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流纯真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有愿景的生活

逆流纯真年代 人间武库 3316 2017.06.24 22:03

  饭点之前,唐连招带着20多个人要找江澈麻烦,场面一度颇为吓人。

  一顿饭工夫……局面变这样。

  餐厅里被唐连招的恶名“恐吓”已久的同学们一下还都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江澈一手拉着门把手,神情、语气都很平静。

  当然内心其实稍有点不平静。

  一来这样忽悠小朋友心理上多少有点尴尬,还好这是九二年,没人会说“台词有点硬啊哥们”,九二年,人们才刚开始试着模仿港片,以此为荣,江澈这也算切合时代。

  二来他主要担心帅不过一秒。

  为什么站门口说,为什么手在门把手上?万一唐连招狂化了,刀飞过来,门一拉,砰,人狂奔而去,大师又不是没跑过,一点心理负担没有。

  现在演的就是一个淡定、自信。

  先否定、打击;再给期待和愿景;最后威胁、恐吓、引导……摆事实带忽悠,整个过程逻辑完整,涉及关系包括仇人、兄弟、姐姐,哪一个都是关节点。

  江澈觉得唐连招要不掉沟里很难,当然,真要他当场叫出哥来,怕也没那么容易。

  “你几月生日?”

  “4月份。”

  “……澈哥。”

  像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最后叫出来两个字也有点艰涩,声音偏低,不那么利落,但是……叫了。

  唐连招身边两个兄弟笑着点头打招呼,“澈哥”,“澈哥”。

  郑忻峰和秦河源、陈有竖板着脸憋笑。

  唐玥看看弟弟,又看看江澈,一脸的不能置信。

  气功大师都能当得脸不红、心不跳,这点小场面算什么,江澈淡定微笑,点头回应,不露痕迹松开门把手。

  …………

  四个人走在路上,秦河源和陈有竖要回去,郑忻峰去找人,江澈怀里揣着存折准备回一趟店里。

  “为什么你说让他们先回去自己想两天?”郑忻峰一路都有些亢奋地走在江澈身边,好奇问:“是不是想先磨一下他们的性子?”

  他这逻辑也是港片里看来的。

  “不是啊”,江澈诚恳说,“我只是想着,万一他们自己想出路子来了,也好省得我去想。”

  郑书记:“……你还没想啊?”

  “嗯。”

  讲了一堆道理,道理之下,果然还是坑。

  “库库库……咳咳。”秦河源和陈有竖憋不住笑出来,这俩自从被江澈雇佣以后,整个人的状态都在变化。

  另一边,姐弟俩。

  唐连招路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对唐玥说:“姐,我想跟你说几句话,你别气着行不?”

  唐玥心情不错,点头说行。

  唐连招咬咬牙,“姐你如果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能不喜欢就别喜欢吧。”

  “嗯?”唐玥错愕了之下,连否认都忘了,只顾说:“是不是你觉得姐……”

  “不光是你,跟他实际接触过后,我觉得他对别人也不会上心的,窗台上那个,或者别个,都一样,他现在心思压根不在这,而且站得高,想得远着呢。用那些录像片里的话说,就是人啊、事啊,寻常都没办法真的走到他心里去。”

  几乎就没见过江澈暴露太多情绪,唐玥凝神想了想,回忆那段时间的接触,点头。

  唐连招没挨骂,有了信心,继续道:“其实之前有那么一会儿,刀啊啥的,我冲动过后本意是想逼他给你个说法来着。这样万一以后我有什么事,你也有依靠,而且比我强多了。”

  唐玥把注意力放在了他后半段话上,皱眉道:“大招,你怎么还这么想?出事……不许出事。”

  “不会的,你看我哥都叫了”,唐大招苦笑一下说,“姐你发现没?他带你们做生意也好,跟我冲突,再坐下来聊也好,讲真的其实都跟玩儿似的,可对咱们,就都是天大的事……要不我也不会低头叫那一声。所以,姐,真要喜欢,就等他先喜欢你吧,要不委屈,而且没用。”

  “嗯。”唐玥应完犹豫了一会儿,当了那么多年厂花,老实说,其实自负还是有一点的,她说:“不说他。大招,你说姐哪点最差劲,是不是文化差了?”

  “说实话么?”唐大招小心道。

  唐玥点头,“嗯。”

  “姐你有点烦人啊,可能咱们原来生活太难,你有太多东西怕着,担心着,愁着,慢慢就习惯了心思太细,活得不利落……他这样人,估计最怕这样的。”

  “……好像是”,唐玥叹了口气,“可是我……”

  “你十五岁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都是被这个家、我,还有厂里那些人和事误了,姐你以后放开些活,啥都凭心意些,也别管他。会好的,反正咱家也好起来了不是?”

  “嗯,好像是,都快忘记以前的自己啥样了。”唐玥灿烂地笑了笑,说:“谢谢大招。”

  …………

  江澈到店里的时候,江妈刚做完一单生意,客人拎着衣服跟江澈擦肩而过,走出门口。

  “这个女的来了一下午来了三回了,砍价那个凶嘞,动不动就甩脸子走。”江妈看人走远了,拉着儿子得意道:“最后还不是照咱的价买了。妈跟你说,我一看她眼神我就知道,那件衣服不买,她今晚睡不着。”

  “老妈你现在这么厉害了?!”江澈积极狗腿。

  “那算啥,换季嘞,生意好着呢。”江妈得意着,靠过来,打开皮包给江澈看里头的钱,伸出手比划着小声说:“今天起码赚四百多。”

  “哇”,江澈表情夸张,张大嘴,“怎么这么多?”

  “可不是,这个月都少不了。”江妈开心得脚步都是飘的。

  江澈跟过去献殷勤道:“那妈你会不会太累啊?”

  “累啥?我来劲着呢,现在吃得好,睡得香,而且你二婶现在也出师了,那个嘴皮子,练得真快……我两个人,一点都不累。”

  “嫂子我可听见了,你夸我呢。”旁边传来二婶爽朗的笑声。

  二婶嗓门大,笑声也大,江爸和二叔正好从门外进来,笑着问:“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生意好呗。”二婶笑着道:“哥,还那谁,你们这么早回来,跟批发市场那些老板没多喝点啊?”

  “没多喝,没多喝,上回喝到害你们去扛我,哪还敢啊”,二叔连忙道,“他们还喝着呢,我俩看要暴雨了,早点回来。”

  江澈走出店门一看,可不是,乌云卷集,很快,几颗雨点重重砸进盛夏路面干燥的尘土里,暴雨啪啪啪瓢泼而至。

  “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儿歇不了了”,江妈走出去看了看,也不愁,扭头说,“澈儿,去把桌子支开,我去拿点花生米,你陪你爸和你二叔再喝点。”

  “他婶,你也喝点,反正这么大雨也没生意,今天差不多就关门。”

  “好嘞”,二婶擦把手说,“嫂子你呢?”

  “我可不行,我一会儿还数钱呢。”江妈特别认真道。

  “少喝点又不耽误……你又不是一点量都没有”,江爸笑着道,“今天我不跟旁边给你添乱就好。”

  夫妻俩之间有个小游戏,江妈爱数钱,江爸爱在旁边乱报数给她带乱咯。

  江妈想想,“那也行,那我也喝两杯。”

  桌子支好,米烧杯子摆上,门外大风大雨,天色阴暗,门里,灯光下,一家人围坐,喝着小酒聊着天。

  气氛怎么说呢?江澈想了想,是一种充满收获喜悦、温馨而且满怀希望的感觉。

  “爸,你和我二叔那边累不累啊?”江澈给老爸倒酒。

  “有什么累的”,江爸灿烂地笑着说,“批发市场五点就关门,一天早餐、午饭两顿,都是外面的店包去做了送来的,还雇了人帮手,我和你二叔现在就剩下跟那些老板串门子聊天,看能不能再找条好路子了。”

  “那什么,哥,你现在也是老板了吧?”二婶端着酒杯接茬说,“上回我过去,就听那边批发市场的人都喊你江老板、江老板……”

  “没没没,我哪算什么老板啊,就一卖饭卖水的。”江爸谦虚着,但是笑容里还是有那么些藏不住的自豪。

  江澈在家的专业就是狗腿,看情形立即接上,“我就说吧,我爸出来一定行,谁能想到啊,这才多久,就这么厉害了。爸,我敬你一杯。还二叔,亏得有你出来帮忙。”

  江爸笑着,谦虚着,“要学的还多着呢。”一边说,他一边跟儿子碰了下杯。

  “澈儿啊,二叔跟你说,你爸想得远着嘞”,二叔一样跟江澈碰了下杯,说,“前两天跟我聊,你爸他还说,你去支教这一年,他要替你在临州买栋房子下来……等明年回来,澈儿你可就是真格省城人啰,公家饭碗,居民户口,再一栋大房子。”

  江澈正想说话,江爸先开口了。

  “算算也不难,你自己存着一份,再加上咱家两个店呢,没准过阵子还不止。”江爸没否认,拍着江澈的肩膀,自信道:“澈儿你就专心读书,专心工作,剩下的交给爸……放心,你爸不差人。”

  这一刹江澈觉得这世界真好,偏过头掩饰眼睛里的酸涩,举杯,又敬了老爸一杯。

  江妈在旁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不止两杯,絮叨着:

  “你二叔二婶这边,我也劝他们说,再存多点钱,自己开个店……以后咱两家都在临州安定下来了,等明年过完年,就把你小叔一家也带过来,再澈儿你出面去缠,把你爷爷也哄过来。”

  “他爷爷可不得澈儿出马,澈儿面子大。”二婶说。

  一家人说着,笑着。

  四个刚走出农村不久的中年人像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计划着,畅想着,眼神里有笃定,有期待……满满的精气神。

  多好啊,不窘迫,抱着希望,充满愿景的生活。

  曾经有过那么一会儿,江澈想过把存折拿出来,告诉爸妈自己其实买了认购证,告诉他们,咱家有很多钱,你们可以歇下来了,好好享受生活。

  但这一刻,他决定不说,因为生活真正美好的样子,应该就是他眼前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