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请不要把我沉入东京湾!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513 2019.07.29 04:10

  课堂上的宏道真悠一脸认真的听着讲台上老师讲的内容。

  要不了多久就是第一次的摸底考试了,这次考试很重要。老师会通过这次考试的分数偏差值来确定值得培养的学生。

  从而在今后的时间把大多数精力都花在这些偏差值较高的学生身上。让他们可以在期末测试中考得更加优异的成绩。

  人才就需要重点培养,这是亘古不变的。

  “好的,那么这道题谁会做呢?要踊跃举手呐同学们。”数学老师在黑板上画出复杂的图案,转过头一脸希冀的看向下面死气沉沉的同学。

  自己讲了大半节课的知识,学生们应该掌握了不少了吧?

  但是看着毫无生机可言的课堂。心中的希望慢慢覆灭。仿佛这节课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表演。

  他多么希望这时候能有一位可爱的同学可以勇敢的举起希望的小手,哪怕给的答案是错的,至少也可以活跃一下气氛。

  雪之下倒是不屑于举手回答问题,甚至连课恐怕都都没有听。默默地看着手中的文库本。老师却完全没有说什么。

  成绩好的学生特权就是多啊。

  数学老师环顾一周,终于发现了一只高高举起的手,一股欣慰感涌上心头,差点流出泪来。看来自己的教学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听嘛。

  刚准备叫起这位举起手的同学起来回答问题。但是仔细一看,竟然是最近闹得很凶的那个宏道真悠。

  最近办公室里的老师到处都在传这个宏道真悠的事情。说他是极道的人,杀人不眨眼。遇到了就跑吧之类的。

  虽然宏道真悠看起来也不像不良少年,但是转学以来总感觉和普通人不一样啊……特别是气质上,和雪之下有的一拼了。

  难不成真是极道的高层?

  数学老师慢慢举起微微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光秃秃的头顶反着光。

  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叫宏道真悠起来回答问题。

  万一他举手只是觉得手酸了随便活动了一下呢?万一他真像传言中所说的一样是极道的人,那擅自叫他起来回答问题惹他不高兴了会不会被干掉然后丢进汽油桶加入水泥沉进东京湾?

  头顶着地中海的数学老师现在很慌。

  宏道真悠有点奇怪,自己都已经把手举得这么高了,这个老师为什么还没有叫到自己的名字?

  难道这个地中海数学老师还是个超重度近视?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注意到下面的宏道真悠渐渐挤到一起的眉头。数学老师头上的冷汗像是下雨一样布满了他的脸庞。

  他开始觉得自己当初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是错误的。

  …………

  缓慢舒心的音乐飘荡在教室。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数学老师手中的粉笔应声掉落,砸到地上摔成几截。

  数学老师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将书本和教学工具一起快速收拾好。刚准备离开的他,耳边却听到了一句话。

  “中泽老师,上课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感觉您有点不在状态?”宏道真悠带着疑惑的问道。

  中泽老师转过头,看见宏道真悠正站在自己旁边。

  这……这是在质问自己了嘛……

  “……啊,对,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不要把我沉进东京湾,下次不会了!”中泽老师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般脸色发青,一股脑的道歉。最后直接跑出了教室,奔向办公室。

  “???”

  这个老师是什么意思?

  宏道真悠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对刚才中泽老师的骚操作感到不解。

  ——————分割线——————

  宏道真悠没有看见雪之下。所以独自来到侍奉部,意外的,侍奉部也没有见到雪之下。

  平常除非和雪之下一起来,否则如果单独行动的话一定就是雪之下最先到达侍奉部。

  宏道真悠来到自己的那个座位上坐好。翻看着手中的笔记。

  “没想到这次你竟然意外的没有再溜走,变态君那肮脏的心灵终于被净化了吗?”

  “我的心灵完全不需要被净化。倒是你,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身为部长竟然比部员来的都晚,真是不合格啊。”宏道真悠反驳道。

  “只是突然有点事情而已。同样按你的话说,身为部员的你不应该询问部长的事情吧?”雪之下坐在了椅子上。

  “……强词夺理。”

  两人都沉默了一下。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为了今后的行动与交流……变态君有手机吗?”雪之下一转话题。

  宏道真悠有点奇怪雪之下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回答道:“有啊,毕竟是交流工具嘛。虽然平常基本没用过。”

  “拿来吧。”

  “喂喂,这话什么意思,现在的社团活动部长还可以私自收缴部员的财产了吗?”

  “……别多嘴,拿来。”

  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很快就放弃了,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雪之下现在这个有点害羞但是又夹杂着生气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好吧,喏。”宏道真悠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雪之下。

  将手机拿在手上,可能是因为很少使用手机的缘故。雪之下有点费力的点着屏幕,好像在输入什么东西?

  “呼……”雪之下长呼一口气,终于将手机还给了宏道真悠。

  看着手机上显示着的电话薄,上面保存着三个联系人,其中两个是标注着『父亲』和『母亲』的,还有一个是『雪之下雪乃』。

  看到这个,宏道真悠有点无奈的说道:“想加联系人就直接说嘛。”

  “因为觉得如果直接说出来要加变态君的联系人就会感觉很恶心,难以启齿,但是又不得不加。”

  「你傲娇个什么劲啊。」

  撇了撇嘴,宏道真悠继续看向手中的笔记。

  青春特有的悸动环绕在侍奉部室里。

  “来晚了……啊,不,应该说是打扰了,对不起。”中气不足的声音从门口响起,但是似乎察觉到了活动室内的气氛,比企谷八幡突然改口。

  “呀哈喽!小雪,好久不见啊。”没错这就是由比滨了。

  “没多久吧?”雪之下将手中的文库本夹上一个可爱的猫咪书签,关上了文库本。

  “唉~感觉超久的哦,没有你们在总感觉就少了些什么呢!”由比滨元气满满的回答道。

  由比滨主动坐在雪之下旁边再一次自顾自地聊起了天…………

  活动时间快到了,正当宏道真悠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带着节奏的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该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吗?

  “请进。”

  “打扰了。”清澈的男音。

  金发微微看得出有烫过的痕迹,和宏道真悠对上视线后微微一笑“啊……又见面了,宏道君。”

  “很高兴再次见面,叶山君。”

  十分自然的回话,宏道真悠展示着自己现充的一面。

  某位老父亲说过,要用魔法来打败魔法。

  —————小~剧~场~————

  一道黑色身影飞身略过皎洁的月光。溜进酒馆,坐在一个神秘人桌前。

  “东西都带了吗?”作者君拉了拉黑帽,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你的呢?”

  “已经准备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两样东西从双方手中迅速交换。

  “怎么只有这么点推荐票和收藏?”作者君看了看手中的东西,不满道。

  “你不也只有这么点内容吗?”神秘人脸色不变。

  “可……可恶,别逼我!”

  “逼你又如何?”

  “你!”

  作者君突然跪倒在地,十分标准的土下座,“求读者大大多给点推荐票和收藏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