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传召回京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492 2019.07.09 00:05

  崇祯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可在他心中,朱慈烺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小小年纪哪有那么多心思,如何能威胁到他的皇位?

  况且目前的情况很糟糕,清军已经打到涿州了,正往廊坊等中原腹地进军劫掠,京畿周围一片狼藉。眼下这局势,必须有人出来主持大局,指挥作战。

  他这个做皇帝的自然不敢出去,虽然他平日里自我标榜文武双全,但要是真让他上,崇祯还是会在心中默默的认个怂的。

  所以在崇祯心中,太子朱慈烺目前最为合适,虽然不知道这个儿子怎么整的,但起码有两场战绩在这,在打仗方面或许比自己强上那么一丢丢吧。

  不过呢,崇祯皇帝心中还是担心皇太子的安全的,周皇后近日一直在他耳边吹风,说打仗太过危险,要他将儿子调回京师。

  见皇帝犹豫不决,兵部尚书张凤翼咬牙奏道:“陛下,臣请命总督各路援军,将奴贼赶出大明!”

  听他这么一说,几位大臣像是看猴子一样看着他,心中皆是暗道,这位胆小的兵部尚书为何今日如此胆大?还自请当总督?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

  见张凤翼如此大义,温体仁立刻附议道:“张大人身为兵部尚书,总督各路总兵,最适合不过。”

  崇祯皇帝看了眼温体仁,又看了眼张凤翼,眼中尽是问号,像是在问:你行吗?

  温体仁像是会读心术,一眼就读出了崇祯眼中的问号,他继续道:“臣从战报上看到勇卫营的伤亡情况,勇卫营此战元气大伤,不宜再战,臣请陛下让皇太子班师回京,以做修整。”

  崇祯道:“也对,勇卫营连番苦战,损兵折将,确实需要修整,传旨,召皇太子朱慈烺率即日领军回京修整,朕要亲自在正阳门迎接勇卫营的将士凯旋!”

  听崇祯皇帝已有决断,温体仁也不好反驳,只是暗暗的摇了摇头,这位皇帝,太他娘的护犊子了,哪有老子迎接儿子的道理......

  七月二十二日,崇祯皇帝下令,兵部尚书张凤翼总督九路援军,高起潜为监军。

  在良乡城的朱慈烺当天就收到了这个消息,李廷表每日都将京城的情况派人向他汇报,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对于崇祯皇帝的诏令,朱慈烺并没有反抗,是时候回京师补充弹药了,还有战死将士的抚恤工作。

  朱慈烺本想将战死将士的遗体运回京城,不过车辆不足,加上天气炎热,时间长了容易造成瘟疫。

  因此朱慈烺在良乡城中开辟了一处陵园,将战死将士们的遗体就地埋葬,并在陵园前建忠烈祠、竖碑纪念良乡大战。

  在历朝历代,祭祀与军事都作为国家最重要的两件大事,有着严格的国家祭祀体系,分为中央朝廷祭祀和地方官府祭祀。

  中央祭祀体系分为大祀、中祀、小祀,地方祭祀体系,省、府、州、县等各级祭祀。

  朱慈烺将良乡城的忠烈祠按照省级规格祭祀,不仅如此,他还要在京城建忠魂祠,日后凡勇卫营阵亡将士全部入京城忠魂祠,按中央祭祀规格祭祀。

  祭祀这日,良乡城几乎所有百姓都来了,分别祭拜为保卫他们战死的良乡守备丁世奇等军士,还有殉节的知县蒋秉采等文吏,以及为救他们与八旗军血战牺牲的一千多名勇卫营将士。

  在庄严而隆重的祭祀乐舞配奏中,主祭神官指挥着祭拜,百姓们一丝不苟的行礼祭拜,皆是潸然泪下。

  忠烈祠中,朱慈烺带着勇卫营的将官一一上香,拜了数拜。

  祠外广场上,所有勇卫营将士行持刀礼,并枪礼,齐声吟唱着军歌《精忠报国》: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数千人齐声吟唱,充满震撼人心的感染力。

  一些新招募的守城士兵心中感叹:“有这般祭祀,就算是日后战死也是值了!”

  在陵园的一旁,还有一片坟地,那是勇卫营骑兵战死的战马,所有战死的战马皆与勇卫营将士一起安葬。

  朱慈烺言道:战马虽不能言语,却和军士一样,是勇卫营的一份子,都是为国战死,它们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朱慈烺的举动让勇卫营的骑兵感动不已,战马是骑兵的一部分,骑兵们与自己的战马感情非常的深厚,如兄弟一般,皇太子此举,让骑兵们更加对勇卫营有归属感。

  其他各部将士也都赞不绝口,言皇太子体恤将士,自己能在其麾下效劳,真是此生最大的福气。

  ※※※※※※※※※※※※※

  紫禁城,坤宁宫。

  七月的夏季骄阳似火,坤宁宫前有交泰殿和乾清宫遮挡,周围有院墙围绕,导致常年无风,异常的闷热。

  崇祯皇帝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坤宁宫中,制止了准备通传的内侍,当他进入大殿后,发现周皇后正穿着薄如蝉翼的暑衫在梳洗。

  兴奋之下的崇祯皇帝玩起了暧昧,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周皇后的身后,撩拨她的头发。

  周皇后惊骇之下随手往后甩了一巴掌,差一点打在崇祯皇帝的睑上,让崇祯这个登徒子一阵尴尬。

  这时恰巧一个送瓜果的内侍看到了,周皇后感到十分窘迫,躬身认错,崇祯皇帝则大度的一笑了之,并无责罚。

  周皇后匆匆进了卧室,两个宫女连忙跟进去替她更衣。

  崇祯皇帝见她如出水芙蓉般,虽来了兴致,却也不会没脸没皮的跟进去,大白天做一些不雅之事,于是就坐在主位之上,翻阅起扶手旁的书籍。

  崇祯当了皇帝后极好读书,各处宫室宝座左右都遍置书籍,坐即随手翻阅。

  天下士子听闻后,纷纷争相传诵,更有拍马屁的大臣特意写文章称赞崇祯皇帝有书生风度。

  人一旦被夸,就容易飘,崇祯也是,经常被吹捧,感觉自己很牛逼,飘在天上差点下不来了。

  他认为自己即使不当皇帝,肯定也是天下名士,轻而易举的就能金榜题名。

  周皇后知书达礼,颇通文墨,因此崇祯对这位才色双绝的周皇后宠爱无比,视她为红颜知己,二人也经常在夜间掌灯探讨词赋。

  在换好了衣衫后,周皇后这才过来见礼,并悠悠道:“陛下,您今日怎有空来坤宁宫了。”

  崇祯皇帝放下手中书卷,打量着她,笑道:“皇后,你且猜猜!”

  周皇后略做思考,而后柔声道:“莫不是前线打了胜仗?”

  崇祯讶然:“你怎知晓?”

  周皇后瞋目道:“陛下心系国事,眼中只有朝政,眼下奴贼犯境,陛下更是许久没往后宫来了,若不是前线德胜,陛下怎可来臣妾的坤宁宫。”

  崇祯皇帝顿时尴尬了,笑道:“皇后还是这么的冰雪聪明,不错,正是前线大捷,太子在良乡重创奴贼,斩敌七千余级。”

  周皇后没有关心战绩的事情,而是急切道:“皇儿他如何了?受伤了没有?”

  崇祯安慰道:“皇儿无碍,朕已下诏命他班师回京,你就放心吧!”

  周皇后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