎侧过身体,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换在往常,天行看到若炎如此尊师重道,一定会欣慰万分,但是,此刻的他却实在开心不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犯得着在这里等我吗?不要忘了,你的职责是操练军队!"

  虽然对天行发脾气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身为徒弟的若炎还是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并保证以后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

  "赶快去把佛都请来!"天行不耐烦地打断了若炎的话。他并非讨厌若炎,只不过是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在最亲密的人的身上。

  "谨遵师命!"若炎依言而去。

  "假如若炎变成依维斯,那该多好啊!"天行常常忍不住这样设想,即使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想法实在无稽。

  "顽固的半兽人,无知而自大的精灵族,唉!"天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匆匆吃完厨房送来的糕点后,佛都终于到了。

  "天行前辈,找半兽人的事情有什么结果吗?"佛都似乎有点倦怠。

  "哎!别提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合作的诚意,哼!要是我们人族垮了,他们也没好日子过,那些顽固的家伙太惹人厌烦了。"天行怒气冲冲地说道。

  "那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了。"佛都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局了,脸色平静地说道,"说起来,这也未尝不是好事一桩啊!这可以促使我们人族不再老是想着别人会来帮忙,而是全力以赴。"

  "佛都,你觉得我们全力以赴的话能打得过魔族吗?"疑虑重重的天行虽然意识到这句话自己不该问佛都的,但还是忍不住要说。

  "我相信事在人为。"佛都淡淡地说道。"

  天行摇了摇头,"佛都,单凭人族恐怕还是难以抵挡魔族的凶猛攻势。"

  "虽然前景不容乐观。"佛都说道,"但不管如何,我们都要面对事实。天行前辈!您经常说要百折不挠,英勇不屈,晚辈想现在正是考验我们能力的时候。"

  天行眉毛扬了扬,"后生可畏!倒是我糊涂了。嗯……无论如何都要尽力而为,这才是正确面对事物的态度。"

  佛都谦让道:"晚辈只是出自对前辈的钦敬之情,说出几句肺腑之言罢了,实在不值得如此褒奖!"

  "我常常想,如果依维斯的想法有你这么成熟我也可以退休了,可惜,依维斯老是那么不争气!"顿了一顿,天行说道,"哎,不提他也罢!魔族入侵已经势在必行,目前我们只能依赖全体人族了,我的方针是‘确保西部,争取东部。‘你认为呢?"

  "好!正该如此!"佛都朗声赞同道,"将整个人类都动员起来的话,魔族也不可能轻易吞下我们。只不过,天行前辈的战略部署是怎样的呢?"

  "你率领埃南罗原班人马驻守蓝达雅和埃南罗,其他地方就委托给前进军。而我自己则准备亲自带着幻岚部队前往增援神圣之城,帮助‘自由王子‘西格非守住这座堡垒。佛都,你看如何?"屡受挫折的天行现在说话比过去客气得多了。

  "神圣之城确实是重中之重,由天行前辈您亲自率兵前往实在是不二选择,晚辈我深表赞同。但埃南罗军队要守住蓝达雅和埃南罗恐怕也非易事,晚辈深怕坏了大事。"凡事都不能说得太满,佛都自然深明个中道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的兵力就这么多啊。"天行皱着眉头,说道,"总之,你尽力而为吧!"

  "苍天有眼的话,自会让我们人族渡过难关,苍天若是不仁,我们死又有何足惜?晚辈谨遵天行前辈命令,埃南罗人一定与魔族势不两立!"佛都慨然应允。

  **********

  地狱。

  "现在,我们该来决定下一步我们的走向了!"经过爱情的滋润后,依维斯显得精神爽利,神清气明。

  莫问、杨秋点头称好,依维斯既然首先提出,一定是早有打算了吧。

  停了好一会,似乎是让杨秋和莫问做好心理准备,依维斯才终于开口说道:"我决定偷袭地狱首都。"

  "什么?偷袭地狱首都?"虽然料定依维斯一定又有惊世之举,莫问还是忍不住惊讶地问道,"我们已经把璐娜救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偷袭地狱首都呢?"

  "只有偷袭地狱首都,才可能杀掉魔族的顶尖高手,才能使人间的势力和魔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平衡,幸运一点的话,伤筋动骨之后的魔族很可能就此打消进攻人族的念头。"依维斯有条不紊地分析道。

  这个家伙,难道在和璐娜拥抱时也谋划着怎样拯救人类?杨秋和莫问对视了一眼,依维斯的想法让他们觉得无可辩驳,他们俩之所以没有想到并非是因为他们的智慧不足,而是因为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整个人类放在心上。

  "事不宜迟,马上动身吧!"杨秋一副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

  "杨秋前辈,少不了您的!再等等吧!"依维斯对着杨秋微笑道,然后,转向璐娜说道:"璐娜,你先回阿尔斯山养伤,好吗?"

  "依维斯,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一生一世永不分开吗?怎么一转眼就要赶我走?"璐娜闻言大失所望。

  "我不是赶你走,只是此去太危险了,你现在身体虚弱,我怕你会受到伤害。而且,我们虽然人不在一起,可是,心还是在一起的啊!"

  "我不怕!只要和你的人在一起,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危险呢?"璐娜撇撇嘴,说道,"哼,我看你这是找借口赶我走罢了。"

  依维斯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璐娜,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对吗?听话!"--依维斯的情话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在武技修炼上称得上天才的他,在说甜言蜜语哄人方面却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

  璐娜咬了咬嘴唇,含泪点点头,"依维斯,我回去好了,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会尽快回去看你的,璐娜!"依维斯在内心中叹气不已,看到璐娜的眼泪,他的心也一阵阵发疼,然而,为了人类的未来,再怎么不舍也只有狠下心离别。

  "难道让璐娜一个人回去吗?"对璐娜十分关心的莫问忍不住问道。

  依维斯从万千思绪中清醒过来,"莫问,就由你带璐娜回阿尔斯山吧,等到我和杨秋前辈偷袭成功之后,再去跟你们会合。"

  "不!"莫问生平第一次拒绝了依维斯,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坚决,虽然他很爱璐娜,很想一直照顾璐娜,但在这样的重大关头,抽身而去可不是他的风格,"这件事情很危险,我一定要跟你们一起去。"

  依维斯定定地注视着他,"莫问,你是我们三人中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

  "总之,一个字,不!"莫问重重地摇了摇头。虽然,从理智上来衡量,莫问心里也明白,自己确实是三个人之中最应该护送璐娜回阿尔斯山的。不可能是依维斯,因为如果让杨秋师傅和自己去偷袭的话,两个人也许可以把魔宫弄得一塌糊涂,但是,却不大可能给魔族以致命性的打击。甚至也不可能是杨秋师傅,因为他的武技比自己要高,而且临敌经验丰富。但是,有些事情莫问更宁愿听凭感情来下决定。

  "莫问,我以一个好朋友的身份请求你,璐娜真的很需要你的照顾!"依维斯也不知道怎样才可以说服莫问接受这个安排。

  "如果你还当我是好朋友的话,你就不该抛下我一个。"莫问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璐娜怎么办?"依维斯双手一摊,问道。

  "我们可以先送她回去,然后再一起回来,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莫问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样一来,魔族肯定会察觉到,那我们的偷袭计划就不能实现了。"依维斯耐心地解释道。

  "那就跟他们明着干一场了。"看来,莫问根本就不把地狱里的魔族放在眼里。

  "明着干?"依维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像莫问这种人,一定认定了一个道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莫问,你知道地狱有多少魔族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反正你要我一个人回去,我就不干!"莫问说道。

  "哎!莫问,我要怎么说你才听呢?"依维斯皱着眉头,苦着脸。虽然早就料定率直的莫问肯定会拒绝,但依维斯却没有想到说服莫问会比说服璐娜还要难。

  "莫问,我以你师傅的身份命令你,带着璐娜回阿尔斯山。否则的话,以后就不要再叫我师傅了。"性急的杨秋早就不耐烦了,此时,见到依维斯无计可施,便大声说道。

  "师傅……不要逼我,好吗?"莫问可怜兮兮地望着杨秋。

  "我不是逼你,你爱听不听,随便你!"杨秋转过身对着依维斯,"走吧!依维斯。"

  "师傅……"莫问如同一个泄了气的气球,委顿不堪。

  望着刚才还倔强地像头驴子的莫问垂头丧气的样子,依维斯诡秘地笑了笑,紧紧地握了握璐娜的手,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阵。然后,依维斯松开手,走到杨秋的身边,两个人身体一闪,消失于黑暗中。

  璐娜呆呆地看着,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她把手深深地藏进了自己的衣袋里,生怕依维斯残存在她的指缝中的温度会消失无踪。

  "浑蛋,浑蛋……"莫问狠狠地踢了踢土地,也不知道是在冲谁发脾气。

  "走吧!莫问!"发呆中的璐娜转过头来,看到莫问的行为,不禁又好笑又好气。

  莫问有气无力地说道:"哦,走吧!璐娜!"

  "喂,跟我在一起你很不开心吗?"璐娜虽然心头沉重,但善于体贴别人的她却也不忍心看到莫问这副模样,于是,便故意板着脸孔,说道。

  "没,没有。"莫问脸孔红了一红,忙不迭地摇头否认。

  "没有就好,要是有的话,哼,我非找你算账不可!"璐娜噘着小嘴,说道。

  依维斯,你可以看出妖怪王喜欢璐娜,为什么没有看出我也喜欢璐娜呢?你可知道我和她在一起,我有多痛苦吗?虽然我拼命地把她当成好朋友,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感情原来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啊!

  莫问心里浮想联翩,看到璐娜和依维斯幸福甜蜜的样子,他并不是没有为他们感到高兴,但是,在高兴之余,他的内心却总有被紧紧拧住的感觉,令他感到呼吸紧张。

  "莫问,怎么不说话啊?"璐娜偏着头,说道。

  "噢……"莫问如梦初醒,"我在想……去地狱出口的最快捷路线。"

  "呵呵!"璐娜并没有发现莫问有何不正常之处,脸上荡漾着甜美的笑容,"我却在想回到阿尔斯山之后抽空去拜拜阿雅姐姐,给她扫扫墓。然后,再给依维斯织个小玩意,系在剑柄上。"

  "给阿雅扫墓?"莫问惊讶得好久都没有合上嘴巴。

  "是啊!难道不好吗?"璐娜眨了眨眼睛,问道。

  "这个……"莫问张口结舌,他实在难以理解璐娜竟会想到要去给阿雅扫墓,从某方面来说,那可是她的情敌啊!

  不过,莫问倒没有想过,从某方面来说,依维斯也是他的情敌,可他们俩却是莫逆之交。

  "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一切,包括他所爱的人。"末了,陶醉在爱河之中的璐娜情不自禁地说道。

  *************

  皮尔瓦拉。

  百无聊赖的杰伦一大早就收到天行的飞鸽传书,在信中,天行希望杰伦可以率兵退回永久中立之地守护,皮尔瓦拉一带则留给埃南罗人守卫。

  "这个天行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呢?"杰伦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天行那急不可耐,指手画脚的态度,即使在这么一封普通的信中也不经意地流露了出来。

  是否撤兵,杰伦可没有权利来下决定,"西龙大人他们应该快到了,还是等他们回来再行商议吧!"杰伦想到。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杰伦心中再无挂碍,在向负责操练士兵的军官们询问了一通之后,杰伦开始闭目养神。

  中午十点半左右,西龙等人终于来到了皮尔瓦拉。

  "西龙大人,我可把你们给盼来了!"睡眼惺忪的杰伦来不及穿戴好衣甲,便兴冲冲地跑出来将西龙等人迎进去。

  "想我了吧?"西龙嬉皮笑脸地答了一句。

  "是啊!西龙大人。"杰伦笑着转向风杨、星狂,"你们这两个家伙,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终于舍得回来了啊?怎么样,依维斯总统领还好吧?"

  风杨只是微笑地看着他,星狂却迫不及待地说道:"依维斯总统领一切安康,但现在他去地狱找璐娜姑娘去了。杰伦,这么多兵马给你掌管,你多威风啊!当初还推三阻四的。"

  "那你怎么不留在这里?"杰伦笑嘻嘻地反问,"怎么?璐娜姑娘出事了?"

  "嗯……是的。"星狂面色凝重,约略将璐娜的事情告诉了杰伦。

  杰伦点了点头,然后望着费丽采,"星狂,你瞒得我好辛苦,现在我可终于知道了。"

  "知道什么?"星狂一愣一愣的。

  "还打算再欺瞒下去?"杰伦说道,"这位姑娘,星狂向来野性难驯,以后,你可要好好管教啊!"

  "你说什么啊?"星狂推了推杰伦的肩膀,"好小子,几天不见,倒学得油嘴滑舌的。"

  费丽采羞得满脸通红。杰伦只是笑着,"好了,废话说完,现在,我们该谈正事了。"

  "正事?"星狂问道。其他人也一改嬉闹的态度,齐刷刷地转过头来,注视着杰伦。

  杰伦于是便将今天早上天行来信之事一一告知西龙等人。

  "这个所谓的天行前辈,总想着依维斯总统领把兵权交给他呢!也不知道是什么居心。"星狂首先发表自己的意见。

  "其实,他这样的安排也并非是一件坏事啊!他们守住这边,而我们守住原来的领土,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呢!"西龙勉强分析天行的意图。

  "西龙大人,我看他大概是想将皮尔瓦拉到埃南罗以内的地区都纳入自己的掌管范围内吧,嫌我们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所以,便利用抵抗外侮的机会,将我们排除在外……"星狂分析道。

  西龙摆摆手,示意星狂不用再说下去,"不管如何,我们就依照他的提议,退回阿尔斯山。而且,依维斯在离别之际也对我说要先让军队退回阿尔斯山。"

  "总统领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率直的星狂话说出口之后才察觉到其中的不妥当之处,这不是在怀疑西龙说谎吗?于是,马上又补上了一句,"我是说可能依维斯总统领是碍于天行前辈和青华前辈的交情。"

  "你觉得现在的依维斯还是以前那种优柔寡断之人吗?"西龙反问道。

  "大概不是吧。"星狂想了想,答道。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已经不是了!"西龙说道,"我相信他做的每一个决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这么说来,刚刚到达目的地的我们马上又要出发了?"星狂问道。

  "是的。"西龙肃然道。

  "这样不是太便宜佛都和天行了?"星狂说道。

  "战略性的撤退,谈不上什么便宜不便宜的。"西龙笑道,心想:星狂还真是死性不改,凡事都要争个高下。

  杰伦望着风杨,"依维斯总统领真的与从前不同了吗?"

  "确实不同了。"风杨也赞同西龙的看法。

  得到风杨的证实之后,杰伦也不知道是悲是喜,他想起了少年时的自己。

  翌日,前进军连同魔武的"黑暗斗士"兵团班师回阿尔斯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