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意乱情迷之中的星狂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081 2004.06.13 21:38

    皮尔瓦拉城。

  星狂带领着“前进军”打败了雷克纳之后,便驻守在这里面。现在的皮尔瓦拉城,经过这几天的整顿之后,虽然断壁残垣随处可见,尸体的臭气也还居留不散,但毕竟战争中遗留下来的尸体已被清扫干净,连血迹也被用石灰涂抹掉了,皮尔瓦拉城也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昔日的光彩。

  皮尔瓦拉城里原来的居民跑的跑,剩下的都被星狂依照往常的习惯,杀戮一光。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投降归顺的士兵,这些士兵有的来自埃南罗,还有的来自“永久中立之地”,另外,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其他地方的:比如蓝达雅、普兰斯之类,总之,天下盗贼是一家,原雷克纳的部下可说是一支杂牌军,五湖四海,应有尽有。而为了预防这些士兵临阵造反,纠集成群,对“前进军”造成危害,星狂把这些士兵分散在各个兵营,进行编修。

  而在是否继续向前挺进的问题上,维拉以为以星狂的性格一定会继续进军,因而拼命地建议进军,预备投其所好,从而获得赞赏。但是,事与愿违,一向轻率冒进的星狂此次却是十分谨小慎微。他指斥维拉“脑袋生在屁股上”,也不看看这里是“埃南罗”,人家有“几百万军队在虎视眈眈”,轻进的话“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况且“佛都和巴蒂可不是吃粥长大的”,他星狂再狂妄,也不会狂妄到“明知道要输,还冒死前进的地步”,把维拉弄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一旁的菲雅克自然是幸灾乐祸得不知所以。

  不过,星狂采取的是一种“外向纵深”的防御系统,也就是并非把皮尔瓦拉当做是边疆的前缘,准备在其后方作战;而是把它当做底线,用他作为跃出的跳板。星狂并不准备固守防线,而是随时都准备出击。当他一发现有威胁可能出现时,就会立刻出城发动猛烈攻击以毁灭敌军的主力,而不让他们有侵略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星狂率领的“前进军”在皮尔瓦拉获得了一段相对来说比较充足的休整时间,士兵们高嚷着“终于可以休息了”“暂时不用打仗了”的口号四处乱蹿,就象一群放假的小学生一样。不过,很快,士兵们的喜悦就全被严酷的军训打碎了,他们纷纷抱怨,“这样训练还不如直接打仗,把人都累扁了。”而这个时候,星狂完全没有以往战胜后的洋洋得意,反而苦恼不已。

  “星狂团长,第一团士兵已操练完毕。”

  “星狂团长,第二团操练完毕。”

  “星狂团长,炊事团编排完毕。”

  ……

  一个个军官模样的人从星狂的大厅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报告着各自的职责,但星狂只是郁郁寡欢地点了点头,便挥手让报告的人下去,而不象以往一样仔细盘问,务求不出一点纰漏。

  “星狂团长,你没事吧?”维拉的伤势到现在也好得差不多了,用菲雅克私下里说的话就是:“维拉的恢复速度比猪、狗还快,才这么几天,居然连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你看过我有事吗?”星狂看起来很不耐烦。

  “对,对,星狂团长又怎么可能会有事呢?”菲雅克说道。

  星狂皱了皱眉头,索性趴在桌子上,发起呆来,眼睛里流露出忧郁的光芒。

  “星狂团长,用不用找个军医?”维拉关切地问道。

  “找个屁。”星狂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大怒。

  菲雅克看到维拉“坚持不懈”地自找麻烦,几乎笑歪了肚肠,表面上却是一副若无其事、一本正经的样子。

  维拉不则一声,站在侧旁。

  良久,大帐之内,一片闷然,好像是失去了新鲜的空气和活力,星狂又变换了一下姿势,脑袋傍向右手,左手在桌面上摩挲着,也不知道是在画些什么。

  “哎!”忽地,星狂重重叹了一口气。

  维拉不明所以,再加上刚才吃了不少哑巴亏,现在也不敢发问。而菲雅克心中虽然非常清楚星狂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早已笃定了主意,只要星狂不首先发问,他便坚决不说。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度过,维拉和菲雅克都不禁呵欠连连,只有星狂脸色依旧,石像一般。

  “喂,菲雅克。”说出这几个字,星狂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他第一次感觉到菲雅克这个名字竟然是这么难以出口。

  菲雅克故意很正规地行了一个军礼,“请星狂团长吩咐。”

  星狂张了张口,又合了下去,砸了砸舌头,再度张了张口……如此几个来回循环,把维拉和菲雅克都看得眼花缭乱,才终于脸色泛红地问道:“菲雅克,我有一件个人私事想要问问你。”

  “星狂团长,有什么命令尽管吩咐吧!”菲雅克故意把星狂的所谓个人私事理解成公事。

  “呃……是这样的,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那个女子开口跟我说话,而不是对我不理不睬呢?”星狂显得很尴尬。

  “这个我恐怕帮不了你啊!星狂团长。”菲雅克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平时你在女人面前不都是能说善道的吗?”维拉一听便来了精神,“怎么现在又说不知道怎么办?分明是不给星狂团长面子。”

  “维拉,住口。”星狂马上又转向菲雅克,“你应该有办法的啊!”

  “我实在无能为力。”菲雅克平静地答道,心想:妈的,抢了我的女人,还要我帮你去追,想得倒美!

  “菲雅克,难得我这么好声好气的,我劝你还是考虑好再回答吧!”星狂脸色顿变,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

  菲雅克挺了挺腰杆,“这种事情,我实在有心无力呢!”

  “好,有骨气!拖下去,打三十大板。”星狂站起身,嚷道。

  “星狂团长,我想到办法了。”菲雅克立刻面如土色,跪在地上。

  “那刚才怎么说无能为力呢?”星狂表情森然。

  “刚……刚才还没想到。”菲雅克颤声答道。

  “那还不快点告诉我?”星狂说道,“哼!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一共有两个办法。”菲雅克说道,“第一个是用诚意去感动她,这个要耗费比较多的时间,不过一旦感动了她,她便会对你死心塌地。”

  “死心塌地,不错!要多久?”

  “少说也得一年两年,闹不好是一生一世。”菲雅克低声说着,心想:以星狂这种资质,怕是一生一世也未必能搞掂那个女子。

  “这么久?”星狂眉头深锁,“打一场仗,死了几十万个人,才那么几天,要让一个小小的女子对本团长说话,却居然要这么久?”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你要征服的是她的心。”菲雅克说道,“打仗时我们只是杀人,拼命地杀人,而不是让对方在心理上也认同我们。”

  “哦。”星狂若有所得地点了点头,“这个办法太******漫长了,那第二个办法呢?”

  “霸王硬上弓。”菲雅克咬牙切齿地说道,“星狂团长跑过去劈里啪啦地揍她一顿,打到她说话为止,很可能一下子她便屈服在星狂团长你的威武之下了。”

  “靠!你脑袋生虫了?”星狂喊了一句,“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非也,非也。”菲雅克摇头晃脑,“实不相瞒,我就经常用这种方法,结果,那些女人一个个从此都离不开我了。因为,大部分女人都需要安全感,对于强硬的男人,她们虽然一时接受不了,难免哭哭啼啼的,但终究会臣服。而且,其实,大部分人都有点受虐的倾向,这样做正好满足他们一部分的本能。”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女人的?”星狂瞪大着眼睛,“妈的,你这个禽兽,什么受虐倾向,等我把你拉下去打一顿,让你去满足你的受虐倾向,你干不干?”

  “不干!不干!”菲雅克拼命地摇头。

  “那你又说什么受虐倾向?还说得头头是道,当我是傻瓜啊?”星狂说道。

  “这种受虐倾向只有在男女之间才能实现。”菲雅克低声说道。

  “既然如此,星狂团长,属下建议叫一个女人拿皮鞭抽菲雅克。”维拉插嘴道。

  “适量的虐待才有乐趣,过了就不好了。”菲雅克急忙又补充道。

  “你******尽出些馊主意,老子只是想跟她聊天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星狂脸色涨红。

  “星狂团长,莫非,你爱上那女子了?”维拉眨巴着眼睛,“可是,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爱你个头。”星狂面红耳赤,“老子只是想和她说说话,解解闷而已。”

  “就是因为不知道名字才需要更进一步互相理解,星狂团长,你说是不是?”菲雅克趁机说道。

  “对,对,就是这样。”星狂说道,“你******快给我想个好一点的法子。”

  “我就只有这么一些办法了。”菲雅克说道,“不过,我还能对星狂团长提一些建议。”

  “说,快说。”星狂一副猴急的样子。

  “星狂团长如果去见那女子,首先是要注意仪容,要尽量打扮得光鲜亮泽一点。”

  “象你这个样子?”星狂看着菲雅克。

  “当然不是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嘛!”菲雅克说道,“我是小白脸型的,星狂团长你是粗犷型的,自然要用别的配搭了。其实,就象你现在这样一副打扮就可以了,但是要做一些修正,这个我完全可以为你效劳。”

  星狂不自觉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好,接下说。”

  “其次,星狂团长说话最好不要象现在这样有‘风格’。”菲雅克的建议没完没了的。

  “什么风格?”星狂万分诧异。

  “就是说,不要说什么老子之类的话。”菲雅克说道,“女孩子都不喜欢粗话连篇的人。”

  “这个没问题,老子一定可以戒掉,妈的!”

  “呃……另外还有注意一下举止,不要象在军帐里这么大大咧咧。”菲雅克边说边想:才刚说要戒掉,就已经出现了两句粗口,哎!

  “行,行,没问题。”星狂说着“腾”地一下跳过桌面,“现在去帮我打扮打扮,马上去见那姑娘。”

  “打扮”这两个字从星狂的嘴巴里吐出来显得是那么的别扭,简直就象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穿上大家闺秀穿的花布衣服一样。

  “好,好。”菲雅克说着便带着星狂扬长而去,剩下维拉在原地发呆,也不知道该跟着去还是不跟着去。跟着去,怕星狂和那女子聊天不成,迁怒于自己;不跟着去,又怕给菲雅克占尽先机,自己从此失宠。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星狂和菲雅克从另一个府邸——菲雅克的住处,走了出来。星狂的眉毛被菲雅克拔掉了不少,胡须不再象以前一样野草般乱蓬蓬,身上的盔甲也比以往闪亮了不少,甚至就连一向脏兮兮的鞋子也比过去油光亮滑了。

  对于这个崭新的形象,星狂自己的评价是:妈的,我象个文弱书生。不过他咨询了菲雅克,菲雅克的评语则是:星狂团长,现在你看起来风度翩翩,眉清目秀(虽然眉毛里面隐约有血珠),真乃是一代儒将。

  因为菲雅克的那一句话,星狂信心大增,昂首挺胸,雄赳赳地踱着方步,向着他的目标开进。

  “星狂团长,现在你肯定可以旗开得胜,高奏凯歌,就好像在战场上一样。”

  “星狂团长,你这副模样简直可以迷死万千少女,只要你高高地站在台上,说上一句大家好,再用你忧郁的眼神望上一望,配上你唏嘘的须根,一定马上有无数人晕倒,需要人工呼吸。”——是美女的话,我可以效劳。”

  “星狂团长,等一下也许你什么话都不用说,只是在门口站一站,那女人马上就‘嘤咛’一声,如同乳燕归巢般投入你宽阔温暖的怀抱。”

  “星狂团长,相信我,你一定行的!”

  ……

  每一次,星狂回过头来看菲雅克,还没来得及问上一句:我这样子真的行吗,菲雅克就马上大唱颂歌。而虽然菲雅克心里很不以为然,但星狂却听得很是受用。但其实,星狂和菲雅克走在一起,根本就如同一只乌龟和白兔一样对比鲜明,菲雅克的那些赞语用在自己的身上比用在星狂的身上要恰切得多。

  “星狂这个土鳖,明显是自信心不足,这个样子去找那女人恐怕是九死一生,我还是先找个机会避开再说,免得到时他一亲芳泽不成,把怒气都发向我。”菲雅克边走边思虑着。

  转眼之间,已经来到那个女子居住地方的门口了,守卫把枪一端,肃然地向他们敬礼,然后放行。

  这个房子并不华丽堂皇,但在皮尔瓦拉城来说却算是很幽静的。自然,在把那女子送来这里之前,星狂也征询过菲雅克的意见。菲雅克当时说:“这个地方幽深,女人都喜欢这种环境,而且,又不会过于引人注目,这样就可以来来往往而不会招致流言飞语。”星狂一想觉得挺有道理,并且,在对付女人这一方面,星狂觉得菲雅克比自己要有经验多了。无论是什么事情,没经验的人听有经验的人的话,总是天经地义的吧!

  星狂和菲雅克走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一阵阵“夸夸”声。走廊的另一边有一个小花园,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丁香、玫瑰、郁金香、白色的牡丹等等,应有尽有。这些花有些是原来就有的,有些则是菲雅克派人四处搜集而来的。而本来,在这个季节,许多花都应该凋谢了才是,但是,菲雅克硬是从军队中买通了一个略晓魔法的士兵,施法使这些花朵娇艳起来。

  自然而然,里面也少不了游鱼历历可数的小鱼塘,怪石嶙峋的假山,看得出来,为了营造这个优美的环境,菲雅克的确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在那呢!”菲雅克用手指指了指。

  “哦。”顺着菲雅克指的方向,星狂瞥见了那女子,她正呆坐在一棵盘根错节的老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用柔软的双手托着下巴,眼睛忧郁地望着在池塘的水波上移动着的树叶。刹那之间,星狂的豪气壮志顿时烟消雾散,人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委顿下来,脸孔泛起一阵阵绯红,双腿竟然有些颤抖,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星狂团长,表现自己的机会来了!”菲雅克在星狂的耳朵旁边悄声说道。

  “菲雅克,不如你先帮我去探一探她的口风。”星狂张口结舌,“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要勇敢!”菲雅克说道,“你一定行的,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星狂团长,你想像她是一个敌人,正占领着一座城堡,现在你要攻占它!”菲雅克的想像力看来还不错。

  星狂摇了摇头,“有这么漂亮迷人的城堡吗?”要是让“前进军”的士兵看到星狂此刻这副模样的话,怕非一个个目瞪口呆不可,他们英勇而骄傲的星狂团长在一个女子面前竟然是如此畏缩不前,踌踌躇躇。

  “她是你的俘虏!”菲雅克握着拳头。

  “可她却是那么高不可攀。”星狂叹息,“实际上,我才是她的俘虏,哎!”

  “星狂团长,作为你忠诚的朋友,我必须告诉你,你这样犹犹豫豫可不行,女孩子不会喜欢怯懦的男人。”菲雅克说道,“即使你一点信心也没有,你也要表现出100%的信心!”

  正在这个时候,那女子一眼扫了过来,星狂吓得马上拉着菲雅克躲在花丛下,心跳比奔驰的骏马还要快。

  “星狂团长,上!”菲雅克推了推星狂,“你忘记我们来的目的了吗?”

  “我是来这里视察的,顺便走走而已。”星狂随口胡诌。

  “那就好了,你就当是巡营路过这里,以一种很随便的态度去和她搭话。”菲雅克怂恿道,心里却想:哪有人视察到躲在花丛里的?这副模样跟侦察倒是挺相象的哦!

  “好!”星狂鼓起勇气,“霍”地站了起来。

  “星狂团长!”菲雅克趁机高声叫了一句,“我先回去了,维拉要等着我去打麻将呢!”

  “咳咳咳!”这样一来,星狂再也避无可避了,只得假装连声咳嗽,把双手交叉在身后,故作镇定,徐徐地向着那女子走了过去。菲雅克则一溜烟跑了出去。

  星狂一步步地向着那女子走去,表面上非常平静,心却在怦怦乱跳个不停,即使是在他最害怕的人——魔武面前,他也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但那女子却对他的到来完全采取一副拒绝的姿态,干脆别过头去,也不知道是在望着些什么。

  “咳咳咳!”星狂咳嗽得更加大声了,看那情形,大概就连喉咙核也快给咳出来了。不过,那女子丝毫也不为所动,只是用手指在石头上轻轻地划着,也不知道在划些什么。一只蚂蚁爬过石头,眼见就要被她的手指戳中,但是,她却又转了个弯,放过了那只蚂蚁。接着,也许是触景生情,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如同蚂蚁般脆弱,掌握在别人的手中,眼泪竟然“啪嗒啪嗒”地掉下去。

  “喂,你怎么了?”星狂既心疼又惶惑。

  那女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掏出手帕,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然后,狠狠地盯了星狂一眼,继续低着头,在石头上乱划着。

  “我叫星狂,是这里的统帅。”星狂说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那女子旁若无人地看了看不远处,一只蝉歇息在树枝上,发出“知了知了”的噪响。星狂,这个忝列“前进军”三大名将之一,麾下有将近百万士兵的高级统帅,在这个时候仿佛还不如一只蝉有吸引力。

  “咳。”星狂又咳嗽了一声,面色通红,“你是哪里人啊?我本来是埃南罗人,听说过吗?”

  “哼!”那女子朝他打了一个响鼻,眼睛里包含着无限的怨毒。

  “今天的天气不错哦,蓝蓝的天,不太强烈的阳光,还有风。”尽管那女子对他嗤之以鼻,但星狂自己却觉得无论如何她总算是有了一点反应了,自己在这场“战争”中已经狠狠地向前走了一大步。

  那女子向星狂打了一呵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看来,星狂的话一点都提不起她的兴趣。

  “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父亲?母亲?弟弟?妹妹?哥哥?”星狂继续问道。

  “都给你们杀死了!”说完之后,那女子紧紧地闭着嘴唇,好像是要将星狂生吞活剥下去。

  “哦!”星狂无言以对,生平第一次真正对在战场上滥杀无辜感到彻底的后悔。

  “哼!没话说了吧?”那女子说道。

  星狂壮了壮胆,挺直了腰杆,说道:“只要是战争,总会有人死,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我们都是平民百姓!”那女子咬着嘴唇。

  “平民百姓里面也可能有潜在的敌人。”星狂说道,“在战争中,我们只能是宁可杀死一千,不可放走一个。”

  “这么说来,连三岁婴儿也可能成为你们的敌人,拿起武器来杀你们了?”那女子反唇相讥。

  星狂不禁哑口无言,在战争之中,他的士兵确实是见一个杀一个,不论老幼妇孺。

  “总之,不管你怎样对我,把我软禁在这里也行,监禁起来也行,只要我出得去,我是一定要回来报复的!”那女子脸上流露出坚决的神色。

  “无论我们今天干了什么,那都是为了解放埃南罗。”星狂突然想起了以前请学向他宣传的那一套,“为了彻底的自由,牺牲个把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在牺牲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作出牺牲,难道这还不够伟大,还不值得歌颂吗?”

  “呵呵,你们屠戮妇婴的功绩将永远记载在人类历史上呢!”那女子冷笑连连,“我真怀疑你们的良心是不是都给狗吃了,这样强词夺理的话也说得出口?”

  “象你这样的小女孩又怎么能懂得我们呢?”星狂也忍不住激动起来,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允许人家怀疑他的初衷。

  “我什么都不懂,假如自由要靠杀人来完成的话,这种自由要来何用,这种自由跟****又有什么区别?”那女子说道。

  星狂表情非常激动,但却想不出什么话来驳斥她。他一向沉迷于战事,对于这些问题大多只是道听途说,从来就没有认真想过,听那女子一说,自己也迷糊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

  “哼!埃南罗人害死了我们的总统领依维斯,血债血还,天经地义。”星狂楞了很久,才想出了一个理由。

  “你们的总统领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率兵杀死了多少埃南罗人?”那女子诘问道。

  “那是因为埃南罗人进犯我们。”

  “假如你们不是雄心勃勃要称霸天下,又有谁会去攻打你们?”

  “那不是称霸天下,是解放!”星狂说道,这样的对话对星狂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说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一个脏字眼。

  “反正都是一样。”那女子说道,“哪一个皇帝上台之前不是吹些好话的,上台之后跟其他皇帝还不是一模一样!所谓的为了自由而战,其实最终不过是培养出另一批寄生虫,他们靠吸人民大众的鲜血而活。这些人,我费丽采见多了。”

  星狂又无言以对,顿了好一会,才说:“我们总统领和你知道的那些人不同,至少他不热爱名利。“ “榆木脑袋。”那女子“呸”一口,扭过头,再也不理会星狂。

  “嘿!原来你叫费丽采啊!”星狂这时才反应过来,欣喜地说道,无论如何,都算是知道了她的名字啊!

  那女子紧紧地闭着嘴巴,看样子是不准备再说话了。

  “能和你说话,真是太开心了。”明明知道很可能是自讨没趣,星狂还是不依不饶,纠缠不休。

  那女子皱了皱眉,用手指在鼻子旁边扇了扇,仿佛是在说星狂臭不可闻。

  “我身上有味道?”星狂忙不迭地把自己的衣袖放在鼻子旁边,闻了起来,“没有啊!”

  那女子索性闭上了眼睛,捂上了耳朵,如同老僧入定一样。

  “对于你死去的亲人,我致以隆重的歉意。”星狂用他独有的“优雅”动作鞠了一躬。

  “你好好保重身体,我还要去别的地方看看呢!”等了好一会,那女子都没有答话的迹象,星狂只好讪讪地说了一句,然后走出门口。

  ※※※

  “星狂团长,怎样啊?”星狂甫一踏进大帐,维拉便凑上来说道。

  “一般般啦!”星狂挺了挺胸,口里这样说,表情却象一个打架得胜的小孩子一样。

  “恭喜星狂团长。”维拉赶紧恭维一番。

  菲雅克不知道从那个地方钻了进来,一副谄媚的样子,“恭喜星狂团长,爱情和事业都蒸蒸日上,所向披靡。”

  “噢!”星狂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星狂团长可否给我们讲述一下你成功的经验,让我们也参考参考。”维拉马上说道。

  “也没什么好说的。”星狂说道,“其实今天也就是问了她的名字罢了。”

  “星狂团长真是能干!”菲雅克说道,“她叫什么名字啊?”

  “费丽采!”星狂摸了摸耳朵。

  “哇塞!这个名字可真是好听,好听极了!”菲雅克表情十分夸张地说道,“费,舌头向着牙齿轻轻一抵;丽,喉咙里一阵轻响,仿佛溢出香味;采,舌头擦过牙齿;多好听多有韵味的名字哦!单听这个名字,就如同仙女一般。”

  “没什么了,没什么了。”星狂两手在胸前摆了摆,虽然他听不大懂菲雅克在说些什么舌头,牙齿的是什么意思,但赞扬的意味他却还是听得出来的。

  “噢,好听,好听。”维拉跟星狂一样也不知道菲雅克在说些什么,只是连声赞同道。

  “星狂团长,你还是给我们讲述一下经历吧!”顿了一顿,维拉接着说。

  “这些菲雅克都知道,让他帮我说。”星狂兴高采烈,“菲雅克,你说!”

  菲雅克于是开始叙述星狂的故事,大概是这样讲的:星狂团长和我去到那个地方,那女子一见到星狂团长勃发的英姿,轩昂的气宇,便忍不住羞答答地跑出来迎接,星狂团长谦让了一番,但终于盛情难却,跟那个女子进了去,而我也就不自讨没趣,走了。因此,后来的事情我就都不知道了,还要星狂团长亲自讲才行。

  “差不多,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菲雅克的话顾全了星狂的面子,星狂不禁连连点了点头,“虽然局部有点夸张,但跟事实还是相差不大的啊!”

  “星狂团长真是太厉害了!”维拉睁大着眼睛,万分钦敬地望着星狂道,心里却是一万个不相信:刚才出去的时候还扭扭捏捏,小姑娘似的,那副样子也能使女孩子上钩?别骗我啦,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星狂用力地拍了拍菲雅克的肩膀,“菲雅克,你讲叙能力不错,妈的,我一定要给你升官!”

  “星狂团长,接下来的故事呢?我和维拉都在洗耳恭听呢!”菲雅克受宠若惊。

  “接下来?也没什么啦,就是老子跟她说了一些行军打仗之事,对她略微讲述一下老子当年打过的胜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我们便互相自我介绍。”星狂煞有介事地说道,“最后就回来啦。”

  “星狂团长真是太厉害了!”维拉一拍大腿,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

  “也不是什么厉害不厉害的。”星狂说道,“老子率军百万尚且游刃自如,何况区区一个女子呢!”

  “那是,那是。”维拉心里老大不相信,头却点得象小鸡啄食一样。

  “属下叩见星狂团长!”正在星狂自我陶醉得无以复加的时候,一个侦察兵打扮的人走进来报告道,“杰伦团长,风杨团长大约都将在四天之后,也就是圣历2109年9月14日到达这里。”

  “好!”星狂一敛刚才那嬉皮笑脸的形象,断然说道,“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埃南罗人全军覆没!”

  说这话的时候,星狂大概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是埃南罗人的一份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