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坚持的正义

青春用来谈恋爱很有问题 神真少 2682 2019.07.22 04:10

  回到家里,站在阳台上,吹着夜晚清爽的凉风,宏道真悠看着手中的文件。

  这是材木座义辉的小说原稿,题材大概是异能战斗类。

  以霓虹城市为舞台,夜深人静时秘密组织和拥有前世记忆的能力者暗中涌动。然后主角突然觉醒隐藏力量,将黑暗势力全部打倒,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华丽丽的故事。

  宏道真悠用极快的速度浏览完这小说。说实话,故事题材很不错,背景也还行。但不足甚至可以说是败笔的地方就是糟糕的文笔和牛唇不对马嘴的描写以及跳脱不连贯的剧情,这些导致了这部小说看起来十分无聊。

  次日上课时,宏道真悠发现前面不远处坐着的雪之下雪乃正努力的不让自己闭上眼睛,精神萎靡的耸拉着脑袋。

  嘛……以雪之下雪乃固执的性格,看来昨天晚上十分认真的看完了材木座义辉的小说才入睡的吧。毕竟有好多张呢。

  和雪之下雪乃一起来到侍奉部,无精打采的雪之下坐在座位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雪之下那边传来像是睡着的呼吸声,那个仿佛在微笑的睡脸和平时无懈可击的表情形成强烈对比,让人不禁想就这么一直欣赏下去。

  宏道真悠觉得自己待在侍奉部里可能会打扰到雪之下的休息,所以默默的走出了侍奉部,靠在门外的墙上。

  没过多久,由比滨结衣和比企谷八幡也一同向侍奉部走来。

  宏道真悠看到了远处正向这边走过来的她们。比企谷八幡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精神,但总体状态还是比雪之下雪乃好很多,至于由比滨结衣……

  看由比滨精神饱满的样子,这个笨蛋大概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而完全没有看吧。

  宏道真悠离开靠着的墙壁,走进了侍奉部。他觉得是时候叫醒雪之下雪乃了。

  来到雪之下的面前,轻微浮动的黑色发丝,晶莹剔透的细腻肌肤,薄薄的樱色嘴唇。嘴唇轻轻动了起来。

  “……吓死我了,变态君是想在美少女熟睡时对我做出什么下流的举动吗?真恶心。”

  正打算开口的宏道真悠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的雪之下雪乃却自己醒了过来。然而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她眼前的宏道真悠进行一波毒舌攻击。

  “才不是啊,再怎么样都不会趁人之虚的,只是因为由比滨她们来了想叫醒你而已哟。”

  雪之下雪乃“呜~哇”一声双手举起来伸了个懒腰,像小猫一样的打了一个哈欠。

  “看你今天的样子,昨天晚上没有认真看吧?”雪之下雪乃问道。

  “我有认真的看完哟,倒是你苦战了一番啊。”

  “嗯,很久没有通宵了,从来没读过这种类型的……好像不怎么吸引我呢。”

  这时教室门被打开。

  “呀哈咯!”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自然是由比滨。

  “辛苦了。”比企谷八幡随后说道。

  “由比滨感觉怎么样?”雪之下雪乃对着精神饱满的由比滨问道。

  “什……什么怎么样?”

  “看了小说后的感受。”

  “嗯,我也肯定不行。”

  “你根本就没看吧?给我现在就看!”

  听雪之下说完由比滨“唔”地嘟囔了一下从包里拿出那份原稿。保存得毫无折痕跟新的一样。由比滨哗啦哗啦异常高速地翻着。

  ……

  活动室的门被人用力敲打着。

  “有劳了”

  材木座一边用有些古风的方式打招呼一边进来。

  “那么,让我来听听你们的感想吧?”材木座摔倒一样地坐到椅子上,非常自大地抱住双臂。脸上充满了不知哪来的优越感。一副充满自信的表情。

  相对地坐在他正对面的雪之下则难得地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对不起,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

  听完这铺垫句之后,材木座立刻大声回应:“没问题。我也想参考一下凡人们的意见……尽管说吧。”

  “很无聊,甚至让人觉得读着很痛苦,超乎想象的无聊。”

  “噗~”

  直接一针见血啊。

  “首先,文法一塌糊涂。为什么一直都是倒装句?你的小学里没教过介词的用法吗?”

  “呜,咳……那,那是因为更简易的问题才能让读者觉得亲切……”

  “那最低限度至少你要先写成像样的日语再说吧?还有,那些假名标注也有好多误用。”

  “现在的轻小说不都会在能力上面做标注嘛……”

  “接下去的情节毫无新意,一点有趣的地方都没有。还有为什么女主角在这里就脱衣服了?毫无必然性太唐突了吧。”

  “咦!但,但是没有这种要素就不好卖……这种……情节是,那个……”

  “而且说明文太长读着很累,难道不会在能用到的时候再拿出来用吗?”

  “呜哇!”

  材木座四脚朝天发出悲鸣,肩膀不停痉挛,仰面朝着天花板双眼都翻白了。

  “那么接下来由由比滨补充吧。”

  “诶?我,我吗?”

  材木座立即将噙住泪水的眼睛看向由比滨结衣。看着他可怜的样子,由比滨奋力的想着赞叹的句子。

  “那,那个……你知道很多生僻词汇呢……”

  “噗……”

  “真是致命一击啊。”

  “变态君,你的看法呢。”雪之下雪乃看向宏道真悠。由比滨起身把椅子让给宏道真悠。

  虽然材木座的小说不是完全没有好的地方,但是既然是给他提意见,那么肯定就挑不好的地方来说了。

  “小说的剧情很跳脱,明明在同一段里,前一句话还在描写主角的事,后面一句话就突然变成了反叛组织的叙述了,让人摸不着头脑。”

  “唔啊~”

  “最后是比企谷君了。”

  宏道真悠也起身让比企谷八幡坐在快要不行了的材木座面前。

  “呼,嗯……八,八幡,你的话能够理解吧?我所描绘的世界,轻小说的境界你很明白吧?这是愚蠢的人们根本无法理解的深邃的故事。”

  似乎是为了让材木座安心,比企谷八幡点了点头。材木座向比企谷八幡传来“我相信你”的眼神。

  “你这是抄的哪个作品的?”

  “呜噗!!噗叽……噗叽叽”

  材木座倒在地板上翻滚,猛地撞上墙壁后停下,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了。虚无的视线望向天空脸颊上挂着一丝泪痕。一副我是不是去死算了的气场。

  “致命一击呢,比企谷君。”宏道真悠感慨道。

  材木座有一段时间就在不停地吸,呼,吸,呼,像刚出生的小鹿一样四肢都在微微颤抖晃晃悠悠地尝试站立起来。然后啪啪地拍去身上的灰尘看向众人。

  “……下次,还愿意再读吗?”当比企谷八幡因为无法理解而保持沉默的时候,他又重复了一遍。“下次,还愿意再读吗?”

  “你……是超级M吗?”由比滨躲在比企谷八幡的身后对材木座投去厌恶的视线。就仿佛在说“快去死吧变态。”

  不,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你刚才都被说成这样了还要再来吗?”

  “当然。的确是苛评。都觉得是不是该去死了,反正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受欢迎,根本没有朋友。真的,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死吧。”

  但是,材木座在接受了这些话语后,继续说道:“但是。但是如此也很高兴。自己凭着兴趣写下的东西会有人愿意看,还能给我感想这感觉真是好啊。这种感想该如何命名呢。……有人能读真的很开心啊。”

  说完材木座露出了笑容。

  “好啊。”宏道真悠突然回答道。

  即使被当做不正常,被翻白眼被当成笑话,他也依然毫不畏缩从不放弃拼命挣扎着将他的妄想变成实物的证明。

  “十分感谢,等有了新作我就拿来。”说完材木座转过身去,走出了教室,一瞬间让人感觉他有点耀眼。站在外面做出一副制造结界的动作。

  尽管扭曲幼稚失败,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是正义。如果只是被人否定就要改变的话,那种东西既不是梦想也不是自我……

  

举报

作者感言

神真少

神真少

收藏破百了,有人能读真是很开心啊!!

2019-07-22 04: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