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行迹可疑的人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398 2019.07.20 04:10

  不一会,比企谷八幡也走了出来,看见靠在墙上的两人,雪之下雪乃抱着双臂闭着眼睛,宏道真悠则是睁着双眼看向远方。自从宏道真悠转学以来,宏道真悠和雪之下雪乃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怎么看都是情侣关系吧。

  「呿,去死吧现充!」比企谷八幡瞪着双死鱼眼不爽的想道。

  周围没有人,十分安静。以至于教室内的话都能完全传到这里。

  “……那个,抱歉。我只要不迎合着别人就会觉得不安……或者说不自觉地就看别人脸色……也许会让你感到厌恶。”

  “…………”

  “该怎么说呢,我一直就是这样啦。就算玩小魔女的游戏,其实是想扮演魔法少女或者音符酱的,但是另外的小孩也想演,结果只能选不喜欢的配角了……。反正就是在公寓里长大的孩子,习惯了被人包围的感觉……”

  “完全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也是呢。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阿悠和小雪还有蹲家我就会开始想。明明周围没有任何人,却一样很快乐,明明是毫不在意对方地吐露心声,却又似乎照应着彼此……”

  「话说,这个“阿悠”是指的我吗?」

  由比滨结衣的话因为呜咽的嗓音变得断断续续的。每次哽咽雪之下的肩膀就会为之反应。微微半张着眼睛向教室内瞥去。

  宏道真悠发现了雪之下的动作,“笨蛋,站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的,真的担心她就直接进去啊,真是傲娇。”

  “唔……要你管!”似乎因为被宏道真悠看穿心思,雪之下雪乃的脸微微泛红,对着宏道真悠说道。

  “看着她们,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拼命迎合他人的人生,仿佛就是个错误……”

  由比滨结衣的话再次在教室内响起。

  “所以啊,我也不想再勉强自己而随性的生活下去吧……这样。但是,并不是说讨厌优美子。所以从今往后,也能当朋友吗?”

  “……哦。这样啊。好啊”吧嗒一声,三浦合上了手机。

  “……抱歉,谢谢你!”教室里的对话停止,接着传来了由比滨吧嗒吧嗒的脚步声。雪之下也迅速的离开了靠着的墙壁。

  “什么嘛,不是能好好说出来吗?”

  那个瞬间,雪之下露出了纯粹无暇的微笑,虽然转瞬即逝,脸上又恢复了平时那冰冷如结晶一样的脸庞,但是却有着足以让人失去思考的能力。

  “走吧,由比滨就要出来了。”宏道真悠提醒着雪之下道。

  “嗯……”

  随后两人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然而,刚才不知道又在想什么事情的比企谷八幡并没有跟着两人一起离开,还站在原地。

  教室门喀啦地被打开了……

  “诶?为,为什么蹲家还在这里?”

  比企谷八幡似乎意识到了不妙,想要蒙混过关。由比滨的脸却已经变得通红。

  “都听到了吗?”

  “你,你说什么?”

  “都听到了!居然偷听!恶心!变态!还有还有……恶心!难以置信!太恶心了!真是超级太恶心了!”

  “稍微客气点啊。”

  “哈?还客气什么啊,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由比滨吐出舌头做了一个可爱的挑衅就这么跑开了。你是小学生吗,别到处乱跑啊喂!

  看了看所剩无几的午休时间,比企谷八幡买了一瓶sportop。

  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果然,只有sportop才能给我带来苦尽甘来的快感。」

  ——————分割线——————

  侍奉部又回到了“闲置”状态。因为没有人再来委托的缘故,雪之下雪乃和宏道真悠以及比企谷八幡都坐在侍奉部的教室里看书。

  由比滨结衣从一开始就在旁边玩手机。

  话说由比滨结衣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好像还不是侍奉部的部员吧?

  比企谷八幡直率的问道“嗯……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诶?啊,因为,今天很闲咯。”

  由比滨结衣一脸理所应当的说着。突然又对着旁边的雪之下雪乃说道:

  “呐呐,小雪,听说松户那边有很多拉面店,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拉面……没怎么吃过所以不太了解。”雪之下雪乃回答道。

  “没问题的,我也没怎么吃过,听说那家叫什么来着~的拉面店的味道很棒呢。”

  虽然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就突然谈到拉面上来了。

  但是,就这样度过的时间也并非让人觉得缺乏高中生的感觉,和中学生相比,高中生活动范围更广,会对时髦呀美食等种种产生兴趣。拉面店的话题不正是很有高中生的气息嘛。

  这是次日发生的事情。宏道真悠和雪之下雪乃以及由比滨结衣一起来到侍奉部时,发现了教室里有个不认识的人。

  宏道真悠并没有说什么,站在旁边。

  本来他还挺好奇里面是谁的,但是由比滨结衣和雪之下雪乃两人都站在门前,自己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索性就站在旁边了。

  雪之下雪乃和由比滨结衣站在门前一动不动。门只打开了一点,她们在往里偷看。

  嗯……是个胖子,怎么说呢,形迹十分可疑。明明没有其他人在里面却自言自语,同时还用双手在面前比划着什么诡异的手势?

  宏道真悠看见不远处的比企谷八幡正朝这边走来。对着还在观察的雪之下雪乃说道“比企谷君来了哦。”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雪之下雪乃差点跳了起来。

  “变态君,下次能不能请不要突然在我的耳边讲话……吓死我了……”

  “喂喂,太过专注而把我遗忘在一边的你可没资格这么说我哦。”

  终于走来的比企谷八幡看见三人都站在门外却不进去,而由比滨还站在门前向教室里观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活动室里有个形迹可疑的人。”由比滨结衣听到比企谷八幡的疑问率先反过头开回答道。

  “我看行迹可疑的是你才对吧?”

  “总之站在门外是不行的,一起进去吧。”宏道真悠提议道。

  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风。

  打开门的一瞬间,海风迎面而来,这所海边学校特有的海风把教室里的文件吹得到处都是。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男生,戴着方框眼镜,穿着比较大的大衣,明明已经时近初夏,却还戴着露指手套。

  “哼哼哼……真吃惊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我都等的不耐烦了。比企谷八幡!”

  “什,什么?”

  “蹲家,他好像认识你的样子……”由比滨结衣藏在比企谷八幡的背后,用惊讶的脸对比着比企谷八幡和那边的那个人。

  面前那个奇怪的人双手交叉在胸前,对着比企谷八幡哼哼哼的低笑起来。

  他夸张的耸下肩膀,故弄玄虚的摇了摇头。

  “没想到你竟然忘记了同伴的脸,我真是看错你了,八幡!”

  “他都管你叫同伴的……”由比滨结衣冷冷的看着比企谷八幡,双眼仿佛在说“人渣快去死吧”一样。

  “是的同伴,你还记得吧,我们共同度过的仿佛穿梭在地狱的那段时光。”

  “只是在体育课上分到同一组罢了……”比企谷八幡回了一句,他脸上浮现出了很厌烦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