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新营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751 2019.06.24 11:10

  经历了光时亨案子之后,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新城基本已经建好了,所有规划也在一步步的落实。

  这一个多月内,大明也发生了不少事情。

  五月十三日,延绥总兵官俞冲霄在安定攻打李自成,战败而死,后李自成侵犯榆林,被贺人龙打败。

  五月三十日,朝廷免除京畿内五年以前欠交赋税。

  六月二十六日,总兵官解进忠在淅川安抚流贼,被流贼趁机杀害。

  朱慈烺无暇管那么多,他目前的事情要把流民的事情彻底的收尾。

  朱慈烺先是任命了任光宇为新城的知县,那是一个落难的举人,混的很差劲,不然也不会流落成流民了。

  举人具备担任低层官员的资格,仅仅是资格而已,实际上担任的可能性很小。在一些高居上位者的眼中,几乎不值一文,对于一些市井小民来说,却是高高在上。

  因为举人的身份,加上任光宇平日待人平近,不摆架子,经常帮助其他流民,很快在流民中混出了一点名声。朱慈烺派人调查并考较了一番,觉得任光宇品性不错,也颇有点当官的料,于是就认命他为新城知县。

  等新城一切安稳了下来,朱慈烺就派人在新城贴下告示,宣布从青壮中招募一些士兵,用来守卫新城,表现好的还可以加入勇卫营。

  勇卫营在城外的营地距离新城并不远,很多人在建城的时候都见识了勇卫营平日的训练,这支军队令他们大开眼界,加上待遇是京营中最好的,很多青壮都想加入。

  特别在知道勇卫营是给了他们活路的皇太子的亲军后,更多的人响应号召,愿意参军。

  有人投军,朱慈烺当然是欢迎,不过对投军的人也不是来者不拒。规定只接收年龄在十五岁以上,三十五以下的男子,同时也对投军者的身高、力量、体能有一定的要求限制。

  这样一来,又淘汰了很多人,新营最终收录的有一万五千多人。另有六千多在适龄以内,但其他要求达不到的人,朱慈烺也没有放弃,将他们全都暂时编为民军,负责维持新城治安。

  招兵的事,朱慈烺自然先是与崇祯皇帝通过气了,皇子私自招兵可是大罪,触碰到了皇帝的红线。

  因为朱慈烺还小,崇祯皇帝并没有那么深的戒心,加上田赋一事的面子上,崇祯当时就批准了。不过同时表示很为难,毕竟有兵就需要军饷,崇祯现在可是个穷光蛋。

  朱慈烺立刻表示,钱不用您出一个铜板,和抚民一个路数,由儿臣一手操办,不花国家一分钱。

  虽然不知道皇太子这位招财童子用什么手段搞到的银子,但只要不花钱,崇祯皇帝自然没什么意见,他巴不得全天下的兵都不要军饷呢。

  只是崇祯皇帝不知道,他还以为朱慈烺只是招募几千个守城的士兵,却没想到这小子招募了上万人。

  朱慈烺重新调整了勇卫营和新营的编制,任命黄得功继续掌管勇卫营,由卢九德担任监军。孙应元掌管新营,由刘元斌任监军。

  朝廷给各军安排监军的目的大家都清楚,朱慈烺虽然觉得没必要,也不会头铁到去请求裁撤监军,那样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朱慈烺也不会让这两个监军闲着没事做的,他把监军的职责重新规定了一下,以后负责士兵思想指导,并采办军中物资和发放军饷。

  为了防止军官克扣军饷,朱慈烺把军饷统一由监军负责发放,军中人员固定,军饷固定,克扣的现象基本也就杜绝了。

  朱慈烺将新营的一万五千名新兵分为四部分,火枪兵、长枪兵、骑兵和炮兵。并派出一千五百名勇卫营的老兵,每人带十个新兵。

  原本朱慈烺让人去兵部要一些盔甲武器什么的,兵部表示物资困难,只能从盔甲厂分出三千副盔甲和兵器。

  对此朱慈烺也能理解,大明国力每况日下,各地卫所的军户以及官兵甚至连个像样的盔甲都没有,兵部能挤出三千副已经看在他皇太子的面子上了。

  在新兵队伍整编完毕之后,朱慈烺立刻下令,全军开始进行训练。

  按照朱慈烺的要求,和勇卫营的训练一样,先从队列训练开始,平时带着俯卧撑,负重五公里越野等,等体格训练的差不多的时候,才练习军队格斗术和进行战术训练。

  朱慈烺认为,团体作战能力比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更重要,戚家军的鸳鸯阵就是几人一队,攻守兼备协同作战。大规模作战的时候,以队为单位,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能如铁桶一般。

  这些新兵从流民变成士兵,又训练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最主要的是每天都很累,不少人都觉得吃不消,于是开始耍小聪明,偷懒,磨蹭时间等。

  对于这种情况,勇卫营的老兵自然熟门熟路,他们都是过来人,一眼就瞧的明明白白的,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顿棍子。

  “还跟老子耍心眼,老子当初就是这么玩的,起来接着练!”

  “就你们一个个的,上了战场也是送死的命!”

  勇卫营的老兵一边骂着,还一边举着棍子,打了过来。在这种暴力的胁迫下,情况也好转了很多。

  看到一个个满不情愿的样子,孙应元直接宣布,凡是每天完不成训练量的,扣掉一钱军饷,并打十军棍,当天就执行。

  这个命令宣布后,新兵们立马被治的服服帖帖的,他们每个月的军饷不过二两银子,每天扣一钱的话,一个月后还有军饷嘛。

  朱慈烺忽然想到,这些新兵多原本都是淳朴农民,或许可以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于是他安排了一些年纪稍长、思想觉悟高的一些老兵,在训练后休息的时候去和新兵谈天说地,尝试做一些思想工作。

  开始讲的都是些大道理,虽然不少人都能听进去,可时间一长也就腻了,还有些油滑的新兵,处于看戏的状态。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些老兵混迹行伍几年,都是过来人,当新兵们喊累喊苦时,他们就会告诉新兵们:“一个鞑子的人头值五十两银子,你想不想赚?”

  “五十两?!当然想赚了!”很多新兵内心澎湃,鞑子的脑袋真他娘的值钱,要是砍个脑袋的话,就发了呀!

  “想赚的话,就他娘的别偷奸耍滑的,练好了本事,上战场赚银子去!”这些老兵趁机煽动道:“我们平时严格督促你们训练是为了你们好,想在战场上活下来,就得靠平时苦练,想要当官发财,就得练好本事多杀鞑子!”

  经过了老兵们做了这些“特殊”的思想工作之后,新兵们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训练的主动性也大大增加。

  训练虽然是苦了一点,但士兵的饭食却一点也不含糊,老兵就不用说了,新兵也是每餐也是两大碗白米饭,一份素菜,中午外加三两肉。

  这些新兵之前都是流民,在来京城的路上,基本都啃过树皮,平时连碗干净的粥都吃不到。现在每天都有肉吃,这简直就是当官的生活啊,很多人想到这里,也都开始认真了起来。

  新兵们的训练激情是上去了,可朱慈烺却眉头紧皱,操心着另一件事情。

  没有装备,对后面的战术训练影响极大,火枪手需要火铳,骑兵需要战马,炮兵需要火炮。

  在思考了几天后,朱慈烺把勇卫营之前质量不行的火铳都运了过来,用来给新兵熟悉和熟练填装等步骤。

  好在火铳射击的训练时间不用太长,一个月内就能上手,因此朱慈烺也不着急,等兵仗局慢慢生产吧。

  目前兵仗局生产的火器优先装备勇卫营,勇卫营剩下淘汰的,和兵仗局后期生产的火器才装备新营。

  步兵的训练解决后,骑兵和炮兵却犯难了,没有战马怎么练?

  对此,朱慈烺只能想办法找曹化淳从御马监搞一点战马出来,无论品相强弱,只要能骑就行。

  朱慈烺没指望这些新兵能在短时间内骑着高头大马驰骋疆场,很多人连马都没骑过,前期只要能在马上跑起来不摔下就行了。

  至于炮兵训练,朱慈烺只能让他们先学习炮兵理论知识,然后去勇卫营的炮兵营地观摩,最后拉几门中小型佛朗机炮给他们练手。

  而除了训练新兵之外,朱慈烺对勇卫营老兵们同样也没有一点放松。当然现在的老兵训练的重点以经不再是队列了,平时以实战训练为主。

  每天都会进行拉练,进行布阵、冲锋、拒马、夜战、埋伏等实战演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