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材木座的委托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568 2019.07.21 04:10

  “哼。那种坏风俗,除了用地狱来形容还能有什么。哼哼哼。吾乃在风中漂泊之身,随时可能遭遇不测,所以吾不需要喜欢的人和爱之类的。……那种吾不想再承受那仿佛全身撕裂一般的离别之痛。如果那就是爱的话,吾便不需要爱这种感情。”他通过窗子遥望着远方。恐怕是心中空虚地浮现出她深爱的公主的模样了吧。

  这种人,只要不是完全迟钝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吧,就是那种人。

  “你有什么事,材木座。”

  “唔,终于将铭刻在你心中的这个名字说出来了么,是的,我便是剑豪将军·材木座义辉!”

  双手哗的一下抖动大衣,用充满斗志的很男人的眼神看向比企谷八幡。看来完全的沉浸在了剑豪将军的人设中了。

  “我说,那是什么……”由比滨结衣不愉快的盯着比企谷八幡。

  “这家伙是材木座义辉……体育课的时候和我一组。”

  “你的这个朋友好像找你有事吧。”雪之下雪乃问道。

  比企谷八幡眼眶有点湿润,说实话从国中以来,“朋友”这个词汇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姆哈哈哈哈!险些就忘了,八幡,此处可是侍奉部?”材木座义辉发出了奇怪的笑声问比企谷八幡。

  那是什么笑声,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没错,这里是侍奉部。”雪之下雪乃回答道,材木座义辉瞥了雪之下一眼后又将视线转向比企谷八幡。

  “原来……如此么,根据平冢先生的进言,八幡!汝有义务实现吾的愿望吧?跨越了数百年的时光依旧不变的主仆关系,这果然是八幡大菩萨显灵吧?”

  “侍奉部可不会实现你的愿望,只会帮助你去实现愿望而已哦。”宏道真悠提醒道。

  “……呃,嗯。八幡啊!助我一臂之力吧!”

  “哪来的什么主仆关系啊?还有你别再看向我了啊!快去死吧!”

  “呼呼呼,死亡什么的吾毫无畏惧,只是换一个世界继续称霸天下罢了。”

  材木座把双手高高抬起,啪啪地拍打起外套。果然对去死这个词的耐性很高呢。估计经常会被别人这样恶语相向吧,所以练就了这个独特的技能,真是可怜。泪流满面了。

  “呜哇……”由比滨结衣再也受不了了,像是被恶心到了一样脸色发青。

  雪之下雪乃用手肘推了推站在旁边的宏道真悠,在这么近距离下宏道真悠能闻到雪之下雪乃发出的清香。“那个,变态君……剑豪将军,是什么东西?”

  「嗯……和上次在电梯里的那个味道是一样的,挺好闻的,回头要不要问问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

  “那是中二病吧。”宏道真悠回答道。

  由比滨结衣插入了对话,“是生病了吗?”

  所谓中二病,就是在中学二年级时经常有的一些蛋疼的行为举止。

  在漫画、动画、游戏、轻小说等中常出现的那些能力和不可思议的力量,中二病的言行举止就好像自己正拥有那些一样。并且毫无疑问的,在拥有那些的同时,必然他也会给自己安上类似传说中的勇者的转世、被神所选中的男人、特务机关的探子等等的设定。然后再按照那些设定去行动。

  比如时不时的和想象中的人物对战,或者拿家里的遥控器之类的东西充当某曼的变身器,做出睿智的姿势大喊“变身!”,又或者对着镜子捂住左眼大喊“邪王真眼是最强的”之类的。

  那么这样去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因为觉得很帅。

  ……

  宏道真悠像这样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中二病的种种。

  雪之下貌似理解了,快的惊人的头脑可以算是举一就可以反十吧,往往没怎么说明就可以抓住事物的本质。

  “听不懂……”相比之下,由比滨结衣反感地微张着嘴小声嘟囔着。

  “呼,也就是说根据自己做出的设定来扮演这个角色对吧?”

  “基本上没错,貌似这个材木座模仿的是室町幕府第十四代将军足利义辉吧。因为名字是一样的,所以更容易以他作为蓝本吧。”

  “那为什么材木座叫比企谷君为伙伴?”

  “因为比企谷君叫八幡,这名字把八幡大菩萨的名号引出来了吧。清和源氏将其作为武神供奉的。”

  “就是这样……虽然材木座一个接一个的引用史实让人头痛,但以历史为蓝本也还算是好的了。”比企谷八幡也回答道。

  雪之下雪乃离开宏道真悠走到材木座眼前,由比滨结衣小声叫到“小雪快跑~!”

  雪之下雪乃对着材木座义辉说“我大概明白了,你委托的内容就是治好你的心理疾病吧?”

  “……。八幡呀。吾与汝定下契约,今日为实现朕的愿望急驰于此。这实在是吾崇高的欲望下唯一的期待。”从雪之下面前背过脸,材木座再次看向比企谷八幡。

  “我在跟你说话吧?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请转过头对着对方!”雪之下雪乃终于忍受不了材木座逃避的视线用冰冷的声音说着。

  材木座义辉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雪之下雪乃“……唔哈、唔哈哈哈,这,这真是出乎意料。”

  “还有那种恶心的说话方式也不要再用了。”

  “……”

  遭到雪之下雪乃冰冷的训斥,材木座义辉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

  “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穿着大衣?”

  “……嗯,嗯啊,这件外套能防御瘴气侵入身体,原本是我拥有的十二件神器之一,在我转世到这个世界时,我让它变化成了最适合现在的身体的外形,呼哈哈哈哈!”

  “不要再用这个说话方式了!”

  “啊,好的……”

  “那么,你这露指手套又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吗?戴它不是没法对手指进行保护嘛?”

  “……啊,是的。那个……此乃继承于前世十二神器之一,能发射光线的特殊手甲,当时为了使之富有操作性而赋予了其自由度,所以指尖部分是开着口……的!呼哈哈哈哈!

  “说话方式。”

  “哈哈哈!哈哈哈,哈……”本来放声大笑的材木座,声音到最后变成带有水分的悲壮的叹息。自那笑声后就陷入了沉默。

  比企谷八幡发现了脚下五颜六色的纸屑,捡起一看,胡乱的排列着复杂的汉子,乌压压的一片引人注目。

  “这是……”

  比企谷八幡吧散乱在教室里的稿件一张一张捡起来按序号整理。

  “嗯啊,不用我说你就能明白真不愧是你啊。那段地狱般的时光没有白白一起度过的嘛。”

  无视了材木座的感慨,由比滨结衣看向比企谷八幡手中的东西。

  “那是什么?”将纸片交给由比滨,她便哗啦哗啦地检查者纸片的内容。边读脑袋上边显觋着“??”的符号,由比滨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把纸片还给了比企谷八幡。

  “这是什么?”

  “我觉得是小说的原稿吧。”材木座对比企谷的话有所反应,为了重新摆好架势咳嗽了一声。“承蒙你明察。那正是轻小说的原稿。我想要去给某个新人奖投稿,因为没有朋友所以无法得到别人的意见。读读吧。”

  比企谷八幡“有投稿网站或者投稿的帖子之类的,拿去那里给人看不就好了嘛。”

  “我做不到。因为那些家伙毫不留情。被喷得一无是处的话我会死的。”

  “但是……”宏道真悠一边叹气一边朝雪之下雪乃那边看去,视线相交后发现雪之下在发呆。

  “恐怕比起投稿网站,雪之下雪乃会更加不留情面吧。”

  四人决定各自拿着材木座的原稿回家一晚的时间看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