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流光溢彩的岁月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294 2005.03.08 19:20

    

  圣历2111年1月1日,依维斯正式就任东部、西部总统领。在此之前,东部和西部的元老院都坚持要在神圣之城建立一个总统领的府邸,但是,依维斯以刚刚平定大乱,民生凋敝,建立这样一个府邸耗费过大为由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与其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建造一个所谓的府邸,营造出一副气派的假象,我倒宁愿回去继续居住在阿尔斯山,因为,那里有我许许多多的回忆。”依维斯这样说道。

  于是,依维斯迁回阿尔斯山,并在那里发表了就任宣言,“……我将会尽自己的能力将人类社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宣言像依维斯一向的风格,简短而有力,与此同时,他也毫不讳言他的政策所护持对象是平民百姓而非贵族,“人人平等,人人都享有同样的生活条件,这就是我最基本也是最大的许诺。”

  “前进!前进,再前进!”这是依维斯上任之后人们共同的意愿和决心,整个寰宇大陆的人类正处于最为激情洋溢的时候。或许是此时的他们在磨难过后终于幡然醒悟,这群饱受战争蹂躏的人才会充满着无穷的斗志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大无畏精神,才会在面对重重困难的时候,以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奋力前进。

  人类社会在这样一股巨大的力量地推动之下,用一种无可比拟的速度迅速前进,而自然的,一些小小的挫折或不谐之音也是不可避免,最为频繁出现的问题便是贵族的好吃懒做和养尊处优给平民百姓带来的麻烦,习惯于熙指气使的他们并没有真正认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通常是直至怒不可遏的平民将他们推进审判所,并在审判之后,被贬为平民的他们才会恍然大悟:原来,依维斯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也有一部分贵族看清了形势,不想被时代淘汰,对依维斯统治下的制度在表面上表示了绝对服从。

  “没办法,大势所趋,悖逆时代车轮的人都终将被碾为尘灰。”贵族们都带着几许无奈这样自我开解道,生存让他们不得不改变自己一贯的作风。

  “依维斯,是平民百姓的福音,是贵族的终结者。”东、西大陆都广泛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贵族们大都已把依维斯看成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恨不得他早早离去,而同时却又害怕一旦他卸任,这个世界又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陷入双重困境的贵族们,时时都因为自己不可避免的自相矛盾想法而备受煎熬,郁郁不可终日。平民们则是烧香拜佛,但愿依维斯万古长存,使他们幸福的生活得以维持。

  在新政开始推行时,盗贼的频繁出现成为一个大问题。在依维斯宣布了一系列的促进就业还有动员全民严防盗贼的政策后,盗贼们纷纷从良,“做一个本分人,自己赚钱自己花,可以享有良好的声誉,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而且不用整天担惊受怕,何乐而不为呢?”

  寰宇大陆统一之后与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地区领主的支配力量很明显地降低了很多。因为地区领主已经不再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平民百姓的观念也得到了更新,至少,他们比以前更加懂得什么叫做自由,什么叫做平等。他们第一次知道没有什么是命定的,而所谓君权神授,宿命轮回不过是君主们为了麻醉他们,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宣扬的假道学。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都因魔族入侵而受到严重伤害的人类觉悟到只有靠自己本身的力量,才能将寰宇大陆从破烂不堪的深渊里拯救出来,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将希望寄托在君主上面。

  总之,整个人类社会的重建以一种令人吃惊的速度进行着,人们狂热地投身于大大小小的各项事业当中,建设城市,绿化荒野,大力发展教育、农业和商业。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这是一个励精图治充满着进取精神的黄金时代!甚至就连当初竭力反对依维斯当东、西部总统领的莫问和魔武,也不得不连声叹服,“依维斯,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你的能力。”而此时,依维斯早已变成了全人类的精神领袖和骄傲。

  与此同时,地宫里的魔族也在渐渐恢复元气,不过,经受了惨痛失败的他们暂时还不敢有侵犯人类之心。“想攻占寰宇大陆,想得到人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以!不过前提是要等到人类没有了依维斯这个人。”依维斯,不但是他们过去的终结者,也是他们的永恒噩梦!

  转眼之间,五年过去了,人类社会早已恢复了元气,而且,还在继续稳步前进。在这五年之中,依维斯做事得力,老百姓经历了一个从接受新政体,到完全融入其中的过程,并已感受到了它所带来的莫大好处。此外,除了在经济发展上取得卓越成就之外,邮政、道路、水利等各种大型公共设施也都已兴建或在兴建之中。

  “看来,这新政体也不像想象中那么难以推行、实现嘛!”当初对新政体的顺利推行抱着深疑不信的贵族们都不得不这样承认道,他们同样也否认不了依维斯所立下的功绩,虽然内心依然对自己的权益受损而耿耿于怀。

  这五年也是依维斯生命中最幸福最充实的五年,在此期间,依维斯和璐娜结为夫妇。然依维斯并不主张铺张,不过,由于他的特殊身份,这场婚礼还是“一不小心”成为了史上最铺张最多人参加的婚礼。

  成婚当天,阿尔斯山方圆千里之内,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前来相贺的人,不过,婚礼的主角,被称为救世主的依维斯却整天都在呼呼大睡,其理由与以前并无二致:他喝了两杯酒。尽管熟悉依维斯的人并不感到惊诧,但作为一个前无古人的领导者,酒量如此之差,却着实使他的人民大为惊异。

  依维斯的昏睡使他的两位朋友莫问和魔武不得不架着他拜堂,这场婚礼便在新郎不知不觉中进行完毕。据说,第二天,当依维斯从床上一跃而起的时候,竟对他的新娘说了这样一句话:“璐娜,我们快去拜堂吧!时间大概不早了。”惹得璐娜一脸愕然,而当她告诉依维斯婚礼已经举行过了的时候,白发少年一拍额头,一脸的无辜,说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的?可不可以重来一次?”然后,是一连串的道歉。

  这期间,莫问和魔武也慢慢变成了朋友。他们俩私下里以为依维斯在婚礼上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

  “居然喝醉了,讲出去真是惹人笑话,早就叫他不会喝酒就不要喝了。”莫问这样评价道。

  而在当下,作为总统领的依维斯崇尚广开言路,宣布言论自由,报纸业也可以随意发挥,任何人都可对任何事情发表自己的见解,在不久以前就有人撰文批评耶律齐的领导策略,理由竟然是说他娶了两个老婆。

  大部分报纸仍然循规蹈矩,以严肃的态度研究并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比如就有报纸就下一任就任者究竟是谁进行了分析,“……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下一任无疑还将是我们最亲爱的依维斯总统领当选,因为,没有谁的声望和能力能够与他比较。不过,居安而思危,要知道每一个人只能连任两届,我们有必要对第三任总统领的人选进行思考,他会是谁?他会将我们带到什么境地?他会不会倒行逆施?我们不奢求他能够超越依维斯总统领,我们但愿他能维持依维斯总统领留下的一切,甚至我们还可以容许他连现状也维持不了,稍微后退。但假如他连这些也都做不到,我们怎么办?我们该何去何从?……朋友们,这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我们不能因为目前生活幸福,而忽视了以后可能变得恶劣的可能。作为民主社会的国民,我们必须要真正地掌握自己的未来,不能像以前一样任人欺骗任人蹂躏……”

  因此,莫问和魔武都一致认为这次依维斯必定会成为笑话的主角,但莫问和魔武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广大的人类竟然是这样谈论这件事情的——

  “我们伟大的依维斯总统领创造了一个历史,他竟然一边睡一边进行了婚礼,这个人类的福音,神的杰作,就连结婚也是那么的不同凡响!”“

  昨天,我们的总统领进行了婚礼,但是,他竟是睡着进行了婚礼,为什么呢?因为他太累了,他为我们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这五年,依维斯亲自制定了一个接着一个振兴人类社会的计划,并一丝不苟地推行;五年,使本来千疮百孔的寰宇大陆变得强盛、富裕,人民安居乐业,整个人类社会呈现出一片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景象,制造出世外桃源般的奇迹生活场景;五年,也使依维斯从一个美丽的少年成长为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而他那本来略显瘦削的身躯也变得健硕;五年,同样也使璐娜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美艳的少妇;五年,使依维斯和璐娜更加懂得什么是爱;五年,使依维斯的名声更盛,不管是在大陆的此端还是在大陆的彼端,不管是在寰宇大陆还是在地底深处那漆黑一片的地府。

  ************

  圣历2115年10月1日,魔宫。

  “罗比特,坐吧!”魔皇佐拉对着被人类从海罗赶回来的原海罗国王说道。

  “多谢陛下!”罗比特鞠了一躬,挽起衣袖,坐了下去。经历这五年,他似乎比以前更显得稳重了,而岁月的痕迹也牢牢地刻画在他脸上。

  “从我们兵败至今已经五年了,这五年之中,人类取得了非凡成就,而我们尽管进展也不慢,但是,却还是远远落在他们后面。”佐拉叹了一口气,说道,“朕想知道,曾经使海罗变成全人类最富有的国家的你是否有什么建议。”

  罗比特微微弯腰,“海罗之兴起实在与微臣无关,那主要乃是人类之功,当年海罗最富有的三大富豪仁斯城的菲亚、新赫城洛的伊特、流云城的艾和都是纯种人类,并非是我族成员。”

  佐拉失望地低下了头,接着,又猛地抬起头,“但你作为海罗国王,怎么样也应该有点经验吧?”

  “是啊!罗比特阁下,现在我们魔族实在是穷困潦倒,你就把最有效的办法说出来,让我族尽快复兴吧。”罗比特的近臣毕达尔也附和道。

  罗比特微微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深深地鞠了一躬,“实在是对不起,微臣当年一心想把人族赶下地府,疏于其他事务,对于经济上的问题更是鲜有接触,因此,恐怕只能辜负陛下的期望了!”

  “我看是罗比特阁下你不愿意说出来罢了,这一万多年的时间就是完全闭上眼睛,塞上耳朵,也应该听到一些不二法门。”毕达尔冷笑一声。

  “非不愿,实不能也,微臣深怕所提意见非但不能使我族兴旺起来,反而让我族更受挫折。”罗比特说道,“陛下万勿怪罪!”

  “算了。罗比特。”佐拉宽宏大度地挥了挥手,“刚才毕达尔的语气过激,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免得大家以后心存芥蒂,影响我族团结。”

  “微臣岂敢?”重回魔宫之后,有寄“人”篱下之感的罗比特谦逊地答道,“毕达尔阁下也是一片好心,只可惜微臣我有心无力,实在是惭愧。”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也不要再提了。”佐拉说着转移话题,“罗比特,你在魔宫生活得还满意吗?”

  “多得陛下施恩,微臣本来只求一粥一饭、一间小屋、一张简陋的床,可以度日便已足够,现在陛下还额外赐给了我许多东西,微臣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罗比特欠欠身,答道。

  “那朕就放心了。”佐拉捋了捋胡须。

  “以往微臣好高骛远,导致错失了不少本可以唾手而得的幸福,现在我也想通了,与其耗费许多时间去争权夺利,倒不如安安心心地享受目前。”罗比特答道,“生活在地府里,四季阴凉,气温适宜,那是人类怎样也享受不到的。他们还要忍受寒冷和酷热,实在不见得就比在地府里好。”

  佐拉脸色微变,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那你是打算一辈子都居住在这里的了?”

  “只要陛下不反对,微臣的确是乐意之至。”罗比特又是一躬,答道。

  佐拉皱了皱眉,随即,哈哈大笑,“朕的想法正与你同,朕也一样厌倦了战争,厌倦了打打杀杀,罗比特,天下唯你一个与朕心意相同矣!”

  “陛下乃是九五之尊,岂是微臣所敢攀比的?”看着现在的罗比特,简直无法使人联想起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发誓要夺取寰宇大陆的他,或许,受到重大挫折之后,他的万丈雄心早已像燃尽的焰火一样只剩飞灰了吧!

  *************

  在觐见佐拉之前便满腹狐疑的罗比特,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府邸。

  门口处,守门的家奴叫了罗比特一声,但罗比特只是疲倦地点了点头。家奴们察言观色,很识相地退到一边,等罗比特进去后,把大门关上。

  总的来说,罗比特在他的家奴面前是非常温和的,即使偶尔也会发一下脾气,也总会在妻子娜娜的抚慰下,恢复平静。因此,这些家奴尽管是由佐拉从魔族中挑选出来的,但对罗比特却还是相当尊敬和喜爱的。

  见到娜娜,罗比特虽竭力地装出一副笑脸,但是,还是瞒不过娜娜明察秋毫的双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罗比特摇了摇头,“不是,我一切都很好。”

  “你刚才去见了陛下,难道是陛下要因为我们一万多年前擅自闯出地府而问我们的罪?放心吧!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难关我们都可以安然渡过。”

  罗比特撇撇嘴,“当然不是。”

  “又不是?那是为了什么?”娜娜莞尔一笑,轻轻用手拍了拍罗比特的脸,“你这样苦着一张脸,好像是谁得罪了你一样。”

  “唉!”罗比特悠然长叹,“娜娜,恐怕我们的幸福生活维持不了多久。”

  “为什么?”娜娜美丽的双眉往上一扬。

  “今天,我去觐见陛下,他问我有什么振兴魔族之道。”罗比特愁容满面,揉了揉肩膀。

  “这很正常啊!有哪个皇帝不希望自己的种族在自己的治理之下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呢?那你怎么回答的?”娜娜又是一笑。

  “我当然是说对这个问题我不是很了解了。但是,问题不在于我怎么答。”罗比特又是一叹,“而是在于陛下的态度。陛下很明显并不满足于在地府里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依然想抢夺人族的地盘,他问我问题其实是在探我的口风。也就是说,我们安逸的生活很可能会被打破。”

  “原来如此。”娜娜面色黯然,她也和罗比特一样不愿意失去现在这种生活,“那你怎么说?”

  “我表示自己安于现状,不想再生波折。”罗比特语气徐缓,“因为,我想跟你永远这样过下去。”

  “我也一样。”娜娜微微露出贝壳一样洁白的牙齿,柔声说道。

  “但是,我担心我那样说会引起陛下的不满。”罗比特叹息着说道,“而且,一旦再次发动战争,我们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不用担心,你不是经常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娜娜恢复了幸福的笑容,“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我们都一起顺利度过了,还怕什么以后?”

  罗比特定定地望着娜娜,内心中似乎有一股暖流在涌动着,他伸出双手环抱着娜娜,沉默许久,附在娜娜的耳边说道:“你不但比我勇敢,也比我坚强。”

  “你错了。”娜娜回答道,“我既不勇敢,更不坚强,如果没有你,我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罗比特笑了笑,“也许,单独的我们谁都不够勇敢不够坚强吧!但是,当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便足以摧毁世上所有障碍,跨越一切难关。”

  *********

  寂静的中午,黄澄澄的阳光照射着,四季如春的阿尔斯山仿佛被镀上了一层薄金。此时的阿尔斯山,更像是一座五彩缤纷的花园,累累果实把树枝拉成抛物线的形状,各种各样的花争相竞放,嗡嗡直叫的蜜蜂拖着它鼓胀的下腹飞回了它的巢穴,把一天的所得交给了蜂王。人类社会的蓬勃发展好像也使阿尔斯山得到了催发一样,那绿得像液体一样晶莹透亮的树叶似乎象征着幸福还有美好的未来。

  “幸福的岁月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五年。”斜靠在椅子上,璐娜举起如同白玉般润滑的手,幽然说道。

  “你才几岁?就学会了感叹似水流年?”依维斯望着他美丽的娇妻说道。

  “不是啊!我好像记得昨天我还在埃南罗卖酒,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真令人难以接受。”璐娜撇了撇嘴,“要是叮当还活着就好了,他一定会很开心。”——提起叮当,璐娜的语气之中总有种说不出的哀伤,不过,这种哀伤并没有减少她此刻的幸福感,反而使她觉得更为满足和充实,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依维斯似乎陷入了过去的回忆。

  “依维斯,你睡着了吗?”等了许久,璐娜看到依维斯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便问道。

  依维斯回过神来,微笑着看着璐娜。阳光透过窗帘,温柔地撒在璐娜的脸上,使璐娜平添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丽。

  “喂,干什么啊?”虽然已经结婚了将近五年,但是,给依维斯这么盯着,璐娜还是感到脸上一阵发烧,忍不住娇嗔一声。

  “我只是想深深地看着你。”依维斯眼珠儿动也不动,缓缓说道。

  “我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第一天认识。”璐娜说着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内心却是狂喜不已。

  “我想知道今天的你与昨天有什么不同,这一秒钟与上一秒钟的你又有什么区别,我想看清楚一点,我怕我又像以前一样错过了。”依维斯深情脉脉地说道。

  璐娜默然不语,听着这样平淡而又温馨的话语,除了因感动而无语,她还能干什么呢?

  “晚饭后,我们一起去散步,好吗?”顿了顿,依维斯问道。

  “怎么突然有这种心情了?你不是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吗?”璐娜抬起头,掠了掠头发。

  “我想对你好一点,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更多美好的生活,有更多美好的回忆。”依维斯温柔地看着娇妻。

  ****************

  原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佛都,马上就要进行第二届共和国总统领的选举了,你准备怎么办?”原埃南罗国王辛夷问道。时间的流逝弥合了兄弟之间的所有间隙。辛夷承认自己在治政、治军各个方面确实不如佛都,因此,他并不因为佛都当上了西部共和国副总统领而产生妒嫉。

  “我在五年前就说过了,但愿依维斯能够顺利连任。”佛都答道,在心里,他一直很尊敬自己的兄长辛夷。

  “难道你不想当吗?你不是一直梦想着称霸天下吗?”

  “不是不想当,而是当不起,王兄,我不得不承认现在我还没有能力可以承担起整个人类的发展大计。”佛都正色道。

  “不试过怎么知道呢?”辛夷笑着说道,“不过,倒是难得见到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佛都笑了,“其实,我一直都是对自己信心十足,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终于明白一件事,有些事情确实是我力所不能及的。”

  “那么,再过五年之后呢?” 辛夷又问。

  “到那时恐怕又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这个大陆,天天都会有新人涌现出来,保不准又会蹦出一个比依维斯更厉害的天才出来呢!”佛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那我只好继续当我的副总统领了。”

  “哪里来那么多天才呢?”辛夷盯着佛都,“而且,在我心目中,你已经是天才了。”

  “在依维斯出现之前,我们又何尝想象过会有一个他?世事实在难料,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佛都一本正经地答道,“至于天才的称号,我实在担当不起,我不过是一个清楚自身能力所在,并且善于发掘它的普通人而已。”

  “佛都,如果到了那时没有像依维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可以当上总统领,为我们埃南罗争光了?”辛夷打了一个呵欠,百无聊赖地接着问道。

  “没有了依维斯这样的人,现在这种政体能否继续维持还是一个问题呢!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只有边走边看了。”佛都想也没想,答道。

  “人民不是很赞同这种政体吗?而且,说句老实话,依维斯的新政的确也使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空前,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也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难道,这样也有解散的可能?”辛夷直起本已瘫在椅子里的身躯,说道。

  “还是那句话,天有不测之风云。”佛都摸了摸下巴,“这个世界里,真正能决定人类走向的是少数掌握权力的人,而不是人民。人民虽然占据数目上的绝对优势,但是,如同一盘散沙的他们却不大可能会站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具有美好前景的东西,实际上未必如此,当然,我不是指依维斯的新政体,而是说以后的形势。”

  “什么意思?”辛夷不解地搔了搔头。

  “不错,现在形势是一片大好,但那只是因为有依维斯这个人的存在,如果没有了他,现在的一切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佛都交叉着双手手指,徐徐说道,“很多人虽然表面上非常支持新政,但实际上由于新政使他们的权益受到了侵犯,他们内心是愤恨不已的。在这里,容我斗胆说一句,就连王兄你恐怕也不免抱有这样的念头。”

  辛夷点头承认,然后,开玩笑道:“佛都,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而这也是依维斯永远也不可能获得成功的地方,他可以使人类过上美好生活,他可以让整个寰宇大陆变得有如传说中的人间乐土,但他不可能使人类在他离去之后还能一直维持他在位时的秩序。”佛都悠然长叹,“说起来,人类终归是自私的种族!”

  “你倒是非常了解依维斯。”辛夷咂舌。

  佛都心中一凛,环顾整个大陆,能让自己心服口服之人也就依维斯一人而已,“不,没有人能够完全了解依维斯,我也只能观其一面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