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依维斯的顿悟

苍老的少年 撒冷 6950 2004.07.31 21:42

    圣历2109年10月17日,凯罗和巴罗两人收到弃守命令,心中都涌现出不祥的意念,但是军令紧急,他们也无暇多问,只是赶紧率兵撤回卡纳亚。

  而在这一天傍晚5点左右,星狂率军到达天鹅堡。

  “风杨团长,连巴蒂这样的人物也给你打败了,你可真是用兵如神啊!”一看到风杨,维拉便大拍其马屁,而心情依然不好的菲雅克则早早回避了。

  “我只是侥幸罢了!”风杨说着转向星狂,“星狂,这一路辛苦了!”

  “真正辛苦的是你啊,风杨!”星狂说道。

  “可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星狂,你变得很谦虚嘛!”风杨忍不住笑了笑。

  “哪里的话,你跟巴蒂斗智斗勇的,当然是最劳累的了。”星狂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嗯!”风杨点了点头,“其实最辛苦的还要数魔武大人他们。”

  “魔武大人?对了,他在哪?”星狂东张西望,“怎么不见他的?”

  以往的星狂一听到魔武的名字脸色都变了,现在却好像很想见他一样,星狂真的改变如此之大?风杨心里诧异连连,口里说道:“此时,他们大概已经快到星野城了吧!”

  “星野城?”星狂在惊讶了一阵之后,也明白了风杨的意图,“让魔武大人率军做先头部队,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呢!”

  “好是好,就是他们杀气过重。”风杨表情有点无奈,“不过,为了夺取先机,也只能如此了。”

  “我明白。”

  风杨会心一笑,“两天之后,杰伦也将带领着他的45万部队来到这里,而我们将在他们休整一天之后,也就是10月21日出发,直指卡纳亚。”

  “好!”星狂应道。

  “那么,星狂,你该去见见你的费丽采姑娘了。”风杨的笑显得有些诡异。

  星狂的脸立刻“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嘴里却说道:“什么费丽采?谁来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家这么多年同事了,你不是还想着一直欺瞒下去吧?”

  “惹你见笑了,风杨!”星狂用手搔了搔后脑勺,很不好意思地笑道,“可是她还留在皮尔瓦拉城呢,我又不像魔武大人,可以一下子飞过去见她,呵呵!”

  “你不用飞,我早就派人把她接到这里来了。”

  “真的?真的吗?”星狂大喜过望,“骗我的吧!嘿嘿,不过,风杨,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我有眼线啊!”见到星狂那副样子,风杨忍不住笑了又笑,“你快点去见她吧!”

  “好!”星狂马上转身走出门外,但是,马上又转了回来,“我现在这个样子太肮脏了,还是先洗个澡再去。对了,风杨,她住哪里啊?”

  即使是粗暴的星狂,一旦遇上爱情也变得如此神经兮兮的,也怪不得依维斯总统领当初为情所困,乃至于到最后甚至为情而死。风杨心里想着,口里说道:“那就先洗澡,然后我再让侍卫带你去!”

  “好。”看到此时的星狂,又怎么能联想起以前那个杀人如麻的他呢?

  在风杨和星狂相谈甚欢的时候,维拉和索特这两个老朋友也凑在一起吹得天昏地暗。

  “怎么样,我没介绍错吧?索特,黑暗斗士够厉害吧?”维拉说道。

  “比我想像中还要凶恶一百倍。”

  “那你这次杀了多少人啦?”

  “也就7、8个而已。”索特实话实说道。

  “比我少了一点。”维拉故作神秘道。

  “那是多少?”

  “50来个吧!”

  “哇!真厉害啊!”索特用赞扬的眼光看着维拉,心里却想: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爱夸口,哎!

  整个晚上,索特就这样一边疑惑,一边听着他那口若悬河的同伴在吹嘘着自己那无中生有的光荣史。

  ※※※

  穿过了走廊之后,星狂来到费丽采的住处,在门口处犹豫了一会,当接触到风杨的侍卫那诧异的目光之后,星狂终于鼓起勇气敲门,虽然敲门时他的心直打鼓,动作也是怯生生的。开门的是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星狂向她说明了来意,然后便举步走了进去。

  “费丽采姑娘,许久不见,你还好吗?”站在费丽采的面前,星狂突然觉得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摆才好,浑身都不舒服。

  “噢,屠夫来了?也没有多长时间不见啊,只不过20来天罢了。”费丽采瞪了星狂一眼,“这一次,我们的屠夫又杀了多少埃南罗人啊?”

  “没多少。”星狂的满腔热情,立刻就像被雨浇灭了一样,“两军交战,杀人也是迫不得已的,况且,我军也伤亡严重啊!”

  “好一个迫不得已。”费丽采冷哼不已,“你们伤亡是你们自找的,假如不是你们来找埃南罗寻衅生事的话,又怎么会伤亡严重呢?事情都因你们而起,你们该负全部责任。”

  “我想你对我误会太深了吧!”星狂挺了挺腰,说道,“而且,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我也很难向你讲述清楚,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前进军’绝对不是蛮横无礼的军队,每一次都是师出有名的。”

  “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道理。”费丽采不冷不热地说道。

  “费丽采姑娘……”星狂的心猛的一沉,口不能言。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可不是你们做军人应有的风格。”

  星狂心里满是苦水,“我想你以后总会明白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吧!”

  “我是越来越不明白了。”费丽采霍的站了起来,“就算有天大的理由,你们也不该滥杀无辜,抢占埃南罗国土,令埃南罗人民流离失所。哼!我恨死你们这些所谓的‘前进军’了!”

  面对费丽采这样的狂轰滥炸,星狂唯有苦笑不已。

  “告诉你吧,其实不单是埃南罗人民对你们恨之入骨,就连皮尔瓦拉城里那些从你们‘永久中立之地’搬来的居民,也巴不得你们赶快灭亡呢!”费丽采神情激昂。

  “没有这样的事情吧?”星狂疑惑不已,“‘永久中立之地’的居民即使不是整个西部大陆最幸福的,也应该是比较幸福的。”

  “呵。”费丽采冷笑道,“当你们那些所谓的黑暗斗士离开皮尔瓦拉城的时候,人们跳足了三天舞呢!所有商品都降价大酬宾,这难道还不是证据吗?”

  “魔武大人和黑暗斗士的确是很让人恐惧的,不过,他们绝不会伤害自己的子民啊!”星狂有点无奈地辩解道。

  “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假如他们不是做了太多缺德的事,人们又怎么会对他们离去做出那样的反应呢?”费丽采说得气喘吁吁。

  “我们别再争论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了,好吗?”星狂有点低声下气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费丽采噘嘴道。

  星狂呆了呆,喃喃地说道:“你生气的样子,好动人。”

  “你别想着转换话题,我是不会上当的!”费丽采想不到在这种时候,星狂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脸色不禁为之一红。

  “我来这里只是想问问你在皮尔瓦拉过得如何?还好吧?”星狂柔声道。

  “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你在的时候,就不好,你不在的时候,就好。”费丽采说道。

  “噢。”星狂失落得无以复加,“我就真的那么讨厌吗?”

  “你不是讨厌,你简直是……”费丽采憋红了脸,“简直是超级讨厌!”

  “那……我告辞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星狂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

  “为什么我一见到他就忍不住要大发脾气呢?其实……其实他人也还可以,而且也挺关心我的呀!”望着星狂的背影,费丽采心中也是思绪万千。

  ※※※

  星狂军队到达天鹅堡之后的第二天。

  “星狂,你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风杨问道。

  “没,没什么。”星狂打了一个呵欠,“可能是在风远和天鹅堡之间来来回回的,累了吧!”

  “那就要多点休息了!”风杨打量了星狂一眼,心中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早就习惯了军旅生活的星狂,又怎么可能因为走这么几天路而累成这个样子呢?

  “杰伦那边有没有消息?”很明显,星狂是在环顾左右而言它。

  “没有。”风杨说道,“但他一定会在明天准时到达这里的。”

  “哦。”星狂说着闭上了眼睛。

  大厅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风杨,假如有一个人,她非常讨厌你,你说要怎么样才可以令她不讨厌你呢?”星狂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昨晚见面不顺利吗?”风杨问道。

  “嗯……是的。”星狂悠然一叹,“她对‘前进军’对我都存在着太多太多的成见了吧!”

  “哎,其实也不能怪她,她自小就生长在这边,听到的大多都是‘前进军’和我的坏话。”顿了顿,星狂又接着说道,“而且,我过去实在也算是一个穷凶极恶之徒吧!”

  “那也不能怪你,行军打仗嘛!总要拼个你死我活的。”虽然风杨一向对星狂的打仗方式有所怀疑,但是,此时听星狂这么一说,却不忍心再打击他。

  “真的吗?”星狂直盯着风杨,“可我也觉得自己过去是错的。”

  “就算是错的也已经过去了啊,后悔也无济于事!”风杨避开了星狂的目光,心想:星狂还真的被费丽采给改变了呢!

  “哦。”星狂恍有所失。

  “假如你想让她不讨厌你的话,我想只有两个字了。”风杨说道,“那就是诚意!”

  “诚意?”星狂若有所悟,“我明白了,风杨,谢谢你!”同时,心想:无论如何,我会坚持下去的,我要让她看到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星狂,一个能让她亲近的星狂。

  “努力吧!”风杨拍了拍星狂的肩膀,那个样子令人想起一个将军鼓励一个受到挫败的士兵的情景。

  “在认识她之前,我并不觉得孤独、寂寞有多么可怕,然而,自从在战场上邂逅了她,我便越来越害怕孤独了,哎!”星狂又是重重地一叹。

  即便是星狂自己,也为自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而惊诧不已,更不用说作为局外人的风杨了。

  随后,风杨和星狂接到了魔武的战事急报,魔武在急报中说他们佯装埃南罗部队,接近正在往天鹅堡方向赶来的蓝达雅魔法军团,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肉搏能力超低的30万魔法军团杀得一干二净,一个也没有留下来。而现在,他们的军队正驻扎在星野城,等候后续部队到来。

  “胜利迫在眉睫了吧!”得到意外喜讯的风杨仰头望着故乡的天空,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高兴起来。

  而星狂对于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的反应也只有一个字:“哦!”溺于爱海的他,对军事上的事情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热衷了。

  ※※※

  圣历2109年10月21日,阿尔斯山。

  “白木,那兰罗大叔!前线奏捷,风杨他们将于今日向埃南罗国都卡纳亚进军。”西龙说道。

  “西龙大人请放心,粮食方面绝无问题。”那兰罗以为西龙说这句话是在提醒他要认真准备粮草呢!

  “通信营也一定能够不辱使命!”白木拍着胸膛保证,“可惜,我不能亲自上战场,手刃几个埃南罗人消消气。”

  西龙摇了摇头,“我都没有问你们,你们倒抢先回答了。”

  “我们作为后勤和通信方面的负责人,西龙大人告诉我们这个消息,除了是提醒我们做好本职工作之外,还能是干什么呢?”白木问道。

  “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们,照这样发展下去整个埃南罗很快也会纳入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西龙显得很沉闷。

  “哦!那很好啊!‘永久中立之地’越来越大了。”白木兴高采烈地说道,“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到时候就可以实现总统领当年的梦想——统一天下!”

  “哎!”西龙愁眉不展,“昨天是普兰斯,今天是埃南罗,那么明天呢?难道我们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东征西讨吗?”

  “西龙大人考虑得很有道理,这样会死很多人的。”那兰罗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讨厌杀戮的倾向,老老实实地答道。

  “呵呵,你们还是好好地做好本分工作吧!”对于那兰罗和白木两人的回答,西龙苦笑不已,那兰罗和白木又怎能理解他的想法呢?西龙的本意是想说一旦“前进军”攻下了卡纳亚的话,茫然无措的“前进军”以后就又会不知道何去何从了,而最终的结局恐怕只能是找别的国家继续打仗。

  “那西龙大人,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吧?”那兰罗问道,“我要带领士兵去开荒造田了。”

  “我也要开始办理通信营的事务了。”白木也说道。

  “你们都走吧!”西龙幽幽一叹。

  “以前我一个人可以呆上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却一点都不能,我到底怎么了呢?”西龙想道,“越来越觉得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也许,一个人面对孤独和寂寞,是最恐怖的事情吧!”

  而相偕离去的那兰罗和白木也在惊讶着西龙的神思恍惚,最后,他们充分地运用了他们那简单而粗暴的逻辑,一致认为:“西龙大人一定是太想念依维斯总统领了。”

  ※※※

  圣历2109年10月25日,杰伦、星狂、风杨率领着“前进军”在经过了早已被魔武攻下的七座城池之后,继续朝星野城进发。

  “星狂,怎么这一路上你都是如此郁郁寡欢的?”一直还不知就里的杰伦终于忍不住问道,“以前的你意气风发,口若悬河,跟现在的你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哎!没什么。”星狂徐徐叹了一口气。一旁的风杨则是笑而不语。

  “没什么?”杰伦当然不相信,“星狂,大家这么熟了,有什么事情摊开了说啊,憋在心里多难受啊!”

  而在星狂左边的维拉则暗自想道:三个团长,聚在一起,不谈论怎么样攻城拔寨,却问这些无聊的事情!哼,都怪那个费丽采,把星狂团长害惨了!

  “真的没什么!”星狂裂开嘴巴,笑了笑,“你就别问了。”

  “没什么的话,为什么却笑得如此勉强?”杰伦看来是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

  “星狂已经够难受了,你就别逼他了,杰伦。”风杨开口说道。

  “啊?风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杰伦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为什么我不知道?这里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太不公平了吧!”

  “杰伦,我看你是太无聊了吧!”看来,星狂并不喜欢自己成为别人谈论的话题。

  “对啊!行军这么枯燥无味,自然是要找点乐子的啊!”杰伦笑嘻嘻地说道,“星狂,告诉我嘛,让我替你分忧。”

  杰伦这一样的说话语气又怎么能博得星狂的信任呢?星狂听了之后只是保持沉默,一脸的黯然。

  “风杨,说说嘛!”杰伦见星狂不搭理他,便将希望寄托在风杨的身上。

  “我可没有暴露人家隐私的兴趣。”风杨说完之后,立刻抿紧嘴巴。

  “维拉,你知道你的星狂团长怎么了嘛?告诉我。”杰伦又把目标转向了维拉。

  “我?”维拉用手指了指自己,把头摇得像货郎鼓,“我可不敢说,惹恼了星狂团长,我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用。”

  “嘿嘿,那你就不怕我砍你脑袋吗?”杰伦冷笑道。

  “无论谁要砍我脑袋我都怕!但最怕的还是我的顶头上司——星狂团长。”

  “哎,你们可真不够意思。”杰伦不禁意兴索然,“不过,迟早我一定会打听到的。”

  “风杨,我们大约还有三天时间便会到星野城吧?”星狂明知故问道。

  风杨点了点头。

  “又要打仗了,杰伦总指挥,想想办法吧!不要把脑力花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面。”星狂说道。

  “总指挥,哎!”杰伦叹了一口气,万分委屈地说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总指挥吧!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扮可怜也没有用,风杨他们不是不敢说,就是没兴趣说,最终,杰伦还是对星狂的事情一点了解也没有。

  ※※※

  圣历2109年10月28日,这支军队如期来到星野城。

  “杰伦团长、风杨团长、星狂团长,总算是等到你们了!”在魔武的面前,格里高尔不得不对这三个他压根儿就不放在眼里的团长必恭必敬。

  “你好。”杰伦三个不失矜持地示意,接着转向魔武,“魔武大人!”

  魔武不啧一声,只是转身走在前面,把杰伦等一行人带到大厅,“这是军用地图,我特别花重金雇人画出来的。”

  “连魔武大人都懂得要用地图了?他一定给人骗了吧!”带着这个疑问星狂走上前去,一看,却是惊奇不已,“这张地图画得可真详细,真好,从这里到卡纳亚的一切途径都画得一清二楚,妙,太妙了!风杨,你看怎样?”

  “真的很不错!即使是埃南罗军队的地图,恐怕也没有这么详细准确!”风杨也赞同道。

  “魔武大人,你到底花了多少钱?嘿,这钱没白花!”星狂望着魔武,说道。

  以前的星狂一见到我就好像见到鬼一样,总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怎么现在完全不同了?不过,这个念头在魔武脑中仅仅是一闪而过,他根本就不在乎星狂的态度。“一万来钻石币而已。”

  “一万来钻石币?还而已!”星狂、杰伦、风杨面面相觑,“魔武大人出手可真阔绰啊!这些钱可以让我们的整个部队吃上好几天啊!”

  “怎么,难道你们认为不值得吗?”魔武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