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美强惨反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攻略魔教教主(2)

快穿之美强惨反派 折原萩 2787 2021.02.21 21:00

  彼时的樱花很美。

  简安宁坐在侧坐上,她神游天外。

  而樱花树林下,各们各派也开始起了各式各样的对黑与白,善与恶,正与邪的讨论,讨论声不绝于耳,那热闹场景宛如古时的诸子百家坐而论道。

  “我们应该铲除大大小小的魔教,为民除害,这就是正义;放纵魔教不管,任由它们发展壮大,祸害四方百姓,这就是邪恶。”

  崆峒派掌门人萧全是个年近半百的中年男人,他是第二个站出来发言的。

  「哎呀,哎呀,我笔下的武林正派人士,怎么总爱说些大道理啊,这么爱说教。」

  简安宁坐在侧坐上,樱花树下,她依旧神游天外,心不在焉,只在心里默默的吐槽自己写出来的文。

  “我觉得,魔教虽然罪恶,杀人放火无数,但是他们的底层教众也有很多无辜的。”

  “有的刚加入魔教不久,并未做什么坏事,有的是被迫加入魔教,作恶也只是听从上面的人行事。”

  “因此对于魔教,我们应该尽量以摧毁一个组织为目的,杀掉魔教教主,分散瓦解势力,使得他们不成气候,而不是对所有的魔教中人赶尽杀绝。”

  飞花派的女掌门人叶轻灵年仅二十岁,她话头一转,探讨对象已经从何为正义,何为邪恶,偏题到如何讨伐魔教了。

  很明显,飞花派的女掌门人叶轻灵的话语当中针对的是当今的魔教教主,毒蛛阁阁主,沈祁夜。

  话题偏题至此,简安宁倒是来了兴趣了;

  毕竟简安宁穿书到的第一个世界,也就是她在起点女生网写的第一本书《江湖风月录》,在这个世界里,她需要做的就是攻略魔教教主,也就是毒蛛阁阁主,沈祁夜这个美强惨大反派。

  算一算时间,魔教教主沈祁夜这个令武林正邪两派都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的大魔头,他也该来这场武林大会砸场子了。

  简安宁作为穿书者,她有些期待快点见到她的攻略对象。

  ……

  “以我的浅薄见识,三十年前的毒蛛阁,原本已经被当时的武林盟主简阴阳率领武林各派歼灭,只剩下几个武功低下,不成气候的残党逃之夭夭。”

  “可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毒蛛阁又死灰复燃,发展壮大,甚至再次统一了魔教。”

  “在魔教教主沈祁夜的带领下,魔教又开始在江湖兴风作浪。他们不仅肆意杀害武林各门各派的弟子,还对普通老百姓烧杀抢虐,欺男霸女,做尽各种恶事。”

  “我以为,我们应当尽早攻打魔教,攻打毒蛛阁,杀掉魔教教主沈祁夜,以及毒蛛阁十二尊主,使得魔教分散瓦解。”

  “不知道武林盟主意下如何?”

  飞花派的女掌门人叶轻灵一身浅粉色罗裙,裙边镶镂空银丝线,浅粉色的纱带曼佻细腰,如此衣着,使得原本就年纪轻轻的她看起来更加年轻。

  虽然年轻,可叶轻灵说出来的话却很稳重,她提出来的问题,也是武林各门各派正在担忧的问题。

  叶轻灵说完便坐下,朝着武林盟主简明点头示意,等待着武林盟主简明发表高见。

  飞花派的女掌门人叶轻灵年仅二十岁,她的母亲叶问珺在四十岁时早逝,因此叶轻灵便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了新任的飞花派女掌门人。

  顺带提一句,飞花派是只有女弟子的,这在几乎清一色都是男人的武林各门各派里,实属罕见。

  “飞花派掌门人说的对,这毒蛛阁有越来越发展壮大的趋势,再这样下去,放纵他们不管,恐怕整个江湖都将会深受其害。”

  新月派掌门人张观复是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仙风道骨,他在此时也应和道。

  新月派大弟子明崇礼也顺着他们的话头开始往下说:“我也认为攻打魔教刻不容缓。”

  “不过我以为,飞花派女掌门实在是年轻,有点妇人之仁。”

  “对于魔教中人,无论恶行大小,应当除恶务尽,赶尽杀绝才对。”

  “三十年前的毒蛛阁,不也是被我们剿灭到只剩下百人不到的残党吗?可经过了三十年的暗地里发展,他们又重新将毒蛛阁给发扬壮大,甚至统一了整个魔教。”

  “因此我以为,杀掉毒蛛阁阁主沈祁夜,以及毒蛛阁其下的十二尊主还不够,必须将他们全部赶尽杀绝,还武林一个太平,还百姓一个太平。”

  新月派大弟子明崇礼的声音很好听,不急不缓,宛如玉石之声。

  他身为新月派大弟子,今年二十出头,也是一个武林各中豪杰,谦谦君子,他一身白衣,衣摆随风吹拂,他的身长玉立,宛如谪仙。

  ……

  毒蛛阁在魔教大大小小的教派当中一家独大,统一了魔教,使得其他魔教教派成为了它的分支,它的附庸。

  因此以毒蛛阁为首的魔教就成了武林正派人士的心腹大患。

  他们担心,他们忧虑,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魔教教主沈祁夜的野心昭昭,他们害怕沈祁夜来找他们复仇,复三十年前,毒蛛阁的灭阁之仇。

  而武林盟主简明对此也早有忧虑,此次的武林大会,与往常的不同,并不仅仅是如往常一样,赏赏花,品品茶,坐而论道。

  往常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一般都是赏樱花,品茗茶,讨论什么是正义与邪恶,亦或者讨论身为武林正派,行走江湖该如何为人处世。

  可今年的武林大会,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武林各门各派来此的人们都云淡风轻,看起来悠哉悠哉。

  可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武林盟主简明是肯定要商讨该如何对付毒蛛阁,如同三十年前一样,将他们剿灭。

  “大家都说的有道理,这次的武林大会,我就是想要说这个事情。”

  樱花树林旁,在白色帷幕下,坐在主位上的武林盟主简明如此的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声如洪钟,让人信服。

  “自从沈祁夜这个大魔头统一了魔教,魔教的势力一再壮大,他们不断的朝我们武林正道寻衅滋事。”

  “我卧龙派身为武林第一大门派,派下弟子多达几千余人,可它毒蛛阁的教徒到处寻找在外办事,落单的弟子。

  “从他沈祁夜去年五月份左右统一魔教开始,直到现在四月初,迄今为止,我卧龙派已经有五百余人死于他们的魔爪之下。”

  “据我所知,不仅仅是我们卧龙派。”

  “昆仑派,新月派,飞花派,崆峒派,这四大门派,也有多人命丧于魔教教徒手下。”

  “至于其他的门户较小的小门小派,更加是难以招架魔教教徒的阴毒。”

  “魔教近几年以来,一直都与我们相安无事,偶有冲突,死伤人数也较少。”

  “可如今,他沈祁夜统一了魔教之后,便开始大肆攻击我们武林正派中人,各门各派,都多多少少的有伤亡。”

  “他沈祁夜分明是为了朝我们复仇而来的!复一百年前的毒蛛阁灭阁之仇。此事如果放任不管,听之任之的话,恐怕会给武林带来更大的祸患!”

  “因此,我打算在今年五月份攻打毒蛛阁,不知道在座的各门各派有谁愿意与我同去?”

  有的人就是有这种特点,要么不说话,但只要话一说出口,就像是天生的演讲家,政治家,说出的话字字珠玑,直击人心,令人信服。

  武林盟主简明就是这样一种人。

  “我昆仑派愿意!”

  “我新月派愿意!”

  “我飞花派愿意!”

  “我崆峒派愿意!”

  ……

  几乎各门各派都表了决心,有少数几个胆小怕事的小门小派掌门人们,他们原本是不想参加五月份的剿灭战的。

  可看着大家都义愤填膺,他们也不好意思独善其身,于是也跟着说了愿意去。

  “哦?你们是打算联合起来,一同讨伐我吗?”

  人未到,声先至。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樱花林上方响起,那声音如玉箫鸣响,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

  大约几秒钟过后。

  一道黑影站在众人中央,是一位俊美无俦的男人。

  来者正是魔教教主沈祁夜,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剑眉星目,唇薄如纸,面色同常人苍白上三分,颜如美玉。

  魔教教主沈祁夜身穿一身黑衣,他负手而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倨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