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纯真年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江家三代各不同

逆流纯真年代 人间武库 2230 2017.05.26 14:09

  两位姨没读过太多书,但是低层次的勾心斗角心理学还是精通的,她们懂得先施加道德压力,拿捏人的性格。

  为什么江澈回来后,一群人立即调转炮口,几乎撕破脸地按着他踩?

  因为这样,爱子心切的江爸就会心疼受不了,站出来,而以他头很硬的性格,护犊子的方式不会是别的,会是——我这个当老子的来认,来扛,来补偿。

  多难他都扛。

  果然,江爸被料中了,前一秒,阿姨姐夫们的眼神都已经开始放光了,因为江家这栋两层小楼可是砖房,这年头有几家有砖房啊,而且位置就在主县城边上没多远,真要公开了卖,卖个一万二左右,问题不会太大,到时候拿捏着慢慢弄,肯定能全弄出来填坑。

  这是他们来时就想好了的,目标本来就不是六千,六千不够。

  但是后一秒,他们先是惊吓了一波,再就是眼神黯淡,心情郁结,因为“江家那个老东西”冒出来了。

  这次来之前,姨两家就商量过,江家江妈“缺心眼”,江爸有弱点,都好拿捏,最需要忌惮和防备的人,就是江老头,先前他一直没出声,他们也渐渐放松了——原来在这等着呢。

  而且看架势,不准备讲理。

  事实上这回这事,如果江家真就不跟他们论理,他们一点办法没有……一个反悔了的入股承诺而已,不管你说这事造成了多大的损失,除了道德压力,能怎样?

  江爸和江爷爷的性格品质有很相似的部分,比如勤恳、要强、护犊子,对家人很无私,但是就这么多了,剩下全是差异:

  江爸为人宽厚,同时有担当,也就是头硬。

  江爷爷不同,他是个坑,早年间远近闻名的浑不吝,不好惹。

  如果说江家这么多年来在村子和邻里之间良好的声誉、关系,一半是由江爸的宽厚赢得的,那么另一半,就是凭江老头早年间的“积威”,镇住的……谁都不想跟这家伙怼上。

  江澈很清楚,现在这个爷爷,可不是当时见他出事硬塞钱的那个慈爱老头。

  “这位”有太久太久没见着了,现在他乐得先看一波老爷子怼人。

  当场火星溅了一桌,鸦雀无声。

  江老头就这么一个动作,一句话,没后续,连头都没抬,因为事情捋到现在,江家不占理——那怎么办?

  那就不讲理呗。

  “这又不是你的房子,都分家了。”隔了好一会,大姨才被拱着,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的?”江爷爷反问一句。

  大姨噎住了好一会儿,“……这不,我妹夫家的嘛,是他自己先说想卖的。”

  江老头淡淡地说:“哦,这么巧,正好也是我儿子的。而且没准哪天我说不是就不是了,这宅基地,还是我孙子考上中专,我给他的,我还出了钱。”

  “哪天嘞?巧了,就今天,现在我就说,不是了。”

  老头子起了起身,拿回烟斗续了一锅烟,江澈殷勤地帮着点上,爷爷吧嗒一声,美美地抽一口,和蔼地拍拍孙子肩膀说:“还是澈儿孝顺,房子给你了,下一步赶紧给爷爷领个孙媳妇回来。”

  “诶。”江澈应。

  这画面。

  “这……这说好的入股,弄成这样,你们责任多少,总得讲点理吧?”二姨憋半天,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

  江爷爷看她一眼:“哦,那关我和我孙子什么事?”

  “……”

  外面一群村民、邻居,眉开眼笑小声嘀咕,哈哈,跟江老头怼,怼你一脸。

  两家人沉默,然后都把目光转向了江爸,眼睛里各色情绪都有,恳切、责难、愤怒、哀叹……连泪花都有。

  他们很清楚,现在突破口只能是江爸,因为他讲理,宽厚,头硬。

  “败了,我们两家这就算败了。”大姨哀叹着小声嘀咕。

  江爸在纠结,明明到这一步,他只要“承认”自己怕了老爹事情就结了,可是他没有。

  江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一眼儿子,他这辈子最气就是儿子什么都好,却随娘,宽厚,太容易被人拿捏,而且头硬,教不听。

  把站起来的冲动压下来,江澈打算再看一会儿,甚至准备忍心,让爸妈被这俩姨逼得再狠一点。

  原因在于这其实是一个机会,一个摆脱这两家亲戚未来纠缠的机会。

  前世那么多年,这两家人是什么样,他看得太清楚了,对亲戚朋友勾心斗角,心机算计,他们自己两家,父母儿女,兄弟姐妹之间,一样如此,这还都是小事。

  大事,如果事情没变化,这次败落之后,隔几年,二姨夫家那边的一位最早一批开手机行的亲戚,会在这几家人落魄的时候带着他们做生意,扶他们一把……

  结果呢,那人自己被他们几家联手阴出局了,痛苦懊悔愤恨到一度拿刀想砍人,还被使钱弄进去判了刑。

  就是这种人,江澈不可能愿意带着他们发财,就算江澈愿意带一把,他们将来一天天的看见江家赚得更多,能甘心?

  这可是一群白眼狼。

  偏偏他们是这么亲的亲戚,中间夹着一个心软不防人的老妈……麻烦,大麻烦,未来江家越有钱,她们肯定越折腾,越使劲往身上扒拉,甩都甩不掉。

  怎么办?江澈想要敬而远之,就必须让老妈也对他们敬而远之。

  毕竟江澈这辈子哪怕混得再好,搁自己老妈面前,一样还是那个可以掐,可以骂的亲儿子,不敢忤逆不孝——所以要是将来“缺心眼”老妈被忽悠着,成天出面帮他们求情,求路,江澈能怎么办?

  问题这些事情老妈都不知道,现在也没法知道,她又重亲戚,江澈空口白话提前警示的话,没准还挨骂。

  所以也好,就趁这个机会让老妈看透了,伤透心,免得江家以后被缠上,被坑进去。

  ……

  终于,纠结过后,江爸小心翼翼看一眼自己老爹,扭头咬牙说:“我说了,卖。”

  江澈注意到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爸铁骨铮铮个汉子,顶在桌面的一双拳头其实已经是青筋乍现,关节泛白,微微颤抖,就连他的眼眶,其实都有些泛红,但是强忍住了。

  可见这事逼得他有多严重。

  像老爸这样的人,以后几乎就没有了,江澈想着,顺带意识到一件事:老爸想做点事,可以,但是真要做生意的话,他其实还需要磨一磨。

  “卖,但是,都管好嘴,儿子我自己会教……澈儿他,还没吃晚饭呢。”

  就这时,老爸又说了一句,江澈猛一下有种心窝被击中的感觉,眼泪差点儿就夺眶而出,老爸还是护犊子啊。

  “是是是,反正厂子办起来了,赚钱再买回来就是。”

  “另买买城里都行。”

  “是啊是啊,论做生意我这女婿可是头一份,回头肯定赚。这样,我们给你家,给你家占一成半,不,两成的股……”

  姨两家全都兴奋了。

  “打断腿。”江老头悠悠说出三个字。

  三个字就像号角,在场站在江家这边的都知道,帮衬说话的机会来了。

  两个叔叔说:“哥,你可不能气着咱爸,爸这几年身体可不老好。”

  江爸的朋友说:“老爷子都说话了,我们小辈得听着,不敢插嘴。”

  外头村民众口纷纷:

  “可不能卖啊。你家这房子,可是咱们村头一份。”

  “就是,卖了我还得跟别人处邻居。他们有钱人,大老板做他们的生意,发他们的财,咱们穷,种地,看着个窝就好,这窝怎么能卖?”

  “也就早些年干一点倒买倒卖而已,什么大老板。”

  江妈已经哭了,流着眼泪自责地看着江爸,“澈儿他爸,这事都怪我,是我给弄成这样的。可是房子,我还是舍不得……那时候盖房咱们钱不够,自己挖沙、拉土、借窑烧砖,两个多月,一家三口全黑成碳了你记得吗?”

  这时候,这场面,姨两家不敢说别人,但是逮着江妈这个妹妹敢。

  “小妹,你这什么话,我们两家就不是苦熬出来的是吧?”

  “就是,眼窝子别这么浅,姐会害你吗?回头有你的好日子嘞。”

  江妈好欺负——但是她们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其实在断自己以后的路,因为她们和江澈之间唯一的江澈解决不了的联系,就是江妈。

  场面再次乱成麻了。

  但是其实真正僵持住的,是江爸和江老头,男人作为一家之主的概念,这年头可还没被撼动分毫,所以这俩才是江家可以做决断的人。

  对了,还有半个,江澈,江家的长子长孙。

  可是他在众人眼中这么多年看下来,一直就只是一个懂事,知道好好读书的乖孩子而已,他能有什么决断?

  而且这年代的孩子,没几个敢忤逆爸妈。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