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御敌之法(全)

苍老的少年 撒冷 7541 2003.11.04 17:28

    罗丝维特城。大战过后的痕迹十分清晰地留在城墙上,守城的士兵又回复到了他们以前的状态。

  “哎,战争终于停止了,可惜景物全非,人事也有很多变迁。”说话者正是当日在城墙上谈话的四个士兵之中的第一个。

  “噢,那个整天和你拌嘴的人在大战中死掉了。”这话正是当日第四个士兵说的,他们在谈话中指的自然是第二个士兵。

  “死得很惨啊,胸口一个大洞,我帮忙收他的尸体时,居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就这样躺在那里,不动了呢?”第一个士兵眼睛有点泛红的说道。

  “很多东西,我们总是在失去以后才知道珍惜,很多人,我们只是在他们离开我们身边之后才真正明白他们的价值。”第四个士兵很感慨地说道。

  “以往我总是当这些话是陈词滥调,现在才明白其中蕴涵的真理。”第一个士兵望着远方,说道。

  “这次战争至少让我们明白以往的日子是多么可贵,不再会为无所事事而感到心烦,而当这是一种福气,应该好好享受。”第四个士兵咬了咬嘴唇,说道。

  “是啊!”第一个士兵赞同道。

  战后余生的人们,谈论着死去的朋友们,语气中透露出某种淡淡的悲哀。但是,更多的却是重获新生的喜悦之情。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战争,只不过是地点、人物不同而已。他们在欢庆得到解脱的时候,也许,别的地方别的人正在陷入他们刚刚摆脱的境况之中。

  重创普兰斯大王子可约和九王子提兰的联军之后,星狂的军队在原地休息整顿了一天。而在这一天的晚上,圣历2109年3月7日,也就是在依维斯的军队即将到达罗丝维特城,风杨还在遭受埃南罗和雷克纳联军围攻的时候,星狂军队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祝活动。

  “兄弟们,后天我们又要出发了。这两天休息过后,大家也应该已经养足了精神,再不前进的话,我怕我们腰上挂的刀,还有马厩里的马也不会答应了。”星狂站起来说道。

  “哈哈哈!”士兵们随之一阵哄笑,个个脸上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此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只要打赢接下来的这一仗应该就可以荣归故里了。

  “四王子为了我们继续前进的事情又来跟我交涉很多次了。不过,我都以大家连日征战,又是来到一个新的地方,人累马疲的,加上有些兄弟也有点水土不服,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为理由推辞了。我是不会拿兄弟们的生命来开玩笑的。但是现在,就算他不来催我们,我们也应该前进了,我们的总统领依维斯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喝庆功酒呢!”事实上,这一次菲雅克并没有来催星狂去打仗,星狂这样说不过是没话找话说罢了。

  “总之,大家今晚可以尽情欢乐,但明天就要开始准备好行李,后天一早我们离开这里。玻利亚这个糟老头儿正在眼巴巴地等着我们去收拾他呢。”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这里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酒菜,大家都可以放开胃口,吃个饱,吃个够。另外,今晚还特别准备了一个节目,供大家观看。”星狂说道。

  “艳舞,我们要看艳舞。”台下有几个士兵鼓噪道,“前进军”这个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不过话说回来,军队里的生活实在也是很闷,每天都是行军然后打仗,行军然后又打仗。每时每刻都有可能丢了自己的命,压力这么大,精神经常要处于极度紧张之中,偶尔找点乐子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们要看艳舞是吧?我也想看啊,正好,今晚为大家准备的特别节目也正是火辣辣的热舞。”星狂大笑道。

  “真的?”

  “太好了!”

  “有没搞错,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前进军’可是正统军队来的。”

  一下子台下的士兵议论纷纷,当然是主要分成两派,一派是赞同,而且非常热切的想看看这个“火辣辣的热舞”;另一派则持反对意见,理由是“前进军”不能这么低俗。有一个士兵甚至站上去对星狂说道:“团长,你要是这样倒行逆施会出问题的。”不过他的发言立刻被一大片嘘声所淹没,那士兵见状只好气鼓鼓地坐了下去。

  “好了,团长,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叫你的‘火辣辣的热舞’出来舞给大家看。”维拉也不知道星狂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了,不禁有点好奇地说道。

  “好!士兵们,你们期待已久的‘艳舞’现在开始了。哈哈哈!”星狂说着向后面打了一个手势。

  台下的士兵们都摒住呼吸,有些把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有些却干脆闭上眼睛,不敢看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有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是闭着眼睛的,但实际上却是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正从这条缝里往外瞄。三种士兵当中,最后这种士兵最会打算,那样做既可以做表面上的正人君子又可以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只听到一阵美妙的乐声传来,然后一串串烟花腾空而起。

  “怎么样,够‘热’够‘艳’吧?哈哈哈。”星狂大笑着说道。

  “车!”台下的士兵都有一种受到欺骗的感觉,不过一会儿过后他们就完全沉醉在这一片烟花盛放的空前盛况之中,每个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只见有的烟花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下来,然后又升上去,接合为一条美妙的火龙;有的很简单,只是一直冲到顶端,然后爆炸成玫瑰花的形状,给人一种娇艳欲滴的感觉;还有的则是变成一只飞行的马的形状,栩栩如生,当然,也少不了刀、枪这种军营常见物品的形状。……总之,五颜六色,天地万物,应有尽有。

  “喂,大哥,快闭上你的嘴了,你的口水已经流到了我的手上了。”一个士兵对靠在他旁边的士兵说道。

  “哎呀!对不起,我看得太投入了,真美啊!”流口水的士兵说着急忙替那士兵擦去口水。

  “美,也不用流口水吧?”先前那士兵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说道。

  第二天,菲雅克一大早就来到了星狂的帐中。

  “依照玻利亚元帅以前许下的诺言,谁最先到达开兰,他就将会拥护谁为国王,看来我们这一次不用再费一兵一卒了,嘿嘿。”菲雅克天真地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星狂利用自己最近翻看了几本书,学到的知识,把自己的市井之话转化成比较文质彬彬的语句后回答道:“跟玻利亚决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他不想打,我们也要逼他打这一场仗,现在是帮你扫掉登基前所有的障碍。

  你想想,即使玻利亚让你当上国王又如何?假如还有许多人并不服从你,许多地方不接受你的管辖,那不是名存实亡吗?

  更何况,玻利亚拥兵自重,权重朝野,声名显赫,你现在直接进了开兰有什么地位呢?说不定,他一脚把你踢开,自己当上了国王,或者把你视若傀儡,名存实亡,你就好像一个木偶一样受他摆布,你愿意这样吗?你要是愿意的话也不会大老远让我来帮你打仗,是不是?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到了开兰顺便也把玻利亚除了。”

  本来这已经是一段很文雅的说辞,对星狂个人的说话风格来说可以说有着划时代的意义,但是后面接着说的这一句,却让这种划时代意义顿时化为乌有:“到时你就安心做你的皇帝,但可别忘记了兄弟我。妈的!我这可彻彻底底的是为你打算。”

  “我当然相信星狂团长你了,这不是跟你商量吗?”菲雅克两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了。”星狂朗声说道。

  “不过我们为什么不先追杀可约和提兰的残部,把他们赶尽杀绝之后,再去挑战玻利亚呢?”维拉也感到迷惑。

  “那你说可约和提兰还能逃往哪里去?”星狂大笑着反问道。

  “不就是那个方向吗?”维拉说着用手指了指那天可约和提兰逃跑的方向。

  “那要是他半途改变方向呢?”星狂故意问道。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他要转向我能有什么办法?”维拉目瞪口呆地说道,“我又不是他的大脑细胞,能控制他们的行动。”

  “我就有办法,我知道他们往那边走。”星狂神秘兮兮地说道。

  “真的?难不成星狂团长你还能未卜先知不成?”维拉满脸疑惑地问道。

  “真的,不骗你,我星狂什么时候说过大话?要不要我带你去?”星狂大笑道,心想:很明显,我的智商比维拉要高出很多,但转念又一想:比维拉高又有什么用,我拿自己跟他比较,不是自己小看自己吗?

  “带我去找他们?可是团长你不是说要去开兰吗?”维拉如坠五里雾中。

  “去开兰的路上我们可以顺便会会我们的老朋友可约和提兰啊,这两件事情并非只能做其中一件。”

  “为什么?”维拉依然大惑不解。

  “算了,哪来这么多鸟问题?出发拉。”星狂见维拉像块顽石一样,怎样点化他都想不明白的,不想再浪费口舌了,便不耐烦地说道,“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可以想到,可约和提兰除了往开兰方面逃逸之外,别无其他地方可去了。”

  “哦,原来如此,团长言之有理,令属下茅塞顿开。”维拉本来尚有疑问,但看到星狂已经有要发怒的迹象,马上把自己想问的话吞下去,转成说奉承的话。

  “怪不得腓特烈大帝会说过类似这样的一句话:即使在尤金亲王帐下服役二十年,一头驴子也不可能变成一个战术家。”星狂在心里感悟道。隐约觉得自己除了会打仗之外,还是个哲学家。

  星狂和菲雅克他们可还并不知道,普兰斯的“兵圣”玻利亚在风闻依维斯出征的消息之后,也已经打着打击侵略者的旗号,正在等待他们来“自投罗网”(玻利亚原话)。

  普兰斯首都开兰,玻利亚府内。声名显赫的朝廷重臣的府邸都是如此,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正所谓树大招风,总有很多人想着来这里拜候一下,沾点光,运气好还可以弄个官做做;其中还有很多仅仅是为了骗吃骗喝,目的倒是显得较为“单纯”一些。

  对于诸如此类的这些人,玻利亚在内心上虽然有所抗拒,但是,作为普兰斯国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也不好把内心的不满表面化。他不是一个喜欢热闹和被别人吹捧的人,但是他却不得不经常置身于这一种生活之中,这也是所谓有得必有失吧。而且,经过长期的磨练之后,他也已经能做到虽然置身在这种氛围之中,却可以将心思游离在外,神游八极,俨然一个世外高人的模样。大隐隐于市其实也就是如此吧。

  不过,自从玻利亚宣布打击侵略者星狂,并把菲雅克列为头号卖国贼之后,他倒是可以用抗击外敌这个借口,将那些无聊的人拒之门外。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又有另外一群人是他所无法置之不理的,那就是他的下属和听说他要打击侵略者之后前来投诚的各路普兰斯爱国志士。想稳操胜卷当然就要尽量积聚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

  此刻,玻利亚背负着双手,站在大殿上,全身披挂。他身上的这副盔甲已经整整伴随他三十年的时间了,却仍然闪闪发亮,一点也没有生锈的迹象。

  “玻利亚元帅,那星狂也真了不得,居然在八天之中歼灭了普兰斯八十多万士兵。”他的属下一个将军名叫帕潘的说道。

  “大王子可约有勇而无谋,九王子提兰志大才疏,这种结局,也不是很出人意料。不过,星狂拥有‘狂帅’的名号,的确也是名不虚传。居然能以四十万军队占驻了普兰斯三分之二的国土,每场仗又都赢得那么轻易,那么酣畅淋漓,的确是难能可贵,不可小窥。”玻利亚笑着说道。

  “不过,现在,他撞到玻利亚元帅您的手上,一定不会那么好过了。”帕潘不禁诧异地望了望玻利亚,心想:有没搞错,居然赞扬起自己的敌人来。但转念一想,玻利亚元帅胸襟广阔,自是不会跟自己一般见识,如此一来,对玻利亚的敬佩不由自主地又加深了一层。

  “临阵最忌讳的是轻敌,谁也不能够说自己是百战百胜的,我也一样。不过,这一次,我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赢面的确应该是比较大的。”玻利亚说道。

  “那么,玻利亚元帅,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帕潘问道。

  “以逸待劳,等着星狂带着他的军队来自投罗网。”玻利亚胸有成竹地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主动去迎击星狂和四王子的联军?”帕潘一脸迷惑的表情,问道,“毕竟开兰是普兰斯的首都,不论输赢,若是经历这次战争的蹂躏过后,恐怕会变成一片废墟。”

  “他们现在声势是非常浩大,不过,当他们的军队来到这里,必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就我对星狂打过的屡次战役的观察,此人虽然很有军事才能,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过于急功近利,一定会非常冒进,我们正好利用他的这个缺点,在这里以逸待劳,何必要辛辛苦苦跑去找他们呢?还有,我计划在开兰近郊的小镇比利亚丽跟他们交战,并非一定要在开兰城内开战不可。”玻利亚微微一笑,答道。

  “哦,元帅这样一说,属下也明白了。到时我们国家其他各方面的军队势必也会前来支援,星狂的军队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可以对抗整个普兰斯的军民。并且,一步步引诱他们深入之后,他们想要后退或者前进都会是举步维艰了。”作为玻利亚最得力的助手,帕潘也不是盖的,一经点拨,立刻便大略地领悟到了玻利亚的战略意图。

  “正是如此。”玻利亚拈须微笑道,脸上流露出一丝对帕潘赞许的神情。

  “而且,‘前进军’的总统领依维斯出征之后,他们的总部阿尔斯山已经形同虚设了,现在向星狂宣战正是绝好的时机。”帕潘看着玻利亚向他频频点头,心中也是喜悦非常。

  “分析得很在情在理,不过,还是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对战方针。”玻利亚说道。

  “关于对战方针我想玻利亚元帅你自己已经早有主张了,属下愚钝,实在捉摸不透了。”帕潘向着玻利亚鞠了一躬,说道。

  “噢。”玻利亚点了点头。

  两人正在说话之间,有个士兵跑进来报告说:“玻利亚元帅,大王子和九王子求见,正在客厅上。”

  “请他们过来这里。”玻利亚说完,转向帕潘说,“他们也来这里凑热闹了。”

  原来可约和提兰战败之后,不出星狂的所料,一直逃到了开兰附近,在开兰城郊扎营,安排停顿过后两个人就万分火急地带了几个贴身士兵一起过来见玻利亚。

  “大王子,九王子,许久不见,一切可好?”玻利亚一见到可约和提兰就走下台阶鞠躬道。毕竟他们是普兰斯的王子,即使战败了,即使在内心里玻利亚对他们的评价不高,但一旦见了面,玻利亚还是恭恭敬敬的用一个臣下向王子敬礼的方式向他们问好。

  玻利亚深深地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假如自己对上级不尊敬,即使那些上级实际上是有名无实的。那么,不但可能引起别人的风言风语,而且自己的属下也可能效仿这种行为,他们对待自己也会没有了尊卑之分。所以,玻利亚觉得自己应该以身作则,虽然,玻利亚对这些表面上的功夫私底里很不以为然。而这也正是玻利亚在普兰斯之所以如此成功如此得人心的原因之一。

  “哎,别提了,我们战败了。玻利亚元帅,这些事情,你也应该听说了吧?”可约垂头丧气地说道。

  “噢,是的,我风闻了一些。”玻利亚说道。

  “玻利亚元帅,你依然还是那么的神采飞扬,不过,我想,大难可就要临头了。”提兰可不象可约那么好欺负,他知道玻利亚是装聋扮哑,故作不知道,便略显尖刻地说道。

  “哦?请问九王子,清平盛世,有何大难?”帕潘忍不住插嘴反问道。

  “我们说话,还轮不到你来接茬!”提兰气鼓鼓地说道。

  “九弟,不可如此。玻利亚元帅,请你多多包涵。”可约倒是显得很有礼貌,其实他只是怕闹僵了对自己很不利。

  “帕潘,你不要插嘴。”玻利亚说道。

  “玻利亚元帅,我就开门见山,不再兜圈子了。现在大敌当前,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外敌,否则的话,恐怕大家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要是普兰斯落入外人手中,我们死后可就没脸去见列祖列宗了。”可约说道。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玻利亚既然是普兰斯的臣民,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况且我也已经打起了打击侵略者的旗号了,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力量打败他们。”玻利亚正色说道。

  “玻利亚元帅,请问你有何御敌的方法?”提兰见状也不再逞口舌之利了,问道。

  “请问大王子,九王子,你们麾下还有多少士兵?”玻利亚问道。

  “我们两个人的士兵加起来大概有三十万。”可约略显难堪地答道,当初他们两个人士兵总数足足有几百万,现在居然弄成了这副光景,真是可嗟可叹。

  “依我的看法,我们将在开兰城郊的比利亚丽小镇跟星狂和四王子的联军进行会战。我想两位王子的军营可以设在附近大约十里,到时跟我在镇里的军队成犄角之势,互相呼应,一边遇到袭击时另一边便派兵去救援,不知道两位王子意下如何?”玻利亚说道。

  “好,玻利亚元帅,你是普兰斯的‘兵圣’,你的主张一定不会有错的。”可约慨然应允道。“我和九弟这就去把军队拉到目的点,先此告辞了。”

  “玻利亚元帅,根据我们安置在九王子和大王子身边的间谍反馈回来的消息,他们的士兵最多剩下二十万,怎么可能有三十万之多,刚才你为什么不戳穿他们?”等到可约和提兰走了之后,帕潘便问道。

  “戳穿他们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玻利亚反问道。

  “那倒也是。”帕潘恍然大悟。没好处的事情做了又有什么用呢?那不啻于是画蛇添足。

  “不过,容属下大胆地说一句,我觉得他们两兄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跟他们联合可能会反为其累。”帕潘又进言道。

  “一方面,他们还是普兰斯的王子,虽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但我也不好拒绝他们;另一方面,依照他们现在的状况,一定会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正常来说,是不会拖累我的。毕竟,这是总数为二十万人左右的军队,利用得好,对我们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的。”玻利亚条分缕析道。

  “另外,虽然现在看来,我方已经占了一定优势,但是万事小心谨慎方为上策,把他们的军队安置在我们的驻军旁边,也可以起到牵制敌军的作用。等到把星狂赶出普兰斯之后,大王子和九王子也已经难成气候了。”玻利亚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帕潘恍然大悟道,心想:到时大王子和九王子还得照样继续听玻利亚元帅的摆布,真是太高明了。

  “不过,玻利亚元帅,今天大王子和九王子倒是都没有提到你以前说的谁最先打到开兰,你就拥立谁为国王那条规则。”顿了一顿,帕潘又一边察看着玻利亚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他实在不敢担保玻利亚听完之后不会责骂他。

  “你仔细想一想,他们是战败来到这里的,又不是打到这里的,他们怎么敢厚着脸皮提出来。更何况,现在可以说是‘国难当头’,他们又怎么好意思说这些呢?”玻利亚笑着说道。

  “倒是属下糊涂了。”帕潘低头说道。

  “你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率军出发到比利亚丽小镇了,根据前方的探子传来的消息,星狂应该差不多是时候到了。”玻利亚说道。

  “是!”帕潘说着后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