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炮打骑兵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220 2019.06.30 11:10

  看来眼前这股明军,虽然阵仗纪律看起来挺吓人的,但统兵的将军却是个白痴。

  想到这里,谭泰不再多想,直接下令由自己亲自率领所有骑兵发动进攻,迅速冲跨明军的防线,步兵随后跟上掩杀。

  谭泰有骑兵一千多人,其中基本都是八旗满洲和八旗蒙古,其余的都是步兵,还有一部分汉军包衣。

  因为在西直门下损失了一个牛录和之前追击夜不收损失的一个牛录骑兵,现在只剩下两个牛录六百名骑兵。

  谭泰亲率六百名满蒙骑兵,以白甲兵等身穿双层或者三层的披甲骑兵为箭头,开始向勇卫营发起冲击。

  两军的距离大概在二百步,战马需要有一个加速度的过程,而且也不能把身后的步兵甩得太远了,因此在一开始,谭泰率领的六百骑兵是迈着小碎步前进的。

  按照以往的战斗经验,八旗骑兵在进入一百五十步距离的时候,开始小跑,进入到一百步以内,才开始全速奔跑。

  “火炮准备!”

  用我给与阵前的炮兵们接到命令后,立即有条不紊的检查虎蹲炮并准备装填,并用大铁钉将炮身固定在地面,防止后坐力把炮身掀翻。

  虎蹲炮就像是个低俯角的大型掷弹筒,重三十六斤,携带轻便,容易移动,是明军国产火器,当年的戚家军打鬼子时经常使用。

  黑压压的清军骑兵如潮水而来,已经距离勇卫营一百八十步。

  “开炮!”

  勇卫营炮兵指挥官一声令下,一排五十多门的虎蹲炮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火炮齐射声。

  虎蹲炮里填装的是上百枚五钱重的小铅子或小石子,上面用一个重三十两的大铅弹或大石弹压顶,杀伤力和辐射范围很大,特别适用于野战。

  五十多门虎蹲炮齐射,刹那间阵前弹丸密集如雨,铺天盖地的射向清军骑兵。特别他们的骑兵是密集的作战队形,更是不可多得的好靶子。

  朱慈烺拿着望远镜,清楚地看到冲在最前面挥刀狂嚎的一排八旗军骑兵,被一片铅弹直接打成了筛子,溅起一阵血雾。

  虎蹲炮射程五百米,现在他们的距离仅有二百多米,什么三层重甲,在虎蹲炮面前完全无用。

  特别是冲在最前面扛着旗子的旗手,直接被一发三十两重的铅弹拦腰打穿,打成了一地碎肉。

  一轮齐射后,山道中间的清军骑兵死了一片,内脏残肢,断手断脚更是不计其数。

  那些镶黄旗重甲骑兵刚开始准备全速奔跑发起冲击,被前面尸体这样一堵,不断有人马绊断在地,更将前方堵成一团,其疯狂的冲锋攻势大减,瞬间凉了一半。

  即便如此,八旗军的骑兵还是表现出了超强的战斗力,凭借着高超的马术躲开了前面的障碍,继续向勇卫营方阵冲去。

  这些八旗军骑兵常年入关,经常挨炮轰,对这种虎蹲炮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他们清楚虎蹲炮的弱点。

  这种散弹杀伤力虽然广,但是装填耗时间,实心弹装填快,威力却不强,杀伤力有限。

  果然,在进行了第一轮的散弹射击后,勇卫营的炮兵们又换了实心弹打了两轮,然后便连忙抬着炮弹等从两侧退到后面,将前排交给火枪兵们。

  虎蹲炮因为被铁钉固定在地上,拆解需要时间,此时只能放在原地。

  “预备,准备射击!”

  命令下达后,三排火枪兵举起火枪,瞄准着前方滚滚来而的清军骑兵们。

  剩余的清军骑兵己经冲进了一百步,并逐渐加速了,那种骑兵冲击的威势,看得阵后的黄得功和孙应元等人纷纷有些担心,这三排火枪兵能防得住骑兵的冲击吗?

  建奴的镶黄旗重甲骑兵,不仅人人披甲,就连战马的身上都是罩着镶铁的棉甲。之前虽然打掉过一个牛录的清军骑兵,但这次的可是两个牛录六百名骑兵一起冲锋。

  勇卫营的前阵,全是配备着燧发枪的火枪兵,共两千四百人,分为三排,每排八百人。因为燧发枪不需要像火绳枪那样点火,所以士兵们站的很紧凑。

  朱慈烺按照后世欧州各国陆军惯用的线形布阵,虽然看起来很单薄,但却保证了齐排发射的威力。

  他坚信,使用这种经过实践的阵形,一定也能让自己的火枪兵在野战中大显身手的。

  谭泰知道对面的明军前阵是火铳手,笑的牙都呲了出来。这种烧火棍,早在当年的萨尔浒之战中就已经不中用了,大明最精锐的神机营还不是被大金的铁骑给冲散了吗。

  眨眼间,谭泰领着骑兵冲得更近,剧烈的马蹄声击打得人的心脏咚咚作响,八旗军骑兵的威势在他们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朱慈烺面沉似水,前阵的三排火枪兵虽有一些人把自己的骨节握得发白,眼中有一丝惊慌,却没人稍动一下。勇卫营的七杀令已深入人心,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碰。

  朱慈烺见此状况,立刻命令击鼓喊阵,黄得功听到鼓声后,拔出佩剑后,大喝一声:“杀!”

  “杀!杀!杀!”

  勇卫营众军士齐声呐喊,排山倒海的声音如波浪一般向前散去,令冲击的八旗军骑兵阵型都出现了一丝混乱。

  大喊三声后,勇卫营的整个方阵立时一片肃静,所有军士都是严阵以待,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经过这几声喊阵之后,前阵的火枪兵们顿时勇气大增,原本紧张的氛围舒缓了很多。

  “准备——开枪!”

  当谭泰率领六百多满蒙骑兵进入八十步加速时,只听对面“啪啪啪啪”枪声以经响了起来。

  “蠢货!”谭泰心中暗骂一声,明军果然还是老样子,沉不住气,没到射击距离就开始放枪了。估计放完枪就要开始跑路了,不跑的话等待他们的将是大清兵勇士的铁骑践踏。

  当年萨尔浒之战中明军的神机营就是这样,不等骑兵进入射程就开始乱射一气,最后只打出了两轮射击,就被老汗的大金铁骑给冲垮了。

  然而他的念头刚在脑中一闪而过,突然觉得右胸口上如遭重击一般,一阵距烈的疼痛传来,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他本能的低头一看,见自己的右胸甲上竞被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来,如果不是身上的特制棉甲对火铳有着极大的防护力,他现在估计已经被打了个对穿了。

  同时间,他身边冲锋的骑兵们受到攻击之后纷纷惨叫,发出一串人喊马嘶的声音。

  “明军的火铳怎么打这么远?”谭泰明显有些懵了,在他的印象中明军火铳想要打穿三层重甲必须要在五十步内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