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落魄的小侯爷十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路人三一 2593 2021.05.10 10:00

  勉强完成了表演,亚丽急匆匆的赶往后台。

  房岳站在一角,浑身僵硬,散发着隐隐的忍耐。“你看到了?”亚丽问。房岳没有回答,他的眼神有些可怕,是从来未出现过的抗拒和厌恶。

  亚丽想起最开始遇到他时他的惊恐不安,恐怕这个杀手对房岳没干什么好事。

  “房岳。”亚丽小声唤他。房岳抿抿嘴唇,没有说什么。

  “我们小心行事,跟着杂耍班,明天就可以进城。”亚丽小心安抚他:“不要打草惊蛇。”

  房岳点点头,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眼中充满了黑浪。

  这一整夜,房岳也不睡觉,他只垂着头不说话。身上涌现着从来未出现过的愤恨,但亚丽看得出来,他很用力的在隐忍。

  “我们明日里进城,你快速的找人手来明月镇捉他,一定来得及。”亚丽安抚房岳。房岳不说话,亚丽也知道,那个人看起来非常机警,荆州又有线人。恐怕房岳一回荆州,他就会消失,到时候鱼儿入海,再也找寻不到。

  “没事。”房岳终于说了一句话:“我知道轻重,睡吧。”

  虽然房岳说自己知道轻重,但是亚丽知道房岳的性格,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得下的人,金尊玉贵的人,受了委屈,绝对不会自我消化。即使埋在心里,也会最终成为顽疾。

  看向床上的人影,亚丽有点郁闷起来,看来她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通透,有时候权衡利弊和情绪真的无法很好剥离,和前两个世界不同,这次的房岳,更加有血有肉,他还没有成年,那个黑衣男人,不应该成为他永远的阴影。

  第二天一大早,杂耍班就收拾准备上路。房岳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中隐隐的黑浪,好像随时要喷涌出来。

  一群人出发,亚丽拍拍房岳:“我已经托好班主,将你送进城。”房岳露出疑惑表情,亚丽说:“你这么聪慧,应该见过我打猎留下的路标和痕迹。我帮你跟住黑衣人,你带人尽快来......”

  房岳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次的表情异常生动,看得出来不是假装。

  他好像有些纠结,拉住亚丽的衣袖摇摇头:“算了,我们安全回城再说。”亚丽挣开他:“有些人有些事永远无法算了。”

  亚丽站远了些,冲他挥手:“相信我,你速去速回。”

  杂耍班越走越远,远远看见,亚丽只变成了一个小小黑点。压抑住翻涌的情绪,房岳克制着自己想要狂奔,想要拉住亚丽的念头。

  是啊,即使牺牲了亚丽,他也要报仇,这不是他一贯的为人处世吗?

  亚丽欠他的,她的命本来就该是他的,可是为什么...并不觉得高兴,只是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那个黑脸蛋和她促狭的笑容......

  亚丽是会一些追踪技巧的,找到黑衣人的住所并不难。难在怎么盯梢。要知道,武艺高强的人五感都非常敏感,被人盯梢很容易就会发现。

  亚丽算了算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房岳傍晚就能进城,但是他一进城,黑衣人也很可能就知道消息了。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跟着他拖住他,等房岳带人来。

  前面是条小巷,亚丽不敢跟得太紧。

  黑衣人走路非常迅速,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亚丽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房岳应该已经入城了吧。

  再顾不上躲避身形,亚丽疾步上前。密集的剑影挥了过来,一阵寒风。亚丽脚下一顿。黑衣人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是谁?”黑衣人问到。亚丽迟疑了一下,脸上堆出讨好的笑,装作天真:“哎,你是不是武林高手?”黑衣人审视她,十六七岁的样子,清秀面孔,虎口有茧,脸上也满是风吹日晒的痕迹。

  “我再问一遍,你是谁,跟着我干嘛?”“我叫亚丽。”亚丽回答:“我感觉你是个高手,想要拜你为师。”

  比起听起像样的借口,这样莫名其妙的原因反而减轻了黑衣人的怀疑。他只是有点不耐烦:“滚开,不要跟着我。”

  “为什么?”亚丽追问:“我年轻又肯吃苦,长得也不错,只要你教我武艺。我可以......”“滚开!”黑衣人不耐烦:“我对女人没兴趣。”

  虽然早有几分猜测,听到这句话,亚丽还是多了几分愤愤不平,妈的。对女人没兴趣,对少年有兴趣是吧?

  远处,紫荆城的方向突然出现奇怪的火光,有点像是后世的信号灯。那黑衣人朝火光观望了一下,迅速的转身离开。

  看样子房岳终于到了。到了就好,亚丽想。回到他的锦绣堆里,千尊万贵的小侯爷,自然有数不尽的高手保护他了。

  心中这样想着,亚丽还是留下记号,继续追着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很快出了明月镇,有意无意的,寻着僻静之处而去。亚丽一边走一边做记号,跟起来却有几分吃力。那人脚力很快,亚丽又不敢走得太近,虽然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但是感觉那人随时都可能翻脸。

  已经入夜了,远离村镇的道路就像是无边无际的野兽,吞噬着光也吞噬着人的感知。亚丽把全身所有的感觉都调动了起来,她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个黑衣人。好在今夜月色上好,能为她提供一些方向感。

  也不知道是奔袭了多少里路,从平原到了山顶。夜风从林子里呼啸而过,像是野兽的低语。走得越远,对危险的直觉越清晰,亚丽知道,黑衣已经在忍耐的边缘。

  毫无预警的,刀影自上而下,亚丽虽然及时躲闪,头发还是被削断了半截。

  黑衣人根本没有给亚丽再次说话机会,已经开始动手了。他和亚丽之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心狠手辣,刀刀致命。亚丽没有趁手的武器,只能挥舞一把镰刀做抵抗。毕竟是经历了多次生死的人,即使知道不敌,亚丽还是用悍不畏死的勇气,她不能又软弱的念头,一点都不能有,如果有,必死无疑。

  知道自己被利刃划破了手、划破了腿,甚至划破了脸,但人在兴奋的顶端是感受不到痛的。亚丽像个完美的机械,即使落着下风也拼命的反抗。黑衣服给她两刀,她也要还上一刀。她的伤口深可见骨,黑衣人也要皮开肉绽。

  等她感觉到痛的时候,她的手脚都已经有些提不起来了。

  “你杀不了我。”黑衣人的声音传来。亚丽此刻像个血葫芦,她站立不稳,在原地大口的喘气,此刻她已经感觉到痛了,连一口呼吸都是痛,全身灼热,像在被焚烧。

  “去死吧!”黑衣人也不想多说,冲了过来,他的刀早被亚丽的献血染红,粘稠的血液裹在上面,掩盖了它的锋利。亚丽没动,她实在没有力气逃跑,也没有力气抵挡。

  说起来好笑,她明明是来攻略房岳的,怎么会为了他死死的拖住这个黑衣人。

  想来是她骨子里的侠义精神作祟,让她变得盲目,变得自己都快不认识了。

  刀锋下来,亚丽稍微侧过身体,又扭转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那刀自然是躲不过的,刀插入她的肋骨之间,卡在她这具还未长成的身体里。

  亚丽脱力,跪在地上,手上的镰刀却没有松开,飞了出去,划破黑衣人的脚踝。那是亚丽最后的赌注,希望可以切断他的脚筋。

  黑衣人吃痛,发出怒吼。

  “我知道杀不了你。”亚丽断断续续的说:“但是我可以拖住你,信平侯已经在路上了,你知道吧,信...平...侯”

  “贱人!!”黑衣人撑起身体,亚丽哪里还肯让他接近自己,纵身一跃,从山顶滚了下去。上山时就听到了水声,荆州有大河渭水,过三洲,如果够幸运的话......。

  

举报

作者感言

路人三一

路人三一

求票票,求收藏,谢谢!

2021-05-10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