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收拢军心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075 2019.06.28 19:12

  (四十九章莫名其妙404了,正在申请解封.......)

  勇卫营装备了定装纸筒火药后,射击速度更快了,几轮射击后就团灭了一个一个牛录三百人的清军骑兵。

  几轮如此悬殊的战绩,令不少勇卫营的士兵都看得目瞪口呆,包括一些在边军作战过的老兵。没想到在印像中穷凶极恶的鞑子,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全部结果了,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当年不少人在边军可是真刀真枪的跟八旗军死磕的,那打得是十分惨烈,斩个首级是极为的不容易,没想到现在拿着火铳几下就干死了一群。

  “殿下,没想到这火器这么厉害,我开始还有些担心呢!”黄得功粗狂的笑道。

  孙应元也趁机宣传道:“殿下深谋远虑,日后跟着殿下定会军功满满,喝酒吃肉!”

  “对,我等跟着殿下日后定然建功立业,吃香的喝辣的!”勇卫营的一群将士哈哈大笑。

  朱慈烺也是咧嘴一笑,道:“好了,别废话了,迅速打扫战场,后面还有大战。”

  这个时候,被追赶的一群夜不收连忙过来参见,为首的是一个哨官千总杨其礼。

  杨其礼今年三十岁,名字虽文雅,但长得却是精壮的很。原本是锦州的一个老夜不收,因为能力出色被选出调往京营,这让他的那个老上司“心疼”了好一阵子。

  杨其礼在龙骧夜不收的考核中多次占据第一,被认命为第一哨的哨官千总。

  朱慈烺问道:“怎么回事?为何被鞑子追赶?”

  他不相信他的龙骧夜不收会无能到这种地步,伪装状态下还被清军骑兵发现追赶。

  通过杨其礼的报告说,清军自昌平南下后,京畿周围到处都是四处劫掠的清军,龙骧夜不收第一哨的人发现了躲在一处农家的朱纯臣。

  朱纯臣是京营的一把手,不少出自京营的勇卫营将士都认识他,遇到夕日的大领导,自然想着搭把手救一下。

  第一哨的千总杨其礼便集合全哨夜不收袭杀周围的清军,一路将朱纯臣向京城护送,并承担断后。

  清军探马发现有一股明军骑兵护送一个大官后,立刻派出一个牛录的骑兵追杀。

  好在龙骧夜不收战力出众,以损失五名夜不收的代价下斩杀了七十七名清军骑兵,并冲出了包围。

  听着杨其礼的娓娓道来,朱慈烺突然暴起,一脚踹翻杨其礼,怒道:“蠢货!谁让你救他的?你们龙骧夜不收的任务是负责侦查敌军情报,并不是救人,如果想着救个大官邀功,那你们趁早滚出勇卫营吧!”

  见皇太子发怒,所有夜不收都跪倒在地,就连身为龙骧夜不收一把手的徐盛也跪了下来。

  朱慈烺见他们发愣,有些不明白,便继续道:“不妨再告诉你们,那个朱纯臣已经被本宫斩了,那种畏敌退缩的货色,十条命都不如我的一个兵重要!”

  不仅是龙骧夜不收的成员,就是周围的勇卫营众人闻言也是心中大动,皆是感动。

  谁都想不到,太子殿下居然把他们看的这么重要,很多人在此刻都在心中暗暗发誓,誓死追随太子殿下。

  杨其礼虽被一脚踹翻,但此时心中更是感动,他在边军一直遭遇上司的不公正待遇,一个个根本不把他们夜不收当人看,只有在分军功和银子的时候,才对他表现出一丝“关爱”。

  皇太子的这番话语,让杨其礼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连忙爬起来又跪到朱慈烺身边,道:“卑职死罪,辜负了殿下的期望!”

  朱慈烺见他如此,也不忍再做惩罚,将他扶起,严肃道:“记住,你们是大明乃至整个天下最精锐的兵!再去打探,如不将功赎罪,自己找个地方自裁吧!”

  孙应元心中暗叹,皇太子虽然年幼,但这收拢军心的手段,玩得可真是得心应手啊,看来自己没有跟错人。

  ※※※※※※※※※※※※※

  在距离西直门二十里外的有一处树林,这里毗邻石景山,附近地势高洼不平,有不少山坡。

  一处长满植物的山坡上,杨其礼正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周围。

  这望远镜是朱慈烺当初命令兵仗局打造出的那批,现在被装备到了勇卫营中,龙骧夜不收人手一个,勇卫营的把总以上的将官也人手一个。

  拿到望远镜的时候,人人皆是好奇,在使用之后无不赞叹,这东西简直就是千里眼,居然能看到数里外的东西,勇卫营中都称呼望远镜为“千里境”。

  在几声鸟叫之后,从远处的一片树林之中钻出了一个人,来到了杨其礼面前。

  杨其礼沉声道:“怎么样,有发现鞑子吗?”

  一名夜不收摘掉头上带着的绿草环,道:“回禀大人,方圆五里外没有发现敌军大营,只在西南方发现一股鞑子探马,人数在三十人左右。”

  杨其礼点了点头,道:“有鞑子探马那就说明周围肯定有鞑子的大队人马,继续监视他们,一有动静,马上就回报给我。”

  那名夜不收应了一声,立刻转身离开,三转二转,就消失在丛林中。

  杨其礼身边的一名夜不收把总问道:“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杨其礼道:“不着急,先派人去联络其他几个把总,让他们带队回来,一起吃了这股鞑子。”

  这名把总不解道:“大人,就我们这一队十个人,干掉他们不难吧!”

  杨其礼瞥了他一眼道:“没听殿下说吗?我们的命可金贵的很,为了这三十个狗鞑子有必要冒险牺牲吗?其他几队距离不远,很快就能赶到,等着吧!”

  杨其礼过去在辽东镇的锦州做夜不收,常年出城侦查建奴动向,时不时的砍几个脑袋回来领赏钱,因为不愿与上司分赏钱孝敬而被老上司“忍痛”举荐到京营,后又被选到了勇卫营。

  按照他对清军探马的了解,虽说他这十名夜不收对付三十个清军探马没问题,但杨其礼清楚,他的任务是侦查敌军军情,而不是找对方探马死磕。

  这三十个清军探马,要收拾就得一次做的干净,不能留下活口回去报信。

  当然最好能从清军探子中抓几个活口,好询问清军的大营位置和兵力虚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