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京城扛把子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456 2019.06.06 08:49

  成国公贪污了那么多的银子,怎么能便宜了这老小子,现在还不能动他,也不能让他好受了,得要好好的敲他一比!

  朱慈烺又仔细想了想,心中有了个想法,于是给朱纯臣写了封信,内容大体是:

  成国公朱纯臣台见:

  在下京城扛把子,人称浩南哥,老子听说你平时仗势强纳小妾,欺负人家小娘子,还抢人庄田,老子觉得新奇,所以对你格外关注。

  没想到,经过老子的多日查探,发现你个老东西居然还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收受贿赂、吃空饷、做假账、勾结阉人等。

  老子虽为京城扛把子,也见过不少大世面,可像你这样牛逼哄哄的还真是少见,老子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你搂银子的手段。

  老子在无意之中,偶得国公大人一个遗留的东西,是个小本本,观之甚惊。老子也不想跟你发生不愉快,没打算去揭发你。

  但是呢,如今世道艰难,黄白之物来之不易,老子囊中羞涩,所以想请成国公资助一二,老子也不贪图多少,国公大人奉上十万两银子即可。

  老子拿到银子后,就将记载着老子不认识的账册还给你,从此两不相欠。

  如果国公大人将此事捅出去,老子不介意想办法将这小账册送到宫中,给天子一观。

  三日后带银票到大明门外棋盘街南头等候,痛快交接,切记。

  朱慈烺然后找来了徐盛,将书信给他看了看。

  徐盛看完书信后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因为朱慈烺正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徐盛憋着笑,面部表情相当的丰富。

  朱慈烺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徐盛,怎么样,忍不住就笑出来吧!”朱慈烺带头笑了出来。

  徐盛也实在憋不住,笑的是前仰后合,笑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笑着说道:“殿下这是在敲诈成国公,可是敲诈就敲诈呗,可写了这么一封信,还不把成国公给气死啊。”

  朱慈烺也笑着说道:“光要他点银子不是太便宜他了吗,小爷我这口气又怎能出的来?”

  朱慈烺让徐盛这将信收好,说道:“此事交给李廷表去办,让他在成国公府附近找个乞丐送去,切不可让他们知道是谁干的此事,否则咱们会后患无穷。”

  徐盛说道:“卑职省得,可那帐册真的就这样给他们了,这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朱慈烺笑了笑道:“爷是吃亏的人吗,让李廷表将帐册抄一份给朱纯臣,原帐册咱们留着,以后还要找这个老东西算总帐呢,岂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李廷表接到徐盛传话,看了下书信,下巴差点惊掉了,这是太子殿下的写的?打死他都不相信啊!

  李廷表不敢怠慢,照着太子殿下的话,很快就将这封信送到成国公府。

  成国公朱纯臣的书房中。

  朱纯臣拿着这封信,气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同时心中有些害怕,如果真让万岁看到账册,依着崇祯的性子,自己还有活路吗?

  崇祯对于欺瞒自己的人,可是恨之入骨,前几年几个大臣在西市被砍头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这他娘的是谁在搞我?怎么会得到自己的账册?”

  朱纯臣确信自己的账册丢失了,非常的惊恐,不停在书房中踱步。

  朱纯臣在书房分析了一晚上,将朝中的政敌全部列了出来,一个个的分析筛查,折腾了一晚上。

  他最后下了结论:应该就是这个叫‘浩南’的京城小混混,如果是政敌得到了账册,肯定第一时间将账册递到崇祯的龙案前,借皇帝的手弄死自己,怎么可能会敲诈呢?

  混混就是混混,陋习不改,好在没什么脑子。

  朱纯臣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连忙让人去查探那个叫‘浩南’的混混,想要弄死他。

  凑巧的是,京城中还真有一个叫‘浩南’的小混混,一脸懵逼的被成国公府的人抓了起来,被打到了生活不能自理。

  揍了半天,朱纯臣也发现不对劲了,这个小混混好像压根不知道这回事啊?

  没过多久,朱纯臣又接到一封信,信中说道:你个死扑街,还想抓老子?赶紧准备好银票,否则等死吧!扑街!

  朱纯臣看完书信后,气的浑身发抖,然后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

  到了第三日,朱纯臣已经提前在棋盘街安排好了一批家丁,自己身穿一身便服,带着十八名得力家丁就去了棋盘街。

  朱纯臣心想,敢敲诈老夫,真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

  老夫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尔等宵小上勾,想和老夫玩,你们还太嫩了!

  棋盘街在皇城出口正南面,是内城中最热闹的一条街,此时的棋盘街商铺林立,人头攒动,人流密布。

  朱纯臣在棋盘街等了半天也没人搭理他,他心中那个气啊,鼻子都气歪了。

  刚甩着袖子准备回府,突然一名乞丐来到他的跟前,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速去东城明时坊,迟则不候。

  朱纯臣没有办法,只能屁颠颠的带着人直奔东城的明时坊而去。

  朱纯臣刚到东城的明时坊,气还没喘上一口,又有一个乞丐送个纸条,上面写着:去南城的宣南坊。

  朱纯臣心道,这个人还挺精明,也罢,破财免灾,然后吩咐一个家丁去找匹马来。

  等了一会儿,马还没找来,又有一个乞丐送了一张纸条给他,上面写道:“如再磨磨唧唧的,你就直接进宫去找陛下吧。”

  朱纯臣心中一颤,不敢耽搁,步行着匆匆奔南城的宣南坊而去。

  当朱纯臣到了南城的宣南坊后,还是没有看到敲诈的人,而是又有一个乞丐给了一张纸条,字条上写着:速去西城鸣玉坊。

  朱纯臣没有办法,只得又奔西城的鸣玉坊而去。

  朱纯臣哪里走过这么长的路,只累得吁吁带喘,额头鬓角大汗直流,要狼狈有多狼狈,好在总算到了鸣玉坊。

  他身后的一群家丁也是累的跟群狗一样,不知道老爷带着他们干嘛来了,说好的来打人的呢?怎么感觉被人撵了一路?

  这时,朱纯臣又接到一个乞丐送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地点,时运赌坊。

  朱纯臣没办法,只得又奔时运赌坊而去,刚进赌坊的门口,就累得走不动了,一手拎着装满银票的包袱,一手扶着门框喘着粗气,眼前直冒金星,心里这个骂呀。

  此时时运赌坊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就在朱纯臣喘粗气之时,从旁边过来一名大汉,头戴斗笠,低着头看不见脸。

  他来到朱纯臣身前,迅速将包袱抢走,并塞了一封信给朱纯臣,一眨眼工夫就闪入人群当中,不见了踪影。

  朱纯臣连忙让家丁去追,然后打开信一看,上面写:没事多多锻炼,有助于房事,帐册已送你府上了,感谢国公爷的银子,如果想报复我,尽管来找我,老子京城扛把子——人称浩南哥!

  成国公府来的十几个家丁绕了大半个内城,早已累的不行了,此时哪里还能追的上那头戴斗笠的大汉,没过多久就被甩了十八条街。

  ※※※※※※※※※※※※※

  注:明朝前期有大明宝钞这种银票,后期是没有银票的,晚明的时候出现一种‘会票’,会票是银票的前身,不过使用范围有限,不能完全当货币使用。这里为了方便剧情才写的银票,后面尽量少出现,请大家见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