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勇卫营(求收藏)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538 2019.06.07 12:00

  钟粹宫的书房中,朱慈烺正在翻看着勇卫营的卷宗,他特意安排了这个局整治朱纯臣,自己并没有去。

  朱慈烺做事很谨慎,将自己与此事尽可能的撇开,尽量不让别人怀疑到自己,所以他将此事交由李廷表和徐盛二人负责,由李廷表派人配合。

  徐盛站在朱慈烺的身边,兴高采烈的讲述着经过,然后嘿嘿笑道:“殿下真是高明,您设的这个局,成国公到最后被累的都快趴下了,真是解气。”

  朱慈烺淡淡一笑道:“这次是对他的小小惩戒,敢跟本宫作对,他朱纯臣以后的日子是不会好过的。当这老东西看到拿十万两银子买到的只是一个手抄帐册,他的心不仅会痛,还永远也不会踏实的,这就叫刀立脖项,悬而不决,让他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去吧……”

  朱纯臣在回到府中之后,一看送来的是一本手抄帐册,由于又气又累,担惊受怕,当时就昏了过去,随后大病一场,差点没到阎王那报到去。

  朱慈烺在拿到十万两银票后,底气总算足了,给了李廷表一万两,作为活动经费。

  又拿出了五千两银子,让孙应元划在勇卫营的账目上。他那皇帝老子肯定会从周皇后那得知他借钱的事情,难免会让人查一下这笔钱的去向。

  朱慈烺万事都得小心,什么都要考虑一下。

  搞定了朱纯臣的事情后,朱慈烺准备去勇卫营看看,让他总督勇卫营的旨意已经下达几日了,他最近一直在了解勇卫营,还没有去过。

  朱慈烺的做事风格就是,无论什么事情,做之前先了解,做到知己知彼。

  这次他依然是微服出巡,只带着十来个东宫亲卫,想到勇卫营来个突击检查,看看真实的情况。

  不多时,朱慈烺一行人来到了驻扎在北海校场的勇卫营营地。

  勇卫营的营地周围有着栅栏围起,隔着一段距离就有一座瞭望塔,算是构建了比较完整的防御工事。

  朱慈烺扫了眼营地的大概情况,暗暗点头,在皇城内都搞的这么正规,这曹化淳的治军能力确实不错。

  曹化淳受命将原先的腾骧四卫整训为新的勇卫营,由于曹化淳位高权重,不可能专门只掌管勇卫营。

  为了实际控制这支军队,曹化淳选用自己派系的卢九德和刘元斌出任监军,从而奠定了勇卫营直属于内廷的属性。

  勇卫营大营门口,站着四个站岗放哨的士兵,这四个剽悍精壮的士兵光着臂膀,粗大黝黑的手中握着钢刀站在门口,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丝毫不动。

  “军营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去!”其中一个士兵扬起手中钢刀,指着朱慈烺一行人,脸色凶神恶煞道。

  “大胆!”

  突然,一声极为刺耳的尖锐叫声响起,伴随着一群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传来。

  来人是一群士兵,簇拥着两个太监,刚刚的声音就是其中一个太监发出的。

  “奴婢卢九德,奴婢刘元斌,拜见太子殿下千岁。”

  二人见到朱慈烺连忙拜倒行礼,紧接着身后的一群士兵也是呼啦啦的跪了一地。

  “兴!”朱慈烺轻抬了右手,让他们起身。

  在皇城府中潇洒的卢九德和刘元斌分别得到消息,说太子殿下正向勇卫营大营走去,二人当场跳了起来,连忙赶来。

  见到一个勇卫营的士兵居然拿刀指着太子殿下一行人,让卢九德和刘元斌二人的魂都险些吓飞了,远远的就开口叫道。

  卢九德指着刚刚扬刀的士兵,尖声道:“你这丘八,竟敢对太子殿下不敬,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来人啦,将他捆了就地处决。”

  此时的那个守门的兵早已丢下了刀,吓得脸色发白,双腿打颤。

  “算了。”朱慈烺制止了他,他走到营地门口,看了眼被吓得满头大汗的士兵,道:“他不知我身份,何罪之有?”

  “殿下仁德,算你小子走运,还不快让开!”刘元斌也是瞪了一眼这名士兵,接着道:“殿下,奴婢这就去集合全营,让您检阅。”

  朱慈烺摆了摆手,道:“不必,只是随便看看,直接进去吧。”

  “殿下请!”卢九德和刘元斌二人连忙在两旁开道。

  朱慈烺走在最前方,在走过营门的时候略微停顿,朝四名士兵微微点头:“做的不错!”

  太子殿下居然还夸赞自己?这四个士兵皆是感觉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有些发愣,当他们清醒时,朱慈烺一行人已经进了勇卫营中。

  一群人进入营中时,勇卫营的士兵们正在训练。

  此时正是下午,日头正悬在头顶,虽然天气刚刚变暖,但大多数的士兵都没穿上衣,光着上半身在操练。

  校场中的士兵约有五千人,都是皮粗肉厚的大块头。

  在阳光的照射下,士兵们身上的肤色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隐隐有些汗水滑落,滴在地上。

  操练士兵的将领也光着膀子的,身上肌肉坟起,一条条鼓起的青筋像是虬龙游动,充斥着狂暴粗野的气息。

  领头的一位将领神色严肃,面无表情,背负双手,目光在一个个士兵身上掠过,大声咆哮道:“训练的时候多流汗,战场上就少流血,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数千士兵齐声大吼,声如炸雷。

  那位将领却摇摇头,露出不满的神情,再次大吼道:“你们是没有卵蛋吗?或者都是一群娘们儿?吼一嗓子都有气无力的。”

  卢九德和刘元斌一听,脸都黑了,没有卵蛋?你他娘的说谁呢?

  “听清楚了!”

  数千人撕心裂肺的大吼声响起又是齐声喊出,简直像山河崩裂,使得所有人都失音了,耳中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

  “这是何人?”朱慈烺指着那位将领,向卢九德问道。

  卢九德立即回道:“回殿下的话,此人名为黄得功,人称‘黄闯子’,是京营名将。”

  虽然黄得功刚刚无意间说了卵蛋的事,好在卢九德为人不错,没有计较什么,并没有趁机给他上眼药水。

  朱慈烺好奇道:“为何称他‘黄闯子’?”

  卢九德指着黄得功,道:“黄参将年少时就无比的勇猛,十二岁的时候偷喝了母亲徐氏酿的酒,徐氏责怪他,他笑着说赔。

  为了赚酒钱,黄参将就拿了一把刀混在官军中,跑到辽东战场上砍了两个敌人的头颅,领了五十两白银的赏钱,回家献给了徐氏,说赔那酒的钱。

  后来黄参将从军,每次作战前都要喝上两口,然后深入敌方军营,不顾生死,不计利害,被称为黄闯子。”

  “原来还有这番典故,真乃猛将也!”朱慈烺感叹。

  朱慈烺点点头道:“这些士兵都是虎贲之师。”

  卢九德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些将士都是曹督主从十几万京营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可以说是整个京营中最核心的战斗力。”

  为切实提高新军战斗力,曹化淳选任人才极为用心,卢九德和刘元斌两个监军太监也是内廷里知兵的人才,而进入勇卫营的将官更是曹化淳精心网罗的忠诚勇敢之士。

  如出身辽东久历战阵的黄得功,这样善战的武将让勇卫营的战斗力迅速提升。

  崇祯对于这支军队寄予厚望,给官兵开出的待遇也是极为优厚。

  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曹督主,朱慈烺不知道为何后世那些影视里将他列为反派,什么东厂头目,迫害百官,危害江湖,甚至李自成攻入北京主动打开城门。

  曹化淳在李自成打进北京城的前几年就早早的回乡养老了,他拿意念开的城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