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纯真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遇见熟人了

逆流纯真年代 人间武库 3103 2017.06.11 23:18

  一个眼神的默契,两位少年就知道在拐角处等候,谁要说他们真的蠢,江澈肯定不同意,但是通过一些特征和简单的沟通可以判断,两人确实出自晋省黑煤窑。

  剩下多余的信息谁都没说,这年头交浅言深这种事,江澈不会干,对方看来也不会。

  300一个挖墙脚挖来的两个少年,其中江澈有过眼神交流,较为看重的那个,叫做秦河源,十八岁,另一个叫陈有竖,十八岁大秦河源两个月。

  如果这两个名字没有假,那么要说他们俩是那种两眼一抹黑的人家出来,打小被送进黑煤窑的孩子,江澈不信。

  秦河源这个名字就不说了,很好理解。另一个叫陈有竖,一撇一捺一竖的竖,名字含义简单来说就是:【有一根东西立在那里】。

  这能是普通两眼一抹黑的人家取的名字么?!

  带着人绕道公交站,江澈的想法是先带他们去买两身衣服,穿着平常,越不显眼越好。

  一路想着:“马老师都还在独自打野偷发育呢……我也要赶紧发育,虽然不一定就这个方向,但是如果未来真要走投资这条路的话,资源体系的构建和布局最好尽早展开——很多项目可不是有钱就能投的。”

  走到公交站,正好23路车就停在那里上客。

  因为火车站刚下了一波旅客,公交车十分拥挤,好不容易挤上车,江澈一扭头,发现自己就站在马老师旁边。

  马老师守着两个大麻袋说:“你好,不好意思我这东西占地方……”

  江澈转身:“下车,等下一班。”

  妈的还躲不开你了。

  于是四个人又匆忙挤下车,连带着挤下来了四个最后硬往车上挤,看着不像善茬的三十岁左右男人。

  气氛有点不友好。

  每边都是四个人,但是单从外表看起来,江澈这边四个少年显然弱势不少。

  “你他……”

  “不好意思,是我们下得太急了,不过上面真的太挤,气都喘不过来。”

  确实是自己把对方挤下来的,江澈态度平和说了这么一句,对方后头的脏话也就没接上。

  一群人自觉占了上风,得意地嘟囔了几句,也没有继续计较。

  “算了,正好对面有个劳务市场,外围墙根下成堆的外地妹,都是来想当保姆的……干脆过去看看。”其中一个挤眉弄眼说。

  另一个问:“干嘛?”

  先说话那个压低声音道:“看看有没有好看的,‘雇’一个回去,大家爽一下……放心,外地妹,山沟里出来什么都没见过,遇事只会哭。我有个哥们这样玩了好几个了。”

  一阵猥琐的笑声,四个人交头接耳过了马路。

  “蝴蝶效应……要是我没把他们挤下来,那么待会儿就不会有一个千里迢迢来到临州,想当保姆的外地小姑娘成为受害者。我的罪过。”

  这事不管不行,江澈看了一眼正把目光投向他的另外三人,因为他刚刚的“弱势”,他们并不确定江澈此刻的态度。

  “过去看看。”

  江澈说了一声,当先跟了上去。

  ……

  ……

  这个劳务市场介绍工作是要收中介费用的,所以,那群人口中“想当小保姆的外地妹”们并不在劳务市场内。

  她们和其他等待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一样,蹲在或站在劳务市场外围,手里举着牌子:

  【当保姆】

  有的还好,大概上过一阵学,有的字歪七扭八缺笔画,可能是照着描的,还有的大概是别人帮忙写的。

  她们的眼神中多数带着质朴、胆怯,还有憧憬和期待,有的胆子大些,敢于望向面前经过的人,主动询问,找保姆吗?

  有的则连眼神都回避……

  “那边。”

  一直很沉默寡言的陈有竖抬手指了一下,果然,刚刚跟丢的四个人里有两个人正在前方的一个拐角处,一个小保姆的身前。

  看来他们也知道四个男的一起去太吓人……问题难道两个男的就不吓人了么?

  江澈几个走过去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谈好了。

  不知道危险的小保姆连对方是两个形象明显不善的男的都没防备,欣喜地,蹲下身背起一个青布大背包,再拎起一只小包袱,看样子就要跟着走。

  她背包起身抬头的一刻,垂落在面前的头发被甩开了。

  “尼玛……”

  好看是挺好看,看样子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身上带着一股子山泉般的清透,但是最近看惯了厂花姑娘,其他姑娘要凭好看让江澈惊叹出脏话显然不可能。

  “老板娘。”

  眼前这个一眼就看得出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准备当小保姆的小姑娘,是江澈重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前世从南关省归来后才认识的熟人……

  他在28岁到30岁那两年间的老板娘。

  那是一家广告公司,江澈在那里干了两年策划然后单出来自己干。

  老板娘叫陆小青,情妇或者说小三上位,作风大胆、强势,背地里传闻和非议颇多,但是对江澈确实很看重也很照顾,甚至后来他选择自己单干,她非但不介意,还在起步阶段帮忙介绍了好几个客户。

  再后来,她拿走了老板的钱和广告公司,又卖了那家公司,出国了。

  前世陆小青曾经语带自嘲的跟江澈说过,我是从穷山沟里出来的,以前还给人当过小保姆呢。

  原来是真的,她到底是怎么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保姆变成情妇、小三,心机手段百出,成功上位,掌权、夺产……

  管她呢,先把人救下来。

  “不好意思,我也正在找保姆,请问你们谈好价钱了吗?”江澈直接上前,横身一步站在了小保姆和那两个男人之间。

  “一个月一百二,包吃住,就照顾一个老人。”还不是老板娘的陆小青在身后解释。

  “哦,可是这个价钱有点低吧?”

  江澈一边说着,一边把人挡住。

  后面的郑忻峰掏了学生证,小声跟陆小青解释:“那两个不是好人……你看,我们是中专生,他们刚在那边议论……”

  他把那伙人在公交车站说的话给陆小青复述了一遍。

  陆小青一脸惊慌,躲到郑忻峰三人身后,踮着脚直接喊道:“我不跟你们去了。”

  刚刚照过面,其实互相是什么状况心里都清楚,那俩人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陆小青,又看一眼远处的岗亭,无奈放弃,然后盯着江澈,压低声音恶狠狠道:

  “你他妈找死。”

  “等着!别出来。”

  人走了。

  老板娘,不是,陆小青眼睛里依然满是恐怖和眼泪,看着江澈,抽搭一下道:“谢谢你……谢谢,那,你真的要找保姆吗?”

  “带回去?”

  江澈犹豫了一下,只一下,掏了两百,又加了三百,一共五百块钱塞在陆小青手里,“我们还是学生呢,不用保姆,这些钱够你生活一阵了,所以不要着急。记住了,真要当保姆,进劳务市场,雇主一定要是那种夫妻俩一起来的,或者孩子陪着妈妈来的,单个的,就算是老头都不行……你太好看知道吗?”

  又给这么大一笔钱,又夸漂亮,初次接触社会的陆小青已经完全懵了,只知道眼含热泪用力地点头,一直说“谢谢你”。

  “找伴,躲几天,换个劳务市场,轻易别离开岗亭……遇到事情就报警,不论任何事记住安全第一。”江澈最后叮嘱。

  她一脸泪水,拼命点头,“嗯。”

  ……

  ……

  在心底说了声“老板娘再见”,江澈带着人离开。

  一路上,郑忻峰都在鬼哭狼嚎大呼小叫:

  “我还以为你看上她了呢……”

  “你这给钱也太猛了吧,500啊,500啊……你什么情况啊!”

  岔路口,四个身形闪了出来。

  “坏了老子的事,还真他妈敢出来……”

  “老子今天非弄残你们。”

  江澈和郑忻峰开始找砖头,秦河源和陈有竖向前一步。

  “没事,我们俩就够了。”

  迎敌状态,两个人没有任何像样的架势,只是身体微微弓着,肩膀下沉,两手虚握在胸口,一上一下,不吭声,等待着……

  人冲过来了。

  第一个扑向秦河源。

  秦河源向前迎了两步,这两步很快,他一下几乎是撞进对方怀里,左臂立起向下一揽,从肘弯位置架住对方挥拳的右臂,同时提膝,撞向对方的小腹……

  一秒,人倒下,蜷曲、抽搐,站不起来。

  其实江澈有注意到,提膝的同时,秦河源的右臂横肘,本来是直接撞向对方喉结的,但是最后一下,他收了。

  另一边,陈有竖的打法更直接,对方冲到近处,他也冲上去,而且比对方更快,左臂一横,一勾,勒住对方脖子,向前向下掼向地面。

  一样就一秒。

  一样,江澈注意到在对方仰天倒下的那一刻,本来陈有竖的右膝跪地,左边膝盖立着,在对方身下……

  他也收了,若不然,对方的脊椎骨就会撞在他的膝盖上。

  “……捡着宝了。”

  剩下的两个已经不用打了,但还是打了,这种人不打可惜。

  之后的一路上,郑忻峰都在兴奋不已的追问秦河源和陈有竖是不是会功夫,想拜师。

  秦河源连着解释了几次说:“不会,只听过,没见过。”

  他不信,又去缠陈有竖。

  难得开口的陈有竖终于耐不住回答:“真的不会。”

  “那你们怎么这么能打?”

  “因为……在我们原来呆的地方,连想安生吃上饭,都要靠拳头说话。而且,我们俩想活着出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