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无须请旨,直接格杀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208 2019.07.06 18:20

  徐盛派出了几个东宫亲卫前去查探消息,不多久,亲卫返回,将城中发生的事情向朱慈烺仔细汇报了一番。

  称参将黄得功正在处理百姓和官兵斗殴的事情,参将孙应元正带着部分士兵在镇压骚乱,安抚城中百姓。

  不过孙应元的人手不足,只抓了部分地痞流氓,骚乱仍然持续扩大,连普通的民众都开始跟着抢夺财物了,情况越发的严重了。

  朱慈烺眼中一冷,寒声道:“趁火打劫?真是不知死活!传令,孙应元领勇卫营三千人马,沿街维稳,但凡遇到趁乱抢劫等不法之徒,无须请旨,直接格杀,一人乱杀一人,百人乱杀百人,万人乱杀万人!”

  县衙中的各将闻言心中一寒,心道皇太子的手段可真硬,完全没有顾虑,好像不在乎自己的名誉似的。

  朱慈烺才不管那么多,他对名誉这事看得不是太重,他坚信实力才是王道,维护大众利益即是功德,才是天道。

  在这乱世就需用重典才能震慑宵小,保护更多人的利益。

  后来黄得功和杨其礼二人返回,将官兵与百姓斗殴的整个事情报告了一遍。

  杨其礼还称,根据百姓的暗中举报,除了官兵中的一些人当过二鞑子,百姓中也有一些人曾经当过建奴的爪牙。

  当初他们借着清军的势力,狐假虎威干了不少坏事,鞑子败退后他们担心被清算就隐藏在百姓中间。

  朱慈烺怒火冲天,良乡上有知县文吏殉国,下有守备武将战死,这是何等的壮烈,居然有一些贪生怕死的官兵投降建奴,甚至还有人甘当建奴走狗!

  朱慈烺咬牙切齿道:“继续查,务必将那些当过二鞑子的狗才一个个的揪出来,本宫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命令下达后,良乡城中的火铳声音不断,一队队身披铁甲的勇卫营士兵整齐的从各大街道上走过,他们只要见到街上有不法之徒趁火劫掠,就毫不心软的举枪射杀。

  一队队勇卫营的士兵边走边大声喊道:“皇太子令旨:全城戒严!街上一不许有人逗留,所有人回家进屋,无家者就地蹲下,不必慌张,但凡有乱跑者,就地格杀!”

  “但凡有趁乱抢掠者,以叛逆匪贼论处,杀无赦!”

  听到各街道上一阵阵的宣告声,许多百姓从房门夹缝中或楼上窗户的缝隙中再次看到了这支进城不久的军队。

  他们十人一队,有的手持长枪,有的手持火铳,个个身材精壮,甲胄鲜亮,让人感到畏惧。

  见他们只是沿街巡逻,秋毫无犯的样子,良乡城中原本惊慌失措的百姓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皇太子的军队是来维稳的。

  那些趁乱谋财之人,听到这些宣告,哪里敢跟勇卫营招呼,特别听到要把他们当叛逆匪贼论处,所有人立刻慌了,四散而逃。

  然而当他们跑到另一条街上,又会发现也有一队军士在巡街,还跟自己撞了个正着。

  勇卫营士兵见他们面色慌张,身上还有不少财物鼓囊,判定他们必然就是作乱的乱民,于是二话不说直接火铳招呼。

  有些乱民见逃不了了,直接跪下拼命磕头,言称再也不敢了,然而回应他们的是来自勇卫营士兵手中,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自生鲁密铳的声音。

  整整一个时辰,良乡城中火铳声音不断,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逐渐安静下来,整个良乡城的各大街道上血迹斑斑,勇卫营在此次行动中一共处决乱民一千三百余人。

  县衙大堂中,朱慈烺听着面前的孙应元的报告,满意的点了点头,想发国难财,就要留下自己的狗命!

  在处理完乱民后,朱慈烺这才下令恢复城中的秩序,允许百姓上街,并在各街道上贴下告示,说明此次动乱的原因和结果。

  在告示中,朱慈烺还特别悬赏重金,让百姓们举报隐藏起来的那些二鞑子,举报一人属实后十两银子,并承诺保护其人生安全,胡乱举报者,下狱一年。

  由于很多百姓不识字,朱慈烺让识字的人在每个公告前大声的读,读一遍赏一钱银子。

  一个时辰下来,读公告的人轻轻松松的就能赚两三两银子,真正体会到了书中自有黄金屋和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这种赚钱的路子顿时吸引了一大票识字的文化人,他们纷纷来到公告前赚取银子,看守公告的勇卫营士兵来者不拒,只要张嘴读,就给钱。

  经过这番的运作,良乡城中的百姓对这张公告人尽皆知,不仅理解了军队为何杀人,更重要的是可以去举报赚钱。

  天色渐黑,朱慈烺决定就在良乡城中过夜,同时下令加强良乡城的防御,以防清军趁夜杀个回马枪夺回良乡城。

  朱慈烺打算在县衙的后衙休息,立刻引起了勇卫营将官们的反对,钟粹宫太监吴忠更是极力劝阻。

  他言道,后衙是知县蒋秉采上吊的地方,而且知县的遗体在今天之前还埋在这里,很不吉利。

  朱慈烺正色道:“为国捐躯的英烈,有何不吉利?他们是大明的英雄,本宫为他们感到骄傲、自豪!”

  朱慈烺强烈要求就下榻在知县以往所住的后衙中,这一刻,勇卫营所有将官打心眼里佩服、敬重这位皇太子。

  在他们心中,皇太子可不是作秀,这个时代人人信奉鬼神,平常几岁的小孩听说这样的事情打死也不敢留下过夜。

  可皇太子却坚持,如果不是心中对英烈有着敬重之心,怎么可能不怕?

  武将最怕马革裹尸无人管,君主如此重视,他们怎能不忠心报国,血战沙场。不知不觉间,朱慈烺又收买了一波人心。

  当天晚上,朱慈烺睡的很香。

  而在他身边守夜的吴忠却苦不堪言,烛火稍有飘动他就会感到提心吊胆的,就这样被折腾了一个晚上。

  第二日一早,朱慈烺看着萎靡不振的吴忠,忍不住笑道:“吴大伴你练了《葵花宝典》怎么还如此的胆小?还不如我这个几岁稚童。”

  吴忠耸拉着脑袋道:“小爷是紫薇帝星转世,身上有龙气百鬼不侵,哪是奴婢能比的,奴婢这点微末的功夫只是强身健体罢了.......”

  朱慈烺无奈一笑:道:“今天你就不用跟班了,自己找个地儿好好休息一下吧。”

  吴忠嘿嘿一笑:“奴婢谢过小爷体谅。”

  朱慈烺穿好了衣衫,走出了后衙,在临出去前,他转身对吴忠道:“改天也让你砍几个鞑子脑袋练练胆,说不定还能领悟出辟邪剑法呢.......”

  吴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