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依维斯出关

苍老的少年 撒冷 9561 2004.08.18 00:22

    圣历2109年11月21日,杨秋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永久之谜。对于杨秋和莫问来说,这只不过是旧地重游,而对于西龙、风杨、星狂等人来说却是第一次来到。

  人一着地,一阵阵腐败的恶臭立刻扑鼻而来,星狂等人祈祷自己面对眼前悲惨的景象能保持镇定,维拉则已经脸色发白。此时唯有杨秋仍是神态自若。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莫问首先发出了一声惊叫,面色大变,在东歪西倒的树木堆里四处乱闯。

  杨秋皱着眉头,现在的永久之谜那还有以往的风貌啊!树木横七竖八,躺倒在地,青华的木屋早已倒塌,一片狼藉。

  “怎么会这样?杨秋前辈。”星狂看着杨秋,问道。

  杨秋双肩一耸,“我怎么知道?”顿了一顿,他又补上一句,“该不会是青华老儿出关了,武技大进,兴奋起来四处乱发功吧?”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风杨不禁摇了摇头,他对杨秋的作风实在不敢恭维。

  “璐娜,璐娜,你在哪里?快出来啊!我回来了!”莫问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嚷道。

  “杨秋前辈,依维斯住在哪里?”西龙心也猛往下沉,心里只担心着依维斯。

  杨秋若无其事地四周望了望,用手指了指,“喏,那边。”

  西龙、星狂、风杨等人马上跑了过去,但见密室丝毫无损,房门依然紧紧地关闭着,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西龙刚想往房门口冲去,但又猛然想起依维斯如果还在里面的话,一定正在修炼呢!这样冲进去的话,恐怕会导致他走火入魔,于是又马上停下了脚步。

  “我们四处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剩下什么人!”还是风杨最冷静。

  “好!”众人点了点头,分头而去。

  一会过后,星狂找到了在青华和妖怪王那场大战后还幸存的三个侍卫,他们已经遍体鳞伤,手脚几乎包满了简易粗糙的绑带。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西龙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三个侍卫明显受惊过度,眼神慌张,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莫问冲了过来,抓住侍卫的胸膛。

  “哇!”被抓的侍卫呲牙咧嘴地发出一声痛叫。

  莫问这才意识到自己过分激动,急忙放开了手,又问道:“这里怎么了?璐娜他们在哪里?快告诉我。”

  三个侍卫认出是莫问,总算稍微恢复了镇定。

  “青华统帅、请学团长还有绝大部分侍卫都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杀掉了。”其中一个侍卫开口说道。

  “啊?”西龙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难以承受这个恶讯。

  “璐娜呢?”莫问急声问道。

  “她?她好像是给一阵空气掳走了。”说话的侍卫用的是不大肯定的语气,当时,他受了重伤,神志已经模糊不清,实在没有看清楚。

  “什么?璐娜被掳走了?”莫问大叫一声,双眼尽赤,拔出长剑,飞上半空,四处乱劈。

  杨秋的脸色也变了变,“以青华之明,应该早就预料到自己的死期了吧!至于请学,那也是命中注定。不过,来者居然可以干掉青华,真是非同小可啊!”

  这个杨秋也太冷血了一点,他的脸色大变居然仅仅是因为对方是个极度厉害的人物,而不是因为青华前辈和请学军师之死!风杨心想,口里却问道:“谁?杨秋前辈知道来者是谁吗?”

  杨秋笑了笑,“不知道。”末了,他又嘲弄般地补上了一句,“知道又怎样?难道你们几个还敢去找他啊?”

  风杨等人只好苦笑不已,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这个杨秋前辈似乎也太不近人情了。

  此时,一旁的西龙已经悲痛不已,“太师傅死了?师兄请学也死了?居然都死了!天啊!这是什么世道啊!”

  “冷静点,年轻人。”杨秋淡淡地说道,“人都难免一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伤心又有什么用呢?”

  “死的又不是你的太师傅,不是你的师兄,你当然可以冷静了!”西龙负气说道。

  杨秋只是笑了笑,不再搭腔,心里却想:我这一生中面对过的生生死死又岂是你这种年轻人可以理解的呢?人生,到头来不过一梦耳。

  而此时,四处找不到璐娜踪迹的莫问,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任凭泪水冲刷着自己的脸庞,呢喃着:“我要不走就好了,我为什么要走呢?我真蠢啊!”

  ※※※

  密室里充满着光明,依维斯悠悠醒来,他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浑身轻盈,于是他冲天而起。

  屋外的人只见密室上空一道长虹贯天,巨大的光芒照耀得所有的人都不自禁地眯起眼睛。依维斯出关了!

  只见依维斯浑身流光溢彩,头上隐约出现只有天神才有的光环,背上则若隐若现生有九对翅膀,足下依稀有白云飘动,仿若天神降世。

  西龙、风杨等人赶紧行跪拜礼,一时惊喜交加,口不能言,热泪盈眶。就连杨秋、莫问、魔武都险些下跪。杨秋甚至感觉到依维斯此时的修为恐怕更在自己之上,已经到了青华的境界了。

  “西龙。”依维斯从半空降落下来,首先扶起了西龙。接着,风杨他们也都在依维斯的示意之下,站了起来,纷纷叫道:“总统领。”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依维斯。”西龙看着依维斯,“我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依维斯笑了笑,环顾了四方,“这里怎么了?”

  “青华太师傅和请学师兄都给人杀了。”说完,西龙再次泣不成声。

  “普天之下,能够把青华太师傅杀掉的人没有几个!杨秋前辈,您知道是谁吗?”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依维斯竟然显得非常冷静。

  杨秋摇了摇头。而此时,莫问却插了一句嘴,“依维斯,璐娜也给人掳走,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离开永久之谜。”

  “璐娜给人掳走了?”依维斯大叫一声,“谁?是谁干的?”

  “不知道。”莫问咬着牙,摇了摇头,万分内疚。

  “我一定会把璐娜找回来!”依维斯一字字地说道,“莫问,你也不用内疚,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依维斯?”莫问诧异地望着冷静异常的依维斯,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没什么。”依维斯望着莫问,“我知道你一定已经尽力了。”

  “谢谢你。”莫问低下头,心里仍然非常难过,虽然依维斯原谅了他,但是他却无法原谅自己。

  “我依维斯对天发誓,只要璐娜出了一点事情,我一定将那个人碎尸万段。”依维斯对天恶狠狠地嚷道。

  西龙只听得毛骨悚然,望着依维斯,突然感到一丝丝担心:眼前的这个依维斯,好像真的跟以前截然不同了。难道是这场修炼带来的改变?

  其他人都不便说什么,只是沉默。只有视依维斯为偶像的费丽采贪婪地打量着依维斯,容貌比女孩子还俏丽,却偏偏生就一头白发,越看越是喜欢,越看便越是崇拜。

  “应该的,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不把那些人赶尽杀绝的话,他们下次还会继续犯错。”杨秋赞同道,“依维斯,很高兴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杀戮的世界,以杀止杀才是正道。依维斯,你什么时候干,一定要叫上我。”莫问也说道。

  “那几个活下来的侍卫呢?把他们带上来,我要再问问!”依维斯朝杨秋和莫问点了点头,又问道。

  一会过后,那三个伤痕累累的侍卫便被带到了依维斯的面前。

  “是谁掳走了璐娜姑娘,你们知道吗?”依维斯问道。

  三个侍卫一起摇摇头,“不知道。”

  掳走璐娜的人很可能就是跟青华太师傅决战的人,依维斯略一沉吟,“噢,那你们有没有看清楚是谁杀死了我的太师傅青华和我的师兄请学?”

  “我没有看清楚。当时,阳光非常耀眼,而且,青华统帅和那个人是在半空之中进行打斗的,场面非常混乱,他们周围布满浓浓的迷雾。我们想看也看不到。”一个侍卫说道。

  “我也看不清楚。”第二个侍卫答道。

  “我只看到了一只脚掌,穿着白底鞋。”这是第三个侍卫说的,他大概被震傻了,天下穿白底鞋的人多不胜数,难道一个个去找?

  “你,不用说了。”依维斯很不耐烦地指了指第三个侍卫,“星狂,把他带去疗伤。”

  “既然看不清楚,又怎么可能知道在半空中打斗的是青华太师傅?”依维斯问道。

  “因为请学团长当时嚷了一句:青华太师傅,而青华统帅让他赶快离开这里,逃命去,但是青华统帅的话音一落,请学团长就……就死了。”第一个侍卫答道,第二个侍卫也跟着点了点头。

  “决斗什么时候完的?”依维斯想了想,又问道。

  “决斗完的那一刹那,我们便都被巨木压倒然后昏迷了。”侍卫答道。

  “然后你们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依维斯说道。

  “是的。”两人一起点了点头。

  “那你们刚才怎么说璐娜是被一阵风掳走的呢?你们不是昏迷了吗?既然昏迷了,怎么还可以看到?”依维斯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大通。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也察觉到了话中自相矛盾之处。

  “大概是我们的幻觉吧!”隔了很久,终于有一个侍卫颤巍巍地说道。

  “幻觉?刚才还振振有词,现在居然跟我说是幻觉?”依维斯烦躁地答道。

  “也可能是我们在蒙胧之中看到的。”另一个侍卫也说道。

  依维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

  但是依维斯突然间又想起自己在蒙蒙胧胧之间仿佛也曾经听见了璐娜的呼救声,还有巨大的爆炸声,于是叫住了那两名侍卫,“等等,你们真的有璐娜被风掳走的印象?”

  两个侍卫点了点头,但接着又摇了摇头,他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什么意思?”依维斯紧盯着侍卫。

  两个侍卫一起抱着头,做痛苦状,重伤的他们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询问之后,都感到难以承受了。

  “唉!”依维斯叹了一口气,“带他们去休息吧!”

  “依维斯,我有个建议。”西龙说道,“不如把刚才那个说看到白底鞋的侍卫再带来问问吧,也许还真能问出点什么呢!”

  “问?能问到什么?”依维斯不屑一顾地说。

  “风杨,你觉不觉得依维斯现在与以前几乎截然不同了?”趁依维斯察看四周,寻找线索的时候,西龙对风杨问道。

  “经过这么多风风雨雨,生生死死,依维斯总统领有所改变也是很正常的。”风杨颔首答道。

  “哎!我是担心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啊!”西龙忧心忡忡地说道,“以前的依维斯绝对不会这么武断且有些强横。”

  “顺其自然吧!”风杨叹了一口气,“以前你无法改变他的想法,现在也同样改变不了。”

  “但是,他像是已经完全听不进别人的话了。”西龙皱皱眉头,“以前,他只是在某方面偏执,现在却是完全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了。”

  “我想,依维斯总统领心里一定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吧!而不是像他表面上所展示的那样蛮不讲理。”风杨说道。

  “也许吧。”西龙说道,“对他这种人来说,强横总比软弱要好,至少不用给人伤害。”

  “活在这个世界上,难免给人伤害,也难免伤害人。”风杨若有所思地说道。

  “呵呵。”西龙苦笑不已,“我想,最能伤害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

  魔宫

  当马拉维正在为妖怪王受伤而烦心不已的时候,佐拉公爵带着劳饵、多纳尔、昆拉、毕达尔几个魔族一起进来叩拜他。

  “圣皇陛下。”佐拉对马拉维随意地鞠了一躬,其他四人也行了一礼。

  马拉维双眼紧盯着佐拉,内心不禁一阵疑惑,“嗯,什么事?”

  “特来恭喜末日王除掉了人类最伟大的人物。”佐拉翘首道。

  “哦,末日王正在休息,你们的心意朕会代为转告。”马拉维用修长的双手在额头上按了按,这么多天以来,虽然屡有斩获,但他的精神却一直处在紧张之中,难免有点疲惫。

  “是。”佐拉答道。

  “毕达尔、昆拉,你们不是在养伤吗?怎么来这里了?”马拉维问道。

  “末日王灭掉了青华,这等大事,我们无论如何也是要来庆贺的。”毕达尔和昆拉口径完全一致。

  “哦!”马拉维挥了挥手,示意佐拉等可以退下去了,自己在宝座上闭目养神。忽而,他又睁开眼睛,“你们怎么还没走?还有事吗?”

  佐拉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圣皇陛下,您在这个位置待的时间也很长了吧?”

  马拉维望了望佐拉,见到另外四个都束手站在他的背后,隐约感到事情有点不对了,“不长,但也不短。”

  “在这就任期间,圣皇陛下觉得自己的表现如何呢?”佐拉继续问道,“如果让你自己打分的话你会给自己打多少分呢?”

  马拉维大咧咧地笑了笑,“佐拉公爵,你觉得朕可以得到多少分呢?”

  佐拉扫了马拉维一眼,“圣皇陛下真的想我给你打分吗?”

  马拉维点了点头,心里对佐拉的防备又深了一层。一个臣下妄自尊大到要给皇帝的表现打分,这个臣下当然是危险的了。

  “六十分。”佐拉神态倨傲,仿佛一个老师给一个学生的作业打分一样。

  马拉维双肩一耸,“有六十分这么高吗?还以为你会让朕不及格呢!”

  “圣皇陛下有末日王这个大后台,因此立下了许多堪称伟大的功绩。不过,与此同时,你也犯下了不少罪孽,残杀同族,排除异己,哪一件事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噢!”佐拉语含讽刺,“本该给你不及格,不过,又因为历代的魔族首领无一不惊天动地,假如给你打个不及格的话,有损我们魔族的形象,所以,勉强给你这个分数。”

  马拉维脸色变了几变,“哼,你眼里还有朕吗?”

  “老实说,我一向不把你放在眼里。”佐拉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哈哈哈!”马拉维狂笑道:“不过,你也知道末日王在朕这一边,居然还敢在朕面前大放厥词,胆子可真不小啊!”

  佐拉不以为然地笑了几笑,“圣皇陛下,末日王现在伤势严重,想帮你恐怕有心无力。更何况,你有把握他一定会帮你吗?自顾不暇的末日王,还有心思来管你吗?”

  “嘿嘿,就算他不帮我,朕当了这么多年圣皇,你以为你想扳倒就扳倒吗?”马拉维冷笑不已。

  “我们不是想扳倒你,只是想建议你急流勇退罢了。”佐拉说着并温文尔雅地鞠了一躬,“恭请圣皇陛下退位让贤!”

  “要朕退?你做梦!”马拉维“腾”地站起身来,“朕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你居然敢说要朕退?”

  “你还可以当太上皇的。”佐拉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我们只是想让你过过清闲日子。圣皇陛下,机会难得啊!”

  马拉维气急败坏地道:“谁要是背叛朕,都必定会受到末日王的惩罚。”

  “在未来的日子里,末日王将会继续和魔族保持现有的关系。还有,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圣皇陛下,过分留恋权位可不是件好事,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也该是让位的时候了。”佐拉有恃无恐地答道。

  “朕无病无疾,精神百倍,何须退位?”马拉维反倒冷静下来,“末日王永远是朕的好朋友,他又怎么会跟你们联合?”

  “圣皇陛下可以走着瞧啊!不过,如果你这样固执的话,有没有机会看到将来也还真是个问题呢!”佐拉依旧是一副笑脸。

  “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马拉维冷笑不已,抬眼望了望毕达尔、昆拉,“我一向待你们不薄,你们今天居然尾随而来,莫非也是为了相同的目的?”

  毕达尔和昆拉面有愧色,只是垂头不语。

  “好,好!”马拉维望向佐拉,“干得好极了!”

  “多谢圣皇陛下夸奖!”佐拉冷笑着又鞠了一躬。

  马拉维心里想,今天要想善了大概是不可能的了,自己受伤非浅,他们其中随便一个都有希望打败自己,更何况五个齐来?

  “佐拉,你可别忘了,自古以来,圣皇都是由上一代圣皇直接授予的。”马拉维说道,“要是朕不授予于你,你就是杀了朕也没用!”

  “所以臣下才一直苦口婆心地劝服陛下,希望陛下可以回心转意。”佐拉弯了弯腰,显得十分谦卑。

  “恐怕难以如愿。”马拉维笑了笑。

  “假如陛下不肯的话,那我们只有……”佐拉说着向后面挥了挥手,“杀了你!然后诏告天下,说你不幸遇刺,来不及留下遗诏。”

  在佐拉说话的同时,四条影子几乎同时扑向马拉维,眼见,马拉维已经避无可避。但是,就在佐拉说完“遗诏”两个字之后,意外发生了:宝座上卷出一道浓烟,马拉维不见了!

  “有机关!怎么办?”扑向宝座的四个魔族面面相觑,束手无策,“居然让马拉维这个浑蛋跑掉了!”

  “哈哈哈,马拉维啊马拉维,你果然是老奸巨猾啊!”佐拉却是大笑不已。

  “佐拉公爵,现在怎么办?马拉维跑掉了。”劳饵说道。

  “这样也好,省得我们背上杀害有功之‘君’的罪名。”佐拉脸色如故,语调如故。

  “但是,他随时会回来,揭穿我们啊!”多纳尔跌足连连。

  “马拉维已经死了。”佐拉徐徐说道。

  其他四个魔族又是惊诧不已,“死了?他没死啊!只是潜逃而已。”

  “潜逃跟死有区别吗?”佐拉问道,“潜逃就等于死了,死就等于潜逃。”

  “死了就不会说话了,但是潜逃却还会回来揭示真相,到那时我们可就岌岌可危了,佐拉公爵。”毕达尔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叫我圣皇陛下!从现在开始,马拉维便成为我们魔族历史上第一个挂印而去的皇帝,他不会再回来了。如果有人在魔宫里见到马拉维的话,都是幻觉;如果马拉维说他是被逼走的话,一定是有其他魔族在假冒他,败坏他的名声。”佐拉得意洋洋地宣布。

  其他四个魔族对视了一阵后,终于面露喜色:“我们明白了!”

  “不过,留他在总归是个障碍啊!”劳饵说道,“臣下觉得应该斩草除根。”其他三个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你们知道马拉维会逃到哪里去吗?”佐拉神秘莫测地问道。

  劳饵等四人摇了摇头。佐拉笑了笑,“我知道。”

  四人更是大惑不解,如坠五里云雾。

  “跟朕来!”佐拉说着自顾自地走到马拉维的宝座边,拿出一张地图,然后摊开,“马拉维就在这里。几万年前,他从地狱走了出去,在那里已经有了一番很大的成就,但是,他一直隐忍不发。哼!现在他除了逃往那里之外,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劳饵说道:“那现在我们该去抓他了。”

  佐拉冷笑了几声,“马拉维身受重伤,没那么快到那里。等时机一到,朕会让你们去的!”

  ※※※

  当晚,佐拉一个人前去拜见妖怪王。

  “参见末日王!”,出于对妖怪王长久以来形成的恐惧感,佐拉在他面前一点也不敢造次,恭恭敬敬地长辑到地。

  “免礼!”撒马拉冷冰冰地说道,“听说你们合伙把马拉维给赶走了?”

  “末日王可真是耳听八方,眼观四面啊!的确如此,我们也知道马拉维是末日王您一手栽培起来的,所以我来这里正是要向末日王您陪礼道歉的。”佐拉说道。

  “嗯!”撒马拉脸色沉静,看不出他到底怎么想的。

  “马拉维胸无大志,做事缺少魄力,瞻前顾后,照那样下去,一定完成不了末日王您的大业。”佐拉解释道,“而佐拉我虽然无才无德,但是,却有不达目标绝不罢休的毅力。”

  “你是想要让我支持你吧?”撒马拉说道。

  “末日王可真是一针见血,的确如此!”佐拉说着又是深深一躬。

  “但你擅作主张,没有知会我,便把马拉维赶走了,也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事出仓促,请末日王多多见谅!”佐拉趴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

  这个佐拉倒是比马拉维更加雄心勃勃,只是城府太深了。撒马拉心想,眼睛紧紧地盯着佐拉,好一会,一句话也不说。

  佐拉只觉得好像是****着身体站在别人的面前一样,撒马拉的眼光似乎一直穿透到自己的内心,使自己手足冰冷,并且有点神经质地抽搐着。刚开始的自信和从容,一下子都化为乌有。

  大约过了二分钟,撒马拉终于开口说道:“只要无损于我称霸天下的大业,我便答应你。”

  “一定,一定。就算再给在下一万个胆子,在下也不敢做有损于末日王利益的事情!”佐拉下意识地将手心在自己的袍袖上擦了擦,一边喘气,一边忙不迭地说道。

  撒马拉用手掩嘴,打了一个呵欠,“你退下吧!我有点累了。”

  “遵命!”佐拉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缓缓退出。

  “真要命啊!”过了门槛之后,佐拉这才挺直身体,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望着魔宫千载不变的漆黑,如释重负。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每当妖怪王一出现在马拉维的身边,马拉维总是那样的谨小慎微。

  ※※※

  佐拉走后大约半个小时,妖怪王漫步来到璐娜的房间。

  “你还是没有吃饭?”妖怪王一脸的疼惜,关切地问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站在璐娜面前,看到璐娜那恬静而忧伤的脸庞,他就感觉浑身舒服,甚至忘掉了一切的仇恨和不平。

  璐娜并不抗拒与妖怪王见面,对她来说,在这个地方,见谁都一样,“我为什么要吃饭?”

  “不吃的话,对身体可不好。”妖怪王无限温柔地说道,尽管他温柔的时候,声音仍然是那样的冰冷刺耳。

  “身体好了又能怎样呢?”璐娜讥刺地冷笑道。

  璐娜的笑容让妖怪王心头一动,平时他对待别人时那种特有的跋扈和戾气,此时都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身体好了你就会放我回去吗?”璐娜冷笑着问道。

  璐娜心想,我已经不会再流泪了,也许,泪水总有流光的时候吧!也许,感情也会有用光的时候。依维斯,我曾想过,总有一天,我会彻底地忘记你,然而,现在,我想我已经没有必要去忘记你了,因为,恐怕这一生,我也不会再见到你。我从来没有希望过你为我做什么,噢,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总想着你能偶尔地想想我。依维斯,我并不希望你为我而改变,因为,我爱的是一个我行我素的、执着于自己爱情的依维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虽然很苦,但在这苦楚之中,也许,也会有某种所谓的快乐吧!虽然那并不一定会幸福。

  妖怪王注视着璐娜,只觉得她的脸好像会发出光一样,“我想,有一天我会放你回去吧!但是,不是现在。”

  “等到那一天,恐怕我早已死掉了吧。”万念俱灰的璐娜在谈论自己的死亡时也显得那样从容不迫。

  你不会死的,即使你死了,我也会把你救活。妖怪王凝望着璐娜,心里想,口里却说:“相信我,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自始至终,璐娜看都没有看妖怪王一眼,不是因为他丑陋,而是她没有看的兴趣。璐娜并不知道如果不是妖怪王用自己的真气护着她的话,她早就因为体内养料和水分不足而死了。

  璐娜淡淡地说,“那我会在那一天开始吃饭。”

  妖怪王心如刀绞,有那么一刹那,他几乎就要答应璐娜的条件,不过,在那一刹那过后,他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送她回去。他宁愿一直这样消耗自己的功力,维持璐娜的生命,因为,这会使他觉得他与璐娜之间是息息相关的。

  “你该回去了吧!”璐娜说道。

  妖怪王凄然地望了璐娜一眼,“嗯,我回去了。”徐徐地走出几步,又忍不住回头望了望璐娜,那消瘦的身影显得那么孤独,头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摇曳着,妖怪王神情哀戚,心痛不已。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