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锦衣卫抄家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112 2019.06.12 19:23

  锦衣卫北镇抚司。

  一位年轻的太监手持令旨站在锦衣卫大堂上高声喊道:“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接东宫令旨!”

  骆养性连忙率一干锦衣卫官员出来跪下听旨。

  “太子殿下令旨,令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将兵仗局掌印太监刘荣与军器库提督太监马献祥二人缉拿抄家。”

  “卑职接殿下旨意!”

  忽然接到东宫令旨,骆养性心中虽然疑惑,但却不敢怠慢,小声的问道:“敢问公公,陛下可有旨意?”

  兵仗局毕竟也是二十四衙门之一,要动他们,事情算是不小。

  来传旨的太监正是吴忠,他看着骆养性,笑道:“怎么,骆大人,太子殿下还指挥不动您吗?”

  “不敢。”骆养性看了眼吴忠,心中有些不痛快,暗暗骂了句阉货。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东宫没有陛下授权,怎敢轻易动兵仗局?想到这里,他才有些安心。

  “李大人,随我一起去兵仗局走一场吧!”骆养性看向李廷表,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打算让李廷表一起。

  原本这种抄家的肥差不想拉着李廷表的,可谁叫李廷表是太子的人呢,只好拉着他一起立功。

  李廷表也不推托,这是太子殿下的令旨,肯定是殿下要做大事情了,他自然要盯着点。

  骆养性迅速召集了几个亲信的锦衣卫千户到官厅议事。

  没过多久,北镇抚司衙门里有数百名身穿青绿锦绣服,腰挂绣春刀的锦衣卫鱼贯而出。

  这么多人锦衣卫出来,让人一眼就知道,肯定有哪个大官要倒霉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当官的得罪了天子,这下可要遭殃了!”

  “可不是嘛,锦衣卫多少年没这么出动了。”

  被镇抚司衙门附近,不少路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当他们看到骆养性带着一票锦衣卫走来时,连忙作鸟兽散。

  锦衣卫这几年虽然不像以前那般有权势了,不过毕竟有着二百多年的赫赫凶名,还是让很多人心生恐惧的,生怕私下议论被抓紧诏狱受折磨。

  当然了,是他们想多了,诏狱不是谁想进就想进的,没点身份的人只能被扔进五城兵马司的大牢里挨板子。

  没过多久,骆养性便带着数百锦衣卫将兵仗局围了起来,并派人进去抓人。

  结果守了半天,进去的锦衣卫出来告诉骆养性,兵仗局的掌印太监刘荣和提督太监马献祥没在里面,应该在家中。

  骆养性呸了一声,怒道:“他娘的,白跑一趟,分两队,分别去刘荣和马献祥的家中,将他二人捆了!”

  李廷表心中暗骂了一句蠢货,只是站在一旁,什么话都没说。

  骆养性考虑了一会儿,最终才决定让李廷表带一队人前去马献祥家里,自己则带一队人去抄刘荣的家,分头办事。

  李廷表还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不就是担心抄家时自己盯着他,影响他发财嘛。

  心中暗暗鄙视,李廷表二话不说带着人赶往马献祥府上。

  马府占地极广,是兵仗局提督太监马献祥的府邸,明朝有权的太监,和当官的没什么两样,在宫外有自己的府邸,被人尊称为老爷,还娶有老婆,活得人模人样的。

  明朝的太监虽然不能称为男人,却也算半个男人,因为在明朝以前,包括明朝,所有太监都只是割了蛋蛋,大炮却没卸掉,只有清朝的太监才被一刀斩平。

  比如景泰年间,一个姓韦的太监,举行宴会都要找点妓陪酒,还仗势干军官的妻子,强娶军官女儿为妾。

  娶妻纳妾结对食,那都是有权有势的高端太监的待遇,那些地位低的杂役太监呢?怎么办?当然是到宫外招妓嫖娼的啦。

  李廷表命人将马府围了起来,并让人上前砸门。

  “锦衣卫办事,麻溜的开门,否则要用炮轰了!”

  一个锦衣卫千户握着砂锅大的拳头,一边狠狠地敲着马府的大门,一边大声喝道。

  马府中不少人听到敲门声,虽然疑惑,却不敢开门。

  马献祥正在院子里上品茶逗鸟,见到管家慌慌张张的前来禀报,顿时眉头紧皱:“什么个情况,锦衣卫居然来抓我?你是不是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

  “老爷,真真的,小人透过门缝亲眼看到了飞鱼服......”

  “开门让他们进来吧。”马献祥淡淡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如果真是锦衣卫来抓他,紧闭大门也没用。

  见马府大门打开,一群锦衣卫冲进马府,推开管家和几名家丁,直扑大堂。

  马献祥已经坐在了大堂中,他看着走进来的李廷表,道:“为什么来抓咱家?”

  李廷表看了他一眼他,淡淡道:“我们锦衣卫办事,从不问因由,我们只问时间,地点,何人。”

  如果朱慈烺在此,肯定会翻白眼,这他娘的不就是送快递的吗?

  马献祥一怔,脱口道:“是陛下的旨意?”

  李廷表道:“是东宫下的令旨。”

  “哈哈哈哈……”

  马献祥一阵阴阳怪气儿的笑声,双手拢袖,眯成了一道缝隙的眼睛,皮笑肉不笑地道:“东宫令旨?兵仗局好歹也是二十四衙门八局之一,没有驾帖,太子殿下凭什么抓我!”

  驾帖代表秉承皇帝意旨,由刑科签发的逮捕人的公文,从正统年间开始,东厂和锦衣卫抓人都需要驾帖才能行动。

  李廷表眉头微皱,冷然道:“别废话了,带走,抄家!”

  一个太监从旁边跳出来,指着李廷表怒道:“大胆!没有驾帖你竟敢抓马公公……”

  话还没说完,只感觉喉咙一凉,再也说不出话来,随后轰然倒下,抽搐了几下就翘腿了。

  李廷表在他跳出来说话的时候,瞬间拔刀划过他的喉咙,将他斩杀。

  马献祥不禁骇然倒退了几步,吓得直哆嗦,吃吃地道:“你……你……竟敢?”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驾帖?”李廷表笑着擦了擦刀尖上的血迹,忽然把笑脸一沉,冷喝道:“捆了拖走!”

  七八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冲进来将马献祥摁倒在地,随即便有人提了绳索将他们捆了起来,硬生生的拖走了。

  足足抄了两个时辰的家,李廷表才将马献祥府上的所有东西登记造册。

  这一看,他吓了一大跳,这死太监的府上居然抄出五十万两的现银,其中还不包括其他古董字画什么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