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死神重现

苍老的少年 撒冷 8290 2004.12.25 11:59

    一股旋风将依维斯等人吸了进去,不一会儿,他们的双脚踏上了魔族的领土。

  "果真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啊!"杨秋发出感慨。

  环顾四方后,三人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了无边际的平原上,虽然身怀绝技的他们还不至于看不见东西,但由于没有任何光线,视野也窄得要命。

  "走哪一边?"莫问问道。

  "那一边都一样。"杨秋回答。

  "可是,我们要找的是魔族的首都,总不能四处乱撞吧?"莫问反驳道。

  "魔族领土如此黑暗,四周阴阴沉沉、了无生气,怪不得魔族们整天叫嚣着要把人类赶走。"依维斯突发感慨道。

  "别感叹了。到底走哪一条路?"杨秋催促道。

  "我们是从西部大陆而来,就选西面吧!"依维斯说着便纵身开始飞翔。杨秋和莫问自然也急不可待地跟上。

  半个小时后,三人终于见到了一个小村庄,里面有隐约的灯光在闪烁,给这无边的漆黑增添了一丝温暖的亮色。

  "我们偷偷潜进去,随便抓一个魔族来问问,尽量不要惊动起整个村庄。"依维斯回过头,望着杨秋和莫问,说道。

  杨秋和莫问默然点头,三条人影又再度向前奔去。

  不过几十秒的时间,他们便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飞到了那个村庄,并潜入一个普通魔族的家里。

  这个普通魔族比依维斯等人在青阳皇宫见的那些更加高大、也更加丑陋。也许是环境、温度的变化会使他们的身躯、容貌相应地产生一定的变化。

  莫问正想问怎么办时,依维斯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长剑,架在魔族的脖子上了。

  "别动,再动我就杀了你!"依维斯闷声喝道。

  那魔族手里拿着一把刷子,此时整个身躯好像凝固了一般,"你,你们想干什么?"

  "妖怪王是不是在这里?"依维斯开门见山地问道。

  "他?"那魔族颤抖了一下,"他不在这里,他在首都。"

  "首都的方位?"依维斯又问道。魔族好像动了一动,依维斯手中的剑马上随之又是一紧。

  "从这里一直走下去,就会看到了。"那魔族用手指了指西边。

  好在没选错方向,不然的话又要转回去,依维斯心想。"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是欺骗我的。"

  那魔族听依维斯这么一说,反倒鼓起了勇气,说道:"我哪敢欺骗您?"

  "好!"依维斯迅速用剑背磕向那魔族的头颅,此时他只想尽快赶到魔族首都,将璐娜救出来,并不想多造杀孽。

  那魔族应声倒地,但在他倒地的一刹那,依维斯等三人听见铃声大响。

  "不好!"依维斯叫了一声,往地上一看,才发现那魔族的脚边有一处机关。

  不过几秒钟时间,依维斯他们便听见外面风声飕飕,似乎有无数人正向这里靠近,杀气慢慢聚集。

  "我这把老骨头又要活动了,哎,这一辈子是注定要以杀人为生的了。"杨秋分明一副丝毫不将即将发生的事情放在眼里的神态。

  依维斯却是边赞同边担忧不已:普通的魔族集合起来尚且如此迅速,更何况是凶残、战斗能力超强的魔族士兵呢?人族与之对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自讨苦吃。

  火光慢慢亮了起来,不一会,整间屋子已经被外面的烛火辉映得如同白昼。紧接着,一声声试探性的吆喝过后,开始有魔族把火把扔进屋子,看来,他们在不知虚实的情况下,也不敢贸然闯进来,而宁愿把屋子烧掉,丝毫不顾里面的同伴生死。

  "魔族就是魔族!"莫问摇了摇头,"此事要是发生在我们人族里,怎么样也不可能这样做的。"

  "人心,有时比魔可怕多了。"依维斯煞有介事地答道。

  "可是,如果人真是那么不堪的话,你又为何立志要拯救人族呢?不如干脆让魔族把万恶的人族赶下地狱算了。"莫问疑惑道。

  "因为我也是人,我不容许有别的东西侵犯我的同类,而且,人族的数目比魔族多,少数服从多数。我选择人族。"就连依维斯也觉得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依维斯并不觉得拯救人族或者拯救魔族有什么对错之分,在他看来,无论选择那一方,都会牺牲许多无辜的生命,人族有家庭,魔族也不例外。但如果像某些肤浅的人一样认为魔族太丑所以他们便该灭亡的话,依维斯也绝对不会同意,因为,在魔族眼中,人也未必就是漂亮的。事情的对错与否、正义与否,只在于立场罢了,从人族的角度去看是对的事情,从魔族的角度去看很可能是错的,反之亦然。

  莫问怜悯地望着依维斯:依维斯所做的一切原来都不是自己所真正愿意去做的,但他却不得不逼着自己去做,他的内心中要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呢?

  "我要杀出去。"闻到魔族那熏人的臭味,杨秋杀兴又起,对他来说,杀人跟杀魔族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难度上有所区别,他不会去想什么少数服从多数的道理,也不会去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对人族有什么帮助。他拔出长剑,高高举上头顶,身体往上蹿,只听"砰"的一声,屋顶被捅出一个大洞,碎屑纷纷扬扬地掉了下来。依维斯和莫问忙不迭地躲开。

  屋子早就已经"毕剥毕剥"地燃烧起来了,火光越来越盛,温度也越来越高。

  当依维斯和莫问随后飞出来时,地上已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了。面对纠缠不休的魔族村民们,杨秋手下可丝毫不留情,一个接一个的魔族在他面前躺下,但杨秋自始自终面不改色。

  村民们应付杨秋一个已经很吃力了,此刻又见到依维斯和莫问飞了出来,一个个心中忐忑不安,两腿颤颤,只想逃跑。

  "你们两负责看护,别让他们逃跑,这些就全由我来解决吧!"杨秋挥手砍下了一个头颅,边侧头避过四处喷射的血液,边嚷道。

  "好!"面对着如此固执和嗜杀的杨秋,依维斯和莫问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

  每一剑过去,就是一条生命宣告消失。这样杀着杀着,杨秋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回忆全都涌上心头,而那回忆主要有鲜血和别人的尸体堆积而成。

  "703、704……"他的眼神在黑暗中像宝石一样熠熠发光,划过了几百个魔族身体的长剑如同一泓山泉般清澈。

  依维斯静静地站立着,身边阴风四起,对魔族们视若瘟神、避之唯恐不及的杨秋,依维斯的心头却浮现起一丝淡淡的怜悯:一个人如果只有在杀人之中才能找到自己,那该是多么的可悲!

  "就连达修师傅以前也和一个女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啊!"依维斯突然觉得,在杨秋的背后,一定也有一段不亚于自己的悲伤往事,只不过,杨秋很好地把它埋藏起在心底里。因此,他人都以为杨秋是一个冷漠的人,或者是一个潇洒的人。"可是,最冷漠、最潇洒的人很可能却是最痛苦的人。"依维斯的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了这样一个结论。

  "1206个。"杨秋收起长剑,微微喘气,望着周围那一片重叠、交错在一起的尸体说道,"好了,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旅程了!"

  ***********

  圣历2109年11月29日,埃南罗国都卡纳亚,佛都府内。

  "佛都亲王,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呢?"巴罗铁塔般地站在佛都的面前,眼前的他越来越像他的父亲了。

  佛都合起卷宗,望了望,顿时怔住了:眼前的巴罗活脱脱就是当年的巴蒂啊!难道我也老了吗?怎么最近经常坠入回忆的网中,竟然老是以为巴蒂没有死呢?佛都暗自嘀咕着,口里说道:"巴罗,你先坐下吧!"

  "多谢佛都亲王!"巴罗必恭必敬地行礼道。

  "昨天,天行前辈找我去,要我跟着他混呢?"佛都笑着说道,"‘混‘这个字是我最近在视察军队训练时学到的。"

  "噢!那您答应了没有?"巴罗嘴角往上拉了拉,心想:表面严肃的佛都亲王原来也有他幽默风趣的一面。

  "我还没有表明自己的真正立场。"

  "没表明立场?"巴罗诧异地问道,他猜想佛都会因为天行对他有救命之恩,有可能委曲求全呢。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还能怎样?"佛都又是一笑,巴罗和巴蒂一样,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过于"忠厚"。这种忠厚,促使他们对佛都忠心耿耿;但这种忠厚,却又会使他们在战场上受到敌方的欺瞒。

  巴罗没有吱声,似乎正在思考怎么回答佛都。

  "我绝对不会用自己国家的存亡来报私人的恩怨。"佛都解释道,"目前,天行前辈和依维斯之间明显是有矛盾的。但我的目的是对付魔族,并不想卷入他们的恩恩怨怨之中,因此,我绝对不会轻易地偏向任何一方。"

  "属下明白了!"巴罗顿首道。

  "那你知道今天特意跟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吗?"佛都又问道。

  "佛都亲王是想提醒属下,要好好练兵,并且不要受到任何人的蛊惑吧?"巴罗有点犹疑地问道。

  "是的。"佛都说道,"巴罗,你比以前成熟了,我很高兴!你父亲要是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一定会很欣慰。"

  "多谢佛都亲王赞誉。"巴罗深深一辑,"属下听说陛下也经常召见您吧?"

  佛都摇头叹息,"别提了!这件事情我自会打理,你只要尽好本分就行了。"说完之后,佛都又觉得这句话好像太"硬"了点,便又补充道:"巴罗,宫廷内部的事情不是局外人可以解决的,你只要是能帮我把军队管理好,我就省事多了。"

  "是!"巴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巴罗,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呢?"佛都见状便问道。

  在事情还没有明朗、没有确凿证据之前,还是不要让佛都亲王知道的好。巴罗心想,忙不迭地说道:"没,没有,要是有,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禀告您的。"

  佛都于是不再言语,巴罗见状悄悄告退,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给亲王。

  ************

  半兽人的统治中心--古里亚特。

  "布特长老,你好!"天行习惯性地伸出手,尽量绽露最亲善的笑容。

  布特并没有握住天行的手,习惯使他对任何陌生人都存在戒心,"你是人族的吧?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有何贵干呢?"

  "合作!"天行故作高兴地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你们合作,共同对付蠢蠢欲动的魔族。"

  "原来如此!"布特恍然大悟,"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人族被魔族灭掉,领土被攫取,妻儿离散,饿殍满地的悲惨景象吗?而且,你们自己也是居住杂寰宇大陆上的吧!无论怎样都该一起奋斗啊!"天行咋舌道,在还没有详述目的之前,对方便说出这样的话,实在令他的信心大受打击。

  "可那仅仅是人族和魔族之间的恩怨啊!试问我们又有什么必要去趟这趟浑水呢?被禁制了几万年的我们才刚刚开始享受美好的生活,实在不愿意轻易放弃。"布特冷冷地说道。

  "恕我直言,"天行缓了一口气,说道,"魔族灭掉了人族之后,下一个目标自然是你们了,到时候就算你们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也没办法啊!不是吗?"

  "可我们毕竟是下一个目标。"布特依旧是一副冷漠的表情,"而且,蝇营狗苟的人族又有什么值得我们去帮助他们呢?"

  "难道我们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性吗?"天行有点无奈。

  "依维斯!"布特说道,"只要依维斯出现,无论干什么我们都义不容辞!"

  "依维斯?"天行诧异道,心里暗自想到:怎么老是依维斯?

  "是的,也许你不知道,以前我们和依维斯签订了和约。也就是说人类和联合种族早已结成联盟,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和约还规定人类要在三年内将联合种族从绝望冰原中释放出来。"布特说道,"而现在,我们的确已经解放了,自然要遵从和约的规定了。"

  "可是,释放你们的并不是依维斯啊!甚至可以说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天行说道,"说起来,你们最应该感谢的是魔族而不是他!"

  "只要在和约规定的时间内,我们获得解救,那么,我们便要依照和约的规定行事,而不论解救我们的人到底是谁。所以在依维斯和我们面谈前,我们保持中立。"布特坚持自己的意见。

  "但是,依维斯现在在地狱,而魔族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啊!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堪设想了。"天行有点急不可耐地说道。

  "那也不关我的事!我们半兽人最尊重的东西就是写下来的东西。"布特不急不慢地说道。

  天行连连摇头,很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你们对依维斯如此执迷呢?甚至竟然到了非他不可的程度。"

  布特微笑不已,"因为他是先知恩巴特所预言的救星。"

  "迷信!"天行忍不住嘀咕道,"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天行不满地望了望布特,心中对自己居然要跟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半兽人交谈,而且还要迁就他感到十分的不忿。

  "不送!"布特随意地拱了拱手,"顺便给阁下一句忠告,如果你是打算要去游说精灵族和矮人族的话,那也会是徒劳。"

  "多谢提点。"天行脸色微变,布特的态度使他非常不满,不过,他倒没有想过自己的态度也并不能让别人乐于接受。

  出了古里亚特后,天行直奔加泰罗尼亚。

  依维斯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到底是怎么令人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期望值和依赖感的呢?对此,天行越想越糊涂。

  为了避免给人过于张扬的感觉,天行在快到加泰罗尼亚时从半空中下来,准备步行进去。

  "站住!抢劫!"天行在地上才走了不到三步,就有一个长得跟人差不多的东西拦在天行的面前,举着刀,对着天行喝道。

  "抢劫?"天行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想:竟有人敢在我面前喊抢劫!这不是找死吗?

  "废话少说,老子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快点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给我扔过来,不然的话,哼哼,老子一刀废了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是个新手。一个真正成功的抢劫匪会好几天没饭吃吗?

  天行脸色骤变,在布特那里他已经很窝火了,现在,居然还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不过,他还是自重身份地道:"我劝你还是快跑吧!再迟一会就来不及了。"

  "跑?你跑不掉的!"饿得发昏的盗贼以为天行是要逃跑,便穷凶恶极地嚷道,说话时口中的臭气向着天行直喷过去。

  "我已经给你一次机会了,既然你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天行冷哼一声,长剑从袖底挥出,银光一闪,那盗贼已经倒地不起。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天行把剑插回剑鞘,"但我可不是一个善人。"

  半个小时后,天行终于找到了精灵族族长米尼乌斯。

  "你在路上是不是杀了一个人?"米尼乌斯脸上闪现着一丝怒意。

  "只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盗贼罢了。"天行满不在乎地说,"怎么?莫非米尼乌斯族长认识他?"

  "不管认识与否,他都是我的臣民!"米尼乌斯说道,"阁下这份礼物可真是太重了!"

  天行这才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他是一个抢劫犯啊!人人得而诛之,不是吗?米尼乌斯族长,请相信我,我天行并无心冒犯贵国!"

  "盗匪?但旁观的精灵怎么跟我汇报说是你主动挑起争端并杀了他呢?"米尼乌斯怒气冲冲,"而且,就算他冒犯了阁下,阁下也不应如此心狠手辣啊!此外,我还希望阁下明白一点,这里是精灵族的领土,而不是你们的领土,你可以在你们的领土胡作非为,但是,在这里你却只能遵守我们的规章制度。"

  天行几乎想跳起来跟他大吵一顿,但考虑到此行的目的,还是强自忍了下去,"米尼乌斯族长,无论对错与否,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要我道歉,我也可以接受。"

  "道歉?你以为杀了一个人道歉就完了吗?哼,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法律来干什么?"

  "那你想怎么办?"天行瞪着米尼乌斯。

  "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杀无赦!"米尼乌斯大声嚷道。

  "杀我?米尼乌斯族长,难道正当防卫也有错吗?"天行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柔声地说道。

  "这根本不是正当防卫!你的武技比他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你本来可以只选择把他击倒,但你却杀了他!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烟消雾散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下得了手的!"米尼乌斯拍着桌子,声嘶力竭地叫道。

  天行两手往下压了压,示意息事宁人,"米尼乌斯族长,不管如何,人已经被我杀了,你们想将我怎么处理我都接受。但是,这一次我来这里还有一个重要计划要和你商量,可以开始说了吗?"

  "可以,但与精灵族繁荣无关的计划我一律不听。"米尼乌斯说道,"而且,我始终要求你对杀人一事做出解释。"

  "解释的事暂且搁置吧!这个计划虽然也许不能使精灵族繁荣,但关乎到整个人类、整个生物界的生死存亡!"天行加重语气道。

  "这么大的命题,我听了也是白听!"骄傲的米尼乌斯一口拒绝道,"我倒是宁愿听你对杀人的解释。"

  "魔族消灭了神族,即将进军人族,而一旦人族发生危险,那精灵族又岂能独善其身?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想听吗?"天行当然不死心,问道。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被隔绝了这么两万多年的精灵族早就无心世事了。"米尼乌斯十分冷漠地说道。

  天行无奈,只好跌足长叹,"看来,魔族真要得逞了!苍天啊!"

  "要是阁下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就到此为止吧!至于阁下杀人的事,看在大家相识一场还有依维斯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你赶快离开这里。"米尼乌斯说完便自顾自地走了。

  天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长长一叹,也不再想去什么矮人族了,飞上半空,望埃南罗而回。内心充满着失望和不忿的天行并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目送着他离去,而只要是精灵族,都知道那双眼睛属于他们的族长--米尼乌斯。

  "没办法,谁叫你不是依维斯呢?实在不耐烦与你们这些无聊的人族对话,我也只好利用那盗贼的死来做文章了。"米尼乌斯喃喃自语道,"况且,和约可没有规定要我接待这种又老又丑又固执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