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绝望后的希望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1188 2004.02.06 23:57

    阿尔斯山。

  “西龙大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风杨愁容满面地说道。

  “哎!魔武和星狂他们在干什么?”西龙长长叹了一口气,在为依维斯复仇的征途上,由于有精神寄托,他还并没有觉得多难受。但复了仇之后,失去挚友的悲伤又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

  “他们俩啊?还是像过去几天一样,一直在喝闷酒,喝着喝着又大哭大闹地嚷着依维斯总统领的名字。不过杰伦倒是比较‘冷静’,他一直在后山,据他的贴身侍卫说是在面壁思过,他说以前曾经一度背叛了依维斯总统领,现在愧疚万分。”风杨仔仔细细地汇报道。

  “哦?想不到星狂和魔武倒成了好朋友。”西龙苦笑着,“杰伦的本性并不坏,在那种环境下,为了报家仇,迫之无奈,每个人都会那么做的,其实也要怪我们没及时派兵援助他,不能怪他!”

  西龙说的自然是杰伦当时被他的仇人基欧王子****根围困,然后和蓝达雅合作的事情。

  “西龙大人,现在我们很需要一个能够统筹大局的人。”风杨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你不从失去总统领的悲伤中摆脱出来的话,大家可就都失去方向了。”

  “我自己也非常迷茫,我也找不到方向,哪里能告诉大家方向在什么地方呢?你这么清醒,那你告诉我,方向在哪里?”西龙说道。

  “西龙大人,我也不知道。”说完之后,风杨沉默着低下了头。其实他心中的悲痛绝对不会比阿尔斯山上任何一个人轻,只是他不像其他人,他受过正统的军事教育,是一个理智的军人,知道越是在艰难的情况之下,越要保持足够的清醒。

  “风杨,这几天多亏了你,把这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西龙说道。

  “这些都是我分内之事。”

  “哎!”西龙抬头望了望门外,仿佛是在搜寻着什么。

  山上的房屋已经在黑暗斗士攻山的时候毁坏了,现在他们只能够住在帐篷里。西龙的帐篷之外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以前西龙和依维斯就经常一起在这条小路上散步,现在虽然经过了战火的摧残,两边的树木已经不见了,却还差不多维持原状。一看到这些,西龙当然是感慨万分了。

  “风杨……”西龙犹豫地叫道。

  “什么事情?”风杨看了看西龙。

  “哎!”西龙再没说什么,只是长长一叹。

  风杨也默默地往门外看着,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知道西龙是想说以前依维斯和他在一起时发生的事情,但是又怕勾起大家伤感的回忆。

  ※※※

  “到了!阿尔斯山到了!”一直发呆的璐娜突然兴奋起来,嚷道。

  “是啊!到了。”杨秋露出了笑容,他和璐娜一样感到兴奋,不过他的兴奋却是因为终于可以摆脱璐娜这个包袱了,自己又可以回去“死神之渴望”,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从半空中落下去之后,璐娜站在地上,望了望四周。久违的阿尔斯山一片凌乱,房屋不见了,以往的浓密绿荫也无迹可寻,而且还隐隐散发出尸臭味。阿尔斯山仿佛从来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以前的一切都被抹杀了。

  山风吹拂着,军队的旗帜是崭新的,山顶上人声鼎沸,但却有一种难以遮掩的荒凉之感。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璐娜忧心忡忡地说道。

  “很明显,是!”杨秋点了点头。

  “依维斯、叮当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了?”璐娜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往常只要一站立在阿尔斯山上,远远也会听到叮当调皮的吵闹声。

  “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站岗的士兵们见到有两个人从天而降,立刻持着兵器围了上来,发问道。

  “我呀?我找依维斯。”璐娜笑着,从她脸上灿烂如春天的花朵般的笑容可以看出,她已经把杨秋杀人带给她的震惊也给遗忘了,也暂时把瞬间之前的不祥之兆抛之脑后。对她来说,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能比依维斯重要呢?

  “璐娜小姐?你是璐娜小姐?”其中有一个士兵以前见过璐娜,诧异地叫道。

  “是啊,就是我!”璐娜笑着说道,“你们的依维斯总统领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这个……那个……”士兵们都是一脸的沉郁,支支吾吾地互相对望着,谁也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璐娜脸色一沉。

  “璐娜小姐,我先带你去见西龙大人吧!”刚才那个士兵灵机一动,提议道。毫无疑问,璐娜想知道的这些问题,西龙是最佳的解答者。

  “为什么不带我去见依维斯?”璐娜脸色越来越凝重,说道,“难道……难道他受伤了?我的弟弟叮当呢?”

  “璐娜小姐,见到西龙大人,他自然会告诉璐娜小姐你事情的经过的,请跟我来。”那士兵躲避着璐娜的眼光,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吧!你带我去。”顿了一顿,璐娜颤抖着声音,说道。

  杨秋也是一脸的沉重,双眉紧锁。

  ……

  “西龙,依维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璐娜也不等那士兵进去通报,急匆匆跑进西龙的帐篷,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璐娜?是你!”西龙仿佛如梦初醒地叫道。

  “快点告诉我,依维斯怎么了?他在哪里?”璐娜冲过去摇着西龙的肩膀。

  “依维斯,他……”西龙犹豫着,不敢看璐娜的眼睛。

  “快告诉我啊!”璐娜泪水奔涌而出,“依维斯到底怎么了?他受伤了?西龙,快点说啊!”

  西龙眼中也充满了泪水,他还是不忍心告诉璐娜那样一个不幸的消息,他日日夜夜都在担心璐娜回来该怎么对她说。为此,西龙以前想过很多种表达方式,并自以为已经找到了最好的表达方法,但现在璐娜终于出现了,他却依然不知道怎么对她说,不知道用哪一种方法会使璐娜更好受点,他怕她会受不了,会发疯。

  “风杨,依维斯到底怎么了?西龙为什么会这样子?”璐娜哭着转向风杨。

  “璐娜小姐,依维斯总统领他……”风杨泣不成声。

  “好,既然迟说早说都是要说,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西龙咬了咬牙,强自忍住眼泪,“璐娜,你要有心理准备,你要尽量地冷静,尽量冷静。”

  “好!”璐娜咬了咬牙,但还是坚定地说道。

  “依维斯死了,给坎亚设计害死了。”说完之后,西龙悲难自禁,泪如雨下。

  “哇!”璐娜吐出一口鲜血,溅在西龙的身上,然后软绵绵地倒了下去。长久的相思,却换来这个结局,让她怎能不伤心呢?

  “什么?”杨秋眼疾手快地扶住了璐娜,厉声喝道,“依维斯死了?”

  “是的。”西龙呜咽着点了点头,他现在脑里一片混乱,也顾不上问璐娜身边这个陌生的老头是何方神圣了。

  “坎亚?坎亚在哪里?”杨秋眼里露出肃杀之光,一边运气使璐娜苏醒过来,一边一字一句地说道。

  “死了,被魔武杀死了。”西龙说道。

  “哦!”杨秋表情复杂、呆呆地说道。当初他答应把依维斯的父亲洛河,要尽自己的一切努力照顾依维斯,想不到依维斯现在却已经死了,他感到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和没有遵守诺言的愧疚感。

  “依维斯,依维斯真的死了吗?依维斯……”璐娜缓缓睁开眼睛,幽幽地说道。语气中隐含着无尽的哀怨,令人不忍耳闻。

  “璐娜……”西龙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一向口齿伶俐的他,此时却一句也讲不出,只是呆呆地望着满面泪痕、鬓发散乱的璐娜。

  “璐娜小姐,节哀顺变吧!依维斯总统领已经去了,但他一定希望你过得好好的。”还是风杨比较冷静,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话安慰不了璐娜,但为了舒缓一下气氛,还是开口道。

  “西龙,你是骗我的,对吗?你是骗我的,一定是你们的恶作剧。”璐娜突然从杨秋怀里站了起来,尖声嚷道。

  “璐娜,你不要这样。”西龙强自镇定。

  “依维斯,依维斯你怎么那么狠心,就这样离我而去。依维斯!”璐娜哭道,“西龙,告诉我,告诉我依维斯是怎么死的,整个过程,整个!”

  西龙于是一边流泪一边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前后经过都告诉了璐娜,说完之后,西龙顿时好像老了几岁一样,疲惫非常。而璐娜在听的过程更是有好几次几乎又晕倒了,哭得泪人似的。

  “叮当呢?我的弟弟叮当呢?他怎么不出来见我?”璐娜突然想起在西龙讲的整个过程,包括他们几个人一起去不言山,准备在那里归隐的时候,都没有说到小叮当,而自己当初在离开阿尔斯山时曾留信拜托依维斯照顾小叮当,以依维斯的性格,他没可能不把小叮当时刻带在身边的。

  “小叮当他……”西龙望了望璐娜憔悴无比的面容,迟疑道。

  自从依维斯死去之后,他一直沉浸在悲伤还有为依维斯复仇的念头当中,虽然以前想过怎样对璐娜说她离开之后发生的情况,但刚才却已经把小叮当给忘记了,此时,一经璐娜提起,才想起了小叮当。一时之间,他更不知道怎样对璐娜说。

  “叮当怎么了?他在哪里?难道我的弟弟,惟一的亲人也死了?”璐娜看着西龙沮丧的表情,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泪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嚷道。

  西龙不发一声,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不知道璐娜怎样能经受得了这样的双重打击。

  “叮当,姐姐对不起你,姐姐当初不应该抛下你,叮当……”璐娜悲伤欲绝,喃喃自语,“依维斯,依维斯,你们俩都太狠心,就这样抛下我一个人,这样活着,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思呢?”

  “璐娜……”西龙拍了拍璐娜的肩,希望能使她镇定下来。

  “死了好,哈哈哈哈哈,都死了好,死了干净,死了干净,一了百了,太好了,一了百了。”璐娜时哭时笑,状极疯狂。

  “璐娜,你要坚强,依维斯和小叮当在天之灵若是有知,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子的。”西龙忍住了眼泪,他知道要安慰别人,先要让自己坚强起来。

  但是,一个是最亲的亲人,一个是最爱的爱人,设身处地,西龙知道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未必能经受得住。所以,他觉得璐娜此刻有什么过激的反应都是正常的。

  “西龙,告诉我,叮当是怎么死的?”璐娜突然又好像镇定了下来一样,问道。

  西龙又再一次充当了陈述者的角色,尽量详细地把事情的整个经过告诉了璐娜。

  “小叮当葬在这里?在哪里?带我去,带我去看!”在大悲大痛的煎熬之下,璐娜好像真的冷静了下来一样,只不过这种冷静让人更觉得可怕。

  “好!”西龙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于是,杨秋搀扶着璐娜,在西龙、风杨的带领之下,向着小叮当的坟墓走去。

  ※※※

  “魔武?星狂?你们怎么睡在这里?”风杨远远便望见两个人躺在小叮当坟墓旁边,开始时心中还想哪个士兵这么大胆,大白天的居然敢睡在那里,走近一看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酒,好酒,一醉解千愁,解……解千愁。”星狂结结巴巴地道。

  “你们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喝酒!”杨秋冷哼一声。

  “你是谁啊?管老子的闲事,老子心情不爽,就爱喝酒,关你屁事?”星狂酒气冲天地嚷道。

  “换在三十年前……”杨秋就此打住,眼光投向自己的剑。众人心中均是一凛。

  “前辈你是?”魔武知道这个素未谋面的老头子非同小可,肃然问道。

  “你是魔武?”杨秋正眼也不朝魔武看一下。

  “是的,前辈!”魔武恭恭敬敬地说道。

  “莫问呢?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杨秋像在盘问一个犯人一样。

  “恕晚辈多嘴,前辈你是莫问的什么人?”魔武问道。

  “杨秋,莫问的师父。”杨秋冷冷道。

  星狂一听酒意顿消,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璐娜已经趴在小叮当的墓前,哀哀地哭泣着。小叮当的坟墓在经历过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之后,居然几乎完好无损,真可算是一大奇迹。

  “杨秋前辈,你好!”魔武马上以晚辈的姿势规规矩矩地向杨秋行了一个礼。

  “晚辈一时糊涂,我师父达修经常提起前辈你,语气之中饱含着敬佩之情,今日一见,前辈果然不是一般人物。”西龙这才醒悟起自己一直没有问杨秋的来历,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平凡的老人竟然是曾经叱咤风云、令人闻风丧胆的杨秋,也肃然地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杨秋对这些繁文缛节,向来不太在意,“莫问呢?”

  “我们从‘冰雪幻梦’出来之后,知道了依维斯被坎亚害死的消息,莫问说也许去‘永久之谜’会有救活他的办法,我们便分道扬镳了。”一向狂妄的魔武在杨秋面前却是恭恭敬敬,“有消息称,他把蓝达雅七大长老全部杀掉之后,便扛着装着依维斯遗体的棺材去‘永久之谜’找青华前辈。至于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

  “原来如此。”杨秋恍然大悟道。

  “死去的人也可以救活?”西龙眼中闪现出一缕希望之光。

  “有可能。”杨秋说道。

  “魔武,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这个消息?”西龙问道。

  “你们没问。”魔武漠然地说道。

  “这么说,依维斯还有一线希望?依维斯还有救?”一直昏昏沉沉的璐娜一听到这个消息,暂时也清醒了过来,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带着哭腔插了一句。

  “青华医术跟武技都是天下第一,如果他救不了依维斯,那么普天之下,也没有人能救依维斯了。”杨秋解释道。

  “依维斯?我要去‘永久之谜’见依维斯!”璐娜一边趴在叮当的墓上哭泣,一边大声说道。希望,即使是一点点,也比完全绝望好。

  “我也要去!”星狂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嚷道。

  “我们都想去,杨秋前辈,但我们都不知道‘永久之谜’在那个地方,你能带我们去吗?”西龙也燃起了一线希望。

  青华也算是他的太师父,不过他虽然经常听师父达修提起,但西龙与这个青华太师父却是素未谋面,更从来没有涉足过什么“永久之谜”。

  “你们?你们替依维斯报完仇了吗?”杨秋突然冷冷地问道。

  “报了!报了!坎亚已经被魔武大人挫骨扬灰,连一根汗毛都没有留下来。”星狂用手指了指魔武,恭恭敬敬地说道。星狂见到自己最害怕的人——魔武,在杨秋面前都是谦恭有礼,自然也不敢造次。

  “错。害依维斯的又不仅仅是一个人,你们把那些有关的人杀完了再去也不迟。”杨秋说道。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大概没有想到因为他这一句话死的人将会比他这么多年来用剑杀的人还要多!

  “我想起来了,坎亚临死时还说过什么你杀得了我,你还能杀得了天下人之类的话。我们的确有其他敌人。”魔武若有所悟,目露凶光。

  “没错,他们肯定是一个团体,试想想,坎亚如果没有同党,没跟别人联盟的话,他敢于那样肆无忌惮吗?这些道理几乎是三岁小孩都想得到的,但我们居然直到现在才想到,可真是糊涂之极。”西龙道。

  “正是如此。”此时,杰伦也闻讯赶过来了,“当初正是蓝达雅引诱我的,他们的盟国里面就有埃南罗、海罗。”

  所有的人,仿佛在一瞬间全部清醒过来。

  “根据最新消息,蓝达雅已经彻底被埃南罗灭掉了。”风杨一直处理各种事物,自然是最先知道各地状况的。

  “算它好运,亡得快!不然的话,哼哼!”虽然事先也得到了一些风声,但此时的星狂还是又是惋惜又是恶狠狠地说道,“埃南罗、海罗、普兰斯,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报仇免不了又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如果我们要去报仇的话,阿尔斯山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何必呢?依维斯在天之灵,如若有知,也一定不希望我们那样做。”西龙想起了刚刚攻来到这里看到的景象,十分后悔自己刚才说坎亚有同党的那一番话。

  “我赞同西龙大人的意见。”风杨说道,“罪魁祸首已经伏诛,帮凶就算了,他们都是迫不得已的。”

  “你们还敢自认为是依维斯的朋友吗?”杨秋一脸的不屑,他眼中才没有什么人民,只知道有仇不报非君子。

  “杨秋前辈,累及无辜毕竟于事无补。”西龙说道。虽然他很尊敬杨秋,但对于原则上的问题,尤其是当这个原则是建立在无数人的生命上的时候,他还是敢于据理力争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无辜的。亏你还敢自称是依维斯的师兄呢!”杨秋冷冷地说完,便别过头去,不再理睬西龙。

  “我同意出军。”星狂看了看西龙,跃跃欲试,“我要去攻打普兰斯。”

  “我也同意。”杰伦傲然地说道。

  “我早就答应莫问,不会让每一个害依维斯的人好过。”一提到复仇,魔武两只眼睛便都是亮晶晶的。

  “这样才像是血性男儿,依维斯没有白交你们这几个朋友。”杨秋说道。那语气明显是一边在赞扬星狂、杰伦,一边又在贬责西龙和风杨。

  “星狂、杰伦、魔武,我希望你们三个考虑清楚,这种事情事关重大,绝非儿戏,我不希望看到悲剧重演。而且,我也不怕你们嫌我罗嗦,愿意再重复一次,我跟依维斯自小就生活在一起,知道他是个极度善良的人,他绝对不会希望看到平民百姓因为我们的仇恨而受苦受难。否则的话,当初他也不会组建什么‘前进军’,立志拯救世界,更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结局。他大可什么都不管,只过他的逍遥日子的。”西龙说道。

  “依维斯总统领就是一念之仁,才会遭遇不幸,我们既然想为他报仇,就不能诸多顾忌。”星狂说道。

  “是的,我已经错了一次,我不希望我再错第二次。”杰伦紧绷着脸。

  “杀!”魔武看到星狂、杰伦都在望着他,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

  “现在我们元气大伤,士兵们经过连月征战,大都精疲力竭,而且粮草储备也不够,如果擅自出兵、深入敌后的话,恐怕凶多吉少。”风杨说道,“我同意西龙大人的意见,希望三位好好考虑。”

  “不用考虑了,为依维斯总统领复仇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的。”星狂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郁闷了这么些日子,又喝了好几天的酒,使他一旦被激励起来,反应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更热烈。

  “小伙子,好样的!”杨秋赞许地看了看星狂。

  “谢谢前辈!”星狂肃然说道。能被莫问的师父、魔武敬畏的人赞扬,这种荣誉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

  “我们何不一起去‘永久之谜’看看依维斯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况,然后再做定夺呢?”西龙见用害怕生灵涂炭的借口,来说服那三个从来不当人命是人命的人是不可能的,便转换角度说道,“如果依维斯活过来了,我们便依照他的意思去做;万一,很不幸,他回不来的话,我们也还可以复仇啊!而且,我们的士兵在这段时间也可以得到充足的休养,粮草更可以得到补充。”

  “是的,西龙大人言之有理,这个意见不错。”悲天悯人的风杨,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一旦这三个人出动的话,这个世界又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要妻离子散,多少人要死于非命。

  “那不是要等很久?如果依维斯总统领能够腥过来,我们可以给他惊喜,用敌人的鲜血来欢迎他。”杰伦说道。如果他是一个有耐性的人的话,当初也不会在没有接到总部同意之前,就发兵攻打基欧了。现在,他同样觉得难以等待,这几天已经使他的耐性全部耗光了。

  “等?还等什么?等他们来攻打我们吗?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向普兰斯复仇!粮草没有了我们可以去抢,敌人的粮仓就是我们的粮仓,只要有强悍的兵马还用怕这些的?”星狂语气激昂。

  “对,不能再等下去了!”魔武也表态道。

  “哎!既然如此,我反对也没什么意义了。”西龙见他们三个意志坚决,又有嗜杀如命的杨秋一直在旁煽风点火,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认同了。

  “多谢西龙大人!”虽然就算西龙反对他们也照样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此时,星狂和杰伦还是显得非常开心,因为万众一心毕竟比单打独斗、擅做主张要好得多。

  魔武则只是点了点头,脸色严峻,没有说什么。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回去部署一番才行。”西龙沉吟道。

  风杨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了看西龙。虽然他对出兵仍然不抱赞成的主张,但是,看到西龙毕竟从失去依维斯的悲痛中摆脱出来,冷静下来,心中也是欣慰万分。

  “好!我祝你们一路顺风。”杨秋说道。

  哎,魔武他们的“一路顺风”也不知道要多少人陪葬呢。

  杨秋背对着人群,额头紧紧地皱着。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更想上战场杀敌,只不过,他知道把璐娜带到“永久之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并且,也隐约觉得璐娜很可能是依维斯能否重新活过来的一个重要因素。

  而璐娜则趴在叮当的墓上,大哭不已,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一般。这一天以来,她先是实在是受到了太多的冲击。

  ※※※

  阿尔斯山。临时搭起的议事大厅。

  一切都简陋非常:几张凳子,一张粗木板做的长台,而且由于是夏天,连帐篷也只是在上面盖了一些草料,其余则四面来风,如果遇上刮风下雨的日子,恐怕不会有人愿意呆在这里面。要是跟初来乍到的人说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前进军”的议事厅,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吧!

  “大家都是熟人,也不用那么多繁文缛节了,就开门见山吧!要说报仇,我比谁都更想为依维斯报仇,但现在这个时候,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太冲动。”西龙说道,他是在做最后的努力。

  “西龙大人,不消灭他们,何以树立‘前进军’的威望?”杰伦淡淡地说道。

  “是的。”星狂立刻表示同意。一旁的魔武则只是点了点头。

  “哎!既然大家报仇心切,我也不再阻拦。我跟风杨已经商量过了,这一次由于兵力有限,我们只能先去攻打海罗和埃南罗。至于普兰斯,暂时无法兼顾,只好留待以后了。”无可奈何,星狂只好开始商讨战争问题了。

  “为什么不先攻打普兰斯?虽然根据杰伦的说法,普兰斯人并没有和海罗、蓝达雅、埃南罗达成协议,但依维斯总统领的死,普兰斯人绝对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他们拖住了我的军队,导致我们不能立刻回援,坎亚肯定就不敢轻举妄动了,而我们也不会弄成今天这种局面。”星狂滔滔不绝地说道。如果是埃南罗人曾经打败了他,恐怕他就会找些非攻打埃南罗不可的理由了。

  “这种事情你们不用问我,我只负责打仗,哪个地方需要我,我就去哪个地方。”魔武看到大家都朝自己这边望,似乎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便说道。

  “但普兰斯毕竟没有参与到里面去。”西龙说道,“我们现在不宜得罪太多的国家,先把主要的敌人解决了也不迟。”

  “普兰斯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却一直都在处心积虑地做帮凶,实在是非攻打不可。而且,我们攻下普兰斯之后,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和杰伦的军队合二为一,一起去攻打埃南罗。而埃南罗现在征服了蓝达雅,兵力更见强大,留在最后去进攻是最合适的。”星狂坚持说道。来到阿尔斯山之后,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去普兰斯找玻利亚报仇,现在怎么肯放弃。

  “这些我们也不是没考虑过,不过我还是认为与其攻打普兰斯还不如攻打埃南罗。”西龙沉吟道。他心中也是顾虑重重,对星狂能否战胜玻利亚,他实在没有太大把握。

  “当初,攻打普兰斯的命令是依维斯总统领下的,我们现在如果能攻下普兰斯,也算了结了总统领的心愿。”星狂迫不得已,只好把依维斯抬了出来,“况且,佛都也绝对不会比玻利亚容易对付。”

  “那好吧!”连依维斯都被摆了出来,杨秋又在旁边看着,而且最后再合攻埃南罗也算是可行之计,西龙便只好无奈地答道,“普兰斯地大物博,又有玻利亚这种兵学奇才,绝对不能轻视。星狂有和他交手的经验,但他一人率军前去则又未免势单力薄了一些,就由魔武和他一起带兵去攻打。至于海罗,当然是由杰伦你去了。而我和风杨、那兰罗、白木等人则留守在这里,负责调度一切。”

  “行。”杰伦也点了点头。

  “好。西龙大人,你尽管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赢,报昔日的一箭之仇。”星狂兴奋地说道,仿佛玻利亚已经输定了一样。

  “那就这样吧。”西龙向风杨示意,“风杨,你有什么好说的吗?”

  “祝大家一路顺利,兵不血刃,连连得胜。”风杨黯然地说道。他的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一幅幅惨绝人寰的景象。

  “谢谢!”星狂踌躇满志地说道。既可以为依维斯报仇,又可以发泄私愤,实在太合他心意了。

  “好的。”杰伦淡淡地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大概谁也无法想象,在这么一个破棚里,居然定下来一个将再次使世界大乱的决策。

  聚会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圣历2109年7月17日,星狂和魔武率军前往普兰斯,杰伦则前往海罗。至于璐娜,本来杨秋见到她心情沮丧、身心俱疲,想让她多休息几天的,但璐娜迫切想去“永久之谜”见依维斯,杨秋怕横生事端,而且他自己也是个急性子,便应允了。

  ※※※

  自从把星狂赶出普兰斯之后,原十王子波拉密斯在玻利亚的拥立之下,登基成为普兰斯国王。大王子可约和九王子提兰——现在他们是大亲王和九亲王了,兵力不足,敢怒而不敢言,也只好屈服。而玻利亚虽然很想除掉他们,但碍着两个人的身份,害怕会对初登基的波拉密斯的名声产生不好的影响,因此也不敢做进一步的行动。双方表面上倒是相安无事。

  普兰斯在波拉密斯的治理之下,又渐渐恢复了元气,而负责军务的玻利亚也非平常之辈,军队的实力也大为加强。总之,普兰斯举国上下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国王波拉密斯的英明决策,也赞扬着他们的玻利亚元帅的丰功伟业。似乎,很少人会看到,在这种和平的景象底下,隐藏着怎样的危机。人,都是很容易都被眼前的事物蒙蔽的。

  而作为普兰斯的领导者们,他们的眼光自然是要长远一点。此刻,普兰斯最重要的两个人正在谈论着攸关普兰斯未来的事。

  ……

  “陛下,就连臣也没有想到依维斯旧部的推进速度竟然如此惊人,不可一世的塞亚国瞬间便灰飞烟灭。”玻利亚唏嘘不已。

  “是啊!的确是很快!只是生灵涂炭,又不知道多少人在那场战争中命丧黄泉啊!”波拉密斯面色略显苍白,叹着气。

  “不过,请陛下放心”玻利亚说道,“我们普兰斯暂时应该不会被战火殃及。”

  “照坎亚元帅你这么说,他们进攻我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波拉密斯皱着眉头。

  “是的,现在的‘前进军’就好像一群无头苍蝇,四处乱转,迟早会找到我们头上。”玻利亚说道,“但现在还没到时候,埃南罗、海罗才是‘前进军’最大的敌人。”

  “哎,烽烟四起啊!”波拉密斯感叹道。

  “但是,星狂他们能否过得了埃南罗那一关还很难说呢。”玻利亚说道,“如果是埃南罗人赢了,野心勃勃的埃南罗人同样也不会放弃侵略我们的机会。当然,星狂这人年少轻狂、睚眦必报,也不能排除他会先进攻我们的可能。”

  “那怎么办?”波拉密斯面色凝重。

  “陛下请宽心,臣虽然年岁也已不小,但自信还应付得来。”玻利亚平静地说道。

  “我不是对玻利亚元帅的战斗能力有所怀疑。”波拉密斯说道。

  “陛下,您是担心人民又会陷入战火与灾难之中?”玻利亚问道。

  波拉密斯闻言,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一个字也没有说。

  “虽然这是无法避免的,但陛下请放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一定能挺过去。陛下,这御敌的任务就交给臣,臣一定会不辱使命。”玻利亚说道。

  “噢!”波拉密斯望了望玻利亚的眼睛,略有些伤感地低下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