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由比滨结衣喜欢东张西望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460 2019.07.16 04:10

  在雪之下雪乃为由比滨结衣系围裙时,由比滨结衣却突然问“那个,我说啊,蹲家……”

  “怎,怎么了?”

  由比滨结衣稍微犹豫了一下“你觉得,居,居家型女生怎么样?”

  “并不讨厌,男生的话反而会更憧憬那样的女生吧。”

  “这,这样啊。”

  听到比企谷八幡这么说,由比滨结衣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看来由比滨结衣对比企谷八幡有意思啊。」一直在旁边观看全程的宏道真悠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好,开始动手。”

  挽起袖子,打蛋,搅拌,放进面粉,还加了白糖,香草精等调料。

  由比滨的手艺很不寻常。可能你会觉得只是做个曲奇也太夸张了吧,不过越简单的东西才越容易看出实力的差距。能看出无法掩饰的真实实力。

  首先蛋液里面混进了蛋壳。

  接下来面粉产生了没和开的疙瘩。

  还有黄油就那么原封不动的是固体。

  白糖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和盐弄混了,香草哗啦啦地放了好多牛奶放得满满当当。

  雪之下雪乃在旁边一脸铁青地扶着额头,这样的制作过程,连比企谷八幡都感到毛骨悚然,擅长料理的雪之下雪乃一定不寒而栗了吧?

  “接下来……”

  说着由比滨结衣把速溶咖啡拿了出来。

  “咖啡吗?嘛,有东西喝的话吃起来更容易入口呢。想的很周到嘛。”比企谷八幡好像看懂了由比滨结衣拿出速溶咖啡的原因。

  然而由比滨结衣却转过头来反驳道“哈?不是的,只是少量的加入一些而已,男生不是有很多都不喜欢甜味吗?”

  由比滨结衣转过头来自然就意味着视线离开了手中正在操作的速溶咖啡。

  结果由比滨结衣转过头去就看见了勺子里堆起了黑色的小山。

  “诶?啊,那就再放点糖来调整。”

  说着,黑色的小山旁边又多出一堆白色小山。

  随后把这些放进蛋液中被大海啸吞了进去,就这样,真正的『地狱』就炼成了。

  「上化学课的时候绝对不会和由比滨在一组,她是属于那种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级别。」比企谷八幡告诫自己。

  之前做的东西烤好后就成了个黑色的烤饼,闻起来就很痛苦了。

  “怎么会这样?”

  由比滨结衣不可置信的看着考出来后的不明物体。

  “无法理解……到底怎样才能同时犯这么多的错误呢……”雪之下雪乃小声地说道,大概是为了不让由比滨结衣听到吧。

  将这坨不明物体放在盘子上。

  “虽然看上去有点那个……但是果然还是需要试一试呢。”

  “是呀,正好有来尝味道的人。”

  「这已经不叫尝味道了吧,这个叫做试毒了吧?」宏道真悠迟迟没有上前,既然由比滨结衣对比企谷八幡有不同的情感,那么这个曲奇也十有八九是打算给比企谷八幡做的吧。

  既然这样就让比企谷八幡自己一个人面对吧。

  看着眼前盘子中的那个黑的像木炭一样的不明物体。

  呼,只不过是一些点心而已。……不,眼前的物体到底算不算点心还有点微妙。

  鼓足勇气,比企谷八幡拿起一小块,放入嘴巴里咀嚼,没有像漫画中那么浮夸的吃一口就吐出来或者是晕倒。

  「不过如果真的晕倒就幸福了。」难吃的让人不禁浮现出这个想法。还不如吃一口就晕倒那样就可以不用吃了。

  大概就是难吃到这种程度,虽然不至于致死,但是从长远来看的话,过多摄入这种物体一定会比普通人的患癌几率高出很多倍。

  “好苦好难吃。”比企谷八幡说出了它的味道。

  还在嘎吱嘎吱的嚼,比企谷八幡拿起桌上的一杯水。

  “尽可能不要嚼只要顺水咽下去会比较好,小心不要和舌头碰到,因为和烈性药差不多了。”

  全部吞咽完的比企谷八幡说出了感言。竟然没有当场去世,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那么接下来好好想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让由比滨不用再做料理了。”

  “被完全否认了吗。”

  “那只是最后的方案。”

  由比滨结衣吃惊过后就是沮丧,垂下肩膀叹了一口气。

  “果然我没有那种叫料理的才能……”

  “看来只有努力了”

  这时,宏道真悠给出了一个最差但是却最正确的解决方法。

  雪之下雪乃也非常赞同宏道真悠的方法,“没错,现在这个时候,只有努力才是解决这种问题的最佳方法。”

  “由比滨同学,你刚才说你没有料理的才能吧?”

  “诶?啊,嗯。”

  “你的那个想法要改正。连最低限度的努力都没有做的人没有资格羡慕有才能的人。无法成功的人是因为无法想象成功者不懈的努力才成功不了的。”

  雪之下雪乃的话很尖,但是十分正确,正确到了毫无反驳的余地。

  由比滨结衣顿时语塞,大概是没有被如此正确的言论驳斥过。由比滨结衣打算傻笑着糊弄过去。

  “哈,哈哈,但是啊,最近同学们都说这个已经不流行了……肯定这么做不太合适吧,一定是这样。”

  由比滨结衣话刚落,就听到了哐啷的放下茶杯的声音,随后传来的是雪之下雪乃犀利的视线。

  “……能不能放弃你那想配合周围人的想法。令人非常不榆快的。忽视你自己的笨拙,一败涂以及愚蠢地去追究他人的间接原因……不觉得可耻吗?”

  雪之下雪乃的语气很强硬,连宏道真悠都觉得有点过了,比企谷八幡甚至在一旁小声地发出了“呜,呜哇”的声音。

  由比滨结衣被雪之下雪乃的气势压倒陷入了沉默。抓紧裙子边的手表示着她的心情。

  「由比滨结衣的交际能力应该很强吧,在班里应该是属于很受欢迎的那方,对协调性应该要求很高。但是,相反那也意味着她很擅长迎合别人。」看着由比滨结衣的反应,宏道真悠做出了分析。

  她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生。

  由比滨结衣抬起头,眼眶好像有点湿润了。

  “哈……”

  是要说回去了吧?

  “好帅气!”

  “哈???”

  另外三人的声音重叠了。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

  “没有在说奉承的话……怎么说呢,你这么说真是太帅气了……”

  反应过来的宏道真悠“这个是抖M吗?”

  比企谷八幡“这个是抖M吧。”

  看着眼眶湿热的盯着自己由比滨结衣,雪之下雪乃后退了半步。

  “她,她这是在说什么,真的听到了我说的话了吗?我觉得已经够尖刻的了。”

  “没有,虽然是有点接受不了……我觉得你这是真实的想法,虽然都在说一些过分的话,但是都是认真的在说。我呢,一直迎合别人说话,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对不起,下次我会认真做的。”

  道歉过后率直的向雪之下雪乃看过去。

  “……”

  大概这对雪之下来说也是头一次遇到吧。以正确的理论驳斥对方,迎来的却是对方诚恳的道歉,这种人非常少。正常来讲大多数人都会被气得脸红了吧,雪之下雪乃视线转向两边,用手缕着头发。一副在想应该说什么却没能找到的样子……

  「这女人真是不会应付突发情况啊……」宏道真悠主动站了出来,对由比滨结衣说道。

  “嘛……接下来,就由我来教你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