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夜不收出战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343 2019.06.29 11:10

  在不久之后,杨其礼出现在另一个小土坡上,他手下的几个小队都在这里。

  除了掩护朱纯臣那个倒霉东西而牺牲掉的五个人,一共还有二十五人。

  他们利用树林隐住了身形,或卧戓躺,正在为行动积蓄力量。

  伪装对于队员们来说那实在是小菜一碟了,潜伏好后,连近在对面的战友们都要费一番神才能发现彼此。

  在他们一百多步远的距离,一个小土坡上,有三个临时搭建的帐蓬,边上栓着几十匹战马,战马两侧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在帐蓬外还生着一堆篝火,在篝火上方还搭建者一个烤架,正架着一只猪在烧烤。

  篝火边上围坐着一群清兵,他们正解开棉甲,不断的用缴获的蒲扇扇风,显然是热极了。

  杨其礼透过望远镜将远处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他低声道:“狗日的鞑子,真是好胆,这么多人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在这烤肉,一点都不担心有人偷袭,我看探马这是在准备吃断头饭了。”

  杨其礼立刻开始安排,二十五个人分为五组,两组正面攻击,两组从左右包抄,一组埋伏在在清兵逃跑的道路上。一但有漏网的清兵,就由他们来对付,有些类似围三阙一打法。

  分配完毕之后,杨其礼所属第一哨的夜不收立刻各自行动,准备动手。

  三十名清兵中,有五名白甲兵、十名马兵、十五名战兵。他们本来是三个小队,在追击逃跑富户的路上相遇的,因此临时聚在了一起,打算边吃边聊着怎么分钱的事。

  他们身为清军探马,一路上趁着侦查明军动向劫掠四散逃命的富户车队,发了一比不小的横财。

  而周围的明军,一遇到他们就一个个的躲在城里,因此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甚至不需要再侦查什么了。

  当这一伙三十名清军探马正在边吃着烤肉边吵着分钱的时候,突然间伴随着一道枪声响起,一个挥舞着大腿肉叫嚷的白甲兵脑袋上出现一个拳头大的血洞,当场抽搐了几下就死透了。

  几乎同一时候,一阵枪声大阵,不断有铅弹打中剩余清兵,这些铅弹并不密集,只是这些铅弹像长了眼睛一样,都往清兵的要害部位飞去。

  清兵探子接二连三地被射中,不断倒地,非死即重伤。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一瞬间,清兵探马们顿时陷入慌乱许多人稍愣神之后立刻趴在地上,躲避着铅弹,同时不断的看向四周,观察着情况。

  在一轮射击后,火枪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夜不收们开始了装弹。在各组组长的手势指挥下,四个攻击小组也开始缓缓向清军营帐移动。

  他们一边移动一边装填子药,长时间的苦练,龙骧夜不收的成员闭着眼睛都能装填子药,渐渐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六十余步。

  清军探马也不是庸人,个个都是精骑,虽然遭受了偷袭,并且损失过半,他们却依然很顽强。

  在看到了对方进入了弓箭射程范围内,清军探马立刻弯弓射箭。几支箭带出两声急促的呼啸声,其中两支分别命中了两名夜不收。

  清军并不是人人都能百步穿杨,六十步外能射中敌人已经算弓马娴熟了,却没有射中夜不收致命部位。

  加上龙骧夜不收装备精良,清兵的羽箭仅仅穿透了盔甲,并没有深入皮肉多少。

  二名受伤的夜不收捂着伤口,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然后随手将羽箭拔掉,继续前行。

  在各小组组长的手势之后,夜不收各自依托地下寻找地方藏好身形,也不说话,全是用手势表示自己的意思。

  在几个手势之后,几名夜不收已经端好了火枪,对准了两名露头观察的清兵,几声枪响之后,两名“出头鸟”直接被爆头了。

  其他夜不收趁机伏下身去,匍匐着向山坡上爬去。

  山坡上的几名清兵很是焦躁,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火器玩的这么好的明军。

  在一个白甲兵鸟语的指挥下,几个清兵跑到帐篷边的战马上,一个翻身上马然后骑马冲下山坡,边骑边对着几名匍匐的夜不收射箭,充分发挥出了骑射的特长。

  有特长是不错,放在后世考试还能加分,可他们面对的是更加专业的人员。

  只听“砰”的一声,一发弹丸正中一名骑在马上飞奔的白甲兵左胸部位,直接打了个对穿。

  弹丸从后背透出,血如箭柱状喷射出来,这名白甲兵立即从马上摔了下来,倒地抽搐几下死了。

  几声枪响后,几个“肉侦”的清军探马应声摔下,看得山坡上几个清兵探马龇牙咧嘴的,射箭的动作都有些不利索了。

  龙骧夜不收第一哨的人员不断向前逼去,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从三十步到二十步,再到十五步。

  杨其礼没打算跟这群清兵探子耗时间,相互对射,为了尽快解决掉这群鞑子,杨其礼几步冲到一名清兵近前,手中的单刀奋力挥出,向那清兵当头劈了下来。

  那清兵探子一路上骄横惯了,哪里遇见这种凶猛的明军,一愣之下闪躲不及,被这一刀从右肩一直砍到了左胁下,鲜血如泉涌般喷出,溅了杨其礼一身。

  其他几组夜不收连忙跟上,登陆山坡上纷纷杀向剩余的十多个清兵。几乎是一对一近身搏斗,龙骧夜不收的军队格斗术有了充分发挥的机会,直砍得这股清兵哭爹喊娘的。

  这些清兵中,战斗力最强的是几个白甲兵,如今也基本被砍的差不多了。

  杨其礼对着最后一个白甲兵勾了勾手指,发出了挑衅的目光,并用一句满语骂了一句草你娘。

  见这名白甲兵貌似听不懂“娘”是什么意思,杨其礼气乐了,继续用满语怒骂了一句:“我草你额涅!”

  “额涅”在满语中是母亲的意思,这名白甲兵立马听懂了,他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叫嚷着冲向杨其礼。

  见对方被激怒,杨其礼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提刀向这白甲兵猛然砍去。

  白甲兵大骇之下提刀格挡,虽然挡住了杨其礼这一刀,但也被震脱了手,整个身体也摇摇欲坠。

  杨其礼追上去又是一刀,白甲兵手里没了兵器连忙闪躲,见闪着寒光的长刀劈来脚下一软,整个人被劈了一刀顺势也栽倒在地上,从小山坡上滚落了下去,然后没了动静。

  有几个想翻身上马逃跑的清兵无一不是被夜不收举枪射杀,一个都没逃掉。

  ※※※※※※※※※※※※※

  注:很多影视中满族称呼母亲为额娘,严格说来,满语中是没有“额娘”这个词的。

  根据荣纯亲王永琪七世孙金启孮在《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的记载,满语里称呼母亲的词一般有:额么、额涅、呢呢。

  因为额涅等称呼和额娘差不多,“额娘”后来被专门用来称呼庶母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