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兰花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挑嘴的师父

兰花娇 凉如风 2108 2019.09.28 21:28

  雪花飘落了一夜,早上开窗,只见外面白茫茫一片,很美,可也很冷。

  在冷冽的天气里,最适合在屋中烤火取暖磕零食。

  “阿娘,我想学剑舞。”正屋里,没想出好方法的兰娇,选择直截了当的开口。

  “不允!”杜琦儿想也不想就拒绝。

  “为啥呀?”兰娇问。

  “娇娇儿啊,女孩子舞刀弄剑想什么话。”杜琦儿揉了揉眉心,叹道。

  “可阿娘舞剑的时候,很好看的呀。”兰娇眼里都是光。

  “……”语塞的杜琦儿,直接拿起一颗果脯,塞进了兰娇的嘴,换话题道,“咱们院子里的红梅,开的甚好,你找你大姐姐赏花去,为娘要做事。”

  “可阿爹和他的朋友们正在那边煮酒赏梅,我去打扰了不好,阿娘呀,做娘亲的能不能别那么偏心,你看弟弟什么都能学,而我却这不能学那不能学的。”

  “人心本就偏,谁让你是个女娃子。”

  “娘亲,你这话伤了人家的心了,呜呜呜~”兰娇掩面“低泣。”

  “我说你这孩子,能不能换一个招儿。”杜琦儿头疼。

  “人家这次是真的伤心。”洋葱味熏眼,泪眼汪汪。

  “唉~,有本事去你父亲那儿哭。”

  “他那儿不用哭,我的琴棋书画,都是阿爹亲自教导的,虽然他现在很忙,可是他有一个书室。”

  “天天窝着看书,怎么不沾染点书香气?人家读书明理知世故不世故,你怎么越读越不稳重,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懂事点,让人安生点。”

  “我是真的想学舞剑。”

  “怕你了,怕你了,找你李嬷嬷去,为娘就是跟她学的。”

  “哇~,原来李嬷嬷深藏不露啊,谢谢娘亲。”

  屁颠屁颠的离去,找上李嬷嬷的时候,她正在厨房中挑选菜,那是一个全身都很圆润的中年妇女,脸如圆月,腰很壮,胳膊很粗,她的力气很大,能扛起一缸水呢。

  “小小姐,今儿下厨啊,”李嬷嬷一看见兰娇,立马高兴的开口,“你需要什么?我立马准备。”

  “无需忙活,我找嬷嬷有事。”兰娇一派淑女样。

  “找我?”她最近没干嘛吧。

  “嗯,我想拜嬷嬷为师,跟你学习剑舞,阿娘已经同意了的。”细细打量了一遍李嬷嬷,兰娇实在无法想象,这人真会那般流畅优美的剑舞?

  “那你母亲可有说过,跟我学艺,就得为我的一日三餐负责?”李嬷嬷气势一变,似乎不平凡了起来。

  “一日三餐而已,我能负责的。”看着气场不一样了的中年妇女,兰娇眼里闪过精光。

  “对于一日三餐,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李嬷嬷平静的陈述。

  “我的厨艺,嬷嬷您也是知道的,若是厨房做出来的食物不能令嬷嬷满意,那娇娇便亲自下厨。”兰娇回道。

  “如此,我先找你娘亲辞去厨娘的职务先。”兰娇的话,让嬷嬷很是满意。

  此后,兰娇多了一个老师,一个很挑食的老师。人不可貌相呀,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中年发福的厨娘,却原来是一个高手,那种真正的武功高手。

  暗自兴奋,以美食诱惑,用甜言蜜语轰击呀轰击,兰娇成功的成为了高人的弟子。

  对于闺女将练舞变成练武这件事,杜琦儿虽然不赞同,但终究没有阻止。

  在这个时代,作为一个女子,除了师父,她没办法再找人对练,若真无法无天,她母亲一定会拘着她,所以兰娇也不懂自己厉不厉害。

  每天醒来,练练武,绣绣花,做做美食,看看书,跟母亲管管账目,一天也差不多过去。

  新年至,除夕守岁,初一领压岁钱,初二去外婆家,然后日子恢复平静。

  二月中旬,小叔叔终于成婚,安静了许久的沐国公府很是热闹了一回。这一天,大人们都很忙碌,作为小孩子,她只需要参与热闹即可。

  等到新娘子敬茶,兰娇方才看见五婶的真面貌,那是一个很清秀气质很温婉的女子。一看就知道是祖母挑的。

  在座的夫人们,除了大伯母的个性比较鲜明之外,其余人都差不多属于这一款。

  兰娇收获一个手串,母亲送出一个玉簪。

  说说笑笑,敬茶在和和煦煦的时光中度过。

  祖父敲打了一下儿子,大家就此散去。

  三月,外祖父辞官,举家回老家。送别之时,母亲依依不舍,磨磨蹭蹭送出到城门郊外。

  “外祖父还很年轻呀,怎么忽然辞官?”回程之时,马车上,兰娇问道。

  “朝堂之事,岂是我们女子能言。”杜琦儿呵斥。

  “娘亲哟~”兰娇长叹,“除了那一亩三分地,你可以多关注点其他的。”

  听之,杜琦儿笑容苦涩:“了解的再多又如何,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又帮不上忙。”

  “……”可无知就真的幸福吗,张了张口,兰娇没有说出口,她总感觉母亲有心事,但问不出。或许她需要培育一些势力,只是要怎么去培养?

  回到家,喝了热茶后,父亲钻进书房,母亲窝在房中绣花。

  离开厅,从房间中拿上近期的画,兰娇披上披风,踏雪走进书房。

  兰娇敲门而进,沐熹抬头问道:“娇娇儿有事?”

  “嗯,前几日画了一幅兰花,想让阿爹点评点评。”兰娇把画递出。

  沐熹接过画,打开一看,捋了捋胡子点点头:“构图不错,色调也好,就是少了些意境,娇娇儿有心事?”

  “嗯,小叔叔成亲的时候,娇娇听到有人谈论,有一位的小姐到寺庙祈福在被恶霸调戏之后,反倒被迫下嫁,这让娇娇儿不平。如果让娇娇遇见这样恶心的事情,娇娇大约会抵死不从,然后长伴青灯吧。这不是我喜欢的,阿爹能不能给娇娇找几个侍卫。”

  “为父会安排的。”看着文静的闺女,沐熹心中有些不习惯。

  “谢谢阿爹。”没想到这么容易的兰娇,开口道。

  果然生疏了,沐熹有些惆怅:“娇娇怎么跟父亲客气起来了,再过些时日,为父将远行游历,不知何时归来,娇娇在家,记得多逗逗你母亲开心开心,她心思重,喜欢把事藏心里,你多开解开解。”

  “我会的,阿爹在外珍重,可惜娇娇是一个女子,不然我肯定赖着一块儿出行。”

  “这倒让为父很庆幸,娇娇是一个女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