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比企谷八幡?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512 2019.07.11 04:10

  未来想要做什么吗?

  什么都行,只要能保证自己和父母过的不苦,但是貌似已经实现了。

  将来的理想是什么?

  目前姑且是想考一个好的大学吧,为将来做基础。

  那么为了将来,现在要努力做什么?

  好好学习,让这无聊的青春见鬼去吧!

  “喂,变态君,又想逃避社团活动吗?”雪之下雪乃对眼前的宏道真悠说道。

  “哪有,只是突然想上个厕所而已,你也知道的,平冢老师的班会课全是尿点。”宏道真悠为自己想要逃避社团活动找出了一个苍白无力的借口。

  “嚯,那么,我就站在厕所外面等着变态君出来吧,可别太久不出来,不然我可能会让保安进去救你哦。”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雪之下雪乃说出了令人震惊的话。

  「喂,这是在说我如果不出来就一定是掉进厕所里了吗?」

  “这样不好吧,毕竟是雪之下同学,站在男厕所外面等一个男生出来不是太有损人设了吗?”

  “不要以为前几次成功逃过了社团活动就可以一直逃下去,不去面对现实是不行的。”

  嘛,因为周一的那次社团活动,让宏道真悠开始对『侍奉部』的社团活动产生了莫名的抵触心理,认为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又不能进一步了解雪之下。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宏道真悠都在以各种理由来逃避参加社团活动。

  只不过毕竟是和雪之下雪乃在同一间教室,终于,最后一节课一下,雪之下雪乃就走过来找到了自己。

  宏道真悠没有办法,只好进入了厕所。

  周围的学生见到这样的场面却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两人第一次在校门口前的交谈和这几天“暧昧不清”的纠缠让学校里的学生都认为:这个新来的现充和雪之下雪乃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直接导致了总武高的许多男生连晚上的觉都睡不好了,甚至曾一度想要去找宏道真悠的麻烦。

  不过因为平冢静的威严,让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其实这几天雪之下雪乃只是在劝告宏道真悠不要逃避社团活动,而宏道真悠却对雪之下雪乃的话置若罔闻,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emmmm……以至于现在直接怼脸上来了。

  走出了厕所,看见雪之下雪乃抱胸站在门口,略感无奈,只有跟着雪之下雪乃向『侍奉部』走去。

  ……

  坐在部室里那张曾经做过的椅子上。宏道真悠百无聊赖。

  哗!

  部室门口被猛地推开,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

  “平冢老师,到底要让我说多少遍,进来之前要敲门!”雪之下雪乃似乎终于忍不了了,向平冢老师厉声厉色的说道。

  现在雪之下雪乃仿佛真的就是冰川上的雪女一般,散发着阵阵摄人的寒气。

  但是这次不是平冢老师一个人来的,宏道真悠还看见平冢老师背后有一个存在感底下的人。

  “雪之下不要生气,这种事情多做几次就熟悉了嘛。”似乎完全没有被雪之下的寒气影响到。平冢老师说出了略显糟糕的话。

  倒是在平冢老师身后的那个死鱼眼,莫名其妙的遭受了一个“开幕雷击”,直面雪之下雪乃冷冽的气场,他现在的身形十分僵硬,像是真的被冻住了一样。

  “平冢老师这次来有什么事吗?”宏道真悠突然切入了正题。

  “他是比企谷,想要加入『侍奉部』。”

  “我是二年F班的比企谷八幡,但是我可并没有想要加入这个『侍奉部』的意思吧?”自我介绍后的少年反驳着平冢老师。

  “作为你写那种恶心的作文的惩罚命令你来这里参加社团活动。不允许有任何反驳和异议,给我先好好反省!”这个名叫比企谷八幡的男生被平冢老师怒涛般的气势下达了判决。

  可真是可怜啊。这种被动还不能反抗的感觉肯定不好受吧?

  “为了让他停止腐化,把腐烂的程度控制在眼睛上就够了,以至于不会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可怜虫,我把他带来了。”

  比企谷似乎很不满平冢老师的说法,辩解道“什么叫腐烂的眼睛,明明只是富含了丰富的DHA,是聪明的表现!”

  “我觉得只要平冢老师对他一顿拳打脚踢就可以了。”

  雪之下雪乃一如既往的可怕和凶狠。

  “这可不行啊,最近上面对这方面管得比较严,肉体上的教训是不行的。”

  尽管自己算是最早来的部员,但是要不要招收新部员还是雪之下雪乃这个部长说的算,所以自己还是闭上嘴巴。

  “『侍奉部』里已经有个变态了,还要招收一个傻乎乎的部员,难道『侍奉部』是怪人集中营吗?”雪之下雪乃似乎并不想招收这个有着死鱼眼的学生。

  「喂,怎么就扯到我身上了,无辜躺枪?」

  “放心吧雪之下,虽然这个男人的眼睛和心灵已经腐烂到一定程度了,但是还是会洁身自好的做事的。”

  不知道是因为平冢老师说的话,还是觉得反正都这样了,再招收一个也没什么的原因。所以雪之下雪乃意外的没有再次拒绝。

  “好吧,既然都这样了,那么就先让他加入进来吧。”

  雪之下雪乃再次露出了十分麻烦的表情,这绝对和上次自己加入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平冢老师离开了『侍奉部』,只有那个叫比企谷的男生站还在原地,仿佛不知道要做什么。

  “呼噜噜噜噜噜……”

  “!?”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从比企谷那里传来。

  此时的比企谷正以他那腐烂的死鱼眼盯着雪之下雪乃和宏道真悠,发出自以为凶恶的低吼声。

  「竟然还有那个新转学来的宏道真悠,据说是个大现充,现在一看确实如此。容貌和气质简直比班上的叶山都高,那么,也就是阶级敌人了!」

  “不要再那里发出恶心的吼声坐下吧。”雪之下仅仅用仿佛看到非常肮脏的东西一样的眼神瞥了比企谷一眼。仿佛要把她那大眼睛变成眯缝眼一样紧闭着冷冷地吐了一口气然后仿佛玲珑的清泉一样的嗓音开口。

  「这是什么眼神,野兽的吗?」

  “啊?哦,是!对不起”

  「立马就怂了啊……」

  宏道真悠主动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自己的右边,示意比企谷坐下。

  “十分感谢。”比企谷不自觉的就说出了感谢的话。

  「真是恐怖,这个『侍奉部』十分危险,刚才那个恐怖的美少女应该就是学校的名人雪之下雪乃了吧,这个现充也不简单,竟然让我不自觉的说出了感谢的话。」

  比企谷坐在椅子上流着冷汗思考着。

  教室短暂的沉默很快被宏道真悠打破,他十分现充的用着爽朗的语气问道:“平冢老师应该已经告诉了比企谷君这个社团的活动了吧?”

  「仿佛都在闪光了啊,这就是比叶山还要现充的现充的力量吗。」

  “啊,是的,我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了。”或许是与自己不熟,比企谷还是有点腼腆的回答道。

  宏道真悠没有管那么多,他这样子充满现充的说话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子和别人都会很快相处融洽。

  一下午的社团活动终于过去。由于宏道真悠每天都会跟在雪之下雪乃身后一起上下学,毕竟是住在同一层的邻居,也不好让他不走这条路,所以雪之下雪乃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吧。

  一如既往的各自开门回家,都没有说话,仿佛都有了默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