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宫廷巨变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614 2004.12.28 18:55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佛都府内。

  夜里,佛都背负着手在花园里散步。按理说,以佛都在埃南罗的地位,来这里拜访的人应该是络绎不绝才对,但喜欢安静的他并不喜欢人来人往的喧嚣和浮华,大部分访客都被拒之门外,因此,佛都居住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很幽静。

  偌大的花园只有几个散发着桔黄色光芒的灯笼,蚯蚓的叫声若隐若现,使周围显得更加幽僻,淡淡的花香渗入鼻孔,沁人心脾,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穿行,人的头脑大概也会比平时更加清醒,而思维自然也更加活跃。

  佛都半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次对魔族的战争,人类真的可以取胜吗?魔族在暗处,莫测高深,而人类却在明处,一开始人类便已处在下风了啊!

  “而埃南罗的士兵经过战争的验证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如此不堪一击,连前进军也打不过,又怎么能对他们成功应付魔族士兵寄予期望呢?”

  “也许,我应该保持乐观的心态吧!只是,目前这种情况,实在无法令人安心。天行似乎并非是一个优良的领导者,跟着他,会不会误入歧途?但是,除了他,我又能服从谁?埃南罗和前进军现在维持的表面平静其实不过是刻意的人为,而不代表着真正的事实。

  “再者,被寄予厚望的依维斯却又耽于儿女私情,哎!假如我有依维斯那样的武技,大概早就成功了吧!”佛都的想法虽然有些自负,但实际上也并非毫无根据,能够把天下形势看得一清二楚的他要是配上优秀的武技,的确足以横行天下。

  这时,管家轻声的叫唤将佛都从思考中拉回现实,“陛下来了,佛都亲王。”

  这么晚了,王兄来这里干什么呢?佛都疑惑不已,印象中的辛夷,可从来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访呢,然而,佛都此刻除了出迎之外再无别的选择。

  “快带我去见他!”佛都催促道。

  片刻之后,辛夷满脸憔悴地站在佛都的面前,略显痴呆地看着佛都,眼神里似乎有诉说不尽的辛酸和愤怒。

  “王兄!”佛都亲昵地行礼道。

  似乎遭受了重大的打击,神色委顿不堪的辛夷只是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并不答话。

  “怎么了?王兄!”佛都恭恭敬敬地问道。

  “唉……”辛夷长叹一声,嘴唇动了动,“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们是亲兄弟,跟你说也不算丢脸吧?”

  难道莉莎嫂子……佛都心里一动,但立刻拼命地阻止自己不能多想,口中说道:“王兄但说无妨,佛都洗耳恭听。”

  “莉莎和左各特,他们两个居然瞒天过海,在私下里……”辛夷好像是在思索着用什么字眼来形容最为合适,“狼狈为奸!”

  “啊?”虽然早有所料,但佛都还是忍不住惊讶不已,“有这样的事?”

  一阵难堪的静默。

  “是的!”辛夷咬牙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他深受其苦,“怎么办?佛都,我该怎么办?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见列祖列宗?”

  王兄看来已经是寸大乱了,注意到辛夷不是用“朕”而是用“我”来自我称呼,佛都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说道:“王兄请慢慢道来,您是怎么发现的呢?”

  “是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密告我的,甚至,我还亲眼看到了。”说着,辛夷想起了当时的景象,眼神既愤怒又痛苦,脸上不禁一阵红一阵白,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莉莎,你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佛都摇了摇头,继续问道:“再请问王兄,那个小太监现在在哪里呢?”

  “已经被我随便找个罪名,处理掉了。”辛夷语气中饱含着内疚,但皇族的秘密又岂容外泄呢?杀掉小太监虽然残忍了点,但实在是情非得已。

  “做得好!王兄此举英明之极!”佛都击节赞道。

  辛夷摇头叹息,“可是,杀掉了他又怎样呢?事实无法改变,不瞒你说,我现在可是心乱如麻。”

  佛都完全理解辛夷此刻的心情,望着他,说道,“王兄,请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地处理的。”

  “可是……”辛夷眼睛里满是困惑,显得犹疑不决。

  “可是什么呢?”佛都尽量放慢语速,降低声音。

  “你也知道,不管怎样,我对莉莎是有感情的,虽然她做出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我实在不想看到她死。”辛夷此刻可真是一丁点皇帝的风范也没有了。

  “王兄,当断则断,不然就会反受其害。”佛都摇头叹息,“嫂子也太……”

  “我知道,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终归是不忍心。”辛夷苦着脸,说道。

  “王兄,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感情,但是,我们是皇族,不可以忍受这样污辱我们皇族的事情发生。即使您不介意,我们埃南罗的列祖列宗、皇亲国戚也不可以忍受这样的耻辱!”佛都正色道。

  辛夷闻言只是摇头叹息,遭受到这样的打击,使本来性格就不算刚强的他变得更加懦弱了。

  “在皇帝之中,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佛都觉得此刻的辛夷简直就像是个小孩子,他也只好好言抚慰,“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只有勇敢去面对、去解决它。”

  辛夷点了点头,颓然若丧,心情大乱的他已经接受了佛都的建议。

  “王兄,等我好消息吧!”

  “那我回去了。”辛夷示意佛都不用送自己,嘴角带着一丝苦笑,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看着辛夷凄凉的背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念头在佛都心上油然而生。而在人类面临前所未有困境之时,自己的国家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更让佛都不胜其烦。

  “莉莎,你太放纵自己了。”联系起莉莎和左各特以往的种种表现,佛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可惜,我还是醒悟得太迟了!”

  “莫非,巴罗也知道这件事情?”佛都心底里焉地浮现出前几天巴罗在自己面前那吞吞吐吐的模样。

  **********

  “巴罗,关于我王兄和嫂子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连夜赶到巴罗府内后,佛都开门见山地问道。

  站在佛都的面前,接触到他锐利的目光,巴罗知道不能再继续隐瞒了,“是的,佛都亲王。”

  “为什么不在当时就通知我呢?”佛都冷峻的目光在巴罗的脸庞上游走着。

  巴罗虽然并不感到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之处,但他还是低垂着头,答道:“因为这件事情牵连过大,超出了属下的管理范围,而且,最重要的是,属下还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

  “糊涂!好糊涂!”佛都怒容乍现,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你可知道要是当初你早一点汇报,事情就不至于像现在如此难以收拾。”

  “佛都亲王,属下知情不报,请重重地处罚我吧!”巴罗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大错,只好谢罪不迭。

  “算了,算了。”佛都自己也分不清楚是在对巴罗说算了还是劝自己算了,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年轻人犯错在所难免,看在你父亲巴蒂的分上,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但是,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多谢佛都亲王!”巴罗沮丧万分,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会弄巧反拙,心里自责不已。

  “别再提了!明天跟我办事去!”临走时,佛都抛下了这样一句话。

  办事?巴罗望着佛都远去的背影,心里“咯噔”一下,这可不会是小事!

  ***********

  圣历2109年12月2日,沉寂已久的埃南罗突然发生两件爆炸性的新闻。第一件是皇后莉莎的*身亡;第二件则是左各特在准备刺杀埃南罗国王辛夷之时,被侍卫发现并当场击杀。

  消息传出之后,不但埃南罗举国哗然,就连周边其他国家也都震动不已,各地报纸纷纷争相报道。而根据官方的文件,莉莎的*是为了祈祷上天赐福于民,保护人类,使人类免于遭受魔族的毁灭。但是,人们通常对这个说法抱怀疑态度,因为,通过*而使人类获救的幻想简直令人发笑,即使是愚夫愚妇也不会这样做,更何况是受过皇家高等教育的莉莎呢?当然也因为,当天发生的两件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使人不禁猜测它们之间的联系。

  而在当天夜里,佛都府内,佛都和他的忠实大将巴罗密谈许久。根据相关人士透露,谈话之中佛都面色凝重,而巴罗的神情也非常严肃,足见绝非一般事务。

  后来被广为流传的对话有以下两句:

  “巴罗,这件事情你要让它烂在肚子里,即使是死也不能说出来!”

  “遵命!”

  这两句对话让很多人更加浮想联翩了,特别是那些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之人,更是借题发挥,乱说一通,消息越传越夸张,越传越卑污,简直到了不堪入耳的程度。最典型的是,“听说皇后死时肚子里怀着左各特的孩子呢!”不过,说这话的人,不到三天便暴毙家中,而官府在草草验尸之后,敷衍了事,并没有彻查。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情也慢慢地淡化,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直至几百年后,一个历史学家在整理资料时发现了这样一篇日记,这件事情才重新引起关注。因为,据说这是第一件有历史资料证明的后宫事件。

  这篇日记的作者已经无从考究,但是,字迹却很清晰,当时皇家专用的黄色纸皮、秀丽而典雅的皇族体也在一定程度上使人更加相信其真实性。日记上是这样记载的:

  圣历2109年12月2日,佛都亲王带着巴罗将军一起来到后宫,衣鬓散乱的皇后莉莎显得很平静,至少,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她顺从地被带到皇宫最偏僻角落里的一间房子里面。室内一片昏暗,散发着发霉的味道,使人脑袋霎时似乎呈现出一片真空。

  “莉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问话的是佛都亲王,他的眼神像平常一样深幽无比,让人猜不出他到底是在盘算着什么。

  “哈哈哈哈。”莉莎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使人的耳朵一阵难受,这个让整个皇族蒙羞的邪恶女人,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为了痛快,为了报复你,为了整垮你!”

  “都这么多年了,我们两人之间有那么大的仇恨,值得你不顾一切,去干出这样既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的事情吗?”佛都亲王的语气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和痛苦,大概,他也没有想到莉莎做这一切竟然是为了刺激他。

  “我觉得值得便值得,便会去做,哈哈,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将其毁灭,也不愿意他留在这个世界上。”莉莎厉声喝道,语气中包含的刻毒令人不寒而栗。

  “你这是在毁灭自己。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可惜,你不听我的话。居然跟左各特这种小人混在一起,并且背弃了我的王兄。”我记得,当时,佛都亲王的语气充满着怜悯,甚至可能还有着自责。

  “佛都,你别假惺惺了,辛夷这个任人摆布的懦夫,我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莉莎尖声笑着,“我就是喜欢跟左各特鬼混,因为,跟越卑鄙越无耻的人在一起,报仇的快感便越可以得到满足,我也便越开心、越快活。”

  此时,佛都亲王呆立良久,谁也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终于,他又开口了,“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显得多余,莉莎,你不要怪我无情,要怪,你就怪自己吧!其实,伤害别人最终的结局就是伤害自己。”

  “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莉莎高声嚷道,“因为,我恨死你了,我只恨不能亲眼看着你去死,你病的时候我天天烧高香,求菩萨保佑将你那自私、无情无义的灵魂带走。”

  佛都亲王叹息不已,随即,挥了挥手让巴罗解决事情。片刻之后,那曾经贵为皇后的莉莎已经香消玉陨。在那一刹那,我意识到,在我以后漫长的一生中,我一定再也无法忘记她伸出的舌头,还有凸出的眼珠儿,当然也少不了脖子上那一道明显的勒痕。

  之后,佛都亲王在房间里伫立许久,面色阴沉,透露出难言的疲惫,在他伫立的过程中,他的视线一直也没有离开过莉莎的脸孔。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个传闻,说是佛都亲王和莉莎在年轻时是一对情侣,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分道扬镳了。莉莎嫁给了当今皇上,而佛都亲王则至今未娶。

  我竭力不去想这两件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然而我却又无法不想。我在想佛都亲王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应该也是非常无奈的吧!然而,为了皇族的利益,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邪恶的力量对人心的摧残实在是太大,经历过这件事情后,我身心疲惫,连思考的力量似乎也已暂时丧失了……

  不管事实是不是真如无名作者所记叙的那样,众所周知的情况时,辛夷自此之后,半年没有亲理朝政,更不见任何人,甚至连他的弟弟佛都求见也都被拒之门外。

  ********

  圣历2109年12月3日,阴冷森然的魔宫正在召开高级会议。这样隆重的会议,当然少不了魔族里仅存五个大天使级和十二个天使级魔族。

  “各位,我们魔族现在正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继往开来的我们一定必须创造新的辉煌,并成为魔族历史上成就最大、最值得怀念的一代。否则,我们的生命便是没有价值的,我们的岁月也都等于虚度。”虽然明知道是陈词滥调,新任的魔皇佐拉却觉得非这样说不可,而在座者心里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开头。

  “但是,创造新的辉煌不是用嘴巴可以吹出来的,这需要我们的长期努力和英勇作战。”说到这里,佐拉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着接下去应该说什么。

  “神族已被铲除,接下来我们的对手自然是人族。过去,我们总把人族看得很简单,但现在,一方面我们在与神族的斗争之中,伤亡惨重;另一方面根据我们全面的了解,繁育能力特强、学习、模仿能力也很好的人族并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因此,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对此,各位有什么意见吗?”佐拉向与会者望了几望。

  “属下认为,人族领土被分割为东、西两个大陆,而我们的兵力又不甚充足,是不是采用分而击之的办法呢?”劳饵沉吟道。

  佐拉默然不语,只是点了点头,这样的办法谁都想得出,但是,具体怎么实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人族战争不断,还不如继续让他们窝里斗,而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多纳尔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终非长远之计啊!况且优胜劣汰,如若让人族经过长期的内战,剩下的肯定是些精英,到时我们也未必占得了便宜。更何况,我们等待的时间已经太长太长了,我们会老、会死,已经再也经不起等待了。”佐拉说道。

  佐拉转向昆拉,“还有什么补充的呢?”

  “陛下!”昆拉头往下垂,拱了拱手,“刚才两位同僚的意见总的来说都把我们魔族搁在一个主动的位置上,而事实却不尽然,万一人族主动发动进攻呢?我们该如何防备?”

  “人族?”多纳尔冷笑了两声,“他们还蒙在鼓里呢!又哪里会知道神族被灭而我们即将发动进攻的计划呢?”

  “人族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愚蠢、无能!不然妖怪王也不用受重伤。昆拉的意见有点道理,所谓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我们的确老是以自我为中心,完全忽略了对方的主观能动性。” 佐拉斥道。

  “陛下圣明!”昆拉没想到佐拉居然从善如流,为了自己的意见当众训斥他的亲信,一时很是感动。

  不过,这在佐拉自己的心目中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只有真正的亲信才可以训斥,对于其他较为疏远的则最好是笼络。“

  “现在看来人族似乎还没有找到可以通往地狱的入口。”多纳尔的手指在桌面上快速地轻轻敲击着。

  “说得不错。”佐拉赞许地点了点头,“不过,人族迟早会找到的,凡事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总是不错的。”

  “陛下,属下还是觉得即使人族找到了我们的入口,他们也未必敢主动进攻我们,长期生活在优良环境之中,被宠坏的人族,又怎么受得了地狱这样恶劣的生态环境呢?而且,他们的战斗力跟我们完全不是在一个阶层上的,怎么会敢随便发动战争?”劳饵站了身来,鞠了一躬,郑重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你也太天真了!”佐拉直言不讳,“假如人族找出了所有的出口和入口,他们根本就不用主动进攻我们,把它们都封死并且派重兵把守就可以了。要是那样,我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这个……属下倒是没有考虑过。”劳饵只觉得脸孔直发烧,为自己想法的片面感到羞愧万分。

  “陛下,在我们不首先发动战争之前,失去依傍、懦弱无用的人族绝对不敢光明正大地对我们发动进攻。”在神魔大战中受轻伤的毕达尔说道,“即使他们想发动进攻,也只能是偷偷摸摸的。”

  “有点道理。”佐拉说道。

  劳饵和多纳尔一齐向佐拉望去,心想:陛下这是怎么了?要是换成我说毕达尔说的这句话,肯定会被训一顿,但毕达尔一说,却反倒受到赞扬。看来,被佐拉视为左右手的他们,并没有理解佐拉的苦心。

  “说起来,人族阴谋诡计甚多,而且凶残成性,我们实在不得不防!”受到称赞的毕达尔志得意满,“特别是属下刚才提到的偷袭,这是人族的惯用手段。上一次神圣之战,他们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们。”

  “谁说我们人族只会偷袭?来来来,让我们光明正大地斗一场!”洪亮的声音震得在座者耳朵嗡嗡直响,紧接着,一条人影倏地飞出。

  “杨秋前辈!”另一个人也跟着出来。这两个人当然是杨秋和依维斯了。本来,依维斯打算等会议散了之后,再跟踪他们,逐个击破。不过,脾气暴躁的杨秋在听到毕达尔的话之后,觉得自尊心大大受损,于是忍不住跳将出来,要和魔族高手们一决雌雄。

  不知道他们在附近隐藏了多久了,在座这么多魔族的高级成员,居然没有一个察觉到,这两个人一定非同小可!佐拉心想,打量了来者一眼,冷笑连连,“原来你们一直在一旁偷听。看来毕达尔说得没错,人族的确是没有胆量光明正大的和我们决斗。嘿,你们除了偷袭还会干什么吗?”

  杨秋怒极反笑,讥诮地说道:“在我们人族,练武之人,都是用武器来说话的,想不到你们魔族的习惯是逞口舌之利啊!”

  “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擅自闯入魔宫!”佐拉脸色一沉,杀心顿起。

  “我叫依维斯!”依维斯冷峻的目光在魔族们的脸庞上扫了一轮。

  好锐利的眼神!在座的魔族们不禁心中一凛。

  “杨秋!”自始至终,杨秋的手都没有离开过剑柄分毫。“你大概就是所谓的魔皇吧?开一个会,说了那么多废话,真让人呵欠连连啊!魔族也只不过是一些会吹牛的家伙罢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佐拉也不多言,双手向在座的魔族一挥。立刻,他们便飞扑上去,将两人团团围住。

  ***********

  这几天,佛都的心情很抑郁。王兄辛夷自从出了莉莎和左各特一事之后便一蹶不振,另外又还有来自魔族的无形压力,使他不胜其烦。

  老实说,辛夷的颓废也并非全是坏事,至少,这样一来,佛都便可以亲自制订、执行很多命令,而不用担心有其他人阻挠和刁难。然而,辛夷暂时退居二线也对埃南罗的民心有了一定不良的影响,因为皇帝闭门不出,臣民们仍然有些人心惶惶了。

  “左各特这个浑蛋!”想起左各特临死前苦苦哀求的模样,佛都感到无限地厌恶,当时的左各特吓得脸色发青,嘴巴也连连发抖,连话都没有说好,只是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甚至将莉莎和他之间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真是贪生怕死啊!这个卑鄙无耻的下流家伙。”

  同时,佛都也想起莉莎——他一直视为嫂子的莉莎,对于她,睿智如佛都也难以叙说清楚他的感觉。“我爱过她吗?或者她真的对我念念不忘吗?”佛都觉得脑袋一片混乱,“也许,我的确爱过她吧!但是,她难道就真的对我念念不忘?也许,她只不过是在维系一种感觉罢了,这种感觉中有爱有情,但最本质的地方不过是莉莎因为不能和我在一起,所以越觉得自己非常喜欢我,因此,那不是爱,而不过是偏执罢了。”

  这样一想,佛都的心情变得愉快了一点,有时候,否定别人对自己的爱,也是可以得到一定的安慰的。只不过,这种心理佛都并不能维持多久,说到底,他对莉莎始终有一种怀疚感,“也许,她是全心爱我的,只可惜……”

  一些无聊的地下报纸报道了不利于佛都的消息,即使这些写出来的东西有几分接近事实,但由于作者的主观恶意,使佛都看了很不舒服。据说,当有人把这些消息告诉昏沉沉的辛夷时,辛夷只是不耐烦地把告密者推开,“以后不要来烦朕了!有什么事情请示佛都亲王就可以了。”告密者只好无功而退。

  另一头,一心想称霸天下的佛都虽然因为要对付魔族而不得不暂时放弃自己的计划,但实际上,他的雄心并没有丝毫动摇。所以他很快就摆脱了不利于身心的心理阴影,“天行前辈大概也快到神圣之城了,我应该好好准备才是。”

  此时,巴罗又依照惯例来向佛都汇报军况。巴罗的汇报有条不紊,思路清晰,佛都听了甚觉满意,没有过多细问,就把他打发走了。不过,巴罗临走时那幽幽的眼神却显示出他内心似有不安,于是,佛都便把他叫住了。

  “巴罗,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佛都亲王。”

  佛都向巴罗望去,发现他的眼圈有着黑黑的一圈,“你有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

  “属下天天都睡得很安稳!只不过睡觉之前喝了一些水,所以眼圈便是黑的。”巴罗的辩解言之成理,不过,在这中间,他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佛都心内微叹气,也不打算戳穿巴罗,只是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一个真正的将领只有不停地往前望,才能看到未来。”

  巴罗点了点头,他知道佛都话中真意。

  “你走吧!”佛都挥挥手。忽又想到,到底是谁披露了自己与莉莎之间的关系呢?如果说是无聊小报吸引顾客的招数似乎是不大可能的,它们犯得着因此而得罪埃南罗势力最大的人物吗?这样的人,自然应该是佛都的敌人,莫非是左各特的羽翼吗?但是,按理来说,在这种浪头尖上他们应该暂时销声匿迹,以保证自身安全才是……

  “如果巴蒂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替我想到解决办法。”佛都忍不住又怀念起巴蒂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