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武唐风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别惹我

武唐风华 忘三川 2087 2019.08.16 08:00

  一些李唐旧臣,见到如此谄媚姿态的武承嗣,无不摇头叹气。

  武承嗣愈在陛下面前表现,愈发衬托出皇嗣李旦的势微。然而这个时候,他们这帮旧臣还不能帮着说话,因为再开口,那就是前朝余孽了。

  “爹啊,这魏王不是给皇嗣难堪吗?”

  狄仁杰盯着前面,喃喃道:“你不懂,别乱说话。”

  一旁的李昭德,历来就与武氏诸王不和,见到这魏王又咬着皇嗣不放,气得吹胡子瞪眼。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受这等气,这宴倒头来吃得甚是不痛快!

  “还异域奇香呢,这什么香料宫中没有?”李昭德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管是多大年纪的女人,不管是古今中外,对于香料的热衷,都是一样的。武瞾眼中露出惊喜,“竟有此等香品?”

  “侄臣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那藩商手中购得。陛下请看,这里有玫瑰、茉莉、栀子香露各十瓶,侄臣已命人试验,并无毒性。”

  武瞾打开一瓶闻了闻,点头道:“确实香气扑鼻,这花香能够如此浓郁,却不见半点花色,清澈如水,果然是奇珍异宝,承嗣有心了。”

  武承嗣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挣回了一点颜面。

  “能替陛下分忧解难,是侄臣的荣幸。”

  狄景晖呵呵一笑,拾人牙慧啊,你这人净捡小爷我说的话来恭维是吧,真是不要脸。

  李旦握着拳头,还要装作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他不明白为什么,既然母帝有意让他赴宴,为何还要给他难堪?

  难道就是为了当众羞辱他一番吗?

  虽然武瞾口上不说,但是李旦也不傻,他能察觉得到,这武承嗣献礼,武瞾是真的开心,并非刻意装出来的。

  底下朝臣缄默不语。

  香露?

  莫非真的是最近坊间传闻的那种奇香?这武承嗣如何得手的?那东西似乎有价无市啊!

  武承嗣扫了一眼李旦,似乎觉得还不过瘾,便道:“皇嗣殿下,要不要也拿几瓶回去擦擦?”

  “这是魏王献给母帝的,本宫就算了。”李旦声音之中带着点心灰意冷。

  李唐宗亲斩杀殆尽,他这个前朝太子,如今还要逢场作戏,受尽凌辱,这是何等的残忍!然而这前头坐着的那位,居然是他的生母,这样的处境,又岂是平常人所能忍受的?

  武承嗣一脸得意,“哦,这样啊。皇嗣殿下,方才邀您入殿的,可是在狄阁老边上坐的狄三郎。要不是狄家三郎,我等还不知道皇嗣殿下您身体欠安呢。”

  是个明眼人都看到李旦脸上的恨意,然而这个时候武承嗣居然祸水东引,直接让皇嗣与狄相家的小子针锋相对。

  好生歹毒!

  其心可诛啊!

  狄景晖本来还打算让这魏王多蹦跶一阵子,待到会宴结束,再好好收拾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然而几次三番搞事挑衅,要是能忍,他就不是混世魔王了!

  “陛下,微臣也有贺礼献上。”狄景晖见到了李旦眼神之中传达的冷意,为了自己将来一辈子着想,狄景晖也就挺身而出了!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

  “朕怎么记得你之前献过礼了?”

  狄景晖笑道:“那是微臣替坊民们呈给陛下的,并非是微臣的心意。再说礼多人不怪嘛,陛下说是吧?”

  一旁的上官婉儿已经彻彻底底被狄景晖打败了。

  这小子,怎么哪里都能冒出来一头?

  真的是魔鬼转世么?

  武瞾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那呈上来吧,朕也想看看,狄卿替朕准备了什么贺礼。”

  “微臣这份礼,倒是和魏王这礼有些相似。”

  武承嗣嘴角笑意凝固,“胡说!本王这是从藩商手中高价购得,你这穷小子如何能买得起?难道是狄阁老……”

  狄景晖故作神秘地说道:“还请陛下昭微臣的学生刘子兆觐见。这份礼在微臣的学生手中。”

  众人啼笑皆非。

  “狄三郎,你这小小年纪,倒也好为人师起来。”

  “就是,之前听闻今岁洛阳府进士科解元,被你强掳府上,拜你为师,本官欲要参你一本,你倒好,这不提醒,本官倒是忘记了。”

  武承嗣笑意渐浓,“陛下,侄臣认为,这狄三郎欺压士林寒门,惹得人神共愤,此等大罪,应先罪处。”

  “此事……朕已悉知。那二人皆是自愿拜入他门下,你情我愿的,朕也管不着这么多。”

  “什么?”

  “这……”

  虽然狄景晖今日带给朝臣们的惊吓已经够多的了。

  但是在“文人”这一块宝地上,这些士大夫们自以为不是狄景晖可以染指的,还想摁一摁狄阁老家这狂妄的后生,结果——这士林莫非都被这混世魔王给玷污了吗?

  自愿?

  鬼信啊!

  然而陛下说自愿,那就是护着狄景晖的意思了。

  “也好,就让你那学生入殿,让众卿家问问他,到底是不是被你逼迫拜入门下的。”

  武瞾刚开始听得此消息时,也是难以置信,不过如今看来,这狄景晖,确实有过人之处,那二人说不定真的是真心拜在他门下也难说。

  毕竟今日狄景晖带给她太多的惊喜了。

  皇嗣李旦依旧缄默不语,又献礼?

  这是还嫌本宫不够难堪吗?

  狄相啊狄相,你这是要至本宫于何地啊?!

  ……

  ……

  刘子兆怀揣贡礼,与贺知章一道跟随着坊民们,在神宫殿外观礼。

  狄景晖也不是赶鸭子进村,这人带进来之后就不管了。

  仪式礼毕,大部分看个热闹的坊民们都按照计划,从东西两侧的宣辉、承福二门疏散离去了,剩余逗留在宫城内的,也就是之前还没见过明堂样貌,留在皇城外的其余各坊百姓。

  “季真,你说老师是不是逗咱们玩呢?陛下怎么会让我们献礼?咱们是不是又被老师骗了?”

  贺知章很认真地说道:“老师何曾骗过我们?咱们能拜在老师门下,是咱们的福分。”

  贺知章自从学了狄景晖的《葵花宝典》,愈发觉得对狄景晖的才识,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远处殿前忽传——

  “宣刘子兆觐见!”

  “宣!”

  “刘子兆——”

  “觐见!”

  刘子兆眼睛一瞪,“恩师真乃……魔教中人也!”

  他觉得,神人这个词,不符合狄景晖的光辉形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