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武唐风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睁眼说瞎话

武唐风华 忘三川 2188 2019.08.16 20:00

  “刘子兆见过吾皇陛下,吾皇陛下千秋万代,一统大周!”

  上官婉儿:“……”

  果然是师父带出来的徒弟,拍马屁都是一个味道的。

  “免礼平身吧。刘子兆,朕之前派人来问过你,可是真心实意拜入那狄景晖座下的,朕的人回禀朕,说你二人皆是自愿,现在当着满朝臣工,朕再问你一遍,你如实说。”

  “自然是自愿的。”刘子兆二话不说,直接回道。

  底下立马传来一些嗤鼻之声。

  此子——士林之耻!

  狄景晖真是男女通吃,连读书人都不放过,太可恨了!

  “好,既然这样,将狄卿所说的贺礼献上来吧。”

  武瞾总是在无意间转换对狄景晖的称呼,这种细微之处的差别,让狄景晖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这老太婆并不好糊弄!

  “陛下,微臣与微臣的学生,献上的乃是圣品玫瑰香露、圣品茉莉香露以及圣品栀子香露,各一瓶,愿吾皇陛下凤颜长青,永葆春华。”

  “这……”

  “又是献香露的?这不是和魏王抬杠嘛?”

  “之前魏王说是从异域藩商那购得的,难道这狄景晖也是从那里弄来的?诶,他这前头还加了圣品二字,难道和魏王那贺礼还有差别?”

  底下朝臣窸窸窣窣,议论纷纷。

  李昭德、狄仁杰等重臣,关注点自然不在那香露上,而是狄景晖此举的深意。

  魏王谄媚,故意借机发难皇嗣。这三郎忽然冒出来,这是几个意思?

  “陛下,这……这狄景晖分明是给侄臣难堪啊!”武承嗣皱眉道。

  狄景晖嘿嘿一笑,就特么让你难堪了咋地?

  “魏王哪里的话,比起魏王这瓶瓶罐罐几十余,卑职献给陛下的这三瓶,在数量上,明显不抵魏王您这厚礼。”

  众人听出了狄景晖此话中的含义。

  数量上。

  也就是说,在这品质上,这所谓的“圣品”是要高出武承嗣进献之礼的。这可就令人寻味了,假如这香露都出自异域,这狄景晖能购得圣品,让让魏王,进献贺礼,居然那些劣质品以次充好?

  这纯粹实在糊弄陛下!

  要真是如此,这魏王真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你……你胡说!这香露哪里来的圣品和凡品之说?”

  狄景晖眯缝着眼,缓缓道:“魏王不是购得二百瓶,为何进献给陛下仅三十瓶?微臣算术不好,这二百减三十,余几啊?”

  武承嗣脸色大变,二百瓶!这个侯六混账东西,分明拿到王府的仅有五十瓶!他给府上宠妃留下二十瓶,这三十瓶拿来入贡,怎么是二百瓶!?

  “陛下,狄景晖信口雌黄!陛下切不可听信他污蔑侄臣啊!”

  狄景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既然你要编个异域藩商,那我就继续瞎编,“我遇到那藩商时,那人正在南市的酒肆喝酒,还说今日斩了个冲头。用圣品的价格卖了二百瓶凡品香露。微臣凑过去说他吹牛,他和微臣闲聊,这推杯换盏间聊得十分投缘,于是就将此次随身携带的唯一三瓶圣品香露割让给了微臣,说是这一瓶,抵得上百瓶凡品。”

  众人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魏王——真的被藩商坑了?

  狄景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啊!

  站在殿内的刘子兆也是大脑一片空白。其实他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因为这三瓶精华香露,是他、曹岳还有盈盈,夜以继日熬出来的,到了老师嘴里,怎么真的就是好像从藩商手里买来似的?

  这瞎话,老师怎么说得如此真实?!

  底下立马有魏王一派的朝臣出言相助,道:“这香露是否有凡品与圣品一说,陛下一鉴便知。再者,倘若真如狄三郎所言,也是魏王被那藩商蒙骗,错不在魏王。陛下,香露有优劣,可忠心无二。”

  狄景晖回过头,想看看,这是哪一位高手,居然将他设下的局瞬间给破了。

  这朝堂上,真是高手如云呐。

  武瞾低头看了眼三个玉瓶内的香露,打开其中一瓶,还未晃动,就已经有花香扑面而来,气味浓郁,比之前更甚!

  纵使御花园满园齐放,也未有如此浓郁之香!

  武瞾的眼神瞬间亮了。

  懂得察言观色之人,自然看得懂武瞾这脸色代表着什么。

  这狄景晖说得不是假话。

  可若如此说来,二百瓶,魏王为何只进贡三十瓶呢?

  虽然这进贡多少,仅仅是一份心意。许多朝臣都是空着手来的。可三十瓶较之二百瓶,是不是少了点?

  魏王私心不小啊……

  猜忌和流言蜚语,往往都是从一些小事发酵酝酿的。

  如果陛下真分辨出了圣品与凡品,那么魏王这事可就真有口难辩了。

  “朕闻着……似乎也没什么差别。狄卿啊,想必是那异域藩商在酒肆喝大了,估计拿什么圣品之说,糊弄你了。真正啊,被蒙骗的人是你。”

  武承嗣喘了一口大气,方才被狄景晖说得,胆汁都快喷出来了。

  刘子兆脸色更加古怪了。这精炼香露和勾兑后的香露,不论成色还是气味,那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啊,陛下鼻子不灵?怎么说瞎话呢?

  然而他看向站在前边的狄景晖,却没任何要反驳的意思。

  这……

  老师你睁眼说瞎话算了,你还能看着陛下睁眼说瞎话不成?

  这不符合咱们魔教中人的性格啊。

  “这样子啊……那看来是微臣被那藩商愚弄了。”狄景晖脸色平静地说道。

  武瞾微微一笑,似有所指地说道:“不过狄卿这份心意,朕心领了。”

  “陛下,请责狄三郎冒犯魏王之罪!”底下立马有人出来弹劾狄景晖。可笑狄景晖这还没官职在身,这帮人就想着来搞事情了。

  武瞾脸色顿变,“没听见方才张公之言,忠心无二?怎到了你这里就成了冒犯魏王承嗣之大过了?难道今日未曾献礼之人,朕还要一一降罪责问不成?”

  “微臣失言,微臣该死……”本来还想反咬狄景晖一口的那人一见龙颜大怒,顿时吓得丢魂落魄,连连磕头。

  “今日论功,狄景晖组织百姓明堂观礼,深得朕心。既然还未有官职在身,朕就命你为詹事司直。”

  满朝皆骇!

  并不是这个封赏有多大。

  而是自从武周新立以来,李旦降为皇嗣,之前所设太子左庶子、太子洗马、詹事司直这些东宫官职皆空置不设。

  这个时候,横空冒出来一个詹事司直。

  陛下难道有重定东宫之意了吗?

  不仅皇嗣李旦、武氏诸王,这心里都敲起了小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