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中州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红色的月亮

中州忆 闻凡 2177 2018.11.12 09:30

  这注定是一个无人让人安睡的夜晚,鬼见愁中传出的凄惨叫声引得各方势力无法静心修炼,他们派去诛杀混沌体的青年才俊都是族中的掌上宝贝,可谓是打足了算盘算死了混沌体将会陨落,想给族中天才一个磨练的机会,他们之后派出去的探子还未回来,让他们很是担忧。

  铸剑城中,大雪“呼呼”的刮着,家家户户早已经停止了今天的繁忙各自回到家中,相隔很近的鬼见愁传出的喊叫声让他们无法平静下来,本该是无人的街上此刻却站满了居民,他们手中拿着自己铸造的趁手兵器,扎堆在城中,他们紧张的注目着城门,像似在等待着什么出现又像似不希望什么出现,眼中有依稀和渴望。

  “族长”

  一名老者穿过拥挤的人流站在了居民的最前面,周围的人对他很尊敬可想他在铸剑城中的地位有些颇高,此刻他和其余居民一样持着大杀器紧张的注视着城门。

  “爷爷”逝流年走到逝大师的身旁,他看向天空中出现的血色月亮,而后想到逝大师曾在他小时候给他讲的一件事,那是一件整个铸剑城的居民都知道的事,也是只有他们铸剑城的人才知道的事,与其说是一件事不如说是他们的使命。

  相传五千年前,还未有铸剑城的存在,世间无仙的太平盛世,中州在人皇的庇护下人族得以继续繁衍生息,突然有一日天上出现一处混沌秘境,相传里面藏有成仙的机密,人皇连年征战身上早已有多处暗疾,他是那个时代第一强者镇压万族,连自恃血脉高高在上的仙族也不敢进犯人族半分土地,可他却不顾身边大臣的阻拦坚决的要孤身一人前去夺宝,终于,人皇从混沌中夺得了天地异宝却也在混沌秘境中与强者厮杀而旧伤发作,本就蠢蠢欲动的各族大势力怎会不把握这次击杀人皇的机会,那是个天哭的时日,人皇被无数教主级强者追杀,最后陨落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中州乃兵家必争之地,没有了人皇的庇护结局可想而知,万族入侵,人皇子嗣是中州皇族,他们自知自己一脉罪孽深重,他们决定替人皇拼死一战,但却无力改变什么,中州沦陷人族再次陷入水火,苟活下来的人皇八皇子本想以死谢罪,但奈何族中还残活着一些孩子,姬逝天携带着人族镇派宝物长戟天问和族中最后的血脉从此离开了中州,搬在了离中州尚远的地方,人皇一脉天生可修行对铸剑术很是拿手,多年后他们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城镇名为铸剑城,八皇子姬逝天因愧对在中州大战中赴死的族人,从此存活下来的人皇血脉便不再用以姬姓取逝姓,曾有一神秘高人出现,他告诉铸剑城的人皇血脉们说“天选司徒得戟问,复雪鬼见愁更愁,血红明月当头现,生死劫难入城中,残留皇血本无罪,躲得流年奔人州”。

  “来了”逝大师盯着城门方向,城中居民体中灵根发光,就连逝流年这个铸剑城中吊儿郎当不好好学武之人此刻也握紧了大刀,准备大战。

  “咯··吱··”

  巨大的城门缓缓被推开,这座古老的建筑此刻下起了雨,城外袄袄大雪和城中下起的小雪形成了落差,就像俩个不同的季节同时出现,雨水滴落在城中的屋檐,瓦房,街道,城中的一处偏安角落,一株百合花被雨水滴的裹躯着身子。

  “滴答,滴答”城中的居民们纷纷带起了雨笠,因为雨水下的有些大让他们眼睛有些难以睁开,城中小孩子们被大人不舍的叫唤进了房屋,大人们叮嘱着自己的孩子不许开灯不许打开屋门出来,眼中尽是不舍和还未说够的嘱咐,有些遗言的意思。

  “礓礓”

  一双苍白的双手没有血色,它伸入城门的缝隙中,左右用力向外一扯,“咯..咯..嘎..”城门被彻底打开了。

  大雨中的城门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长得平凡无奇很是普通,和他推开城门的双手一样,他的全身苍白的不像话,就像一个刚死去的人身上没有一丝血气,年轻的脸庞上有着一双饱含风霜且阴邪的眼睛,他的背很驼,已经是快要驼到脚边,离地面只有五寸的地方了。

  “真是让老朽找了好久啊”他站在城门前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就像乌鸦说着人话,有些刺耳,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一根烧火棍,棍子不大,通体黝黑,这根烧火棍倒是和他身上穿的麻衣有些相称。

  “我说驼背小子,你拿跟烧火棍干甚?”

  “俺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看来当年那个神秘之人说的不准”

  一众男子掂量着自己手中的兵器,不再谨慎纷纷长出一口气,他们呦呵着回家和散去。

  “真是日子过得长了,什么蝼蚁都干轻视老朽了呀”他并没有和居民们起口角,他满不在乎的脸上挂着不屑。

  “哦?老朋友,原来你在这里啊”他在居民中看见了一个老者,老者身子骨很硬朗,唯独他还没有放松警惕一直盯着自己,他认出了老者,嘴角有些玩味,他从城门开始向里走,朝逝大师而来。

  “弑,你是幽冥府的弑!”逝大师从他推开城门起就一直盯着他,逝大师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但他的眼神让逝大师觉得似曾相识,直到他开口说话逝大师才想起,他是当年中州沦陷进攻人族中幽冥府的二把手,死在他手上的人族太多太多了,他的双手占满了血腥。

  “别过来!”逝大师不等他走向众人率先发动进攻,逝大师年轻时曾与他交战,逝大师身上无法治愈的伤就是拜他所赐,逝大师想要先发制人,毕竟逝大师身后的那群居民不是他的对手“喝!”逝大师体内灵根发光,九条真煌伴着仙鹤化为一道虚影朝他攻去,这是人皇的宝术,显然只有人皇的血脉才能动用。

  “煌天术!果然是残活的人皇子嗣!”他眼中射出一道绿光与煌天术对上“砰砰砰”俩术相撞平分秋色,“嗖”他动了,手中烧火棍持在手上,一个瞬间就到了逝大师面前,“嘭嘭嘭”在逝大师惊讶他的速度的时候,他手中烧火棍用力一敲,把逝大师震飞了出去。

  “爷爷!”

  “族长!”

  逝流年急忙冲向逝大师,而居民们体内灵根铮铮作响,朝他杀去“杀!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