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埃灵城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话剧

埃灵城领主 吃辣条的先生 3017 2021.01.05 13:25

  已经来到埃灵城已有几日,可领主却对她不闻不问,这让她觉得很恶心,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欲擒故纵的招式?苏珊娜生着闷气坐在壁炉旁。

  “我回来啦,我刚刚去面包店买了点东西,婆婆说这个叫蛋挞,是领主刚发明的哦。”

  加拉赫看着蛋挞小小个也不贵,索性买了俩个回来尝尝。

  “噢?这几日他将我们搁置一旁就为了发明这个?”

  拿起蛋挞,放在鼻口嗅了嗅。挺好闻的,也带有奶香味。入口松脆的皮层、香甜软糯,吃完口齿留香,回味无穷。

  “他似乎也不是很坏。”能发明这种美食,能坏到哪里去。

  见她吃的回味,加拉赫也拿起蛋挞道,‘我就说麻,他都还没有见过你,怎么可能会耍这种心思。”

  “真好吃,早知道就多买几个了。”

  “这位领主还发明了其他东西吗?”苏珊娜开始对杰拉尔产生兴趣了,哪有领主发明这种食物的。

  “我就知道这个和火枪,其他也没人跟我说。”对埃灵城领主的了解,全在听闻。

  此时的马文已到达门外。

  “苏珊娜小姐在吗?领主大人召见。”

  这位领主可能进入确实是手上存在一些事宜,不方便见她,苏珊娜本就不是一个带有大小姐脾气的人,便随同马文前去埃灵堡。

  这里是埃灵城的议事厅,厅中的桌子已被移到一旁,空间也显得扩大。

  “这是话剧本,你可以先看几遍后再表演,”面试,虽说自己本身不是导演,可多少看过许些电影,还是有辨识度的。

  手中的剧本让苏珊娜感到新奇,她表演的话剧与舞蹈都是老套的‘洛克蒂纳帝国’与‘春日’,没人提供过全新的剧本让她表演。

  这话剧的名称同样新奇——舞者与野兽

  显然自己就是话剧本说所的舞者,可这野兽该如何表演,用变异者吗?

  这并不是她该考虑的部分,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背景与台词,摸索着情绪。良久......便开始在埃灵城第一次表演,虽然观众只有一位。

  人物形象感、语言节奏的把握、局部细节戏的张力、内心戏的剖析都算的上初浅,可这足够满足这个时代的眼球,也能看出表演时候的她时而皱眉,她知道自己有些地方的不足。

  “虽然我不是行业内的专业人士,可还是想说一句,其实真正让群众知道演技好的,是经久不忘的画面。能让观众的心情感触舞台上的画面,从而刻印在脑海中,记住了舞台中的人物,也记住了舞台中的演员,这才是我认为最好的演技。”

  在回程的路中,杰拉尔的这句话一直反复在脑海中。

  坐在的壁炉旁也是魂不守舍的模样,壁炉里燃烧的木炭,红红的火舌舔着黝黑的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让这里显得更加寂静。

  次日,她便来到了训练地,也就是埃灵城中央搭建的舞台,闭幕式练习、这不妨碍孩童们的好奇心,他们爬上木质阶梯将头部身伸了进去,便可看到里面的话剧演员。

  舞者苏珊娜、野兽非多米尼加莫属,由于脸部带有狮毛,加上装扮与野兽无异,吓得孩童们四处逃窜。

  杰拉尔在苦恼一件事情,是否邀请迪恩公爵?不邀请的话显得太小气,虽然是敌对关系,可怎么也算的上‘同事’,大家都是作为洛克蒂纳帝国的臣子。邀请吧,又会让他觉得难堪,毕竟王室先前是打算与他的儿子联姻。

  “马文,你觉得我该不该邀请迪恩公爵参加我的婚礼?”

  旁观者清,另一个角度观察事情本就会出现不一样的看法。

  迪恩公爵与自家老爷的关系,马文还是了解的,‘我觉得邀请比较好,来了,难堪的是他们,不来的话,礼仪我们这边可是已经做到了。’

  邀请吧,虽然很想恶心迪恩,父亲可不允许自己失了贵族礼仪,就好比迪恩曾经的婚礼,一样邀请了希尔公爵。

  “哎,贵族之间的交际,明知道是敌对,非要搞礼仪。”

  在贵族圈里可没有真正的好人,只是立场不对,站在迪恩的角度想,自己可是给他儿子带来绿帽,嗯,带着这样的想法去邀请他,心情就好多了。

  协议战争即将结束,三大帝国也识趣的守卫城池戒备,并未出兵。

  战场上尸首遍野,让人看的惊心动魄,胆战心惊。妇女紧抱着无头缺肢的孩子,墙头上横七竖八躺满尸体。这就是战争的残酷,虽说不允许对平民动手,可魔法师大范围的轰击下,难免存在伤亡,每次战争结束都将会出现抗议游行,谴责对象当然三大帝国。

  平民之间流传出了一个消息,在洛克蒂纳北部的埃灵城,有着俩大龙骑魔法师的庇护,那里是火枪的发源地,每位骑士都佩戴着一把,没人敢进攻埃灵城。

  他们不在乎是否存在变异者,边境三年一次的战争没人可以忍受,其他领地拒绝他们进入,可埃灵城的领主是新晋侯爵,正是需要人口填充。

  散着长发蹒跚而过,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面庞并不肮脏,五官清晰可认,并不是丑陋之人。只是自言自语的同时让他的面目有点狰狞。忍受家人离世的他不敢断生,麻木的跟随这只队伍。前往何处?不知道,他只是跟随着。

  像这样的人,队伍中存在太多太多了,他们皮包骨头,骨瘦如柴,肋骨一条一条清晰可见。

  七千人着实难以护送,埃灵城的马车不够,要多分几趟才能全数拉回,如诺让他们只身前往,那这脆弱的身躯是不可能扛过暴雪的。

  风越来越大,雪也显得狂躁了起来,寒月怕被一切声音扑碎似的,退缩到天边去了。马车里的群民们紧挨在一起,让体温抵御着从缝隙中偷窜进来的寒风。

  埃灵城是另一个风景,雪仍然下着,只是小雪花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下来。

  “老爷,我们该启程了。”马文牵着马车来到了广场中心,陪伴参加婚礼的有贾斯特、维斯、安妮、哈伦等数十位同行。

  “嗯,启程吧。”此行目的地并不是洛克蒂纳,而是前往波特兰圣山,询问那些学者一些事宜,并不耽误时辰。

  太想了解这件事情了,为何会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在窥视着人类。它的面貌、目的都不了解,只知道它可将人类与魔物调节同化。

  按照弥诺陶洛斯日志中的描述,他并不是主动寻找人类,而是人类一直寻找它。为何在文献历史中从未有关于它的记载?

  这可能是被魔法师协会隐瞒的禁忌,也有可能它一直是存在暗中未被发现。

  这一切的未知只能前去圣山解答了。

  “书中的第一章节的开头是在难以琢磨,为何弥诺陶洛斯会说,只有将魔力从这个世界清除,才是所有生物最和平的时期。”

  这句话同样出现在炼金术师的日志上,这让杰拉尔认为,是否变异者才是未来的趋势,魔力将会被逐渐清除。

  “可能亡灵的存在就是魔法导致的?”阿羊与杰拉尔同坐一辆马车,车内并无他人。

  “这没有办法对应上,在亡灵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魔法波动。”

  按照希尔顿日志中所了解,那道身影是可传承亡灵魔法,可又为何将人类魔物话。魔物与亡灵本就是俩种不同的物种,可全在它的手中创造。

  最让杰拉尔惊悚的是,遗址中带着矩形瞳孔的身份,全数未知。

  “其实不用太担心,我们只是巧合的发现了历史中的阴暗,他们封闭这些消息,就是防止像我们这样追求正解的人。”

  能让三大帝国、魔法师协会与教皇庭全面封锁的历史,那其中肯定存在对人族不利的因素。

  一段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事迹,还会存在影响?

  “希望吧......”

  随着眼界的高涨,也看出了这个世界的不稳定。

  变异者事件、教皇庭中的腐败、三大帝国的战争、龙族与骨龙的宿仇。

  “难怪精灵族会隐世。”他们可不用操心这些事情。

  “他们每天在生命树上晒着光辉,这种枯燥的生活并不适合我们。”阿羊在书中了解过这些精灵族,它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领地,哪怕与亡灵魔法师的战争,也未曾给予援手。

  走在坎坷曲折的山间小路上,呼吸着暗香浮动的清新空气,观赏那芳香碧绿的花草树木。聆听这林间百鸟的宛转吟唱,也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已经离开北域抵达波特兰圣山的山脚,偶尔便是徒步的郊游,忍受了几月的风雪,让他们格外珍惜眼前的风景。

  在山脚抬头望去,圣山的山顶穿过云层。“建造在这种地方,就为了显示神秘感吗?”

  “老爷,附近居民不知道学者的存在。”

  杰拉尔也是根据知-全能的指引才到于此。

  本想只带阿羊前去,可在薇妮威胁不将维斯带上的话,就回去告知老夫人,于是杰拉尔和阿羊与维斯便开始登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