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向皇后借钱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423 2019.06.05 11:30

  朱慈烺站在坤宁宫外,让吴忠前去通传了一下,宫里的规矩很多,他魂穿到刚出生的太子身上,也算是土生土长的明朝人了,早已对这些规矩了如指掌。

  坤宁宫作为中宫,很大很气派,比钟粹宫足足大了好几倍。

  朱慈烺身为皇太子,按照规定应该是住在面积不小的慈庆宫的,因为天启皇帝的张皇后张嫣曾帮助过崇祯登上帝位,所以崇祯皇帝将原本给皇太子居住的慈庆宫安排给了皇嫂张皇后,以示尊敬。

  对此,朱慈烺自然没什么表示,这位张皇后端庄美丽,为人极好,平日对朱慈烺也是照顾有加,朱慈烺对她也是非常尊敬。

  不多久后,坤宁宫内传来太监的高呼声:“皇后娘娘传太子殿下觐见!”

  朱慈烺整理了一下朱红常服,往坤宁宫大殿走去。

  周皇后是位美丽端庄的女子,皮肤洁白如玉,今年仅二十五岁。(因为现在规定脖子以下部位不能描述,所以后面女子描写一律美丽端庄.......)

  按照大明祖制,皇家后妃一律从小户人家中选入,必须经过全国八轮海选。

  八轮海选,比后世的选秀还难,可想而知大明皇帝后妃的姿色,可不是满清那些大驴脸能比的。

  “太子来了。”周皇后迎了上来,天家的规矩让他们母子这两年来很少相见。

  “长子慈烺问母后殿下坤安。”朱慈烺一本正经的长揖作礼。

  “好不容易来一趟,别做的这么严肃,叫母后就行。”周皇后笑了笑,微微弯腰抬手,将他扶着。

  朱慈烺也是笑了笑,发现已经很久没有见面的妹妹和弟弟也在坤宁宫,他们都还尚小,可以经常呆在坤宁宫。

  妹妹坤兴公主朱媺(měi)娖(chuò),比朱慈烺(lǎng)小一岁,也就是后世辫子戏里的长平公主,九难师太,独臂神尼。

  三弟朱慈炯今年四岁,后世康熙王朝里朱三太子的原型,朱媺娖和朱慈炯都是与朱慈烺一母同胞。

  朱慈烺落座以后,二人也上前向他行礼,朱慈烺再一一拜回。

  朱媺娖和朱慈炯行完礼便在一旁玩耍,朱慈烺与周皇后则是坐下聊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大多数是关于学业和生活上的事情,一时间气氛融洽。

  最后,朱慈烺找到了机会,终于开口对周皇后说道:“母后,孩儿想从您这里拿点钱用,不可母后手头可方便?”

  周皇后听后,怕儿子生活上开销大,委屈了自己,二话不说就去锦盒里拿出了一些金银。

  朱慈烺还在纳闷呢,怎么这位漂亮皇后也不问自己要钱干什么用呢,准备好了的说辞都没有了,这也太大方了吧。

  当朱慈烺接过周皇后递过来的金银一看,估摸着就几百两银子,顿时有些傻眼了,这够干什么用的,连塞牙逢都不够呢,也就够给人打小费用的,正事一个也办不了。

  朱慈烺眨巴眨巴眼,道:“母后平时挺爽利的人,怎么一到钱上也这么小气了。”

  周皇后一听,翻了翻美目,道:“身为储君,花钱可不能大手大脚的,说吧,想要多少。”周皇后这次表现的很大方。

  朱慈烺听后,小声说道:“母后,怎么也得四、五千两吧。”

  周皇后一听就急了:“你个臭小子,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去?”

  朱慈烺看了一下周皇后,又接着说道:“皇儿如今接掌了勇卫营,勇卫营作为天子亲军,都是父皇陛下的内帑出钱养的,如今父皇内帑没钱,皇儿只能向母后借了。”

  朱慈烺自然不敢说我拿钱是用来启用锦衣卫发展情报监察大臣的,如果这样说,传到皇帝老子的耳中,估计崇祯皇帝肯定跳起来大骂:老子都不敢监察大臣,你小子倒是厉害,想翻天吗?

  周皇后听后,没有说话,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丈夫的难处,自从去年流寇四起,朝廷已经没什么钱了,连内帑的钱都基本掏空了。

  周皇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回身,将自己所有的私房钱连带金银手饰全部拿了出来,放在了朱慈烺面前,说道:“母后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你全拿去吧,母后知道你从小就聪明懂事,将来是个做大事的人。母后只说一句话,万事小心,凡事可为则为之,不可为则退之,不可强求。”

  朱慈烺听完周皇后的话,有些感动了,只闻史书记载周皇后贤惠,没想到如此大义,捐出了所有财务。

  朱慈烺不做作,让吴忠接过这些财物,认真道:“母后放心,用不了几个月,皇儿一定要您这些物件一个不少的还回来。”

  周皇后看着他一脸正经的模样,笑道:“皇儿出息了,怪不得你父皇陛下说你长大了呢。”

  朱慈烺见她有些不信,也不解释,只好陪笑。

  朱慈烺又和周皇后聊了一会儿,才起身告退。

  周皇后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有些遗憾道:“母后本想留你一起用晚膳的。”

  朱慈烺见母后面色不佳,连忙道:“母后宽心,皇儿改日再来觐见。”

  离开了坤宁宫,朱慈烺还是比较开心的,现在手里有钱了,周皇后给的金银起码价值五千两白银。

  朱慈烺让徐盛带去了三千两白银,并传话给李廷表,让他优先调查成国公朱纯臣和兵科给事中光时亨。

  这两个狗才狼狈为奸,给自己下绊子,是时候搞他们一波了。

  仅仅两天时间,朱慈烺又接到李廷表传来的消息,说成国公朱纯臣经过他们的暗中调查,发现了不少猛料。

  比如成国公仗势强纳小妾,抢人庄田,收受京营军官的贿赂等。

  其中最猛的是朱纯臣吃空饷,做假账,还暗中勾结兵仗局的几个大太监,偷工减料,贪污制造火器的款项。

  让朱慈烺更加惊讶的是,李廷表居然把账册都给搞到手了。

  “这老锦衣卫还真是可怕。”朱慈烺心中震惊,他想起了后世关于锦衣卫的描述。

  传闻在洪武年间,锦衣卫作为特务监察大臣,大学士宋濂在家宴客的菜肴名单、国子监祭酒在家生气的样子、甚至有的大臣在家与妻妾玩麻将丢失的一张二万等琐事,朱元璋都了如指掌。

  “不过,我喜欢!”

  作为当权者,朱慈烺自然希望手里握着这样一张王牌,可以看到对手手中的牌。

  手中有成国公朱纯臣的犯罪证据,该怎么处理呢?朱慈烺脑袋飞速转动,思考着各种后果。

  交给崇祯皇帝干掉朱纯臣?朱慈烺摇了摇头否决了,如果这样做了确实解恨,然而后面呢?京营能顺利让他接管?恐怕朝中还有人会阻止。

  还有,朱纯臣的家产怎么办?被皇帝老子抄家的话,他可是一个子都得不到的,朱慈烺现在可是非常的缺钱的啊。

  朱慈烺右手摩挲着下巴,忽然眼睛一亮。

  ※※※※※※※※※※※※※

  注:有人说朱媺娖生母为王顺妃,这种说法实为1996年台湾作家林佩芬所写的《天问·明末春秋》一书中的杜撰情节,但后来却被多次引用。

  清初,纂修明史的翰林院检讨汪楫撰在《崇祯长编》记载:“崇祯三年(1630年)庚午十月甲戌,皇第一女生,中宫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