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京城流血夜(上)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326 2019.07.16 00:05

  自明朝嘉靖年间后,北京城就形成“里九外七皇城四”的格局。

  “里九”指是内城的九个城门,“外七”指的是外城七个城门,“皇城四”指的是皇城的四个城门,因此老北京也有个叫“四九城”的俗称。

  内、外城以皇城为中心,形成东西南北四个城区,住在不同城区的人,各有特色,坊间流传“东富西贵、南贱北贫”的说法。

  因为京杭大运河漕运的原因,朝阳门被老北京的人称为齐化门,是京师九门里运粮的“粮门”。

  南来北往的物资,都从漕运终点的通州运往朝阳门,并集中在北京城的东部,所以东城的粮仓非常多,其中很多地方以仓库为名,比如海运仓、新太仓、禄米仓,南新仓等。

  为了便于商业交易,商人富贾和殷食人家都渐渐在东城扎根,长此以往,就有了“东富”的说法。

  北京城的新太仓周围,商贾云集,店铺林立,民物浩穰,有着众多的粮库、当铺等,八大晋商在京城的粮库大多分布于此。

  八月三日,二更三点,当暮鼓声敲响之时,驻扎在皇城校场中的数千勇卫营举着火把齐步小跑直奔新太仓。

  勇卫营数千军士结成一个个整齐的行进队列,迈着整齐的脚步在街上前行,铁靴踏在青石板大街上,发出一片整齐的轰响。

  临街的一些百姓被惊醒,小心翼翼的在透过门窗观察这支军队,不知他们要做什么.....

  勇卫营的大营距离新太仓不到五里,不多久,大量的火把照亮了整片新太仓胡同,大群的士兵包围了八大晋商在京城的所有粮库。

  其中一处范家的粮库,粮库管事见状惊慌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闯我家族粮库?”

  一名勇卫营的游击将军高声道:“奉皇太子令旨,查抄通敌卖国家族所有粮库,胆敢阻挠者,杀无赦!”

  “我们范家忠心可鉴,百年来为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

  “噗!”

  这名游击将军将佩剑缓缓入鞘,将这名范家管事的尸体踢倒了一边,大喝道:“破门!”

  “咣咣”的撞门声不断,一些勇卫营士兵抬着粗大的尖头硬木,喊着号子,不断撞击厚重的粮库大门。

  守卫粮库的范家家丁们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纷纷抄起家伙堵在粮库大门前,在乱世,粮食比黄金还重要,因此守卫粮库的都是范家最忠诚的家丁。

  不多久,大门咣的一声被撞开,一排勇卫营的盾牌兵举着盾牌快步涌了进去,在他们的背后是是列队整齐,手握火枪的勇卫营战士。

  见粮库中有人手持武器准备对峙,数排勇卫营的火枪兵对着门内啪啪啪的就是一顿齐射,将里面的范家家丁打成了筛子,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幕以同样的剧情发生在新太仓的各个粮库前,还不时传来一阵阵火铳声。

  面对勇卫营的强势进攻,八大晋商粮库中的守卫根本谈不上什么反抗,或死或降,投降慢的直接被阎王勾走了小命。

  为了防止家丁暗中袭击,勇卫营的士兵在众多粮库中挨个搜查,将他们一一揪出赶到中间的场地上,逃跑的一个不放过,全部一枪打死。

  不多久,新太仓又来了一路人马,足有数百人,他们身穿青绿锦绣服,手持绣春刀。

  为首几人身穿大红飞鱼服,一到新太仓胡同就各自带着几十个锦衣卫冲向八大汉奸的府第。

  范府中,听到外面一阵阵的火铳声,原本搂着小妾刚刚入睡的范永山忽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喝道:“粮库那边发生了什么?”

  一个家丁急忙跑了进来,惊恐道:“四老爷,军队封锁了我们所有的粮库!”

  范永山一个机灵,将刚刚醒来还抱着他手臂撒娇的小妾一把推下了床,看都没看一眼,继续问家丁道:“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四老爷,朝廷派军队封掉新太仓的所有粮库了!外面全是丘八,看守粮库的家丁只要有丝毫反抗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杀人了!”

  “玩真的了?”范永山吃吃自语了一声,连衣服都没穿,光着膀子就带着一大群家丁急急的出门而去。

  他刚走到大门前,忽然看到一群锦衣卫直接撞开了大门涌了进来,见了范永山等人,为首一名锦衣卫千户一声令下,所有的锦衣卫都扑了上来,见人就砍!

  范永山见状连忙调头就跑,他连解释的兴趣都没有,遇到锦衣卫,还解释个屁啊!

  范永山让家丁门先行抵抗,他想从后门溜走,只要逃出京城回到山西太原范家大本营,就算是锦衣卫想抓他,也绝没可能。

  范永山怀着强烈的求生欲,拼命奔跑,刚从范府后门跑了出来,却发现后门处早已围满了身穿铁甲的军士,他们个个高大彪悍,人人端着黑压压的火铳,乌黑的铳口尽数对准了自己。

  奔跑得满头大汗的范永山,他那火热的小心脏一下子凉了半截,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各位军爷,这是何意?”

  眼前这些军士却没人回答他,范永山又问了一遍,对面的这群军士依旧没有回他,就这样手持火铳将他围着,晾着他。

  范永山心中郁闷不已,他很想跑路,却担心自己前脚刚跑,后脚就被火铳打成筛子,范永山就这样光着膀子在一大群男人的注视下呆了好半天。

  这个时候,那群锦衣卫从后门追到了,他们人人身上沾染着大量的血迹,显然是与范府的家丁们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人群分开,一身华丽飞鱼服的李廷表出现在范永山的眼前。

  范永山看向这位锦衣卫大官,颤声道:“我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抓我?”

  李廷表喝道:“将这个通敌卖国的狗才拿下!”

  范永山顿时叫道:“胡说八道,我范家世代为商,忠心报国,我等忠义之心,天日可鉴!”

  李廷表冷笑道:“你的这些屁话,还是到诏狱慢慢说吧!原本你是没资格进诏狱的,殿下仁慈,专门给你们八个汉奸留了套间!”

  范永山大叫道:“我等并无罪责,凭什么抓捕我们?我们不服!”

  李廷表喝道:“绑了,拖走!”

  带着勇卫营将范府围住的是孙应元,锦衣卫今晚要抓的人太多,人手严重不足,朱慈烺不放心,特意派了勇卫营分出部分人马将八大汉奸的府第围了个遍。

  孙应元对着李廷表笑吟吟道:“李兄,既然人抓着了,那我们就撤到粮库了。”

  李廷表对着孙应元抱拳道:“多谢孙将军帮忙!”

  孙应元摆了摆手道:“李兄客气了,我可不是想帮你,若不是在京师,顾忌太子殿下的声誉,我早就带人将这帮二鞑子杀个精光,哪还轮得到你锦衣卫出手?”

  李廷表无奈一笑:“殿下也不是怕你们勇卫营的名声污了嘛,所以这臭名声的事还得我们锦衣卫来干!”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