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巨人没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四更之所防

巨人没来 玄奘休假 2051 2020.08.01 21:36

  杜粥近乎麻木地躺在床上。原本轻松愉悦的他,反倒变得心事重重起来。他总觉得这件事里有太多的蹊跷。很显然,那个给他洗脚的女人,武功并不低,但他们并不认识,杜粥仓皇中来到的这个地方,他之前也从未来过。怎么会平白无故,有这样一个妖娆的女人来给自己洗脚呢?

  杜粥忽然想起,那女人说过,晚一些还会送茶,杜粥便打算将计就计,假装睡觉。看女人还有何动作。

  黑暗中,杜粥瞪着眼睛,听门外的声音,偶尔有脚步声,过了不久又有划拳声,过了很久,划拳声消停了,门外一片安静。不知不觉间,杜粥眼皮放松了,想要闭上眼睛休息片刻。眼睛闭了不久,杜粥便沉沉睡去了。

  杜粥猛然惊醒,是他听到了四更的更声。

  四更的更声很小,或许并不是为了叫醒睡着的注意防贼,而是提醒贼人,不要鲁莽犯案,有人盯着呢。

  杜粥被这细微悠长的更声叫醒了,是他不熟悉的声音。这个小镇的空气似乎格外干燥,杜粥感觉口渴得很,他没有点灯,借着纸窗外昏昏的月光,杜粥看到桌上摆好了茶。杜粥起身坐到桌边,见茶已倒好一杯,端起茶杯,悠悠的茶香仿佛四更的梆声,杜粥却从未在茶中闻到这样气息。

  茶尚温,好像刚送来不久,或者送来时是热的,此时正好温了。

  可是杜粥又感到不可思议,这样一小杯茶,凉得快,且是入秋的夜凉,怎么还是温的呢。杜粥又伸手探了一探茶壶,一样的温,并没有更烫。

  这只能说明,茶是刚端来的,就在他以为小睡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把茶放倒桌上,或许在门外已倒好,或许在进门后才把茶水倒入杯中,无论哪种,他皆一无所知。

  若此时,那人要杀他,岂不是探囊取物?

  杜粥意识到自己端着茶杯,端了好久,他的口仍渴,这茶能不能喝呢?如果此人要杀自己,早已下手了,若想麻翻自己,也早在饭菜里下手了,何必等到此时?

  杜粥心想,管他的。

  一饮而尽。

  好茶!

  杜粥并非善饮之人,只知道这茶香甜,便一把端起茶壶,嘬着茶壶嘴,大口把茶水吸进嘴里,一口吞下,哈——啊,爽快!

  喝完茶,睡意全消。杜粥推门出去,来到街上,此时正是深夜静寂时,偶有一声虫鸣,却衬得夜更是极静了。

  杜粥不习惯在大路闲走,终忍不住,蹭地蹿上树端,又在树端屋脊上跳来跳去,把这小镇摸了个透。

  这只是平常的北方小镇。

  而杜粥,没错,杜粥之所以被四更的梆声惊醒,只因他是一个贼,对这四更之声分外敏感。

  杜粥寻遍了小镇,锁定了一家大户,杜粥并不知这大户人家做的什么生意,他也无意探查,只是尽快找到看家护院的人在哪里休息巡逻,便知道这家的钱藏在何处。

  也许是小镇向来平安,或者这个大户也并不是过分有钱,看门打更的也只是一个老人,老人坐在一盏昏灯下,已经睡去了。杜粥弯腰拈起一粒粗砂,朝那纸糊的昏灯一弹,噗的一声,灯灭了。这声噗声极其微弱,只因杜粥弹的是一粒粗砂,粗砂过处,打断了烛芯。

  打断烛芯,杜粥又做了另一个动作,只见他全身猛一扭动,一阵骨响,杜粥变成了个又瘦又小的人了。

  只是人身变小了,手臂还是那么长,就好像一只细瘦的长臂猿。杜粥轻松地抓着树枝,悠了起来,飘落在老更夫的背后。杜粥并不急着开门,而是从身上摸出一只小皮壶,往门轴处点了几下。

  杜粥见房门上锁,又拿小皮壶往锁孔处点了几点。于是杜粥转过身来,看向打更的老人。

  杜粥心想,为何有钱人的要找老人做更夫,只因老人睡浅,不知何时便醒来了。或者哪里有丝毫响动,老人也会醒来。

  杜粥不急,他身上自带着几只石子,此时摸出一只,瞄向一支小儿手腕粗细的干树枝,一颗扁薄石子飞了出去,只听啪啦一声,石子刀刃一般切断干树枝,干树枯折落下来,打在树叶树干上,随后落在地上,一阵乱响。

  老更夫迷迷糊糊醒来,吧哒了几下嘴,咳了几声,吐出一口老痰,嘀咕道:“灯怎么灭了。”

  于是摘下灯罩,老更夫并不会注意到灯罩上破了一个小洞,黑暗中,也更不会注意到灯芯被斩落在地的一小块。老更夫重新点亮了灯。坐着愣了半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用力站起身来,先回头看了看身后上锁的板门。

  老人起得很慢,他并不知道,在他起身的瞬间,腰间家钥匙已被摘走了。

  等老人完全站立,杜粥已将自己缩小的身体用两臂挂到了门楣上。老人见门锁无事,便又转身向干树枝落下去的地方走去。

  杜粥将两腿撑住门框,身体倒吊下来,迅速而无声地开了锁,两手吃住劲,稳稳地推开了门,门刚露出半身缝隙,杜粥双脚一收,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落在了屋内。杜粥反身关了门。只一眼便看到了几重大锁锁牢的箱子。

  对杜粥来说,这一切都太过轻易,杜粥从腰间抽出一柄细长软剑,只一挥,木箱顶齐刷刷地被削掉了。

  掀开箱顶,木箱里倒是空空的。

  杜粥心想,自己竟是如此丧气吗?

  不及多想,杜粥又迅速寻找屋内的其他箱子,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老更夫很快就要走到断枝落下的地方,然后发现只是一根枯枝断了,而后他定要习惯性的扫视一圈,将树枝拾起,不知扔向何处。留给杜粥的时间,仅有老更夫低头拾枯枝的片刻。而杜粥在室内并未仅现其他箱子或是放在外面的金银玉器。杜粥不及多想。纳闷这件事,并不是给杜粥在此时准备的。他果断地闪向门边,向外看去,只见老人还在一步一步向枯枝挪去。

  杜粥双手搭在门把手上,稳住力道拉门。

  但他却偏偏生出了一种怪异的预感。这间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