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都是人才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201 2019.06.10 11:28

  在汤若望的邀请下,朱慈烺来到了汤若望在教堂后面的住所。

  刚刚走进住所,只觉得眼前忽然一亮,这里简直就是实验室啊,到处摆放着仪器,大多数是一些天文仪器。

  朱慈烺还在汤若望工作的桌子上看到一本名为《崇祯历书》的书籍。

  这是一部比较全面的介绍欧洲天文学知识的著作,是由徐光启、李之藻、李天经、汤若望等人花了五年的时间研究编译的成果。

  书中有天文学理论、天文数学、天文仪器描述,还大量引进了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中地球的概念,包括日食、月食、木星、水星、火星的运动。并介绍了球面和平面三角学,在坐标系方面介绍了黄道坐标系。

  在两年前,也就是崇祯七年正式编成,是汤若望等人的心血。

  然而在历史上,此书编就后,因一些思想保守反对派的干扰争执了十年,直到崇祯十六年八月,崇祯皇帝力排众议,下定决心颁布新历,但颁行《崇祯历书》的命令还没有实施,明朝就已灭亡。

  汤若望见太子殿下翻阅这本书籍,心中大动,他很希望这个未来大明的主宰,能够对这本书产生兴趣。

  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能否认识这些字,但书中有不少几何图,希望多少能够吸引一下太子殿下。

  朱慈烺感受到汤若望殷切的目光,将书合上,看着他,道:“如此巨作,当以国用。”

  看着有些激动的汤若望,朱慈烺接着说道:“本宫不愿明珠蒙尘,但也希望先生能够为我大明多尽一份心。”

  “不知殿下想要我做什么?”汤若望很直接的问道。

  见对方如此痛快,朱慈烺也不啰嗦,开口道:“我知先生通晓西洋火炮的制造之法,不知先生能否为我大明造一些火炮,如红夷大炮那般。”

  明朝的火器发展虽然不错,但在明末,已经稍微落后于西洋了。

  此时欧洲不少国家的军队已经普及列装燧发枪了,火炮研究技术也比中国强上一线,大明几次从澳门的葡萄牙人手中购买火炮。

  “没问题,只要有炮厂,我会教会他们铸造最新的火炮。”

  汤若望很痛快,他作为天主教中国区的总舵主,传教也是他的主要工作,而想要顺利传教,必须结交大明的权贵。

  而眼前的太子殿下,作为大明帝国未来的皇帝,现在结交,绝对对他的传教事业有极大的好处。

  “好,我会请父皇陛下下旨,重新设厂,由你主持铸炮,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的影响。”

  朱慈烺很清楚,现在还没拿下兵仗局,指望让汤若望一个老外去管那些老油条,有些不现实,不被坑死就不错了。

  接着,朱慈烺又参观了一下汤若望的实验室,发现一侧墙上还挂着一把火铳,看外表,不同于大明士兵所用的火铳。

  “这是什么火铳?”朱慈烺指着那个特别的火铳,道。

  汤若望介绍道:“回殿下,这叫燧发枪,是利用火石撞击引燃火药的新式火铳,产自澳门卜加劳铸炮厂。”

  “你说澳门的卜加劳铸炮厂已经生产燧发枪了?”朱慈烺心中有些激动。

  卜加劳铸炮厂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铸炮厂,不仅生产大炮,还生产炮弹,火药,甚至敎堂的铜钟等。朝廷获悉后,曾多次派人到澳门购买大炮。

  此时的澳门并不是被葡萄牙人占领了,只是葡萄牙人缴纳了费用,租用一些土地,获取在澳门生存的权力而已,很多事情都会受到大明的限制。

  葡萄牙真正建立据点插上国旗,并占据澳门是在晚晴的时候。

  “当然,卜加劳铸炮厂还有最新型的燧发枪。”汤若望回答道,他不知道大明的皇太子为什么对火器兴趣这么大。

  朱慈烺欣喜道:“不知道先生能否制作出?”

  汤若望摇了摇头,道:“殿下,很遗憾,最新型的燧发枪,卜加劳铸炮厂也仅仅仿制出不久而已,臣只是得到了一支,虽然还在研究,但目前并不能仿制出。”

  朱慈烺点点头,表示理解,他也只是保着试试看的心理,只能够造出旧式的隧发枪就以经很满意了。于是道:“那这普通的燧发枪你可以造出吧?”

  “很抱歉,殿下,普通的燧发枪我也不能造出,毕竟我平时没什么时间研究这个火器。”

  朱慈烺听闻后很失望,虽然他手中有毕懋康所绘的图,不过想要凭着图制造出燧发枪,难度很大,并且需要大量的时间。

  见到皇太子眼中难掩的失望,汤若望继续道:“不过,殿下,我有位朋友可以造出。”

  “是何人?请先生为我引荐!”朱慈烺有些好奇,难道大明还有高手?

  “殿下请稍等。”汤若望和他的一个助手低语了几句,助手迅速离去,好像去请什么人了。

  不一会儿,有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汤若望助手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一进门,男子就说道:“神父,我正研究那把火枪呢,为何这么着急把我找来?”

  汤若望连忙道:“和鼎,这位是当今太子殿下,快来过来拜见。”

  那男子闻言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当今太子殿下居然驾临。

  不过他虽然吃惊,但也没有显出多少手足失措的样子来,忙向朱慈烺躬身一揖,道:“草民见过太子殿下千岁。”

  朱慈烺忙道:“先生不必多礼,请问先生的令尊是否是故佥都御史、前登莱巡抚,孙元化孙大人。”

  那男子怔了一怔,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先父。”

  朱慈烺这才确定,汤若望所说的可以造出燧发枪的朋友就是孙和鼎,也就是孙元化的长子。

  孙元化的几个儿子自小受到熏陶,也精通火器的制做,其中以孙和鼎最厉害。因为孙元化被朝廷冤杀,也难怪孙和鼎见到自己并无多大触动。

  听孙和鼎回答,朱慈烺接着道:“我听汤先生说孙先生精通火枪的制造之术,我大明正好要铸造一批火枪,以抵御关外鞑子,因此想聘请先生相助。”

  那知孙和鼎听了朱慈烺的话后,立刻摇了摇头,道:“先父临终前曾有遗命,令我们兄弟终身不得出仕为官,在下实在不敢有违先父遗命,故此不能从命,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因为孙元化生前加入了天主教,汤若望给临死前的孙元化做了最后的弥撒,在这最后时刻,孙元化请汤若望转告三个儿子,不要因为他被冤杀而抱怨朝廷,不要当官,把他的遗作整理出来传于后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