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闯王被俘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236 2019.07.10 20:10

  在讲读的课程结束后,姜逢元刚刚出了文华殿偏殿,立刻就有传旨太监前来,让朱慈烺到主殿觐见。

  自从良乡大捷后,崇祯皇帝的精神越发的好了,见朱慈烺到来,崇祯皇帝招了招手,让朱慈烺一起陪他看奏章。

  近日来,崇祯皇帝对朱慈烺可谓上宠溺有加,更是有心培养,每次早朝都要他陪在身侧。

  连日常召见大臣的地方都从乾清宫改到了文华殿主殿,所有诛赏处分,崇祯皇帝都要他在旁边同看。

  即便是批阅奏疏,崇祯也要召朱慈烺一起观看,并教他如何回复群臣的上书。

  崇祯看着朱慈烺,越发的疼爱,笑着道:“太子,今日所学如何?”

  朱慈烺恭敬道:“回父皇陛下,儿臣今日主要与姜先生学了书法。”

  “写来给朕看看!”

  崇祯皇帝话音刚落,王承恩便已准备了笔墨,轻轻放到朱慈烺的面前。

  朱慈烺拿我墨笔,毫不客气,在宣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

  崇祯皇帝偏头看去,边看边惊讶道:“形状略扁,字方笔圆,体势向左上方明显斜抬,笔画从容衍裕,光洁凝重,抑或偶有牵连,这是姜逢元的风格啊,太子居然在短短时日内已练得几分相似,着实不错!”

  朱慈烺忙道:“父皇陛下缪赞了,儿臣只是初学,不敢与姜先生的书法相比,恐污了大家.......”

  父子二人相谈甚欢,令一旁的王承恩感慨不已,暗道皇爷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不多久,前线传来一份八百里加急塘报,曹化淳捧着塘报直入文华殿,丝毫不比上次拿着朱慈烺的捷报慢上丝毫。

  曹化淳边走边喊道:“皇爷,喜事啊,大喜事啊!前线陕西巡抚孙传庭发来塘报,本月二十日陕西大捷,孙传庭将贼首闯王高迎祥给活捉了!”

  崇祯皇帝心中猛然一震,迅速拿过塘报,一眼扫去,顿时龙颜大悦,微微颤抖的双手难掩激动之情,他大声道:“好个孙传庭!将流贼诱入死地,一股聚歼,生擒贼首高迎祥!好啊!”

  高迎祥自崇祯二年扯旗造反以来,已历时七年,可以说,朱慈烺刚刚穿越来明朝,这位大哥就开始造反了,直到今天才落网。

  这七年来,高迎祥转战大明各地,在当时全国各路农民军中,他的部队是实力最为强悍的,高迎祥也自称为“闯王”,隐隐成为各路义军的首领,手下更是出了李自成和张献忠这两位大佬。

  朱慈烺却没有那么兴奋,他知道,高迎祥这面大旗虽然倒了,但接下他闯王大旗的将是更为强横的李自成!

  不过,他不愿扫皇帝老子的兴,脸色表现得也很兴奋,并且道:“儿臣恭喜父皇陛下!”

  崇祯皇帝笑的合不拢嘴了,突然脸色一正,道:“传旨,急回孙传庭,令他亲领大军将高迎祥押赴京城,进京献俘!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崇祯皇帝被高迎祥折腾怕了,担心高迎祥在路上被各路农民军劫走,那样就真他娘的白高兴一场了。

  崇祯继续道:“洪承畴和卢象升,在中原总督剿寇,皆有大功于社稷,朕也要重赏,传旨也让他们二人进京!”

  朱慈烺闻言立刻奏道:“父皇陛下,万万不可,中原匪患未彻底清除,高迎祥余部还有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等大寇,父皇切不可召回两位重臣,毁了布置多年的中原剿寇大计啊!”

  崇祯皇帝好奇道:“塘报中言道,贼首高迎祥和他的心腹将领刘哲、黄龙,都被擒了,他手下的几万大军,也在孙传庭的打击下彻底崩溃了,流寇哪里还有人马?”

  朱慈烺解释道:“父皇,高迎祥手下有十三家大寇,其中李自成和张献忠二员大将最为得力,远不是刘哲、黄龙等辈可比的,切不可小视啊!”

  崇祯皇帝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但他还是比较谨慎的,于是同意了朱慈烺的看法,言道:“那就让孙传庭进京献俘,洪承畴和卢象升继续一南一北配合,彻底剿灭中原流寇!”

  听到这里,朱慈烺终于放心了,上次他白送了一百万两银子用于中原剿寇,只要这两位大佬今年内不受外界因素干扰,全力围剿李自成和张献忠应该毫无问题!

  中原战事一了,大明再恢复一阵子,即可挥师北上,决战满清,收复辽东失地,恢复奴儿干都司!

  当然了,这是最理想的发展,历史上充满了变数,大明的劫难只是刚刚开始,未来几年的天灾将比现在猛烈十倍!

  贼首高迎祥被俘的消息传开后,皇宫上下喜大普奔,崇祯皇帝带着朱慈烺来到了奉先殿。

  在大明十几位皇帝的牌位前,崇祯皇帝痛哭流涕,祭告列祖列宗,讲述着自己这些年来的艰辛历程,现在终于得到了一丝回报。

  饶是朱慈烺心智坚定,此时听着也被感染了,忍不住上去安慰了几句。

  崇祯和朱慈烺在奉先殿跪了半天,在祖宗牌位前该说的也都说了,二人这才起身,就近去了乾清宫。

  跪着说了半天,崇祯早已又累又渴,在乾清宫的龙椅上不顾形象的摆着经典的“葛优躺”,品着茶水,想着高迎祥被俘的事,脸上的笑容渐渐地舒展开来。

  朱慈烺一直陪着他,也被折腾的不轻,找了个板凳坐下,无语地看着这个不顾形象的皇帝老爹。

  休息了一阵子,崇祯生怕别人不知道高迎祥被俘的事情,于是急忙忙的带着朱慈烺去了坤宁宫。

  二人一起来到了坤宁宫,崇祯老毛病又犯了,不让别人通传,拉着朱慈烺悄悄的溜了进去。

  二人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来到坤宁宫大殿外,伸着头朝里看,只见周皇后正坐在绣墩上,教一个太监识字,太监抓耳挠腮也不认得眼前几个字,周皇后顿时恼怒,罚他跪在台阶上。

  小太监刚走出殿门就看到了偷窥的二人,惊骇之下连忙行礼。

  崇祯见藏不住了,只好走了出来,笑道:“皇后,你为何要罚他?”

  周皇后先是对着崇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然后朱慈烺又对着周皇后行礼,一套礼节完成后,周皇后才道:“臣妾问小秦子识字否,他说不识,臣妾就写了几个字教他,这才过了一会儿,他就忘了。”

  朱慈烺笑嘻嘻道:“母后还当起教书先生了。”

  崇祯皇帝闻言也是笑道:“可不是嘛,那我向先生求求情,请对小秦子免罚,怎么样?”

  周皇后边笑边嗔道:“你们啊,坏了学规。”

  小秦子眼力十足,听出意思后连忙谢恩起身,然后屁颠屁颠的为两位大佬沏茶扇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