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锦衣卫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2016 2019.06.04 08:43

  回到宫中,朱慈烺很快召见了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

  骆养性是前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之子,世袭父位,因为他老爹不愿与魏忠贤为伍,所以才让他沾光得到崇祯皇帝的信任和赏识,越级提拔了他做锦衣卫一把手。

  对于骆养性这个人,朱慈烺没给什么好颜色,这人太贪了,明亡后还投降了满清。

  “锦衣卫中曾经有个叫李廷表的人,为何平反后没给他恢复原职?”朱慈烺开门见山,不想跟他废话。

  “这.....”骆养性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那个叫李廷表的,早被他忘在了爪哇国了。

  朱慈烺看着他,攒眉道:“此人与你父亲一样,都曾受到魏阉的迫害,现在如此,你于心何忍?让他恢复原职吧。”

  骆养性一听,脑子飞速转动,一眨眼功夫就想通了很多事情,然后痛快道:“殿下放心,卑职今日就将他官复原职!”

  骆养性能投清,自然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太子是大明的储君,未来的皇帝,他没必要去得罪,非但不能得罪,还要贴上来卖好,现在这个就是机会。

  “好了,没事了,你下去吧!”朱慈烺摆了摆手,打断了骆养性的表忠心。

  对于汉奸,他懒得多说一句话。

  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

  空荡荡的大堂上,在一幅猛虎下山图下,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正侧身坐在一张白虎皮的大椅上,惬意地翘起了二郎腿,轻轻饮了口上等的龙井茶。

  李廷表立身他的面前,穿着一身崭新的飞鱼服,腰挎一把全新的绣春刀,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以前。

  坐在大堂上的骆养性看着眼前站立的李廷表,脸上挤出一缕微笑,道:“李老弟,真是抱歉,这些年太忙了,把你的事情给忘了。”

  李廷表看着十年前还是自己手下一个千户,如今却比自己高三个级别的骆养性,心里毫无波澜,这些年让他学会了沉稳和隐忍。

  “大人,这是哪里的话,属下今日能官复原职,全凭大人提拔。”李廷表抱了抱拳,道。

  骆养性闻言,眉头一挑,道:“李大人太客气了,是太子殿下抬爱你,我可不敢居殿下的功。”

  骆养性起身离开白虎大椅,走到了他的身边,小声道:“你是如何搭上太子殿下这条船的?”

  “卑职在诏狱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看守诏狱的百户,与他合得来,就交了个朋友,是他在太子殿下面前为卑职美言几句的。”

  李廷表没隐瞒,即便他不说,身为锦衣卫一把手的骆养性也能查出,与其让他去查,还不如说出来。

  当然了,他与太子殿下的其他事情绝不会透露半句的。

  骆养性认真的看了眼李廷表,这才点了点头道:“嗯,没想到那个徐盛真是了得,当年只是个诏狱的小小百户,说要去辽东,大家都以为他去送死,结果博出个前程来了,还被太子殿下看中,运气着实不错。”

  看来骆养性也是打探过李廷表的事情了,不然不会说出徐盛的名字。

  李廷表颔首,没有说话,一副聆听训示的样子。

  骆养性讶异的看了眼李廷表,他觉得自己以前这个老上司变化太大了,这位当年可是个狠人哪,也傲的很,怎么现在这么老实了?

  随后他心中冷笑,能从诏狱活着出来已经算奇迹了,再傲的骨头也给你整的方方正正的。

  看着面无表情,不言语的李廷表,骆养性继续道:“李老弟,如今你也算殿下的人了,将来有从龙之功,可别忘了大哥啊。”

  李廷表连道不敢,显得很谦卑。

  骆养性笑了笑,不再说什么,客套的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他来此也仅仅跟李廷表客套几句而已。

  现在的他,已经是锦衣卫的一把手,没必要来舔这个,比他低三个级别的李廷表。

  即便是太子殿下的人又如何?他骆养性可是陛下的人,况且殿下如今还是稚子,离他登上大位不知还有多久呢。

  李廷表看着远去的骆养性,轻蔑一笑,眼神越发的税利起来。

  ※※※※※※※※※

  几日后,朱慈烺接到李廷表的密信,说他已在手下笼络了一批十分可信的锦衣卫,并准备着手调查一些大臣,请殿下给他先安排几个目标。

  朱慈烺很满意,李廷表短短几日就有了自己可靠的班底,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之强。

  朱慈烺并不担心李廷表手下人是否可靠,李廷表经历过大落,还在诏狱呆过,又赋闲在家落魄几年,这些年足以让他看清以往手下那些人的德行。

  随后,他看到徐盛欲言又止,在朱慈烺的追问下,徐盛终于说道:“殿下,李大人他私下跟卑职说过,发展情报人员需要经费,他家中清贫,无力承担.......”

  朱慈烺点点头,表示理解,虽然李廷表在锦衣卫,但所有的情报功能都是靠自己暗中进行的,还要雇佣一些最外围搜集情报的人,需要不少经费。

  “东宫现在有多少银子?”朱慈烺突然问吴忠。

  “回小爷,东宫现在可动用的银两只有一千两。”

  “这么穷?”朱慈烺有些蒙圈,没钱搞个屁啊!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搞到银子,情报是重中之重,如果发展不起来,以后没得玩。

  朱慈烺想到了周皇后,这是他在大明最亲近的人了,朱慈烺准备去她那搞几千两银子,先应付一下,展开工作。

  “先去乾清宫请示下父皇陛下,然后去坤宁宫。”朱慈烺吩咐道,吴忠立刻去安排仪仗。

  虽然坤宁宫和钟粹宫仅隔着两道宫墙,不到百米的距离,但朱慈烺想要见生母周皇后,却必须先经过崇祯皇帝的同意,这是大明的祖制。

  朱慈烺先是回到钟粹宫换了一件大红常服,然后才在去乾清宫拜见了崇祯皇帝,并且说了来意。

  崇祯皇帝每日都很忙,随意应付了一声就让他离开了。

  朱慈烺从乾清宫出来,走过交泰殿,来到了周皇后所在的坤宁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