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御门听政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293 2019.06.13 19:21

  早朝,也叫御门听政,俗称小朝会,一般在皇极门前就行。至于在皇极殿中举行的,那是大朝会,一年当中只有三大节和特殊喜庆时才在皇极殿中举行大朝仪。

  明朝当官的比现在的公务猿上班累多了,简直就是苦逼,每天先是早朝,然后再到各衙门坐班。

  在明初,明成祖朱棣比较勤政,正常在卯时就开始早朝了,也就是现在的北京时间早晨五点,百官们往往凌晨三点就到午门外等候。

  第二日,朱慈烺早早就起来了,在用完早膳后,朱慈烺就赶去了乾清宫,和崇祯皇帝一起早朝。

  期盼中的御门听政终于开始了,此时的皇极门前已经站好了上百名官员。

  最前面的是以内阁首辅温体仁为首的一群内阁大学士,后面是勋贵和文武百官分列两侧,文官为左班、武官为右班,在百官最后面则是站着一群握着刀的锦衣卫校尉。

  文武百官个个站的笔直,没有人敢乱动,因为这个时候,有负责纠察的御史在旁监督,凡是有咳嗽、吐痰、拥挤或仪态不整的都会被记录下来,朝会后听候处理,有些过份的直接就会被锦衣卫当场拖出去。

  皇极门上廊内正中处是皇帝的御座所在,御座两旁站立着身穿铠甲的大汉将军,很是威武,负责保护皇帝。

  御座下首两侧站着一些钟鼓司的乐队,当崇祯皇帝达到御门的时候,一个太监鸣鞭,接着钟鼓司奏乐。

  锦衣卫的力士也迅速撑起五伞盖、四团扇,还有一些乱七八糟代表天帝出巡的仪仗,然后从东西两侧跟着崇祯皇帝登上丹墀,站立在皇帝御座后左右。

  崇祯皇帝在御座坐下后,一个太监再次鸣鞭,立刻就有个内监上前一步,长声喊道:“跪!”

  文武百官行一叩三拜之礼,山呼万岁,随后早朝才算正式开始,这一系列流程下来,很是高端。

  行完礼后,百官抬头偷看,只见御座旁边加了个座位,上面坐了个少年,正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朱慈烺。

  不少人虽然有些差异,但也没人敢说什么,毕竟东宫已经出阁了,有资格参与朝政,只是没想到这么小就参与了。

  朱慈烺坐在崇祯皇帝的下手,心中惊叹,原来上个早朝这么多规矩,完全不像后世影视里那么简单,在大殿里举行,就十几个大臣参与。

  这早朝完全就是露天举行的啊,而且官员超多,加上一些皇亲国戚足有数百人啊,听说太祖朱元璋期间,甚至有上千人。

  不过这么多人,估计大多数来打酱油的,后面完全听不到前面讲话。其实后面官员品阶低,几乎也插不上嘴,不过,重在参与嘛!

  朱慈烺坐在木椅上,像是在旁听,他发现,早朝开始后,官员也不是随便能出来奏事的,还有一套流程。

  首先是鸿胪寺官员先出班,对崇祯皇帝奏报入京谢恩、离京请辞的官员人数。

  这些官员都是前一天在鸿胪寺报备好的,如果皇帝要召见,那么便先行觐见;如果皇帝不想见,则在午门之外遥行五拜三叩之礼,行礼之后便算完事,可以走人了。

  好在这个流程每天都有,平均下来每天并不多,没耽误多少时间。

  接下来便进入了早朝最重要的‘奏事’环节,首先奏的事情就是来自边关的奏报。

  兵部尚书张凤翼咳嗽了一声,然后手拿笏板出班奏事,道:“启奏陛下,据前线总理卢象升传来战报,贼首高迎祥部已被击溃,正西窜逃亡山林之中。”

  崇祯皇帝面露欣喜,而后点点头,表示了解。

  张凤翼归班后,又有一个大臣咳嗽了一声,然后出班奏事。

  朱慈烺好奇,这么严肃的场合,怎么老有人咳嗽?这TM的不会被传染了吧?为何没有御史记录他,也没有锦衣卫拖走他?

  后来他才知道,按照惯例,每个官员在奏事之前都要预先咳嗽一声,一是为了清嗓子,二是为了和其他大臣打个招呼,意思是我要出班奏事了,你们别抢撞腔了。

  这样避免了两个人同时出班造成尴尬,如果出现这种尴尬局面,通常由通政司或鸿胪寺官员负责引导,根本不用皇帝操心。

  在一阵阵的咳嗽声中,各部大臣纷纷出班奏事,汇报这一段时间发生的大事。

  朱慈烺听了半天,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北方建奴目前也算安静,没搞什么大动静,南方流寇被官兵撵的到处跑,各种往深山里钻。

  最后议论的焦点集中在兵部、户部和工部,三个尚书一边咳嗽,一边扯皮,说到底就是兵部想要钱。

  兵部尚书张凤翼咳嗽了一声,出班道:“目前中原战事一片大好,需要抚恤阵亡将士,如果再加点兵饷鼓励前方将士,今年就能把流寇消灭干净。”

  户部尚书侯恂也是咳嗽了一声,出班道:“钱全给你们兵部和工部了,该怎么抚恤怎么赏,你们兵部出个章程,由陛下龙目御览,朱批之后,你们兵部就自行解决去吧。”

  兵部尚书张凤翼一听这个可不干了,说道:“候部堂,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户部的银子可一两也没拨到我们兵部,你是都拨到南方赈灾修堤去了,你给兵部的那点银子,不说中原战事,连辽东欠的兵饷都不够还的,长此以往,兵将不兵了,全都饿着肚子,谁还有力气去打仗。”

  而工部尚书刘遵宪一听他们连工部也给捎上了,也是咳嗽了一声,举着笏板出班道:“工部的银子全都按年初的计划拨付的,一两也没多给过,而且也只能用到紧急的工程上,我们可没有贪一两银子。”

  几人你咳嗽一声说一句,他咳嗽一声说一句,说到最后,侯恂很是光棍,户部就是没钱,你们爱咋咋地吧,事情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朱慈烺无语,早朝光听他们哔哔了半天,没见到解决一件事情的。

  崇祯皇帝已略显不奈之色,天天就是银子,一天都不让他省心。

  崇祯皇帝看了看朱慈烺,见他若有所思,好象还挺有兴趣,于是开口说道:“太子,你对此事可有何看法?”

  众位大臣一听,陛下这也太儿戏了吧,让一个小孩子听政也就罢了,国家大事之前,陛下居然问一小毛孩子有什么看法,他能听得懂吗?

  朱慈烺听到后,也是先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可一看众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也罢,既然皇帝老子问了,也不能让自己这便宜老子没面子不是,顺便也让文武百官认识认识自己。

  ※※※※※※※※※※※※※※※※

  注:皇极殿,最初称为奉天殿,明朝嘉靖四十一年改称为皇极殿,清朝时改为太和殿。明清两朝貌似历经了四次失火,重建了几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