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苍老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智夺第三军团

苍老的少年 撒冷 10132 2003.06.14 23:37

    一路上几乎从未下马,连吃饭都是在马上解决的西龙二人,彻底发挥了座下千里良驹的特点,在短短八天内就赶到了第三军团。

  “巴罗将军,你怎么来了?”城楼上的小队长看到巴罗,有些惊讶地大声问道。

  “紧急军务!”巴罗晃了晃手里的公文,大声喊道。

  “什么紧急军务?”那了望塔的士兵又问道。

  “废话少说,赶快打开城门!”虽然风习军团长有吩咐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他的军令,不得让任何闲杂人等进城,但是巴罗副军团长怎么也算不上闲杂人等吧?

  “还不开城门?在磨蹭什么?是不是在等着我进城剁掉你的脑袋!”巴罗恐吓地吼了一声。

  “来了,来了!”巴罗这一声吼可把那小队长吓了一大跳,忙不迭的跑下城楼来开门,倒也没有谁敢阻拦他。毕竟巴罗在军中还是很有威信的。

  此时的风习正坐在风远城的第三军团指挥部内思考着卡纳亚城内的局势。按照他所搜集到的情报,现在应该是克洛亚占据着明显的上风,但是,佛都的智谋和巴蒂的用兵还是不可以忽略。另外还听说卡纳亚还跑出了一个红头发叫依维斯的小子出来搅局。

  不过,风习并不将他放在眼里。这样的所谓“政治明星”每隔几年就会出一个,但是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除了巴罗和当年的受延,还没有哪个年轻人真正能够在埃南罗这个大舞台上站得住脚。毕竟,政治不是年轻人的游戏。

  虽然目前风习将自己的宝押在克洛亚这边,并且去信吩咐自己的亲弟弟前往表示诚意,但是风习却并没有完全将心思放在克洛亚的身上。虽然他没有向佛都派任何使者(因为这样只能两边不讨好,克洛亚的眼线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一点的。),但是他还是没有断绝自己的这条路。世事难料,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呢?所以,风习在自己心里打定了主意,自己向克洛亚稍稍示好,但是绝对不出兵帮他,只是借口边关吃紧,守在边关一动不动。到时候,如果佛都占了优势,自己再要在青年近卫军中担任掌旗官的儿子风杨向佛都表明心迹,这样,无论是谁赢,到时候他这个手握雄兵的边关大元帅都是首先被笼络的对象。想到这里,风习不由得自鸣得意起来。

  如果是打仗,风习还算是一把好手的话,那么搞政治风习还嫩着呢!他这点花花肠子,佛都和克洛亚都看得清清楚楚。克洛亚听之任之,他的力量已经足够,只需要风习中立就够了,但是佛都就不可能,他知道风习一定会拿着手里的军队作筹码在未来的政治斗争中待价而沽,可以说,军队就是风习的命根子。而此时他的门外就站着两个来要他的命根子的人。

  “元帅,巴罗将军求见!”这时候,风习的副官韩乐走进来对风习说道。

  “什么?我不是传过命令,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出吗?”风习望着韩乐有些恼怒地说道。

  “元帅,城门的那些士兵怎么可能拦得住巴罗将军?他可是这里的副军团长啊。”韩乐看着恼怒的风习道。

  “这帮废物!”风习气得低声骂道。

  “元帅,现在怎么办?他们可就在门外。”韩乐指了指门外,问道。

  “还能怎么办?都到门口了,难道还把他们赶回卡纳亚么?”风习气呼呼地坐到正中央的桌子后面。

  片刻,巴罗二人被韩乐带了进来。

  “巴罗,你怎么突然来了,事先也不给我打个招呼,我也好好好准备招待你啊。”风习喜气洋洋地站了起来,对巴罗一拱手,笑道。

  “果然,已经投靠了克洛亚了。”巴罗给西龙打了个眼神,两人同时在心里想到。

  “巴罗岂敢?”巴罗也是一拱手,笑道。

  “但是你这样前来,可是违反了军规的啊,按律当……斩啊!”风习又笑嘻嘻地说道。

  “我这次来可是奉了陛下的谕旨前来的。”巴罗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文书。

  “是么?是什么旨意?”风习虽身在边关,但是卡纳亚的事情有哪一样能逃过他的眼睛?克努杰国王的状态他心里还不是一清二楚?因此,他自然也知道巴罗手里的文书一定是伪造的。但是既然他没有打算完全跟佛都决裂,自然也就不能那么干脆的揭穿巴罗的把戏,于是他故作好奇地问道。“风习元帅,能不能先容属下跟你说几句知心话?”巴罗肃容道。

  “你我同袍也不是一两天,巴罗你今天怎么却跟我这么见外?”风习心想,要开始说辞了,但是他脸上还是堆笑应付道。

  “请问元帅能不能摒退左右?”巴罗又问道。

  “韩乐不是外人,我风习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他知道的。”风习大大咧咧地说道。

  “元帅所言极是。”巴罗脸上笑道。但是,在他的心里,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

  “这位是……”风习这时才注意到西龙,于是出言问道。

  “卑职是辛夷太子的特使。”西龙不动声色地答道。

  “辛夷太子的……特使?”风习有些不明就里地问道。

  “辛夷太子派卑职前来,是要卑职给风习元帅讲一个笑话。”西龙不卑不亢地说道。

  “是吗?愿闻其详。”风习饶有兴致地问道。他倒想看看这个太子特使能够使出什么花招。

  “战将上阵最喜欢用的武器是什么?”西龙问道。

  “自然是枪!”风习道。

  “是这样的枪么?”西龙说着走到一旁的武器架上,取出一柄枪。

  “你要做什么?”一旁的韩乐马上厉声喝道,风习也是脸色一变。

  “这枪要是握在我的手里是什么?”西龙完全不理会韩乐的厉喝,平端着枪,走到桌前问风习道。

  “是枪啊。”风习知道在这样一个距离里面,枪是不可能发生作用的。所以也就放下了警惕,只是有些奇怪地答道。

  “要是放在元帅的手里呢?”西龙说着将枪递给风习。

  “还是枪啊。”风习像个小傻瓜一样将枪握着手里,答道。他完全无法揣测眼前这个太子特使究竟要搞什么鬼。

  “那要是……”西龙又将枪从迷迷糊糊的风习手里接了过来,凝神望着枪,说道。

  “是什么?”风习奇怪地看着西龙,问道。

  “要是在……”西龙继续沉吟。

  突然,西龙身形一转,叫了一声“巴罗……”同时将手里的枪猛的抛给身后的巴罗。

  而这时风习和站在一旁同样犯傻的韩乐才发现,巴罗已经站在长枪的最佳攻击位置,同时也已蓄满力劲。

  这一霎那,风习明白了西龙的意图,但是已经晚了。在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巴罗的长枪贯穿他的左手,直透后心。

  “……的手里呢?”西龙继续冷冷地将话题问完。

  “就将是除逆之刃!”巴罗用同样冷酷的语气回答道。

  如果单论实力,风习恐怕和巴罗不相上下,两人要在三百招之内分出胜负都不大可能,但是,现在风习却被巴罗一招之内击杀。

  这一击实属豪赌,如果这一击没有击杀风习的话,那么就算西龙和巴罗联手,想杀掉风习也至少是在三十招之外的事。而风习只要三招的功夫就可以逃出去,召集军队来围剿他们二人,到时,他们两人恐怕就要被千军万马碎尸万段。

  但是事实是无法假设的,现在的事实就是风习被巴罗一招击杀。

  韩乐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怎么是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巴罗二人居然敢在第三军团的指挥部击杀第三军团的最高指挥官。

  而巴罗和西龙也丝毫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韩乐浑身发着抖,看着地上已经断气的风习,汗水拼命地流下。良久,他才疯了一般惊叫着冲了出去,“巴罗把军团长杀了!巴罗把军团长杀了!”而西龙和巴罗则相视一笑,蔑视地摇摇头,文官就是文官。

  很快,指挥部就被士兵们团团围住。但是他们看着悠然自得地坐在正中央的巴罗和站在一旁的西龙,还有已经横尸在地上的风习,全部都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知道那么办好。

  又过了一刻,大部分的将领就都已赶来。

  “巴罗将军,你为什么要刺杀风习军团长?”有一个圣万骑长有些恐慌地问道。

  “众位将官是不是都到齐了?”巴罗悠然自得地问道。

  没有人敢答他,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巴罗现在是这里军衔最高的军官,而且一向在军中很有威信,但是现在却刺杀了比他等级更高的风习。这种长官之间的火并,在场还没有人遇到过,所以谁都不知道怎么办。

  “巴罗,你这畜生,居然以下犯上,刺杀风习军团长,你该当何罪!”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莽汉。此人正是风习的亲卫队队长心坛,本来正在街市中喝酒,听闻事发,赶紧赶了过来,所以晚了些。

  “此人武技如何?”西龙低声问道。

  “只是个愚忠之辈,六流位而已。”巴罗不屑地说道。

  “巴罗将军是奉克努杰国王之命前来接替风习的,但是风习抗命不从,因而处决。众位将官,有谁不服?”西龙说着已经从巴罗身后走到了案前。

  “我……”心坛话音未落,人头已经落地。这就是上品与中品的区别。

  “还有谁不服?”巴罗又问道。

  “属下皆愿听巴罗将军指挥!”众人见到这样,赶紧全部跪倒在地,朗声道。

  “那就有劳诸位与巴罗同心协力了!”巴罗赶紧笑着起身说道。

  紧接着,士兵们就在风远城的某个角落里将正在发抖的韩乐带到了巴罗的身边。他居然吓得连逃跑都不敢。

  “第三军团有你这样的废物真是丢人!”巴罗不屑地踢了他一脚,朝士兵挥了挥手。

  “巴罗将军饶命啊!韩乐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啊!”韩乐一边被士兵在地上拖走,一边哭喊着叫道。

  “真是丢人!”巴罗愈发不屑地说道。

  “好了,我们现在应该整顿一下军队了。”西龙对巴罗说道。

  “那些意志不坚的军官们是不是也被看管起来了?”巴罗对身旁的心腹、圣万骑长铁诺问道。

  “全都被属下派人看管起来,但是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各级正职指挥官、他们的职位该怎么安置?”铁诺问道。

  “这容易,我想他们的副职一定都很乐意代替他们现在的位子。”巴罗笑笑说道。

  “西龙,接下来我们还有什么要做?”巴罗问站在身旁的西龙道。

  “报捷卡纳亚,说明第三军团已经在控制之中,第四军团也不用再忧虑。南方已经不再话下!”因为出师顺利,所以西龙言语间也豪气顿生。

  “这种语气好,我喜欢这种语气,就直接用你的话回报佛都殿下。”巴罗大笑赞同道。

  “同时上报佛都殿下,说我们会注意做好保密工作,尽量不让克洛亚得到第三军团已经事变的消息。”西龙又补充道。

  “嗯,确实,保密工作非同小可。”巴罗点头赞同道。

  “四大军团现在基本互相制衡,胜负的关键就在卡纳亚了。”遥望着北方,西龙的笑脸渐渐收敛,面带忧色地说道。

  “放心,一切都在佛都殿下的预料之中。”巴罗倒没有像巴罗那样双眉紧锁。

  “但愿吧。”西龙满脸凝重地说道。智者不是神仙,不可能将全部的事情都预算进去,这一点同为智者的西龙深深明白。世人对于智者总是有着过高的期望。

  ※※※

  在克洛亚亲王府的高级会议开完的第二天夜里,也就是巴罗兵变成功的第二天夜里,佛都收到了来自巴罗的告捷信。

  “果然不负所望!”接到告捷信的佛都居然兴奋地在自己的床上打起滚来。若是有人在场,这都是绝对不可能的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佛都会做出这样忘乎所以的举动。

  佛都虽然对巴罗二人充满信心,但是事情进行得这么快速和顺利却是超乎他的想象,可以说,计划的全部只有这个部分是带有一些赌博色彩的。因为佛都知道风习一定是会保持中立,等待形势明朗,所以巴罗此去是一定要杀之夺权。

  看起来佛都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但是其实他又何尝不是每一步都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巴罗这件事情一旦失败,佛都就只有仓猝起兵,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克洛亚等人,否则就只能和辛夷逃亡到巴蒂的第二军团开始打内战了。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事情已经成功了,而现在这些考量都没有意义。佛都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他这边倾斜。

  “对了,那个风杨怎么办?”佛都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这使他冷静下来,进而清醒地考虑全盘局势。

  ※※※

  第二天天一亮,佛都就来到皇家园林依维斯的指挥部。

  “二殿下,又有什么事?”依维斯没好气地问道。

  “依维斯,风杨是不是在你这里任掌旗官?”由于现在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珍贵,佛都也就没有时间对依维斯说些言不及义的应酬话了。

  “能不能换掉他?”佛都问道。

  “当然不行!”依维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佛都。

  “是绝对没有可能换掉吗?”佛都又问道。

  “也不一定。”依维斯说道。

  “那么怎样才能换掉他?”佛都一看依维斯的语气好像软了,于是赶紧凑上前去问道。

  “很简单,副校长大人连我一起换了不就行了?”依维斯不温不火地说道。

  “唉,不换就不换!但求依维斯你以后再也不要跟我说这样的话了。”佛都想了想,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甩手道。

  ※※※

  在这两天里,二王子佛都和亲王克洛亚无疑是整个卡纳亚最忙的人。几乎每一个达官贵人都会受到他们的手下的拜访甚至是亲笔书信,句句感人之至,封封动人肺腑。每个人都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身在卡纳亚这个政治漩涡的最中央要继续保持中立,无疑是痴人说梦。所以,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判断依附了一方。

  而目前来说,大臣们分成明显的两派,佛都一派稍微要压倒克洛亚一派。这主要是因为克洛亚一向重视军职轻视文官的后果。

  而百姓则完全是一边倒的形势。搞舆论,比煽动群众的口才,克洛亚阵营中所有干将加起来也不是佛都的对手。

  而在这一天,依维斯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而得到这个消息最兴奋的却是佛都。

  “什么?达修的两大行者来到卡纳亚了?”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佛都正伏在桌案上,盯着王宫地形图。听到消息后,突然将头扭了过来问道。

  “正是。”刺探消息的人答道。

  “他们现在在哪里?”佛都马上撑起身子,眼睛发光地问道。

  “在依维斯总教练处。”那人答道。

  “是吗?那我要赶紧过去。”佛都不再说什么废话,小跑着向门口而去,那刺探消息的人却望着佛都的背影发呆。跟随佛都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看见他像现在这样匆忙的样子。

  ※※※

  “依维斯,听说你来了两位师兄。他乡遇故知,人生一大幸事啊!我特地备了些酒菜来为你庆祝。”片刻之后,正聊得起劲的三人就听到了佛都的声音。

  “唉,真是阴魂不散!”依维斯一拍大腿,非常恼火地说道。

  “这是什么人?”请学问道。

  “埃南罗二王子。”依维斯答道。

  “那还是不要怠慢为好。”凯罗出身酋长之家,尊卑观念还是蛮强的。

  “我哪敢怠慢他?”依维斯苦笑一声。正苦笑间,佛都却已进门了。

  “二王子殿下!”依维斯千般不愿,万般不愿地起身行礼。

  “参见二王子殿下!”凯罗和请学也赶紧站起身道。

  “唉,诸位都是世外高人,不要被这些世俗礼仪所束,佛都只是仰慕诸位的清名,特此前来探访而已。”佛都说着,将眼光瞟向依维斯,意思很明显,“还不给佛都哥哥我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的三师兄请学,这位是我的五师兄凯罗。”依维斯不情愿地介绍道。

  “凯罗,莫非就是十几年前在十日之内接受全埃南罗上百位高手挑战而不败的那个凯罗么?”佛都听到凯罗这个名字于是问道。

  “师兄,你当年有这么威风吗?”依维斯有些揶揄地望着凯罗问道。

  “哪里?都是年少气盛时做的玩笑事,二王子殿下就不要再提了。”凯罗向佛都行了个礼,说道。“据我所知,凯罗先生乃是埃南罗部落酋长之子,这次艺成回国是否打算报效祖国啊?”佛都试探着问道。

  “艺成倒还算不上,凯罗所学不过老师之万一。不过,此次前来卡纳亚一是探望依维斯和西龙师弟。二则也确实有报国之心。”凯罗答道。

  一旁依维斯却是连连摇头叹气,“这可恶的佛都竟然又要将我五师兄也装进套子里去。”

  “这位请学先生呢?是不是也有心助我埃南罗一臂之力?”佛都这才发现刚才有些冷落了请学,于是赶紧问道。

  “在下为人如闲云野鹤一般,实在是难堪大任。”请学微微一欠身,答道。

  “还是请学师兄聪明啊。”佛都在心里赞道。

  “那请学师兄有没有在埃南罗长住的打算,我埃南罗名山大川可是闻名天下的啊。”

  佛都也真会拉关系,跟请学并无一日同门之情,竟也敢称为师兄。不过他身份特殊,人家倒也不敢说他是高攀。

  “请学此次前来埃南罗主要是想和依维斯师弟研讨魔法之奥妙。所以,短期内恐怕不会走。”

  “那就好,那就好。”佛都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一个二流位的武者,一个深不可测的魔法师,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因素。佛都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事情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但是像这样的意外,佛都倒是希望多多益善。

  有了此二人的相助,计划现在已是十拿九稳了。

  “克洛亚,十天之内,你就要知道埃南罗的天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从依维斯住处出来的时候,佛都抬头望着天,紧握双拳,喃喃自语道。

  ※※※

  第三军团驻地风远城。

  “西龙,罗严明天就要回到第四军团。在他回来之前,他的部下就一直在整顿兵马。我看他一回到部队,就要领兵向卡纳亚出发了,我们是不是准备出兵赶往第四军团拦住他?”巴罗急匆匆地走近西龙的帐篷,此时的西龙正手拿地图低头沉思。

  “大军出发的话,从这里赶到第四军团驻地最快要几天?”西龙问道。

  “最快的话……三天!”巴罗思考了一阵,说道。

  “你估计罗严的部队什么时候会出发?”西龙又问。

  “最快的话,两天之内。”巴罗脸色一变,“按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要在第四军团的驻地天鹅堡拦住第四军团的话,那么确实如你所说,已经不可能了。”西龙说道。

  “西龙,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计策?”巴罗看着西龙不慌不忙的样子,心里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已经胸有成竹。

  “铁诺将军!”西龙没有回答巴罗,只是高声喊道。

  “属下在。”铁诺应声而入。

  “铁诺?”巴罗有些疑惑地看着铁诺,又看看西龙,“你们搞什么?”

  “第三圣万骑长铁诺禀巴罗军团长,属下已经奉命调齐本部兵马精锐一万二千人,正在待命。”铁诺对着巴罗,大声答道。

  “我什么时候叫你调齐兵马了?”巴罗更加困惑地问道。

  “巴罗将军,不是你叫西龙先生要我调齐精锐,今夜就要准备出发的吗?”铁诺也疑惑地问道。“去哪里?”巴罗问道。

  “属下,属下不知啊。”铁诺彻底傻了。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瞎子摸象了。是我叫铁诺将军准备兵马的。巴罗你正忙着四处巡视,我也来不及和你商量。”西龙笑着说道。

  “西龙先生是太子的特使,但是怎么能随便干涉第三军团的军务呢?”铁诺得知不是巴罗的命令,有些不悦地说道。

  “铁诺,西龙就是我,我就是西龙,以后跟西龙先生可不许说这样的话。说不定再过几天西龙就是你我的顶头上司也说不定。”巴罗柔声斥责铁诺道。

  “属下有眼无珠,还望西龙先生不要见怪。”铁诺一听,马上知道这个西龙决非等闲之辈,赶紧弯腰赔礼道。

  “好了,都是自己人不要说这种话。刚才是我一时思虑不周,借用了巴罗将军的名义,铁诺将军何错之有,即便有错,也是西龙的错。西龙在这里给将军赔不是了。”

  说着,西龙也是弯腰一拜。

  “哎呀,铁诺安敢如此!日后西龙先生如有差遣,铁诺必定肝脑涂地就是了!”西龙这一拜,可把铁诺吓坏了,赶紧跪在地上。

  “好了,西龙你就不要吓坏我的爱将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说着,巴罗就和西龙一起将铁诺扶了起来。

  “两位,请看这张地图。”西龙也不再假以辞令,径自走到桌旁,铺开手中地图。两人伸长脖子一看,正是埃南罗全国地图,除了图上被西龙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红线以外,和其他的军事地图相比并无特别之处。

  “你们看,第四军团要到达卡纳亚的话,他们一定会走这条路线。”说着,西龙用手在地图上虚划出一条路线,“因为,毫无疑问地,他们肯定是希望用最短的时间赶到卡纳亚。而这条路,是第四军团驻地到卡纳亚最好的捷径。”

  “没错。”巴罗点头道。

  “那么他们的必经之路就是这几个城。”西龙点了地图上的几个城,又接着说道, “还有这个沙地利大峡谷。”

  “而我军如果使用精锐,日夜兼程的话,赶到这几个城市中的星河城只要不到三天。”巴罗不愧是将才,马上发现了事情的关键。

  “而第四军团最快也要四天。”西龙面带笑意地说道。

  “但是我们赶到沙地利大峡谷只要两天,而第四军团要三天,如果我们……”铁诺看着地图,自言自语道。

  “铁诺,第四军团也是帝国的军队!”巴罗有些生气地训斥道。

  “我只是站在纯战争的角度说说而已,又没有说真要这么干。”铁诺红着脸辩解道。

  “如果从纯战争的角度上来说,沙地利大峡谷设伏确实比在星河城好。我们在星河城只能阻挡第四军团,而在沙地利大峡谷,我们却完全可以全歼第四军团。”西龙出言为铁诺辩解道。

  “铁诺,不要只懂得打仗,有空跟西龙先生学学政治谋略。”巴罗看着自己的爱将红了脸,也不好意思再骂他。

  “我只要懂得打仗就行了,玩政治我不是那块料。反正现在埃南罗又没有首相,就是有首相我也不要做。”铁诺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啊……”巴罗指了指铁诺,实在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巴罗你就不要再责备他了。”西龙又笑着圆场道。

  “唉——”巴罗叹了口气,又问道,“西龙,那我们呢?我们两个做什么?”

  “我们?坐镇风远城。”西龙道。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让铁诺冲到星河城,我们两个坐在这里无所事事?”巴罗有些惊讶地问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是你一个人留守风远城。”西龙道。

  “为……什么?”巴罗抗议地问道。

  “第一,星河城是埃南罗第六大城,铁诺将军和我率领一万二千精锐将士完全可以将罗严的大军拖住三十天以上;第二,现在虽然我们掌握了军队,但是并没有将它完全控制在手里,只有你留下来才可能防止发生叛乱;第三,巴罗你的目标太大,很容易被人注意;第四,罗严可以不顾边疆危险,参与卡纳亚的政治斗争,但是巴罗你可不能这样。否则,将来在朝野之上,你就难辞其咎了。”西龙一点一点地说道。

  “对啊,罗严要是按照你说的带走十几万大军,那第四军团剩下来的就是不到十万的老弱残兵,万一永久中立之地的盗贼兵团乘机虏掠,他罗严可就是千古罪人。我要是也跟了过去,到时候真有个什么闪失,我巴罗岂不是要跟他一起背着千古骂名?”想到这里,巴罗汗流夹背,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西龙深谋远虑。

  “我刚刚还骂铁诺不懂政治,现在看来,我跟铁诺完全没有区别,也是个只会打仗的莽夫啊……”巴罗不由得感叹。

  “巴罗,风远城就看你的了,我跟铁诺现在就出发。”西龙挥挥手打断巴罗的话,道。

  “好!”巴罗也不再说废话。

  “对了,克洛亚寄来的那封信该怎么处理?是不是不要回?”突然想起前几天收到克洛亚寄给风习的信,巴罗又问道。

  “不回的话,克洛亚一定会起疑心。”西龙道。

  “但是回的话,我们一时间找谁去冒充他的笔迹?”巴罗又问。

  “嗯……”西龙沉吟了片刻,突然一拍脑子,“那就一个字都不要写,寄给他一张白纸,上面再滴点公鸡血就好了。而且不要那么快寄,得迟一两天才寄。”

  “白纸?公鸡血?”巴罗喃喃自语道。

  ※※※

  三天后,西龙率领第三军团一万二千精锐兵临星河城下。由于埃南罗国内治安一向很好,又有各酋长的私人武装维护地方稳定,所以埃南罗国内各大城市的守备兵力都不是很多,而守备官的职衔一般也不是很高,以免和地方上的酋长发生冲突。

  因此,即使是星河城这样的大城,也只有不到八千的守备兵,最高指挥官也只是个万骑长,而且碰巧这个万骑长以前也和铁诺认识。所以,铁诺冲到阵前,大叫一声,城门就开了。

  而此时的第四军团在军团长亲自带领下,正茫然不知地赶往卡纳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