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动物疗法』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245 2019.08.13 14:58

  “既然这样,姑且试试看帮你姐姐回到原来的样子。”雪之下雪乃答应了川崎大志的请求。

  回到了部室,雪之下雪乃拿着一本书等待着。

  部室里除了原本就是侍奉部的部员的宏道真悠,由比滨结衣和比企谷八幡。户塚彩加也在这里。

  “那个……户塚啊,不用勉强陪我们一起的。”比企谷八幡挠了挠脸颊,说道。

  以户塚彩加这样的性格,如果让他面对毫不讲理的雪之下雪乃的话,恐怕会留下非常不好的经历。毕竟户塚彩加不是宏道真悠也不是由比滨结衣。

  不过,户塚彩加却笑着摇了摇头。“不,没事哟。我也听过谈话了。而且,对八幡你们会做些什么挺感兴趣……。如果没有不便的话,想陪着……吶。”

  “这,这样啊……那,陪着我吧。”比企谷八幡愣了一下,随后无意识就这么回答道。

  因为“陪着”还有“交往”的意思,所以比企谷八幡意外的很有风度的说出了“陪着我吧”。

  不过这并不能全怪比企谷八幡,任谁看到户塚彩加那白皙的像女生的皮肤似的,娇小的身材和学校看起来比较中性的运动装,再加上脸上有些害羞的甜甜笑容,都会觉得这就是天使吧。

  看到这,宏道真悠摇了摇头。比企谷八幡哟,可不要过度沉迷于男♂色了……

  “稍微考虑了一下,最好的是川崎同学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比起被某人强制去做某事,靠自己的力量复原更少风险,也基本不会有反弹。”

  “是这样没错。”宏道真悠似乎很同意雪之下雪乃的说法。

  无论是哪个人,自己的行为被别人说三道四就会觉得火大,比如原本明明自己已经定好具体时间去打扫卫生了,却被父母在那之前说道:“你整天就知道玩,该去打扫卫生了吧?”,一被这么说,就“干嘛啊,原本打算现在就干的,诶……没干劲了。”一样。

  即使是自己亲密的人,也会萌生出反抗心理。

  “具体该怎么做?”

  “听说过『动物疗法』吗?”雪之下撩了撩耳边的秀发,说道。

  “动物疗法,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与动物进行接触来缓解人的精神压力,把人们心底的善良部分引出来。对于放松人的情绪有明显的作用,算是一种『精神疗法』。”害怕由比滨结衣听不懂,宏道真悠特地的做着解释。

  这种『动物疗法』的例子很常见,比如有的监狱就要求里面的囚犯们各自精心的养一只猫或者每天照看各种各样的动物。当然,效果确实是很明显的,连穷凶极恶的杀人犯都成为了一个猫奴,平时也比以前变得温柔和平静了许多。

  “动物哪里弄?”比企谷八幡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

  “我家有养狗狗哦,可以吗?”由比滨结衣迅速的举起一只手,像是抢着发言一般说道。而另一只手的食指和小指翘起,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做出一个手型像狗一样的手型。

  “不行。”收到的却是雪之下想都不想的无情拒绝,“猫更好哦。”

  “诶?小雪,我觉得两者都没有什么差别吧,只要可爱就行了,不是吗?难道在学术上有什么要求吗?”由比滨结衣疑惑的问道。

  雪之下雪乃忽然把头偏了过去,别开了视线。

  “没什么,总之狗就是不行……”

  宏道真悠似乎看穿了什么,带着一些玩味的笑容,“大概是因为雪之下怕狗吧……”带着些许隐晦的说着。

  “我可没有说这种话吧?”雪之下反驳道。

  嗯,绝对是怕狗了。宏道真悠看到雪之下的反应,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小雪会不喜欢?”

  “只有由比滨同学喜欢狗所以才这么认为哦。”

  雪之下的音调降下了一点。

  难道这家伙小时候被狗咬过留下了心理创伤吗?

  “雪之下同学忘了冰糖了吗?”宏道真悠没有再去想那么多,直接提醒雪之下道。

  原本宏道真悠一开始就想这么说的,可是却被由比滨结衣抢着回答了。

  “是呢……,变态君家里还有冰糖,那就冰糖吧。”雪之下想了想,同意道。

  “诶?冰,冰糖?那是什么?吃的?”由比滨还没有搞清楚宏道真悠和雪之下雪乃口中的冰糖是什么意思。

  “啊,是我和雪之下养的小猫的名字。”宏道真悠回答道。

  由于时间关系,宏道真悠并没有特地回家把冰糖带来。而是打电话叫管家送来。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车子就停在了路边,从车子里走出了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岁数的老管家,“少爷,这是您的宠物。”,直接把冰糖连带着盒子抱了出来,递给了宏道真悠后就再度驾车离开了。

  “……喔!那,那那是阿悠家的管家吗?阿悠的家里好厉害啊。”由比滨结衣看到这副情景,长大了嘴巴惊呼道。

  除了雪之下雪乃,其他的人也都有点惊讶,不过惊讶过后也都没有多问什么问题。毕竟是宏道真悠的家事,随便这么问并不礼貌。

  雪之下雪乃早就知道宏道真悠的家庭并不简单,而且又和自己的姐姐雪之下阳乃看起来很熟的样子,不过,一直很少在家族聚会里出过什么面的雪之下雪乃并不会关心这些东西。

  此时冰糖正躺在临时准备的盒子里,呼噜呼噜的发出可爱的声音。大大的眼睛盯着周围。

  “诶~真可爱呢~”户塚彩加靠近了点,用手轻轻抚摸着冰糖雪白的小脑袋。

  “你打算怎么做呢,雪之下?”宏道真悠转过头看向了雪之下雪乃。

  “把冰糖放进盒子里,事先摆在川崎同学的前面,如果她心动就绝对会捡起来的。”

  “是嘛……”宏道真悠对雪之下的这种说法表示怀疑。不过暂时也没有其它的好办法,就先这样吧。

  原本马上就打算行动的宏道真悠和雪之下雪乃被一声嗡嗡的声音打断。

  是比企谷八幡的电话,比企谷八幡拿出手机,走向了一边。

  “……你,这种事情怎么不早说?……好啦好啦,我懂了,就这样……”比企谷八幡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

  挂掉电话后,慢慢走来的比企谷八幡说道:“……刚刚川崎大志打来电话,说川崎同学对猫过敏哦,所以,终止吧。”

  雪之下又摸了摸冰糖的下巴,冰糖舒服的轻轻叫了一声“喵~~”

  “大志君怎么会知道蹲家的电话号码?”由比滨结衣突然问道。

  比企谷八幡面露难色,“大概是小町告诉他的吧……以前告诉过这丫头不要随便把家里的消息告诉别人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