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晋商的反制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130 2019.07.15 11:51

  八月一日,闹腾了这一整天的晋商通敌事件居然发生了反转。

  朝中开始有官员替八大晋商说话,要求严惩闹事者,一帮御史言官更是趁机弹劾刑部尚书兼顺天府尹冯英。

  弹劾的理由是包庇造谣者,诬陷为国奉献的忠诚商人。

  不多久,京城中传出一条令人更加震惊的流言,流言的目标直指皇太子朱慈烺,流言称,五城兵马司暗中受到皇太子的指使,暗中诬陷晋商,想要吞掉晋商的财物。

  证据就是五城兵马司前段时间抓的几个青皮提供的,这几个青皮自称在牢狱中受到狱卒的威胁,而皇太子曾经单独召见过吴诚兵马指挥司的几个指挥......

  一时间,京城各处充斥着各种有利于八大晋商的传言,连八大晋商府第前的青皮无赖和百姓们都慢慢撤走了,八大晋商俨然成为了弱小无助的受害者。

  内阁很快借机插手,撤销了五城兵马司的几个指挥,连冯英也被针对了,有言官上奏请求重审“郑鄤案”,特别在温体仁等内阁大臣的煽风点火下,崇祯对刑部尚书冯英进行了停职查办。

  原本被冯英判定了罪不至死的郑鄤案最终重审,由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进行三司会审。

  郑鄤案看似简单,却又有些复杂,郑鄤案的产生其实就是党争的结果,在去年温体仁弹劾郑鄤,是“温党”与东林党人文震孟的斗争而引发。

  在之前的郑鄤案中,前有内阁大臣文震孟顶着,后有忠于职守的刑部尚书冯英和锦衣卫吴孟明依法办事,郑鄤案这才稍稍平复,最终定了个罪不至死,正常看押。

  如今文震孟去世了,有人旧事重提,明显是想将冯英拉下水,顺便解除他刑部尚书和顺天府尹的权力,阻止他调查晋商通敌一案,这操作可谓是一举两得。

  崇祯皇帝为什么要将冯英停职查办呢,其实这也是温体仁的高明之处,他利用郑鄤“杖母”的事情,深深触怒隐藏在崇祯心里多年的愤怒。

  崇祯五岁时,他的生母刘氏被明光宗下令杖杀,因此崇祯对这种行为从内心深处感到深恶痛绝,再加上历朝历代以孝治天下,即便是后妈那也是妈。

  作为封建皇朝的皇帝,崇祯必须维护这个纲常法纪,因此,在历史上,郑鄤被崇祯下令凌迟处死了,被生生刮了三千六百刀。

  京城范府之中。

  八大汉奸晋商在京师的大管事们齐聚一堂,他们在范府大厅大吃大喝,身边还有貌美歌女作伴,很是惬意。

  席间,范永山大笑道:“那小太子居然敢动我们八大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黄家的大管事接话道:“那小孩还以为自己多聪明呢,殊不知那帮青皮们在白花花的银子面前,连命都能送出去,还能替他卖命?”

  靳家的大管家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对谁都好使,百姓很愤怒吗?还不是捡了银子乐呵呵的走开了?当官的就更别提了!”

  梁家大管事大笑道:“哈哈哈,现在五城兵马司的五个指挥都被撤掉,已经换上我们的人了,冯英那个老东西更是倒霉,朝中有人早就想致他于死地,看他们还敢动我们山西八大家!”

  “哈哈哈......”

  一时间,席间猖狂的笑声大作。

  笑了半天,范永山又道:“让这阵风再刮半天,从明日开始,继续扔银子,让那些青皮们到处吆喝,就说满洲的大爷......不,建奴,建奴的大军已经逼近通州,京城的粮食只够吃三天了!”

  田家的大管事立即鼓掌叫好:“范四爷高明啊,到时候,我们的粮食又开始大卖了,这次我田家要把粮价推到十两一石,看这些小绵羊到底买不买!”

  王家的大管事道:“田二爷是不是过于仁慈了,我王家打算推到十五两一石.....”

  “哈哈哈!”

  整个范府充斥着yin浪的欢声笑语。

  紫禁城的钟粹宫中。

  朱慈烺斜躺在书房中躺椅中,吃着宫女墨琴和墨琪剥好并送到嘴边的水果,同样很是惬意。

  在听着对面李廷表的汇报后,他稍稍有些意外,淡淡道:“那些青皮还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玩意儿,有钱的汉奸就是厉害,连内阁中人都能打通.......”

  原本李廷表建议只让锦衣卫的外围人员去散步晋商通敌的言论,朱慈烺坚持让那些青皮去做,想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狠揍八大汉奸的脸。

  他很想看看八大汉奸被自己夕日的小弟们整,会有何种精彩的表情,结果自己却被打脸了.......

  李廷表道:“既然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人被限制了,那我们是否要让人继续扇风,或是卑职派人扮做青皮冲进他们的府中不小心做掉他们?”

  朱慈烺示意宫女墨琪递一块西瓜给李廷表,李廷表道了声谢后也不做作,直接接下西瓜小口的吃了起来,大热天的他汇报了半天,早已口干舌燥,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见李廷表吃完了,朱慈烺这才微微一笑,说道:“偷偷做掉他们容易,那样却毫无意义,我要的是他们手中的财产!”

  开玩笑!作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我怎么能用这么Low的手段呢?老子一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京城扛把子——人称浩南哥......

  朱慈烺继续道:“这些祸国殃民的跳梁小丑,自以为依靠背后朝中势力在京城只手遮天,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把本宫推了出来!”

  朱慈烺站起身来,目光渐渐变得凌厉了起来,道:“他们以为将我推出,让我碍于自身名声不敢动他们吗?真是可笑!他们越是这样想,本宫就偏要去做!”

  “李廷表,你将锦衣卫抓到的那几个与八大汉奸有联系的建奴细作,和一些做好的证据都交到刑部右侍郎杨廷麟那儿。”

  朱慈烺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气势,他厉声道:“事情办好以后,传我东宫令旨,命令勇卫营全营出动,封掉八大晋商在京师的所有粮库!锦衣卫负责抄家、抄商铺,抓捕与八大汉奸有联系的官员,限在四品以内!”

  “行动命令在行动前一刻钟向各部传达,今晚夜禁二更三点暮鼓敲响时,就是行动之时,务必在明日早朝前结束一切!”

  朱慈烺杀气腾腾道:“行动抄家时,若有反抗阻挠者,一律格杀勿论,管他是什么人,什么官,哪怕是内阁的人,胆敢阻挠,也统统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