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美强惨反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攻略魔教教主(10)

快穿之美强惨反派 折原萩 2103 2021.03.01 20:00

  “既然有药方,那还不快点将药方给找出来。”魔教教主沈祁夜皱眉,神态急切的朝着简安宁说道。

  说实话,魔教教主沈祁夜不希望简安宁死,身为武林盟主之女的简安宁一死,武林盟主简明肯定会很快的率领武林各门各派,一同来攻打毒蛛阁。

  而魔教教主沈祁夜正打算闭关修炼,他的毒蛛大法已经修炼到了第九层,还差一层就能够修炼成功。

  这大概还需要半年的时间。

  而上次的武林大会,今年四月初,在武林盟主简明的召唤之下,那些武林正派各门各派聚集在一起,正是打算在一个月后,五月份左右,联合在一起,攻打毒蛛阁。

  坦白来讲,魔教教主沈祁夜,年少有为,心思狠辣,武功修为极高,他与现任武林盟主简明一对一,单打独斗的话,应该是不分伯仲,甚至于年轻的他更胜于年长的简明一筹。

  可如果武林盟主简明同其他武林各门各派的掌门人一起围殴魔教教主沈祁夜的话,人多势众,恐怕他魔教教主沈祁夜也不是对手。

  正因如此,魔教教主沈祁夜将武林盟主之女简安宁给劫持来,抓来当人质,为的就是能够拖延时间,只要再过半年,等到他的毒蛛大法第十层修炼成功。

  等到他的毒蛛大法第十层修炼成功之后,就算是武林盟主简明同其他武林各门各派的掌门人一起围殴他,他也有百分之百的胜算赢过他们。

  这毒蛛大法是毒蛛阁的创始人所开创出来的一种武功,一共有十层,代表着十层境界,从毒蛛阁创建至今的几百年来,从未有阁主修炼至第十层。

  修炼至第八层的已经算得上是天资聪颖,骨骼清奇,几百年来,修炼至第九层的阁主屈指可数,现任毒蛛阁阁主,同样也是魔教教主的沈祁夜就是这屈指可数当中的一个。

  而这毒蛛大法的第十层,除了毒蛛阁的创始人修炼成功过,迄今为止,再无第二人成功。

  魔教教主沈祁夜,他不得不说算得上是一个武学奇才,他在五年前,他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修炼到了毒蛛大法的第九层。

  可这第十层。

  他却是迟迟没有进展。

  好在他顿悟了毒蛛大法的奥妙,只需要再闭关修炼半年的时间,只要再给他这半年的时间,他就能够修炼成功毒蛛大法的第十层。

  毒蛛大法第十层修炼成功之日,便是他一统江湖之时。

  “你等等嘛。”简安宁说着掀开自己的衣袖,她掀开淡蓝色的衣袖,扯开里面的白色布帛,一张绣着字迹的手绢果真藏在里面。

  “这个我誊写一份,然后拿去抓药给你吃。”魔教教主沈祁夜拿起手绢看了看,的的确确是药方,他悬着的一颗定了下来。

  说罢,魔教教主沈祁夜取来纸笔,按着手绢上绣着的药方誊写了一张,他的字迹隽秀,下笔有力,铁画银钩,真真是字如其人呐。

  “你自己将手绢给缝好,缝回你的衣袖里,免得以后你乱跑,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没有药吃。”

  乱跑?

  我是被大魔王你给抓来的好吗?

  况且被抓到这里来,我还能够跑到哪里去?

  简安宁在心中腹诽,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一脸讪笑,面露难色:“我,我不会缝衣服啊……”

  魔教教主沈祁夜那颜如冠玉的一张俊脸上似乎是抽搐了一下,他无语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又是武林盟主之女,居然连女红都不会?”

  “嗯,人家就是不会嘛。”简安宁同样无语的冲魔教教主沈祁夜笑了笑,她是真的不会,原著当中的简安宁也许会,可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进步女青年,哪里会这个啊。

  “好啦,待会儿我帮你缝好。”

  “暗影,下山去,按照这个方子抓药。”

  魔教教主沈祁夜吩咐下去,暗影立马听命称是,然后又带着药方,再次下山去抓药去了。

  而在毒蛛阁内。

  简安宁坐在毒蛛阁里间的床榻上,里间的通风很好,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风从窗户吹进来,风吹拂她身体的感觉,很舒爽。

  “嘻嘻。”简安宁一脸的傻笑,她轻启朱唇,傻乎乎的朝魔教教主沈祁夜问道,“你一个魔教教主,居然还会缝衣服啊?”

  此时,魔教教主沈祁夜正在用针线缝制简安宁的右手的衣袖,淡蓝色的衣袖外层完好无损,不过里层的白色布帛却因为刚才的撕扯,而变得破裂。

  魔教教主沈祁夜将绣有药方的手绢叠整齐,然后塞入衣袖里层,重新缝好,一针一线,缝得有板有眼,针脚整整齐齐的。

  “以前,我小时候居无定所,我的母亲带着我东奔西跑,母亲是三十年前毒蛛阁阁主的孙女,她名叫沈花月,是个大小姐,没有吃过苦,也根本不怎么懂得缝衣服。”

  “母亲身为三十年前的毒蛛阁阁主的唯一的孙女,她在百年前的正道和魔教的大战中,侥幸存活了下来,她除了得到一本毒蛛大法,什么也没有。”

  “母亲当时年仅十六岁,没有武功,又无钱财,难以活下去,当时从毒蛛阁逃了出来,隐姓埋名的活了六年,在一家旅馆的厨房当帮工。”

  “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的过下去,可六年后的某一天,母亲二十二岁时,却又不幸被武林正道的一名无名小卒给强.暴,那名无名小卒是崆峒派的弟子。”

  “母亲被强.暴后生下的我。”

  “我记得我出生时,母亲日日以泪洗面,她告诉我长大后一定要向所谓的武林正派复仇。”

  “母亲在旅馆厨房帮工的工作很忙,收入又微薄,因此我小时候时常没有新衣服可以穿,衣服破了就只能够缝缝补补,我的母亲没有时间帮我缝,我就只好自己慢慢缝了。”

  听着魔教教主沈祁夜的长篇累牍的说明,简安宁坐在毒蛛阁里间靠窗的床榻之上,听得一脸认真,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惋惜中带点理解,同情中带点崇拜。

  可事实上。

  简安宁好歹是本书的作者,里面的反派,魔教教主沈祁夜的过去,她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

  所谓的美强惨大反派的过去,除了这些,大概还有一些魔教教主沈祁夜未说出口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