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纯真年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终于可以回家了

逆流纯真年代 人间武库 2548 2017.05.25 14:06

  有感激,也有回报的打算,但是商人本能更重,所以会合理地计算回报额度。

  还是更想要认购证,本身已经很多,又收了很多,再多一套不嫌多……有点坑,但是胜在够直接、够坦诚。

  没想跟我玩阴的。

  这就是面前这位超级大壕留给江澈的初步判断了。

  终究是没能虎躯一震,散发王霸之气啊,对于对方这样的态度,江澈能接受——自己就是一股纯真年代的逆流,江澈没道理要求别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而且确实就是一点启发而已,他碰巧看到江澈购买认购证,观察然后做出判断,那是他自己的本事——当时看到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至于他回去之后为了最后下决心动用了多少人脉、资源去调查分析,又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这个话题,江澈暂时没有直接回应。

  “杨礼昌。”他自我介绍。

  “江澈,清澈的澈。”江澈笑着说:“杨大哥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杨百万吧?”

  “玩股票那个?”杨礼昌笑着说,“我也是最近才听说,似乎挺有名,但要说真就百来万的话,我肯定比他有钱……另外我之前是真的没碰过股票市场,这回为这事还专门从港城请来了一位老牌经济,还有一位精算师。”

  果然如此,而且话我知。

  “杨大哥本身做哪行的?”江澈随口跟了一句。

  杨礼昌看他一眼,笑着,平静道:“倒买倒卖。”

  他没说破,但是江澈突然一下,猜到了。

  从他在这个年代而言近乎恐怖的财富,自身超常的观察力、判断力,自述的家族父辈经历,作事的习惯,之前的低调打扮,而今爆发的江湖枭雄气息,再加上他的口音等等判断……

  江澈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做走私的,而且是大鳄。

  我说这年头怎么能这么壕呢——几代的鳄。

  好吧,可以借点风,可以有一定的接触,但是这条大腿不能抱,这艘船不能上……江澈心里很快有了决断。

  虽说资本多数有原罪,90年代初靠走私挖到第一桶金的人,也确实不少,但是面前这个显然不是一般货色。

  而且,江澈拥有重生的先知,他不需要也不应该去冒这种风险。

  身为重生者还靠这种大风险的邪门歪道发家,留下隐患?脑壳坏掉了。90年代开始的问题富豪后来多少入狱,多少外逃,不知道么?

  相比杨礼昌的财富、人脉、势力所能带来的助力,江澈更相信自己的先知和脑子,也更在意安全和稳定。

  “怎么了?”江澈走神了一会儿,杨礼昌平和的催了一句。

  他料不到江澈能凭一点一点的蛛丝马迹猜透这么多,而且跟他一样,他在试探、估量江澈的分量,以便做出判断,看是否拉拢……江澈又何尝不是?

  江澈最初也曾考虑,要不要他出钱我出信息同船一程,但是现在,杨礼昌已经出局了。

  剩下的就是一场,一般交情包裹下的生意,只是正常生意。

  “我在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江澈苦笑一下说。

  “嗯”,杨礼昌点了点头,跟着道,“不过我的精算师告诉过我一个数据,根据这个数据计算,以这次,也就是第一次摇号的情况为准,那小子开给你四万一套的价格,不算黑……当然,我肯定会给得更高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江澈脑海里突然“嗡”一下,他大概捕捉到问题的关键了。

  为什么认购证现在的价格远没有达到他记忆中那么恐怖,却被所有人认可已经是合理价格?

  因为他们现在都是根据第一次摇号的数据预估来衡量的。

  那就等于说,后三次摇号,会有变化,而那些变化会促成九二发财证真正的,彻底的,更疯狂的爆发。

  在记忆信息模糊的情况下,江澈第一次真正理清了思路。

  既然如此,他就有底了,第一次摇号并没有那么重要,弄笔钱就好。

  “杨大哥,是这样的,认购证我暂时还是不想卖,同时我也不打算向您借资金自己运作……我有个提议,你听听看?”

  杨礼昌点头:“说来听听。”

  “我准备把这次摇奖中签的号卖给你”,江澈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然后说,“根据杨大哥你刚刚的计算方式,我算了一下,每张中签号,1000块……你仍然有很不错的利润空间。”

  江澈要卖的并不是某张认购证,而是这一次摇奖中签购买原始股的机会,事后那张证还是他自己的,还可以下次,下下次,再中。

  一张运气特别好的证,四次都中也是可能的。

  “算是一个主意,可是这么做,算下来你是亏的,因为认购证总共就四次摇奖,摇过一次,就贬值一次……真要细算,得不偿失。”

  江澈没来得及回答。

  杨礼昌马上又一问:“你又赌,赌后面三次形势会更好?”

  他放慢语速,边想边说:“以你的身家,开价的时候本应该更斤斤计较些才对,可是你没有。你太随意了,一个赌身家的穷人,面对这么一大笔钱,却这么大方随意,正常吗?不正常,所以,你对后三次摇号很有信心。”

  说完,短暂的沉默过后,杨礼昌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欣赏。

  真他妈的……好敏锐啊!江澈笑了一下没说话。

  “好,我同意”,杨礼昌说,“你手上有两套对吧?”

  “三套……那几天在盛海赚钱又买了一套。”

  “哦?”杨礼昌的眼神再次变化,沉默,手指在桌面轻轻叩击一会儿,他抬头,干脆道:“每张中签号按1400算,多加的400,是你给我启发合理的回报……上次的启发,回头没准还要加上这一次的。”

  看来他的人脉、资源、老经济、精算师,又要忙碌了——有些人敏锐到你挡都挡不住。

  好吧,事实如果江澈没有后续的表现,这个合理回报,应该还是会有,但是会不会还是每张加400?不知道。

  “谢谢。”江澈道谢,不接别的茬。

  ……

  ……

  1992年3月2日,盛海92股票认购证第一次摇号,电视直播,中签率约百分之十左右。

  江澈运气普通,300张认购证,中了32张。

  3号办完相关手续,拿到钱,把300张认购证揣回兜里,江澈谨慎地换了一家旅馆。

  夜里抱着钱,想象着爸妈的欣喜,自己后续的计划,睡着了,美美地睡到凌晨三四点,江澈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坐起来:

  【操,我有快五万了……我竟然就想着回旅馆,睡觉,回家……我当时就应该赶紧想办法再买一套认购证啊,趁摇过一次号,认购证贬值。】

  3月4日一大清早,江澈赶到王宫饭店沙龙,希望还来得及。

  可惜……

  就晚了一夜,五万五,六万了,还几乎没什么人卖。

  在已经摇过一次号的情况下,这么大数量,这么大幅度,看来已经有不少大鳄嗅到气息了,新进场的,估计也不少。

  褚涟漪站在柜台里跟他说:“怎么还不高兴?这不正好证明你又赌对了呀,死活不卖。”

  江澈苦着脸说:“姐,你就别笑我了,我这心疼带肝疼,快疼死了。明明昨天下午,价格还向下走了一小波的……”

  “是啊”,褚涟漪笑着说,“昨晚这里通宵了,人比白天都多,而且很多不一般的生面孔,燕京来的,广深来的……抬价狠到连你那位朋友都没敢跟太深。结果啊,不单是下午卖的,就是前半夜卖的,后半夜都心疼加肝疼,疼哭了。”

  江澈无奈,叹了口气道:“那我回家了,褚姐,下次摇号前再见。”

  “再见。对了,想打听什么就打电话过来。”褚涟漪挥手道。

  江澈点头,应好,挥手。

  不管怎么样,终于,可以回家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