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兰花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赏花宴

兰花娇 凉如风 2090 2019.09.25 11:00

  进宫之前,盛装打扮,为了更稳妥,祖母还派遣出贴身伺候的嬷嬷跟随着一起,并亲自叮嘱需要注意的事项。

  早知道,当初就亲自教养。

  这两个丫头都太娇憨,在外边,若说错话,也就一句童言无忌的事,可进了宫,万一冲撞了贵人。哎~~

  进了轿子,大伯母又来叮嘱,弄得对皇宫有着无限好奇的兰娇,几乎仅剩下了紧张。

  能不说话则不说话,眼睛别乱瞄,脚别乱走,宁愿木讷,也别活泼。这是兰娇的总结。

  入了宫墙,跟在引路太监的身后,不东张西望。

  到了后宫,进入到皇后的未央宫,一切顺利。

  一板一眼的叩拜了皇后娘娘,然后便跟着伯母坐在一边。

  皇后在看到兰娇之后。咦,原来还真是一个小姑娘,而且比想象的要小的多。

  象征性的夸赞了几句,赏了一些东西,便不再多做关注,谁还不对墙外边的世界好奇呢。

  如今的沐国公府,虽然延续了富贵,但权力这东西,远离之后可不容易再靠近,他也就幸运的押对了宝,否则谁知道国公府还在不在。她赵家,曾经也是国公府呢。

  这一次的赏花宴,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皇帝同母的弟弟,当朝的皇叔已成年,可以结婚了。

  此外,还有好几个公主到了适婚的年龄。只是帝王之心难测,谁知他到底是怎么做打算?究竟是用作和亲,还是直接选驸马,她根本琢磨不透。

  赏花宴,重点还是宴:宴会上,小姐姐们、小哥哥们各展才艺,表现自己。

  才艺表演之时,兰娇见到了那位尤三小姐,她表演了飞天,还挺似模似样。这位“老乡”真是多才多艺,而且是真心胆大。

  之后就是赏花,自由的赏的那种,其实说白了就是给少年少女们创造一个对眼的机会,不过皇宫花的种类真多。

  “长姐,我们单独坐在一边,会不会显得不合群?”兰娇无聊的说道。

  皇后让亲妹妹带她们一起玩,可她的妹妹竟然在中途把她们给丢下,真是没有责任,好歹她们出自国公府。

  “也没有单独,至少我们有两个人。”墨荷回答。

  兰娇:“……”

  余光瞧见一朵奇异之花,墨荷建议道:“要不咱们数花去,反正大家都聚集在花圆中,只要我们别钻角落,离开人群,应该无事。不然只呆呆的坐着,似乎不妥。”

  兰娇:“嗯。”

  就这样,第一次入宫平平淡淡,一个小朋友都没有交到。

  老太君听了回叙后,便也放下了亲自教养孙女的心。

  日子一天一天过,兰娇所读的书,已经从三字经到百家姓。

  寒风凛冽中,今年的雪特别的大,而父亲终于升官,但却要马上出去赈灾,母亲为此很担心。

  父亲出去三个月后,母亲开心信佛,而兰娇也开始生出了习武的心思,然不用想都知道,这是一个很难正面实现的愿望。

  这一年的新年,因为父亲不在,母亲怀孕在身,所以这个年过的并不热闹。

  开春,父亲没有回来,兰娇陪伴母亲之余,就是光顾书房。她想博览群书,然文言文太拗口,想看完一本书并弄懂其所要表述的意思。。。唉~,真心不容易。

  在书房书架上转了又转,兰娇最后决定,书要从薄的看起,而且她要蹭弟弟的课堂,积极提问夫子问题。

  在父亲临行前,他给弟弟请了一个夫子。

  每每回答兰娇一个问题,夫子就强调一次:女子当多读《内训》。

  对于夫子的强调,兰娇每次都是笑笑不语,反正他只是说说,那她也只听听。

  偶然的一次,兰娇发现父亲书房有密室,正准备探险的时候,一个黑衣人阻止了她:“原来父亲的私库有人守着,以后我也弄一个。”兰娇故意嘀咕,并且好奇的看了一眼黑衣人。

  走出书房后,回想起这些天的行为,她并没有发现她有表现出惊奇的地方,这使得兰娇忧伤。曾经,她也是一个高材生来着,虽然不是学霸,但不至于连书都看不懂。那会儿看小说,百万字也不过是两天的事情。

  唉~~~

  然书还是要多看的。

  终于,她淘到了一本武功秘籍。快速浏览一遍之后,却发现对于其中的内容,几乎有大半不能理解,于是不敢乱练。

  把书踹进怀中,兰娇拿到沐回面前,请教道:“小叔叔,这书我看不懂,你能不能为我解惑。”

  兴致冲冲接过书的沐回,翻开一看后,立即头疼道:“小娇娇,剑不好玩的。”

  兰娇仰头反驳:“好玩的,我在赏花宴上看到一个小姐姐舞剑,那模样老帅气了。”

  “小娇娇呀,我说你这妮子,怎么关注点老是跟别人不一样,学学大姐儿,回来之后直接爱上了养花,女孩子养养花种种草多好。”

  “我可以用木剑来学,小叔叔,你就教我看这书吧,我记得你会使剑。”

  “这剑术和剑舞是不一样的,想学,找你母亲去。”

  “可娘亲怀着弟弟,或者是妹妹,还担忧着父亲。”

  “你小叔叔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小娇娇,我有约,我先走了哈。”

  “……”看来此路不通。

  再一次翻看了书,仍旧半懂不懂。唉~,文言文,真讨厌。

  人家不识字的都能误打误撞学到绝世神功,她作为一个高材生,还就不信了。

  关于这本书,她不敢拿到夫子面前,因为有被没收的风险。两天前,她就寻到一本奇闻异谈,那书她还挺喜欢的,只是没想到老夫子竟然会将其给没收了。

  立秋后,父亲终于回来,只是呀他的身后却跟着一个女子,一个娇弱的女子,见到那女子后,兰娇看向母亲,却发现母亲只注意到了父亲。

  见妻子挺着大肚子,额头上细汉不断,沐熹上前,搀扶着妻子进门。

  夫妻话语,做丈夫做父亲的询问家中情况,考问儿女功课;做妻子的则问夫君工作可否顺利,在外可安顺。

  等终于注意到那女子,杜琦儿立即用目光询问那是谁,沐熹只是简单说她只是上司送的一个妾室,名叫芸娘。

  眸光看向丈夫,见他眼里装的还是她,杜琦儿虽然心塞,但还是大方的喝了茶,并把人安置在后院。

  只是当晚,夫君没有留在正院,而是留在了新来的小妾那儿。

  她现在怀着孕,这样也好,只是心怎么这么苦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